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分红”!—— 2018开场大戏

2018-1-7 23:5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49| 评论: 0|原作者: 马为民|来自: 红色参考编辑部

摘要: 当中芭演出革命样板戏版《红》剧时,却在争1964年版《红》剧的版权,没想想,莫非这还不是盗名欺世?演出不再是为工农兵服务,而完全是为了利润这难道不是在拜金?在这部2018年开场大戏中,把祖宗丢在脑后争遗产的没一个好人——包括某些仲裁者!
“分红”!——2018开场大戏
原创 2018-01-07 马为民 红色参考编辑部

2018年网络大戏是中央芭蕾舞团发出一个严正声明,怒怼北京西城法院法官。根由是自己账上的13万多人民币被法院强行转走了。强行转走的原因是2015年舞剧《红色娘子军》著作权纠纷案终审判决生效后,中央芭蕾舞团无视法院生效判决,挺了两年生生把原告熬死,也不履行应承担的法律责任,视法院判决如空气。这也就是中芭,若放在一般公司或个人身上,无钱无物无人的除外,不履行判决哪需等两年,银行账户有钱直接划走,没钱则查封财产进行拍卖,哪会让法院判决成废纸。此案执行标的不高却能拖两年得不到执行,确实和中芭身份有关系。别看就这么家专门跳芭蕾的公司,但字号里面有中央,法院也要让几分。

久拖两年后连法院都感觉实在说不过去了,这才在2017年年底剩下的最后几天,管你同意不同意直接从银行账户连本带利划转走了13万,这还不算临了还撂下一句话“鉴于中央芭蕾舞团尚未履行向梁信书面道歉的义务,我院将依法继续强制执行”。区区13万多人民币对中芭绝对九牛一毛,可这下中芭真急了,未等法院依法继续强制,便主动在网上发了一个严正声明。
原被告对怼很正常,中芭怒火万丈怒怼主审法官是盗用滥用国家司法权力枉法判案这事就大了,浩浩天朝朗朗法治之下敢如此对待主审法官,并且通过网络把个普通案件引发成为社会热点。也就中芭姓氏高贵名头显赫敢这么干,判决生效两年不履行被强制执行还要“强烈谴责法院枉法判案,法官肆意践踏国家法律、破坏社会法治的恶劣行径”,这事无论换成谁这么个玩法死相一定很难看。中芭不愧姓中央,从目前形势分析,严正声明发布引来一阵狂风暴雨,而今突然间风平浪静,相关消息屏蔽删除显示此事已了结果已定。13万多人民币反正已扣,这点钱对中芭其实不是事,今后演出《红色娘子军》能赚更多更多的钱,尤其“严正声明”造势带来的未来收益会更高,怒怼法院判决的利益完全能够转化成为中芭的无形资产,无论梁家人还是版本考证的其他人,也就不可能再觊觎《红》剧利益,版权问题被彻底解决,今后是想咋演就咋演并受法律保护。至于判决书里那个书面道歉,不过是面子上的事,根本不值一提。百度个道歉模板,打印盖章快递给冯远征,能说这不是履行法院判决?梁信反正人已不在,这12万多人民币和梁家期望值相差甚远,有多少算多少聊胜于无。法院完美结案维护了法律尊严,最后是皆大欢喜,一场大戏完美收场。

案已结,但案外的事却更精彩。怒怼成为社会热点,引发了各路人等的版本考证,这让一些年轻人以此契机了解点中国的武革文革历史,兴许能激发起这些年轻人对革命的好奇,还有可能激发起他们的革命热情。另外一些人则兴许会去寻找曾被歪曲湮灭的那些人和事,这与版本考证综合在一起,未必就不会成为另一个“红”学。只是目前各种版本的考证似乎有偏离——主要一点,就是没有考证清楚中芭目前上演的《红》剧亲爹是谁,却一窝蜂去查人家的祖宗。就如同本应查一个人的爹是谁,却查到洪洞县大槐树,继续考证又查到了房山县的山顶洞,祖宗的祖宗都查清楚了,却仍不知这个人的爹到底是谁。
中芭是个舞团,照说和个写电影剧本的不该有更多关系,但在1993年协议中却有这样一段表述:“中央芭蕾舞团演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系1964年芭蕾舞团根据梁信同志电影文学剧本《红色娘子军》的故事情节改编创作而成”。百思不得解,莫非革命样板戏版集体创作的舞剧(1967版《红》剧,以下只称革命样板戏版)和重排复演的现代版芭蕾舞剧的剧本,都是由这个电影剧本改编而成?这世上年龄相差30来岁的哥俩竟然是一个种?没谁见过1964年的《红》剧是啥样,但1964年《红》剧的剧本能找到,相差30来岁的哥俩长得挺像但差别挺大,感觉这是不是因为不认亲爹,而是直接管爷爷叫大哥?这显然就不是版权之争这么简单了。

网上能看到1970年电影版《红》剧,以至于不少人误以为1970年只是把1964年版《红》剧直接搬上了银幕。却不清楚在1964年版《红》剧和现代版《红》剧之间还有一个革命样板戏版《红》剧,这就是1967年版的《红》剧。按理说,如果现代版《红》剧是只是重排复演1964年版《红》剧,那电影文学剧本的作者确实有理由向中芭伸张自己的权利,而真正的猫腻其实就在这里。
1993年看上去中芭舞团和一个个人间的协议,实际却是最后两个签字当事人之间的事。代表中芭舞团在协议上签字的是团长李承祥,他是1964年版《红》剧主要创作人员,同时还是里面的南霸天。革命样板戏版《红》剧他仍是南霸天,只是由于集体创作不署名,使他只能存在于集体之中。由于角色的原因,这创作集体中的南霸天显然不是核心人物。以小人之心的推测,1993年代表舞团签字的团长,为体现《红》剧中自己的重要作用,同时独享革命样板戏版《红》剧伟大成就,移花接木将现代版《红》剧和1964年版《红》剧直接嫁接,完全“省略”了这中间最重要的革命样板戏版《红》剧,用以达到暗渡陈仓的目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6-23 16:27 , Processed in 0.03227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