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金融资本主义、新生产力和新社会主义革命

2018-1-2 22:5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35| 评论: 0|原作者: 范仄|来自: 红旗网

摘要: 马克思主义者总是站在生产力发展的方向构想社会主义革命。新的生产力,我称之为自动生产一体化和智能化。在这种生产力中19世纪的工人阶级概念和工厂工业概念可能会消亡或边缘化。
范仄:金融资本主义、新生产力和新社会主义革命
原创 2018-01-02 范仄

说明:

元旦三天一直在忙活,本想忙完活也为自己的公号写写2017年总结和2018年展望。元月1日,闲暇之际在群里聊起这一话题,就整理出来,当做2018年第一篇公号文章,系统性理论一时做不出来,先抛些不妨碍理解的枝节出来,供有心人参考。由于晕头转向,昨天发出去以后发现标题和说明里面的时间都错了,以至于朋友有理由认为是10前的东西,故删除修改今日再发。
有群友转发“租购并举并不是房企独角戏,专家:地产金融双轮并进”新闻,用嘲笑的口吻评论道:“利益均沾”。

范仄:

其实租购并举比单纯购房更需要金融,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就只能是金融证券化主导。单纯购房的市场,银行是把钱贷给无数消费者,风险分散。而成批新楼盘被限定为出租,通过房地产公司回笼资金是不可能的,原来的银行-房地产公司-消费者三角关系,变成银行-出租房经营公司双向关系,风险陡升无数倍,唯一选择是将无法回笼的出租房建设贷款证券化,分成无数份再出售给无数投资者,以房屋租金作为回报,把风险分散。

从金融风险看,租购并举只是把原来单纯的银行借贷风险转变成次贷风险。相对而言,以房屋抵押的分散贷款比以租金回报的分散投资更可靠。然而房地产市场发展到今天,随着自有房拥有量超过一定比例以后,一方面买得起的人越来越少,另一方面资本主义经济需要一批买不起房的劳动力存在,以供资本家根据市场需要调节劳动时间和劳动强度,从而更好地保证不低的剥削率。

出现大的经济危机,房屋租金暴跌,以房屋租金作为投资回报的出租房建设债券就会成为垃圾债券。很多人用计划经济时代的状况来想像政府的出租房计划,而完全忽视现实的资本主义条件。如果当局真的以为这是社会主义化的政策,以为这样可以避免金融危机,那他对社会主义的理解完全是王莽式的理解,后果可能更加恐怖。

如果只是美国房市崩盘之鉴,这种“鉴”则也是王莽式的。从公开的讨论看,这种出租房建设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离不开出租房建设债券的设计是逐渐发现的。出租房和共有产权政策一出来,很多人欢呼新计划经济,我则指出这不过是中国式房利美房地美政策。不久就出现出租房以租代售的报道,然后出现建立以出租房建设证券化为主要业务的公司的报道,然后出租房建设与金融关系越来越多地被讨论。而共有产权房,特别是功能性共有产权房,比如养老式共有产权房,则可能直接成为一个骗局。

群友:

现在国内好像出现各种资产证券化的趋势,如何看待自2005年以来中国的资产证券化的试点和发展呢?

范仄:

《资本论》第三卷已经分析过资产证券化趋势。中国亦不例外,资本聚集和资本社会化相继发生,大资本必然以股份资本展开,而证券化是其中一种方式。

还有,作为资本社会化机制的资本股份化程度越高,原来的无产阶级革命越难发生。我现在尚未找到这种资本主义经济结构中无产阶级革的具体条件。

群友:

能具体说说嘛,你指的原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是指什么?为什么有此判定?现在学术中研究无产阶级革命的很少,仅仅从哲学上研究国内都几乎没有!

范仄:

原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是指无产阶级贫困化条件下高度组织化的暴力革命。建立在高生产力条件基础上以资本信用为开端以股份资本为结果的金融资本主义,使得大量无产阶级在工资以外同时成为理财主体,既作为被雇佣者与资产阶级处于普遍的对抗关系中,又作为理财主体与金融资本主义体系处于直接的同一关系中。这比十九世纪二十世初以高工资产生的工人贵族远远复杂得多。当年能产生工人贵族的国家都未发生社会主义革命,今天能将工人转化为理财主体的金融资本主义结构更加难以摧生社会主义革命。《毛泽东人民分析方法与中国新未来》和《撒切尔的政治遗产与我们的时代及使命》这两篇文章都涉及到这一主题。前一文区分了财产收入型工人贵族和财产性收入型工人贵族,提出雇佣结构、领导结构和理财结构三者间的矛盾问题。

群友:

冷战中,特别是1968年五月风暴之后,社会主义运动中一个难题就是寻找革命主体/阶级主体。目前我也不确定金融资本主义阶段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形式、条件,但是在金融资本主义阶段,雇佣劳动者的各个方面都被卷入进资本积累的市场中,即使是作为理财主体和消费主体,其的消费能力也是有限的,变动的,并不一直处于同一关系中。今天的工人阶级的分化是日趋严重,作为组织性的工人阶级还是零散漂浮的。

范仄:

马克思主义者总是站在生产力发展的方向构想社会主义革命。新的生产力,我称之为自动生产一体化和智能化。在这种生产力中19世纪的工人阶级概念和工厂工业概念可能会消亡或边缘化。新兴工业可能是实验室工业。当年从作坊和工厂诞生庞大的占主导的工业产业,实验室有可能成为未来占主导的新兴产业的诞生地。在这一转变过程中,将是大规模人口在数代内的产业大转移。这将是数代人漫长的绝望和挣扎。我们已经处于这个阶段的初期。我想在这一过程中是否会产生新型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从而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相对低痛苦地完成这一转移。《世界文明演进规则简论》《简论文化自信运动》两文最后一部分涉及到这一主题。马克思主义者既要脚踏实地,又要站在未来高度,现在可能需要站在这个高度探索新的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并为此做相应的各种准备。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6-20 07:37 , Processed in 0.01868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