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再见 —— 安邦

2018-1-20 00:3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487| 评论: 0|原作者: 悦涛|来自: 激流网

摘要: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人民日报接受专访,称“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

悦涛:再见 安邦

0评论2018-01-19 08:35:14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悦涛 上市公司绝密调研报告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人民日报接受专访,称“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

  作者:前《南方都市报》首席记者、新华社瞭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悦涛   

  金融大鳄出没的时代,要结束了。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人民日报接受专访,称“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

  结合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年初发话今年要“查办大案要案、全面整治金融乱象”的话,山雨欲来风满楼。

  指向非常明确了,非国资的庞大金融集团,就那么几个。

  但是最像的一个,非安邦莫属。

  从纷繁复杂的股权结构,到对银行业的控股控制,以及虚假、循环资本运作的悬疑。

  不管拿谁开刀,财阀资本疯狂扩张已被咔嚓在半路。

  一、

  金融乱象和资本财阀化

  “不法分子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这是财阀的定性。

  资本财阀化,是最近10年的事。

  浮出水面,是从举牌上市公司开始的,然后迅速扩张,举牌、控股银行业。

  过去三年,其实在股市、楼市、汇市三大块,都已经表演过了。

  这里面最大的问题不是资本逐利,而是你咋就一夜之间吃成了胖子?你钱哪来的?谁的钱?监管层一路给开绿灯,国有金融体系一路给输血,这不是按着市场规则来的。

  是特权资本的套路。牌照权、集资权、贷款权,总之是金权在手,要嘛嘛有。

  金融乱象的根源,也是监管层和财团里应外合,才能割韭菜。庞大金融集团的另一个属性,都是庞氏金融集团。站在高高的杠杆上,睥睨众生。

  再这么吃下去,这么玩下去,就失控了。

  不是没有先例。民国期间的财阀们已经进行过了全套一条龙的表演:依附政府的四大家族既掌握印钞权,又掌握战略资源、民生物资、外汇美钞、进出口贸易。

  这些财阀在产业层面的套路是:大肆收购其他企业股权,或制造困境打击其他企业,或趁其他企业陷入困境廉价或者干脆以债券形式收购。

  在金融市场的套路是:依赖权力大肆进行金融投机、内幕交易,然后物价飞涨,恶性通胀。民众财富不断遭到洗劫,最后让南京政府没了信用。

  蒋经国去上海打老虎,打到表弟就打不下去了。没多久爷俩就去台湾了。

  今天的国情,不会让N大家族的故事重演,一旦开打,估计是要打到底的。

  再说,在过去三年的关键时刻,这些资本也没经受住大局的考验。

  二、

  安邦你先来

  神一样的安邦。总资产近两万亿,可以说是“庞大的金融集团”了。

  去年财新杂志和安邦集团的几番交火,不断升级,基本预示了一些事情。

  其中加拿大注册金融分析师郭婷冰撰写的《穿透安邦资本魔术》把安邦的资本脉络从头撸到尾,外加财新自己的独立独家独到的采访报道。

  主要揭示了少数分子怎样违规构建了一个庞大的金融集团。

  其中提到了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以及把民生银行(9.11 +1.11%,诊股)当成提款机。

  安邦回应没从民生银行贷过一分钱款,然后民生银行董事长说“我们队安邦的贷款就是1亿美元”。略尴尬。

  报道未必都准确,安邦也郑重其事地回应了几轮。

  最后的回应已是出离愤怒,指胡舒立背后有“利益集团谋取私利”。

  再见,安邦

  然后不到半个月,吴小晖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

  再见,安邦

  这事不管是什么样的背景,安邦这样的发家史,很难解释清楚。

  比如监管层放水、对成都农商行的蛇吞象,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股权和资本来龙去脉。

  再看看郭树清的访谈是怎么说的:

  “通过这些年的改革开放,我国银行业的股本结构多元化已基本实现,国有银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达到较高水平。五大商业银行全部实现整体上市,各类股东遍布海内外。

  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的股权结构中民营资本占比分别达到43%、55%、86%。当前的主要问题是规范的股东管理和公司治理没有同步跟上。

  既存在股东不作为、不到位,从而导致“内部人”控制问题;也发生了少数股东乱越位、胡作为,随意干预银行正常经营的问题。有的股东甚至把银行当作自己的提款机,肆意进行不正当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

  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已经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必须依法予以严肃处理。”

  安邦纷繁复杂的资本布局里,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成都农商行。以56亿控股当时1600多亿资产的成都农商行,完成了安邦“资产驱动负债”的历史性跨越。

  这桩国有资产买卖,成都方面的时任领导已纷纷落马,据说李春城之后的成都领导对该交易严重不满。

  随后的控股民生银行,据说引发了更激烈的反弹。

  安邦的整个运作,在业内人士看来还是有专业水准的,好听的一面是监管套利,不好听的一面,就是监管合流了。

  触碰底线的恐怕是在股市汇市双线作战的时候,一笔接一笔的海外投资。钱归根结底是从银行和老百姓(61.17 +1.92%,诊股)的手里来的。

  醉翁之意就在你了。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2-24 17:42 , Processed in 0.01532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