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左翼青年的派出所奇遇记

2018-1-31 11:4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713| 评论: 3|原作者: 胡见鑫

摘要: 大家好,我是胡见鑫,南京中医药大学15级中医八年制学生,马克思主义者。《左翼青年季超超:红星照耀荆棘路》里面的季超超是我同学。我必须贴出自己在派出所和被喝茶的四次经历。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左翼青年的派出所奇遇记



大家好,我是胡见鑫,南京中医药大学15级中医八年制学生,马克思主义者。

 

《左翼青年季超超:红星照耀荆棘路》里面的季超超是我同学。

我作证他真的被警察打了,出来时脸都是通红的。

黄纪苏老师说:“作为第三方,我们可以一点不相信学生,但不能一点不相信警方。”

 


这人大家可以自行百度

我和超超想的一样,“如果我一直沉默不语,左翼社团“致远社”就这样被无声摧毁,那些读书会、那些义诊、那些紫金山上的歌声就好像从来没存在过。”

 

我必须贴出自己在派出所和被喝茶的四次经历。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一、2017825日 传销头目马克思

 

825日傍晚,我们在举行致远社的例会。十余个警察就把我们塞上警车了。

说我们传销,我真心以为是误会呢。

在仙林派出所,核实信息花了大概一个小时,接着竟开始了审问。

审我的警察也十分严厉:“快老实交待,知不知道你们这是什么性质?你们这是与境外势力勾结,阴谋颠覆国家政权。”

我哭笑不得,反复说明我们既不是传销,更没有境外势力。只是个学生社团,开开读书会,搞搞志愿活动。包括义诊和按摩。

我反复“交代“致远社的情况,然而并没有用。

凌晨一点,审我的警官渐渐坐不住了。开始翻我的东西(并没有搜查令!)

他们让我解开电脑密码,点击右上角的搜索,输入了“马克思主义”!搜到了之后,他讳莫如深地笑了。


我想不明白:

警察为什么要找马克思主义相关的书呢?

读马克思的书,信仰马克思有罪么?

难道,马克思就是所谓境外势力?

我想问一下仙林派出所对党章怎么想,毕竟,党章里到处都是马克思啊!


 

二、2017915日 失学就是“一句话”

 

这是第二次的配合调查,学校已经开学。

应该是担心我们新学期“不老实”,需要再关照一下。

在仙林派出所的审讯室,警察给了我名片,一张是姓杨,一张是姓包。

他们表示,如果说出更多人,更多事,那还是好同学,否则,随时可以让我失去学业。

——并强调“这不过就是我们一句话的事。”

 

一句话的事儿!

 

难道我们是生活在旧社会吗?

父母含辛茹苦的抚养,自己寒窗十年的努力,都是警察“一句话的事儿“

原来在你们看来,踢开法律,毁人前程这么自然,这么轻而易举!

 

这种做法让我想起了,封建酷吏往往以杀立威,正如这位网友评论季超超被打事件:


 

三、20171219日上午 空白搜查令要不要

 

那天我一个人呆在宿舍,保卫处的老师带着杨、包共三名警察突然出现。要搜我宿舍。

我要求他们出示搜查令,

杨警官微微一笑,拿出了一张除了公章以外,一!片!空!白!的搜查令。

从容不迫地说:“要不要?你要的话,我可以现场写给你。”

哪怕就是一个小小的社团,也得先写好内容再盖章啊,

怎么可能想什么时候写什么时候写,法律法规都是儿戏吗?

搜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有。接着,便质问我最近做了什么?

医学生的期末,当然是马不停蹄找自习室复习。警察并不满意我这个回答,要求我将每天去过哪里,干过什么都“交代“出来,甚至自习教室的教室号都要全部交代”。

我没有办法把每一个细节都回忆得分毫不差,有几天去过的教室号已经想不起来了。

 

他开口就骂:“就凭你这个脑子,这都记不住,你还学什么医?

——您的确懂行。


另一个警察阴沉地附和:“你交代不交代?再不老实交代,到时候,人家在教室里考试,你就被带到警局里去,直到你说为止!你的学业就不要想了!”

 

四、 20171219日晚  “咱们慢慢玩儿

 

被审问搜查的不止我一个,社团活动也慢慢停了。

我打电话向一位同学倾诉了自己在仙林派出所的遭遇,没成想,——刚过20分钟,我就接到了杨警官的电话:

你是胡见鑫吧,原来你是南中医最不老实的人。”

“ 知道你刚刚说了什么吗?有了你的这些话,我就可以让你的校领导处置你了,你等着吧。”

“ 你不是还有五年学要上吗?咱们慢慢玩。

 

很明显,我的电话被监听了

 

我想问杨警官:

你凭什么无故监听我的电话?

你凭什么“让校领导”“处置”我?

慢!慢!玩?这是你作为人民警察能说出来的词儿吗?!

就算你无视“人民公安为人民”,难道宪法、刑法、民法、公检法的各种规章条例你也毫不在乎?

——如果不是你给我名片,我真以为你是黑道大哥。

 

五、你们给我听着

 

以上,就是我和仙林派出所的故事。是青年马克思主义者遭遇的冰山一角。

 

我很想念自己在社团里的那些日子。我喜欢读书会,也喜欢给那些椎间盘突出的公交司机按摩。看到八青年的事儿,我觉得跳广场舞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然而,这些都不可能了。

无论是在南京、广州,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都不可能了。

继续这荒谬绝伦的打击,左翼青年还未崛起就被团灭了。

 

我清楚“造谣传谣“这顶帽子多么厉害,也做好了被扣上这顶帽子的心理准备。

 

季超超说:

“左翼青年们,既然我们立志献身无声的阶级,我们必须学会不平则鸣。

不论是为劳动人民,还是为一切青年理想主义者。”

八青年说:

“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为了青年人追求理想的权利,燃尽青春,在所不惜。”

 

我说出自己的经历,义不容辞。

 

中伤青年者,你们给我听着:

马克思没有错,把社团还给我!

 

 

我是胡见鑫,八年制中医学学生,马克思主义者。

我愿捍卫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捍卫工农权利。

还我八青年,还我致远社!

 

还有,还我们因为声援而被封杀的公众号!

6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cloudheat 2018-2-2 18:31
特地注册个号对年轻人表示支持,推翻专政在你们这一代
引用 kallangur 2018-1-31 13:35
这下特色撕掉了“马列毛”和“社会主义”的伪装。
引用 毛主席学生 2018-1-31 10:42
时代在觉醒!自古民间都藏龙卧虎!主席说: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走资派修正主义分子们的反动嘴脸,被越来越多的人看清,尤其是年轻人!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8-16 06:55 , Processed in 0.01508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