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大溃败与新生 —— 新世纪中国左派的历史之路

2018-1-16 01:36| 发布者: 左向前| 查看: 8704| 评论: 0|原作者: “中国钓鱼学会”|来自: 中国钓鱼学会

摘要: 社会的发展有时候就像种蘑菇,在一堆腐朽的生命中孕育了新的生命。中国的左翼运动绝不会因为各种力量的破坏而永远停滞,社会必然矛盾的发展也必然孕育中新的对抗力量。旧社会的覆灭必然是在其自身腐烂的基础上长出的新生力量将其颠覆。这是宇宙的真理。

大溃败与新生——新世纪中国左派的历史之路

 

中国钓鱼学会/

 

本人所称左派、左派,是指改开以后所诞生的有别于文革造反派的新生的一代秉持马列毛主义思潮的无产阶级革命者群体,他们中的先导是一大批留学海外的接受了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年轻人,结合中国本土思潮产生的新一代无产阶级革命者群体。

 

文革结束后,中国的左翼思潮和群体遭受到灭顶之灾,经过近十年的喘息与恢复,直到1990年代初,以《旗帜》、《中流》杂志为代表的一批传播传统马列毛主义的媒体为中心,集结了魏巍、邓力群等传统中国左派代表人物。他们是在毛泽东思想哺育下成长起来的马列毛主义者,秉承阶级斗争理念,对于中国的现实情况不满,仍寄希望于恢复文革传统、用毛泽东思想改造中国社会。

1990年代的高潮,是以1993年毛主席诞辰100周年为高潮。当年一盘红太阳颂歌磁带可以卖到数百万盒,创造了世界奇迹。

 

沉浸在历史中间,就是对现实的不满。狂热的毛主席颂歌响彻中国大地,是中国老百姓表达对社会上广泛存在的的腐败、不公和逐渐开始的下岗潮的不满。

 

进入21世纪,以毛泽东旗帜网和乌有之乡网站的创办为标记,中国左翼运动出现了一个新纪元,新左派也开始进入大众视野。这些人很多是接受了新的教育,很大一部分有留学经历,他们与老的左派不同的是,他们大多数秉持的话语体系来自于西方,用西式的话语批判中国的现实问题。

 

由于毛泽东旗帜网和乌有之乡的努力,中国左派力量在短时间内迅速集结壮大,直接导致了2006年,文革开始50周年、结束40周年的这一年,中国社会思想史上极其重要的一年的左翼大批判年。因为这一年,中国左翼异军突起,开始登上大众思想舞台,直接开始了对右派的集体大批判。

 

中国左翼自2006年起,不再是抱着受迫害妄想症,每天像祥林嫂一样诉苦,而是站到了历史舞台的中心,开始宣示自己的力量,站在道义的制高点开始对反人类的右派思潮进行彻底的清算。

 

2006年的次年,一个中国左翼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人物开始登上左翼思潮的核心。他就是薄熙来。2007年,薄熙来任重庆市委书记,不久,重庆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唱红打黑运动。毛泽东的旗帜又开始在中国官方的语境内被热情提及,中国的左翼群体也在此时像打了鸡血般狂热起来。

 

重庆的唱读讲传活动,使得全中国的左翼群体朝圣般的涌进重庆,重庆也被成为新时期的延安、红都,被右翼不怀好意的称为西红柿

 

重庆的大力唱红和以实际行动改善民生、增强人民生活幸福感,使得中国的左翼思潮和运动如狂风暴雨一般达到了改开以来的顶峰。

 

然而,靠虚幻的力量支撑的左翼高潮随着重庆事变一夜之间哀鸿遍野。

 

2013年,是中国新时期左翼运动最悲惨的一年,薄熙来被判刑,左翼群体遭受改革开放年代最为沉重的打击。很多原来公开的秉持左翼观点的学者、公众人物不是公开背叛,就是保持了沉默,而底层激进的左派大批被抓捕打压。很多人脱离了左派思想圈,从网上消失,左翼思潮陷入死气沉沉的泥塘。

 

这时候,不甘沉沦的众多左派还是以众多形式发生和抗争。但是,总体上来说,左翼运动陷于五毛化、沉默化和分散化的基本特征。

 

但是,这一切,在2018年发生了转变,一个历史的契机到来。

 

由于在广州的大学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原北大马克思学会成员云帆在广东被捕,与他同时被捕的有四人,还有四人被网上通缉。

 

前些年的被抓捕的底层左翼群众有少部分在被放出来以后在微博上喊两嗓子表示抗议,但是大多数在进去以后出来都表达了沉默,有一部分甚至直接背叛之前所称颂的理想,成为当局的探子。知识分子左翼被抓捕或者喝茶后更是沉默。中国左翼力量沉寂了近5年。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

 

张云帆,北大毕业生,有很好的工作,有女朋友,被抓捕多日后取保候审。但是张云帆并没有沉默,他公开发表声明:忠于理想,痛斥压迫。

 

这是罕见的发声,是左翼力量重新站上历史舞台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张云帆表达了真正的左翼的声音,发出了战斗的号角 —— 我们绝不屈服,我们要为人民的力量誓死抗争。

 

但是,中国的左翼力量总体是薄弱的。

 

在今后数年内,左翼仍然很难成为一支独立的力量站在中国历史舞台上,中国左翼目前的状况仍然是大溃败局面。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大致有一下一些:

 

一部分左翼力量来自于体制内,旧体制的惯性还没有消失,依然依存着一部分对马列毛的正面评价,一部分体制内左翼本身就是既拥毛又又拥邓的精神分裂者。在左翼思潮高潮时,他们就表现为拥护马列毛,在低潮时立刻表现为拥邓,在局势紧张时立刻就表现为反毛。他们对右派时表现为左翼,在左翼面前表现为五毛。他们是历史上的投机者的继承人,表现为对革命两边下注。他们实际上是革命的投机派。

 

一部分是对现实不满,在别的群体内找不到同情者,只好投入左翼怀抱寻求温暖,他们本身就不是左翼理想的秉持者,别的群体给好处,他们很快就能投入别的群体的怀抱。

 

一部分是特务,带着任务混进左翼,负责带歪路和捣乱、破坏。

 

一部分是理论水平低、立场不坚定的失意小资,本身就是叶公好龙的混进左翼群体。

 

一部分是知识分子左翼群体,其本质就是一个摇摆的群体,他们中间一部分秉持谁在中央拥护谁的理念,谁当一把手,谁就是共产主义的真理的把持者。这种人对左翼运动破坏力极大,因为他们身居知识阶层的上层,被很多知识水平低的人视为先知和真理的阐释者,所以他们胡扯,就会带坏极大一部分左翼基本群众。

 

以上这些群体都是混进中国无产阶级左翼队伍内的非无产阶级意识的主要部分,其经济基础是中国日益壮大的大资产阶级经济和败落的小资产阶级经济。

 

这些人在中国左翼群体内占主导,人数未必是最多的,但是影响却是最大的。他们主导了中国的左翼运动方向,其投机性和盲动性,导致了运动的方向不明确,造成了中国左翼目前的大溃败局面。

 

然而,由于资本主义固有的不可协调的矛盾的深入发展,越来越多的群众财富的被剥夺,贫富差距的扩大,社会各种不公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资本和官僚对群众越来越直接的赤裸裸的欺压和羞辱,社会两大阶级阵线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的矛盾不可协调,越来越多的人无法忍受残酷的剥削,开始站出来公开抗争,张云帆就是一个例子。张云帆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社会的发展有时候就像种蘑菇,在一堆腐朽的生命中孕育了新的生命。中国的左翼运动绝不会因为各种力量的破坏而永远停滞,社会必然矛盾的发展也必然孕育中新的对抗力量。

 

旧社会的覆灭必然是在其自身腐烂的基础上长出的新生力量将其颠覆。这是宇宙的真理。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7-17 10:12 , Processed in 0.01283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