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想念师兄张云帆

2018-1-16 10:55| 发布者: 左向前| 查看: 1032| 评论: 5|原作者: “师弟”|来自: 投稿

摘要: 广袤的中国大地上,一定会有更多和师兄这样的人存在。倘若像师兄这样的人也倘若像师兄这样的人也会因言获罪的话,那么,就请将我们这样的人,都逮捕吧。

一、

 

我不见云帆师兄已经有些日子了。不曾想过,最近与他的交集,居然是与社会各界人士去共同声援他。此情此景,颇有当年五四运动师生齐奔走呼喊的感觉,令人倍感振奋。

 

呼喊之余,我的脑海中也随之浮现出过去的点点滴滴。


 


二、

 

第一次见到师兄,是在马克思主义学会的读书会上。那一次,我们读的是《1844经济学哲学手稿》。

 

读过这个手稿的人都知道,这是马克思早年的著作,既晦涩,又不完整,普通学生别说给别人讲解了,自己读都很吃力。我在之前看的时候,没翻几页就懊恼地扔到一边去了。

 

结果,他却能很通俗地把内容讲出来。不用对着原文,他都能直接引用手稿的细节。而且对于我们感觉很陌生的词汇和内容,他总能在我们提问之前就解释清楚。看得出,他不仅是一个好学生,更是一个好老师。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专门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所以才对这方面的内容很熟悉。但是没想到,他的专业跟这个完全没有关系。这些内容都是他自学的。

 

用学富五车来形容他是毫不过分的。从古希腊哲学到现代分析哲学,从世界史到中国史,从西方经济学到政治经济学,各类文史哲知识,他都能跟人侃侃而谈。至于说到世界形势,现代各种政治经济文化现状,那更是滔滔不绝。

 

曾经有一次,一位哲学博士来跟他理论关于马克思主义的合理性的问题。当时还是初春季节,他们就在寒风中辩论了两个小时。最后,难分伯仲,俩人最后握手言欢,许诺下次再战。

 

后来,那个哲学博士跟我说,他没想到他这一个博士生居然还辩论不过一个本科生。

 

师兄的嗜书,也是令我感到汗颜的。以至于到他毕业的时候,我们一群小师弟师妹还得绞尽脑汁帮他把一大摞的书给分掉。他的两个柜子,书桌,床底下,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书。·

 

至于为什么床上没有书,也许是因为他太胖了,所以没法放下。而他也乐于被人称为0.1吨俱乐部”的会员。

 

网上经常会将马克思主义标签化或者污名化。起初,我也对此是充满着神秘主义的遐想的,直到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那是社团举办的一次讲座。在讲座开始之前,我负责把旗子挂在黑板上。

 

这本来是一件小事,结果很快,就有人向主持人投诉,说我在挂旗子前把社团的旗子弄乱了,是在玷污马克思主义的神圣。

 

当我知道有人投诉我后,心里感觉到十分难受,甚至委屈地差点哭出来。

 

当我满心以为师兄会责备我的时候,他却跟我义愤填膺地说:“什么神圣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是分析世界的工具和武器,又不是被人顶礼膜拜的神像。旗子弄乱了,再弄整齐就好了嘛,有什么关系?”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马克思主义是这样的用处。

 

三、

 

在开始时,我绝不会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胖子,居然会是一个热爱跳舞的人。

 

一天,他跟我说,他们正在准备给学校的后勤职工搞一场晚会,问我愿不愿意参加晚会的准备。

 

我一开始很犹豫,搞晚会,我能做什么呢?我这样没有任何艺术细胞的人去表演,能行吗?

 

不过犹豫归犹豫,我最终还是决定跟着他去。

 

于是,他带着我来到了二教地下。这一片本用来计划给学生停放自行车的地方,在那时早就成为了学校里各种人进行文娱活动的场所。在我下去的时候,还有一位女生在那里拉着小提琴。

 

不过,由于这里从来没有人打扫过,空气中总是弥漫着尘埃的味道。

 

与此显得貌似格格不入的,是旁边的后勤职工舞蹈队。远远地,就能听到充满底层气息的音乐。走近后,几十位大哥大姐在欢快地跳着舞。一边是我所熟悉的交谊舞,而另一边,则是只在新闻上听说过的广场舞。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看到我复杂的眼神,他善意地问我:“想不想和大家一起跳舞?”

 

我愣了一会,然后说:“好啊。”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师兄帮几位爱跳广场舞的大姐组织的舞蹈队。她们下班后总是感到腰酸背痛,和其他人一起跳舞是单调的生活中仅有的娱乐。

 

大姐十分热情地就把我拉到一边,开始教我基本的步法。我抬头看了看周围,以前被口罩和工服紧紧包裹住的工友,现在却展现出我以前从未见过的活力与热情。每个人都沉浸在音乐与舞蹈的海洋中,失去了倦容。

 

我不由得想起之前看过的《建国大业》里,毛泽东他们在胜利前夕跟农民们一起围着篝火跳舞的场景。


再一看,师兄已经和大叔大姐们一起跳起来了。

 

于是,不知不觉地,我也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师兄的音乐天赋很高,在整个晚会准备的过程中,音乐指导的角色总是非他莫属的。每次合唱排练的时候,他都负责教大家如何正确发声。

 

“哦,那个总是在合唱的时候打节拍的大胖子啊。”即使是最不经常来参加活动的工友,也能记住他。而经常来参加活动的人,则更愿意把他当成亲人看待。

 

工友们的晚会最终顺利举行。最后压轴的大合唱上,他又干起了老本行,激动地站在台前给所有人指挥,打节拍。他那双手有力地挥动着,仿佛要将自己全部的热情都投入到那激昂的《劳动者赞歌》中。

 

“劳动创造了这个世界,劳动者最光荣!”

 

那情,那景,此时此刻,想起来依旧泪流满面。

 

四、

 

我时常会想,师兄这样家庭条件好的人,为什么要去做这些事呢?

 

师兄家里开了一个大饭店,从小生活条件就很好。但是平时见到他的时候,却并没有感觉他十分朴素。

 

如果唯一有不同的,那就是比起在自己身上花钱,他更舍得给别人花钱吧。平时只要跟他出去吃饭,我们这些学弟只需要拿着筷子等吃饭就可以了。

 

不过,这样的机会是不多的。比起和我们一起吃饭,他更多时候是跟工友一起吃饭。

 

他说,他喜欢去结交社会上各种各样的朋友,以前总是跟上流人士打交道,现在,是应该多到底层群众那里去打交道了。以前总觉得自己的眼光不够高,现在,是觉得自己的眼光不够低,对占中国人口最大比例的人根本不了解不熟悉。

 

师兄对工友的感情,是很真挚的。遇到有工友要搬家,他总会乐呵呵地叫上自己的同学和朋友去帮忙;遇到有工友身体不舒服,他会去买药送药;遇到有工友遭遇不公正的对待,他也会挺身而出去帮忙维护权益。

 

他说,工友们不是简单的弱势群体,虽然他们现在在经济上是贫困的,是拮据的,但是我们帮助他们不是因为他们困难,他们弱势,而是因为他们伟大。

 

甚至在平时,他也时刻和我们感慨,要向工友学习,学习他们的吃苦耐劳,学习他们的坚韧不拔。

 

我见过很多做公益的人,但是真正把“服务对象”不是当成被施舍者而是当成朋友和亲人去看待的,除了师兄,几乎是凤毛麟角。而为“服务对象”感到伟大和高尚,甚至向他们学习的人,那就真是绝无仅有了。

 

正是因为师兄对工友们这样的感情,才有了后来轰动一时的北大后勤工人调研报告。

 

最初提出要对校内工友进行调研的,是因为师兄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关注当代农民工的生存状况,整个社会在看到他们的情况之后,能够给予他们更多的帮助。

 

最终,在大家的努力下,调研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师兄也完成了他在大学里最后的心愿。

 

五、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便到了属于他的毕业季。 

以他的成绩,继续读研甚至直博,在自己喜欢的哲学上深造,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的导师也是国内哲学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当时也劝他继续深造。 

他曾经犹豫了很久,但是最终还是选择离开这个园子,到更远的地方去。 

我至今还记得,那天晚上,漫天的星星,我们坐在静园的草地上,手里拿着一瓶酒。 

他说,我要走了。 

不打算在这个园子继续待了,那么,你想做什么呢? 

以你的实力,回家乡考个公务员,也可以在体制内轻松地过一辈子。 

以你的家境,就算回去把家里的饭店搞好,也可以过得比绝大多数北大学生安逸。 

以你的简历,要去好公司谋高就,也可以在职场中厮杀出一片天地。 

但是,不喜欢体制内的拘束,不喜欢衣食无忧的安逸,也不喜欢停止思考的沉寂,这样的你,会去做什么呢? 

那天晚上,他没有给我答案。直到今天,我依旧不知道他的答案是什么。但是,至少我知道,他从未放弃过自己的理想,从未放弃过他所热爱的底层群众,也没有放弃过马克思主义。 

那么,这样一个人,为何会被认为有罪?难道一个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有志青年应该遭到这样的待遇?难道宣传马克思主义也是涉嫌犯罪? 

今天的中国本就处于新时代的浪潮当中,需要更多的人去为国家献言献策,需要更多的青年人带着自己的青春梦想和热血激情去走向社会,走向底层。 

广袤的中国大地上,一定会有更多和师兄这样的人存在。倘若像师兄这样的人也倘若像师兄这样的人也会因言获罪的话,那么,就请将我们这样的人,都逮捕吧。

4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毛主席学生 2018-1-18 23:33
壮志凌云的孩子们,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祝福你们!
引用 redchina 2018-1-18 03:06
无产阶级之怒: 这文章没完啊?后面应该还有一句。“倘若像师兄这样的人也”后面呢?
补齐
引用 无产阶级之怒 2018-1-16 17:24
这文章没完啊?后面应该还有一句。“倘若像师兄这样的人也”后面呢?
引用 左向前 2018-1-16 16:11
远航一号: 原文标题:纪念张云帆;似不妥,改为想念
远航主编这一个字改的好!
引用 远航一号 2018-1-16 11:22
原文标题:纪念张云帆;似不妥,改为想念

查看全部评论(5)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2-24 04:05 , Processed in 0.01624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