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我们可以妥协,但我们绝不屈从!—— 声援广州八青年

2018-1-22 21:54| 发布者: 燧鸣| 查看: 24024| 评论: 3|原作者: 张耀祖|来自: 作者供稿

摘要: 那些进步青年,即便他们言论过激了,批评教育不可以吗?为何采用监禁逼迫利诱、网上追捕这种对待阶级敌人的专政手段呢?人们不愿意相信某些地方会是国统区,但是,这种对待和处理方式难道不令我们感觉似曾相识,难道不使共产党尴尬吗?

我们可以妥协,但我们绝不屈从!

声援广州八青年


张耀祖

一个幽灵,无产阶级的幽灵,在中国大地游荡。为了阻止这个阶级的意识觉醒,防止它的复活,为了对它进行神圣的围剿,一所大学的保安队,一个治安派出所都行动起来了!

 

——仿《共产党宣言》开篇题记



“在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同时在另一极,即在把自己的产品作为资本来生产的阶级方面,是贫困、劳动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的积累。”

 

《资本论》中的这句话,在被称为天子骄子的大学生们看来,近乎有些夸张和刻薄!直到他们看到自己亲人的遭遇,甚至自己本身不可避免地成为“屌丝”需要自嘲的时候,才有所醒悟。

 

“贫穷是因为不够努力”、“穷人总是缺乏教养的”很扎他们的心。于是,他们重拾马列,或单纯为了解决自己的思想矛盾寻求一种解释,或为了自己的前程寻找一条解决之道;于是,他们也像有教养的上层人士一样办起了读书会。

 

所不同的是,有产者是在一缕咖啡的清香中品味贵族的优雅,工农子弟的读书会却是涉嫌密谋!


 

这大概是让有产者想起了共产党的创业史!更因为他们百般地珍惜自己的好日子!

 

然而,一方的财富积聚,另一方的意识觉醒,正在按照资本主义的固有逻辑表现出来。任何一方企图阻止另一方都是徒劳的!

 

深藏其中的恐怕正是阶级斗争的规律!

 

最近发生在八位青年身上的事件就是一个例子,只不过他们未必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罢了。

 

一、妥协没能换得宽容是一个教训

 

妥协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它并不一定意味着就是屈服。在中国,“退一步海阔天空”也是妇孺皆知的。了解共运史的人都知道,妥协最为经典的故事发生在列宁身上。当德国人要求签订城下之盟时,为了保卫新生的红色政权,列宁力主签订布列斯特条约,向德国人割地赔款,这在很多人看来完全是一种丧权辱国的行为。但是列宁却说:

 

“有各种各样的妥协。应当善于分析每个妥协或每个变相的妥协的环境和具体条件。应当学习区分这样两种人:一种人把钱和武器交给强盗,为的是要减少强盗所能加于的祸害,以便后来容易捕获和枪毙强盗;另一种人把钱和武器交给强盗,为的是要入伙分赃。”

 

我无意在这里用伟人的例子来安慰弓长云帆等青年们,我所能体会到的是,他在妥协前和妥协后心灵所受到了煎熬,而这种磨难使他们更加快速地成熟了。

 

“看守所冰冷的地板,八小时连续不断的审讯,监视居住的绝对孤独,太多太多精神折磨,难以言说。当被告知更多的人会因我被抓捕,父母会被连累的时候,我承认,我没能顶住这种巨大的精神压力,只想快点了结,哪怕自己进监狱,只要能让其他青年和家人得到安宁。所以,我妥协了。”

 


他的担当无疑说明他是一位勇敢的青年,在这个物欲横流,个人主义至上,理想主义死了的年代,他甚至完全称得上是一位青年人的楷模,是一位英雄。但是他起初忽视了一个问题,从而导致他当了一次个人英雄主义者。事实上,他们无意去压垮他一个人,而是要击碎他的革命理想主义情怀,铲除他和他的朋友们正在萌芽的阶级自觉,斩断他跟这个阶级的联系,“从此去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力争挤进有产者的队伍中实现个人奋斗的目标。他的确是有这个条件的。

 

他的优秀在于他很快地意识到了这一点。被理论武装了的自己以及阶级的烙印,决定了要背叛自己的阶级也并非易事。“甚至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但自此之后,任何理想青年都可以被抓捕,任何读书会都可以被定罪,任何志愿活动都可以被控制,理想精神不可触碰,言论自由极端廉价,马克思毛泽东都是笑话!”

 

我们甚至说,他的意识的提升恰恰是对方的阶级报复促成的。

 

他妥协过,但他没有屈服。这也是他的那个阶级正在成长的道路。

 

这正如八位进步青年中郑永日月所言:“我的确是主谋——宣传毛泽东思想,帮那些弱势群体做些事情,是我‘早有预谋’的,甚至‘蓄谋已久’的!从我出生,就注定要走上这条‘极端’的道路,‘死不悔改’”!


 

二、谁来做出仲裁

 

我们这个时代被官方定义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是这种社会主义,发展经济主要依靠国际国内大大小小的资本家,他们的权益受到了法律的很好保护也是不争的事实。另一方面,作为以工农为阶级基础的共产党,工农利益受到党的维护也是题中应有之义。然而,这在现实中却表现得很不平衡,对资本家关心的太多了,对工农关心的太少了!甚至,“资强劳弱”是人们所公认的,一些地方政权维护资本利益,打击劳工权益的现象也是普遍存在的。

 

十九大报告中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工农大众的确有着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但是眼下更迫切的是对基本生活的需要。现实中,美好生活是奢望,基本生存是需要。劳动权利得不到保障,工资微薄得无力生儿育女,遭受欺凌无人挺身而出,留守儿童无人教养,马克思说的“贫困、劳动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在他们身上普遍存在。凡此种种,有良知的人表现一点“温情脉脉”,做一些公益活动;进步知识青年讨论一些阶级兄弟的苦难生活,思考一些解决之道,甚至为他们伸张一些正义,怎么就让某些人想起了共产党的创业史了?即便是一些热血青年仿效党的创始人的英雄业绩,作为支撑自己的精神力量为工农阶级进行服务,维护他们的利益,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难道说党的创业历史不伟大不光荣不正确吗?

 

共产党处理矛盾的前提,首先是分清人民内部还是敌我之间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那些进步青年,即便他们言论过激了,批评教育不可以吗?为何采用监禁手段逼迫利诱、网上追捕这种对待阶级敌人的专政手段呢?人们不愿意相信某些地方会是国统区,但是,这种对待和处理方式难道不令我们感觉似曾相识,难道不使共产党尴尬吗?


我国宪法载明,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新时代强调其本质是共产党领导的特色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拔高到一个政治高度来讲,一些进步青年,他们的所作所为归根结底,不正是干着共产党该干的事,干着让社会主义更像社会主义的事业吗?

 

没有证据表明,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在同一个政权相对抗,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说明他们是在挑衅某个执法机关,他们只是本阶级意识的一种单纯的天然的表现罢了。

 

中国是一个深受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熏陶的国度,因此,我们也不能回避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工农阶级被抛弃,代表他们利益的政治团体或早或晚都会出现!

 

张耀祖

 

2018年120

作者简介:张耀祖,2000年从北京大学马列主义研究所研究生毕业,入人民出版社任政治编辑室编辑。曾在魏巍生前,为他做私人助理工作十年。2005年在魏老的支持下,辞去公职,专事社会问题研究。曾先后创办了中国工人网、红色中国网、《红色参考》杂志和红色中国出版社,长期专注于当代中国工人运动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期间被北京大学特聘从事公共政治课教学。现为《红色参考》和红色中囯出版社主编。2016年曾与李民骐、许准、齐昊等三位留美经济学博士合著出版了国内大众政治经济学畅销书《资本的终结》。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1-21 23:41
妥协是必要的,但是妥协只能是强势一方的妥协。对于弱势一方来说,没有妥协的资格。
引用 林林 2018-1-21 08:06
八位年轻的学子:张云帆,孙婷婷,郑永明,叶建科,网上追捕的是:顾佳悦(张云帆的女朋友),徐忠良,黄理平,韩鹏。
向这些有骨气的朝气蓬勃的青年们致敬!
引用 燧鸣 2018-1-20 22:16
责编:燧鸣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5 07:36 , Processed in 0.01874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