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所谓“晚期马克思主义”早已放弃了“早期马克思主义”的说法是造谣 ...

2018-1-9 22:5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942| 评论: 0|原作者: 李克非 |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事实说明,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根本不存在所谓“恩格斯早已放弃的早期马克思主义”,也不存在主张“放弃暴力革命,利用宪政,合法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所谓“晚期马克思主义”。所谓“恩格斯早已放弃的早期马克思主义”和所谓“晚期马克思主义”,是两个没有事实根据的非科学的虚构概念。 ... ...

 

 

有的文章把整体马克思主义分为“早期马克思主义”和“晚期马克思主义”两个时期。把十九世纪九十年代以后的恩格斯的著作称之为“晚期马克思主义”,而把九十年代以前的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称之为“早期马克思主义”。文章还说,恩格斯“早已放弃了”主张通过暴力革命,武装夺取政权,实现社会主义的“早期马克思主义”。而“晚期马克思主义”则主张“放弃暴力革命,利用宪政,合法过渡到社会主义”。(引自何伟的《我学的不是马克思主义》一文,载《炎黄春秋》2012年第一期,第79—83页)。这些说法是十分荒谬的,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严重歪曲

 

一、“恩格斯早已放弃的早期马克思主义”是个背离事实的虚构概念

《我学的不是马克思主义》(以后简称《我学》)一文说:“当看到马、恩选集中不准入选的恩格斯《导言》后,才知道我们学习的斯大林版本马克思主义是恩格斯早已放弃的早期马克思主义,更不知还有一个晚期马克思主义”。

从文章的表述中可知,把从1848年《共产党宣言》发表时起,至十九世纪九十年代以前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称之为是早期马克思主义”,九十年代以后恩格斯著作则是“晚期马克思主义”。而且到了晚期,恩格斯早已放弃了“早期马克思主义”。这些提法,在恩格斯晚期著作中是找不到任何根据的,而且也是背离历史事实的。

现在我们看看,恩格斯在为再版马克思早期著作《论法兰西阶级斗争》所写的《导言》是怎样称赞马克思这部早期著作的吧!恩格斯说:马克思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1848年至1850年公开发表),“是马克思用他的唯物主义观点从一定经济状况出发来说明一段现代历史的初次尝试。”“……虽有这些不利的情况,但是,由于马克思精确了解法国在二月革命前夕的经济状况以及这个国家在二月革命以后的政治历史,所以,能对当时的事变做出了这样一个叙述,这个叙述对当时事变的内在联系的揭示达到了至今还无人超越的程度,并且它光辉地经受住了后来由马克思自己进行的两度考验。”(《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591592页)恩格斯还说:“使这部著作具有特别重大意义的是,在这里第一次提出了世界各国工人政党都一致用以概述自己的经济改造要求的公式,即:生产资料归社会占有。在第二章中,讲到那里称作‘初次概括无产阶级各种革命要求的笨拙公式’的‘劳动权’时说到:‘但是劳动权实际上是表示控制资本,而控制资本又是表示占有生产资料,使生产资料受联合的工人阶级支配,从而消灭雇佣劳动、资本及其相互间的关系’。这样,这里就第一次表述了一个使现代工人社会主义既……与空想和自发的工人共产主义所提出的模糊的‘财产公有’截然不同的原理。”(同上书,第593—594页)恩格斯说:“如果说马克思后来把这个公式也推广到交换手段的占有上,那么这种由“共产主义宣言”中自然地引申出来的推广,不过是从基本原理中得出的结论罢了。”(同上书,第594页)在谈到普选权时又指出:“《共产党宣言》早已宣布,争取普选权、争取民主,是战斗无产阶级的首要任务之一”。(同上书,第602页),恩格斯在《导言》一文中,对《法兰西阶级斗争》和《共产党宣言》这些“早期马克思主义”名著的称赞,就否定了那种学习了《导言》之后,才知道有“恩格斯早已放弃的早期马克思主义”的说法,是十分荒谬的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恩格斯在其晚期出版或再版了多部马恩的早前著作。在此仅举几部名著为例:1885年出版《资本论》第二卷(恩格斯为之了写《序言》)、1894年出版《资本论》第三卷(恩格斯为之写了《序言》)、1891年出版《哥达纲领批判》(恩格斯为之写了序言)、1891年出版了德文版《法兰西内战》(恩格斯为之写了《导言》)、189×再版《共产党言》(恩格斯为之写了《序言》)、1888年出版了《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1894年出版法文版前恩格斯审阅过全部译文)、1894年出版又出版了《反杜林论》第三版,等等。

以上事实说明,恩格斯不仅没有“放弃早期马克思主义”,反而于九十年代继续出版了他和马克思的以前的著作,即《我学的》一文所的说“早期马克思主义”,而且大加肯定和赞扬。由此可见,“恩格斯早放弃的早期马克思主义”是一个非科学的虚构概念。

 

二、“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并不能说明“早期马克思主义”错了

《我学》一文,在讲完他学习的马克思主义是“恩格斯早已放弃的早期马克思主义,更不知道有一个晚期马克思主义”之后,马上写道:“恩格斯在《导言》中对早期马克思主义说:‘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我们当时所持的观点只是一个幻想。历史做的还要更多:它不仅消除了我们当时的迷误,并且还完全改变了无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条件。1848年的斗争方法,今天在一切方面都已经陈旧了,这一点是值得在这里较仔细地加以研究的。”作者这种引用和表述方法向读者说明的是:恩格斯宣布“早期马克思主义”错了,因此“放弃了早期马克思主义。”其实,这是误解。恩格斯根本没说过马克思主义有“早期马克思主义”和“晚期马克思主义”之分,何来对“早期马克思主义说:‘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的话。这完全是牵强附会的作法。

为了搞清恩格斯所说的“幻想”和“迷误”的内涵和产生的原因,就需要从恩格斯的原文寻找。恩格斯说:“当二月革命爆发时,我们大家关于革命运动的条件和进程的观念,都受过去历史经验,特别是法国经验的影响。须知正是法国在1789年以来的全部欧洲历史中起了主要的作用,正是它现在重又发出了普遍变革的信号。因此,我们关于18482月在巴黎所宣布的‘社会’革命即无产阶级革命的性质和进程的观念,带有回忆1789—1830年榜样的浓厚色彩,这是很自然和不可避免的。而当巴黎起义在维也纳、米兰和柏林的胜利起义中获得响应时;当整个欧洲甚至俄国边境都被卷入运动时;当后来6月间在巴黎发生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彼此争夺统治的第一次伟大博斗时;……——在当时的情势下,我们不可能有丝毫怀疑:伟大的决战已经开始,这个决战将在一个很长的和充满变迁的革命时期中进行到底,然而结局只能是无产阶级获得最终胜利”。(《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594—595页)这就是说,由于马克思恩格斯高估了资本主义的发展程度和当时革命的形势,特别是法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形势,从而产生了一种认识:“伟大的决战已经开始,这个决战将在一个很长的和充满变迁的革命时期进行到底,然而结局只能是无产阶级获得最终胜利”。这就是恩格斯所的当时的“幻想”、“迷误”,“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的错误。

马克思恩格斯的认识,是随着欧洲特别是西欧各国经济的发展和工人运动的状况而发生变化。恩格斯说:“在1849年失败以后,我们并没有与那些……聚集在未来临时政府周围的庸俗民主派抱着相同的幻想。他们指望‘人民’很快就会彻底打败‘暴君’,……庸俗民主派一天又一天地期待新的爆发;我们却早在1850年秋季就已宣称,至少革命时期的第一阶段已告结束,而在新的世界经济危机尚未到来以前什么也不会发生。因为这个缘故,我们当时曾被某些人当做革命叛徒革出教门。”(同上书,第595页)

恩格斯说,《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它光辉地经受住了后来由马克思自己进行的两度考验。“第一次考验是这样来的,即从1850年春天起,马克思又有工夫从事经济研究,并且首先着手研究了最近十年的经济史。结果,他从事实中完全弄清楚了……从1848年年中起开始逐渐重新到来而在1849年和1850年达到全盛的工业繁荣,是新近加强了的欧洲反动派的振奋力量。这是有决定意义的。如果说在头三篇文章中……还存有期待不久就会有革命力量新高涨到来的心理,那末由马克思和我为1850年秋季出版的最后一期刊号所写的那篇历史述评(5—10月),就永远抛弃了这种幻想,那里指出:‘新的革命,只有在新的危机之后才有可能。但是新的革命的来临,像新的危机的来临一样,是不可避免的。然而这是我们所必须做的唯一重大修改。”(同上书,第592—593页)

恩格斯的话非常明确说明,从1848年起存在于他和马克思心中的“幻想”和“迷误”即“历史表明我们也曾经错了”的错误,到1850年秋季就被永远抛弃了。《我学的不是马克思主义》一文把这些暂短的错误,拿来证明恩格斯早已抛弃了“早期马克思主义”,实在是违背历史事实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6-20 07:28 , Processed in 0.03055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