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耳光下的血月“奇观” —— 再谈有声的中国青年

2018-2-3 21:21| 发布者: 赤旗| 查看: 487| 评论: 0|原作者: 燧鸣|来自: 作者投稿

摘要: 那些“专利”百姓的、向青年打耳光的,历朝历代注定没有好下场,那自然不是因为“血月当空”来喻示什么 ,而是因为“到目前为止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耳光下的血月“奇观”

——再谈有声的中国青年

 

燧鸣

 

昨天的朋友圈和各群里,人人都在争看与争说“血月”与“蓝月”,有人说这是150年才有一次的天文奇观。当然那么多人追看和争议离地球36万公里外的月亮,却对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奇观”视而不见,这本身也是种“奇观”。

 

这世上总有些个老头子自讲“传统文化与道统不可废”,而且自诩能把经史子集背个滚瓜烂熟,但从里面读出来的都是“君君臣臣”,讲的都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老祖宗们的牌位还挂在那里,每次分冷猪头肉的时候,还少不了要念叨几句“小康大同”、“本固邦宁”,不过“民可载舟,也可覆舟”(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等老祖宗的教训早已抛到脑后,满脑子想的都是“五子登科”。

 

而且,不独自己不读书,也不让别人好好读书好好思考。但凡有青年人聚在一起读书,必要“严防死守”,如果读出“天命在民”那是在“蛊惑人心”,如果有人说“要下民”那就是“别有用心”;但凡有读到了“则易位”、“诛一夫”,不仅是板起脸来训人,更要衙役们耳光伺候。如鲁迅先生所说的,“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这些孱头们。”

 

更为奇观的是,打人耳光的,满脸是“夸耀武功”的自得,挨了耳光的,不仅不能说话,而且但凡一说话还要面对旁观者无端的猜疑。“为什么独独打了你,而不打别人?为什么独独你们要读书,就出事了,一定是你脑后有反骨,鼻孔朝天了。”

 

这种“奇观”现象不仅封建时代有,而且进入现代社会,仍然史书不绝。譬如曾经打着“革命”的招牌已经背叛“革命”的国民党统治的“旧中国”和支着面“社会主义”幌子但早已背叛社会主义的前苏联。

 

有些人“谣传”说中西古人都说“血月”是凶兆,固然是不对的。譬如什么中国有民谣“月若变色,将有灾殃。青为饥而忧,赤为争与兵,黄为德与喜,白为旱与丧,黑为水,人病且死。”或引上《圣经》里“启示录”的一段“我又看见地大震动;日头变黑象毛布,满月变红象血

 

我们都是无神论者,自是不信那些迷信。因为如果学习点天文知识,其实都知道“血月”现象并不是什么稀罕的天文现象,不过是月全食时,月球的光被地球的大气层过滤了,只留下了红光而已。为什么会有红色笼罩月球?还不是你霸道独断地把光给屏蔽了,当然我是在“血月”上看不出什么惊叹号,如果有也必是人们心中的所想,而不是挂在月亮上的。

而且,仅2010年代,2011年、2014年、2015年、2018年就至少先后出现过四次月全食,事实上每次都有人在网上把上面古人说的话拿出来抄作一番,但从未见到地球的事上因此合了天象。至于地球上或有刀兵、或有饥荒、或有灾疫,总是要有的,这既不以个别人的意志为转移,也不以天象为转移。

 

人不能在现世实现目标,就会寄望“来世”;自己无法成事,就只能寄望“天谴”和“报应”,也因此就有了宗教,就有迷信,也就有人会说“遭报”、“天杀的”、“挨千刀的”或者“天怎么不收了你”诸如此类的。不独中国人如此,洋人也是如此,翻看《圣经》不管《旧约》还是《新约》,就是等着耶和华降下来把全天下的人都给“报应”了。

 

但结果往往是,遭诅咒的照样过着自己的日子,而诅咒别人的也照样还要看着别人然后过他或她的日子。

 

同样是古人,如果认真思考就敢提出不同的观点。例如,相信“天人相分”的荀子曾经说过“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这天体怎么运行有自己的规律,和人世间是否出了尧一样的圣君,还是出了桀一样的暴君毫无关系,太阳与月亮该怎么转还是转。

 

所以,人与其去等着“报应”下来,不如“制天命而用之”,由人来认识自然与社会规律、掌握自然与社会规律、利用自然与社会规律,最终改造自然与社会。

 

如马克思所说的,“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而这种对现实的苦难,会借着老天爷的名头,团结自己的力量进行反抗,其实就是“制天命而用之”,不管有没有救世主,反正我们先造一个出来能用上就行。所以从犹太人的弥赛亚、阿拉伯人的马哈迪尔、再到中国人的“弥勒降世”或者“天父下凡”,来了一拨又一拨,历代统治者屡禁而不止,名头是“天意”其实都是“民意”。这个看史书,古人也是明白的,所以才有“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民之所欲,天必从之。”之说。

 

观测日月星宿运行变化,虽然无法预测社会或者做到“天人感应”,不过用来制定历法、测算节气、指导生产与记录历史却是很重要的。譬如,国人都知道有本司马迁写的《史记》,也知道《史记》之前关于三皇五帝那些都是姑且信之的不可考,而真正的编年纪元是从“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开始,由此开始中国历史一年不拉地都有记录,所以在过去国际史学界将这近三千年历史当作是“信史”,这也是有些中国人可以自夸地“文明古国”的由头,一个向上作揖叩头、向下打耳光、向青年瞪眼、抽穷人梯子的“文明古国”。

 

不过为什么公元前841年在中国是“共和元年”呢这“共和”又是从哪里来的?

 

据说当时中国做发生了一件“冲天的大事”,住在西周都城的老百姓(国人)暴动了,史称“国人暴动”,也是中国有史册记载的第一场民众起义。我们今天说的“国人”这词就是那个时候来的,当然社会总是进步了,今天不再将住在城外的叫做“野人”,大家都是“国人”了,不过“国人”也总有“高端”与“欠高端”之分。

当时坐天下的是后来被称作周厉王的姬胡,说来这个周天子的江山还是祖上靠“汤武革命”、“吊民伐罪”挣来的,中国“革命”这个词就是从他老祖宗那里来的。不过姬胡是个不争气的东西,“王行暴虐、侈傲、专利”,天下人纷纷议论,一些老头子们劝谏他,但他执意不听,大搞特务政治,禁止言论,或杀或关,还自诩自己能“弥谤”,搞得老百姓只能“道路以目”。

 

你打人耳光,人家自然要打还来的;如果现在打不过你,不能打,自然是要喊出来的,如果连喊出来都不让,那更是要默默地记在心里,等着今后算账。这是一般人的心理,也是当时西周道路以目的“国人”的心理。所以,过了没几年,一群国人发难,就占了宫殿,逼得周天子流亡了。

 

天子没了,但国家还在,社会还在,老百姓还要过日子,于是国人请了周公与召公两人出来共同商议执政,这就有了“周召共和”。

 

“人民共和国”的“共和”二字就是从中而来的,也因为这个老百姓算是知道了,原来这国家不是哪家哪姓的,是老百姓自己的;就算没有天子了,换个把管事的,也照样过日子。

 

那些“专利”百姓的、向青年打耳光的,历朝历代注定没有好下场,那自然不是因为“血月当空”来喻示什么 ,而是因为“到目前为止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2-24 03:54 , Processed in 0.01543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