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试评蒋学模等著《政治经济学教材》

2017-12-24 00:00| 发布者: sisisansan| 查看: 2081| 评论: 0|原作者: 麦田|来自: 山丹丹红网

摘要: 众多作者从1980年到2005年多次修订的《政治经济学教材》共13版发行约1800万册,似有紧跟时局之意。然而时局的发展变化是追不胜追的,唯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界才能立足于稳固的基础对此应付裕如。本文笔者愿意在这方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分析,而且不求全面。

                      文中方括号内数字指《资本论》2004年中文版卷次和页码

                         圆括号内数字指《政治经济学教材》第13版页码

                                            * * *

      众多作者从1980年到2005年多次修订的《政治经济学教材》(以下简称“本教材”)13版发行约1800万册,似有紧跟时局之意。然而时局的发展变化是追不胜追的,唯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界才能立足于稳固的基础对此应付裕如。本文笔者愿意在这方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分析,而且不求全面。

                                   1,关于土地在生产资料中的地位

    本教材中提到:“生产资料,主要是生产工具,与劳动者构成生产力”(2-3),却绕过土地的头等重要性。但正如马克思引用古典经济学家威廉·佩第所言:“劳动是财富之父 土地是财富之母。”[1-56]至于生产工具,从最原始的石器到当代的工器具和电子仪器,都要以土地为物质来源。更何况土地首先是生产者的立足之地。

    不仅如此,土地还是人类社会生产关系的交汇点,后者与生产力共同构成社会的生产方式。然而生产关系并非简单地拼接到生产力上去,而须要从作为生产要素的土地的所有权联系到生产关系。马克思说:“土地所有权的垄断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前提,并且始终是它的基础。”[3-696]马克思还写道:“对一块土地的垄断权,使所谓土地所有者能够去征收贡赋。”[3-705]由此可见,言及生产资料而不着重土地,必将低估土地所有制在生产方式和阶级关系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2, 关于科学技术与生产力 

     科学技术固然如本教材作者所说能提高社会生产力(5), 但也须要关切它在什么生产资料所有制下为谁服务。马克思就此说过:“大工业则把科学作为一种独立的生产能力与劳动者分离开来,并迫使科学为资本服务”。[1-418]

     中国科学技术人员为保卫社会主义制度和建设强盛的祖国坚持不渝地贡献自己的一切。与此同时也须要明确: 用科学技术武装起来的人民唯有以地上地下的自然资源及其提供的物质资料为基础,才能形成使用价值的生产力,而后者又必定与生产关系处在对立统一中。我们应当从偏向其中任何个别要素的误圈中解脱出来,包括摒弃西方经济学制度主义者宣扬的科学技术生产力论。

                                        3,关于国内生产总值

     任何大小国家的产业结构虽然各不相同,但都必定是二重性经济指数的总体。而用某种单项指标概括的全局,就像只有前胸没有后背的人体不可思议。既然个别商品的价格只是其价值的货币表现那一个侧面,本教材佳许的国内生产总值或GDP指数(241)也只是某国各类二重性商品和服务业总价格那同一个侧面,不反映实物性生产和服务成果。西方经济学界乐于用国内生产总值描述经济成效, 因为它不仅不显现贫富差距,而且给有产者留下暴发的空间。

     已故美国总统肯尼迪在1963年竞选连任时承认:“单纯地追求经济增长、商品累积,既不能达到国家目的,也不能满足个人需求。我们不能用道琼斯指数来衡量国家精神,也不能用GDP来衡量国家成就,因为GDP包括空气污染,包括公路上处理流血冲突的救护车,包括以特殊的门锁关押打破监狱的人们。GDP里面包括对红杉树的破坏和苏必利尔湖的枯竭,它的增长是与凝固汽油弹、导弹和核弹头成正比的……GDP里面还包括为了把产品卖给孩子而美化暴力的电视节目……”。肯尼迪此言与美国大财团的意向如此相悖, 焉能免遭血光之灾?

     社会主义国家既然以公共利益为先导,就当以使用价值和社会价值的二重性指标权衡经济成就,而单一价格指数不能充分表征这个总体。居民在温饱上支出的一万元,与富人休闲度假支出的一万元,是不可相比的。如果国家银行慷慨借贷给追求利润的房地产商,让他们扩建已经滞销的豪华别墅来提高虚拟的产值,不如把这笔钱用来植树造林获得长久的环境效果。

     上世纪末西方按美元计量的苏联国内生产总值, 是以美国人的单一价格型观念贬低该国的二重性经济规模。由于苏联注重实体经济,不发展虚拟经济,特别是没有股票及其衍生品市场,就相对突出了西方含虚拟经济的国内生产总值。加上西方评级社极度偏颇的造作,彻底瓦解了苏联人民对本国经济乃至社会主义制度的信心,最终导致国家崩溃。之后美商仅用从苏联银行借贷的大约十亿美元,就席卷了该国人民积蓄七十多年的二重性物质财富,包括厂矿、楼宇、庄园和别墅,然后用攫取的尾数轻易销债,造成了该国旷世绝伦的民族灾难。

     本文笔者以为,国内生产总值主要的特征是:

     首先,把单一价格总额取代二重性商品和服务量,使包括产能过剩的虚拟经济不露声色地挤压实体经济;

     其次,个别企业的产值和利润既然都只是单一价格型微观效益指数,各个领域这些指数叠加而成的国内生产总值和相应的人均生产总值,不可能真实地反映小康与否的生活水平,更不会作质的飞跃跨入宏观经济领域;

     再者,以单一价格型国内生产总值为主要经济指标,将使教育和医疗等公益事业降格为以牟利为目标的商业行为;

     此外, 各地方政府为显示政绩,往往通过夸张虚拟经济额度冒报生产总值,从而降低其置信度。

     归结而言,国内生产总值只是二重性实体经济的单一价格侧与单一价格型虚拟经济额度的总和。它可以作为分析经济行为的指标之一,但不能当作主要指标。

     4, 关于超前的生产关系

     本教材中“超前的生产关系”之说(221)具有改变生产关系的社会革命“过早”之意,这既涉及到列宁主义中突破帝国主义薄弱环节首先开展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也是对法国大革命,巴黎公社,十月革命以及中国和各国社会革命时机的质疑。近年来的“深度改革”就是进一步把“超前的”生产资料公有制改回私有制或者由少数人把握的集团所有制。(237)

     本教材十分赞许近年来私营经济“发展很快,表现出旺盛的生命力”。(234)然而除极少数个体户曾含辛茹苦创业外,大多数私营者都为富不仁。让我们回忆马克思的话:“资本来到世间,丛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1-871]

     如若有人认为: “发展生产力是硬道理,不在乎用什么手段率先发财致富”。果真如此,经济高速发展就会夹带着无可根治的贪污受贿,并使社会风尚一落千丈。

     本教材把需求与供应的矛盾放在首要地位,而轻取生产的社会化与私人占有的矛盾,又何能避免产能过剩和经济危机?

     私营经济旺盛的动力既然是单一价格型产值和利润, 它们在加紧吮吸职工血汗的同时,还要弃置量大面广的低平资源,以至不得不放手进口粮食和原料。

     作者们既担忧类似前苏联因修正主义泛滥导致国家崩溃(218),又恐惧反修防修的文化大革命(221),于是就陷入自相矛盾中。

                                       5,关于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

     本教材作者和学术界多数人至今还没有留意: 各种所有制下的市场经济都不同程度地受政府的计划调节。这是政府的职能之一,否则它就形如虚设。不过私有制下政府对市场的计划调节倾向有产者, 公有制下政府对市场的计划调节倾向劳动者。马克思提到:“只有当全部产品是按必要的比例生产时,它们才能卖出去。”[3-717]这个道理涵盖商品经济的任何阶段。专注计划经济者往往不能得心应手的原因就在这里。所以不可把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经济错解为完全不顾市场规律。另一方面,市场经济也必须受计划控制,否则将陷入困境,比如为追求高利超量建房被空置使投资者破产。这就是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辩证关系。而认为某国若不实行纯粹的市场经济就必定实行纯粹的计划经济则是偏颇的绝对化观念。

     计划经济在原则上并不错,错在有些执行者没有把它当因势利导商品市场的手段。有作者称“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意识形态没有与时俱进”其实就在于它既没有充分立足于商品市场也没有充分提携后者。

      同样道理,市场经济本身也不错,错在市场原教旨主义者把它极端化到不受国家计划调控而任从霸权主义者摆布的程度,以至酿成国内贫富悬殊和受国际经济危机连累的恶果。反过来说,任从贫富悬殊必定是推行市场原教旨主义。

     经济计划与商品市场的关系犹如缰绳与坐骑的关系。如果有坐骑没有缰绳,骑者只能被坐骑驮到哪里算哪里。如果有缰绳没有坐骑,缰绳就毫无用处。用缰绳驾驭坐骑既不能软弱无力,也不能操之过度。前者犹如放弃计划,后者犹如硬性指令。不妨明确地说, 生产资料公有制下的计划经济就是为劳动人民近期和长远的需要因势利导的市场经济。

     社会主义国家实际上立足于商品市场经济。斯大林1951年提到:“在存在着生产资料的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两种公有制形式的条件下,还必须保留商品生产。” 并存着公有制和私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早期更是如此。中国政府在1960年纠正极左的“一平二调共产风”时也重申必须遵守市场经济的价值法则。可见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并非20世纪末的创见。如果说有创见,那就是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名义推行原教旨主义的市场经济。

      本教材称“马、恩的理论以及在马、恩理论指导下社会主义国家里长达几十年的计划经济的实践, 造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 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的特征, 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的特征”。(282)作者们的上述说法有两个疑点。第一,认为三十多年前只实行计划经济不顾市场规律的说法违背事实。何况马克思关于计划经济的论述指的是共产主义阶段, 不是指社会主义阶段。第二,“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的特征, 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的特征”之论与其说来自东方,不如说来自西方。为西方金融业喝彩的作者胡祖六曾经把计划调控市场的公有制经济称作“中央计划经济”。而每当西方外贸乏力则武断地把责任推托给中俄等“非市场经济国家”。

     如今各国贫富日益悬殊而未见本教材作者们追究, 多半源于其下述观念: 国家计划对市场的调节倾向劳动者对私营者不利就是“传统的计划经济”,对市场的调节倾向私营者使之得以为所欲为则属于“创新的市场经济”。由此可见,症结其实在于作者们出于对私营者的关切而不认同国家为劳动者的利益有计划地调节商品市场。

     6,关于西方经济学

     本教材作者们主张对西方经济学“既不全盘否定,也不盲目崇拜”(25)似为模棱两可的取向。

     本文笔者以为:西方经济学是一回事,被西方经济学界利用的操作工具是另一回事,然后再作定夺。

     西方经济学者助推和利用传统和当代的科学技术,包括市场经济学、目标体系学、政策体系学和计量经济学。与此同时,他们还起到这些科学技术“运输大队长”的作用。这就象殖民主义者向外扩张时借助舰炮和航海技术,但后者只是被前者利用,本身并不是殖民政策。不能因为这些技术手段能为我所用就说对殖民主义“不能全盘否定”。

     西方经济学中的新自由主义主张泛私有化,泛市场化和自由竞争,把增加私营经济的产值和利润当作唯一的目标,不惜为此动摇公有制国家基本大法。这种极端化的意识不断激发我行我素的金融界无限贪婪,把隐讳曲折的欺诈当作创新。因此可以说,西方经济学是应垄断资本与霸权政治结合的需要,用当代科学技术装点起来的庸俗经济学。马克思主义者对这种貌似科学的说教不可如本教材所说“有分析有选择地加以吸收”,而必须全盘否定。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6-23 16:23 , Processed in 0.02864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