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警惕美国为遏制中国崛起发动金融战争并诱发全球危机

2018-2-8 23:4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54| 评论: 0|原作者: 杨斌|来自: 察网

摘要: 我运用借鉴侦探科学的经济研究方法考察真实历史证据,还发现中国建国初期也曾经摸索出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其原理同罗斯福的金融改革相似但效果更为显著,成功治理了严重程度远远超过当年美国的经济、金融烂摊子。

 

特朗普政策失误让全球经济陷入危险之中

特朗普虽然出言鲁莽但也带来了有限的积极作用,其中包括出于实体资本反抗金融资本压迫的需要,揭露了美国政客、媒体散布的关于全球经济、美国经济的谎言。

2015年、2016年全球贸易虽然持续出现大幅度下滑,美国政府、美联储却始终宣称全球经济、美国经济的基本面良好,全球经济只有结构性问题而不存在周期性的经济不景气,反对各国推出扩大基础建设等措施刺激经济、拉升需求。

特朗普揭露美国多年来的经济、就业增长其实是虚假的,主张美国恢复重视实体经济的经济政策包括扩大基建投资,还成功利用民众真实感受与主流舆论的差距赢得了大选。

各国看到美国官方都修改了经济形势判断和经济政策,也纷纷推出扩大基础建设投资并推动了全球经济好转,全球贸易从持续两年的严重滑坡转变为出现明显回升,中美两国也都扭转外贸下滑颓势并加快了经济增长步伐。

特朗普仅仅部分而没有全面借鉴罗斯福的成功经济政策,他采取的政策实际上是罗斯福政策与胡佛政策的混合体。特朗普通过扩大基建投资刺激经济的政策与罗斯福相似,但是,特朗普给大财团的减税政策却更为接近胡佛的政策主张。

特朗普曾在大选中承诺恢复罗斯福的金融监管法规,但是,他执政后迫于华尔街的反对并未落实这方面承诺,因此,很难期待特朗普能够像罗斯福那样实现美国经济的长期复兴。

当前美国大选的热门候选人桑德斯对民主党提出了批评,没有抓住关键性政策问题而是热炒“通俄门”进行激烈党派斗争,也没有像大选中民主、共和两党达成共识那样恢复罗斯福金融改革,而历史实践证明这才是摆脱金融危机后遗症的关键。

这意味着美国经济虽然有局部改善但仍然处于危险之中,特朗普尚未启动大规模基建投资就引发了泡沫投机的热潮,资金并未进入实体经济而是疯狂炒作“特朗普行情”的股市泡沫,不像罗斯福那样首先切断了泡沫融资渠道后再启动基建投资,一旦泡沫破灭美国仍然可能像1929年那样骤然跌入大萧条深渊。

罗斯福的金融改革、扩大基建政策不仅让美国走出了大萧条,还成功维护了美国资本市场稳定长达半个多世纪,因而罗斯福的成功经验在美国民众中享有极高的声望,桑德斯主张在全面继承罗斯福的成功经验基础上进行改革,立刻赢得了美国社会各界民众的热烈拥护、支持。

美国主流媒体不敢过多抨击而只能低调回避桑德斯的竞选活动,否则就会勾起美国民众对罗斯福遏制华尔街政策回忆、怀念,而美国主流媒体难以抹黑罗斯福有七十年成功实践支撑的有效经验,这样更加不利于扶植袒护华尔街利益的总统候选人上台。

美国大选中主流媒体故意热炒希拉里与特朗普的争论,却回避报道热门候选人桑德斯提出的严肃的政策建议,原因是前两者提出的政策建议都缺乏成功历史实践的支撑,桑德斯的政策建议却全面继承了罗斯福的成功改革经验,触动了华尔街的利益痛处因而构成了更大的威胁。

2016年新年伊始全球股市、中国股市都陷入暴跌,索罗斯曾嚣张地宣称要作空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原因是他认为全球经济正陷入着类似1929年大萧条的通缩,而各国领导人、经济学家都缺乏应对类似灾难的经验。其实,这种现状恰恰就是华尔街和美国主流媒体故意造成的,目的就是让人们淡忘当年罗斯福应对类似灾难的成功经验。

华尔街没有料到2016年美国大选中桑德斯异军突起,凭借主张恢复罗斯福金融改革赢得了广大民众热烈支持,倘若任由索罗斯等华尔街投机家谋取作空投机暴利,强烈反对华尔街的桑德斯就可能赢得大选并引发政坛巨变。

美国大选形势迫使美联储同欧洲央行紧急沟通后暂停放任金融市场暴跌,美国主流媒体热衷炒作特朗普的鲁莽言论转移人们注意力,也是为了防止出现像罗斯福那样严厉打击金融投机的领导人。

西方绝大多数主流经济学家都没有预见到2008年金融危机,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因坚称只有结构性问题而没有宏观危机,在次贷危机爆发后被美国主流媒体评为最糟糕的预言家。

恩道尔、赫德森等从金融战争视角进行分析的少数西方学者,却不轻信美国官方统计数据和主流媒体散布的舆论烟幕,恩道尔早在2005年就撰文指出次贷泡沫濒临破灭,但这些成功预见危机的学者也未能预见到危机爆发的准确时间,周小川所说的“明斯基时刻”难以预测背后有更深层的原因。

我在2000年撰写、出版的专著《威胁中国的隐蔽战争》,曾准确预见到美国将会爆发类似大萧条的严重金融危机,但同时指出经济学家很难像以前一样预测危机爆发的准确时间,原因是美联储现在能利用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维持泡沫,通过滥发货币公开或隐蔽地为资产泡沫进行大量输血,让华尔街提前进行充分的作空布局准备后再引爆危机。

次贷危机前夕美联储秘密提供的天量信贷证实了我的判断,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原来并非媒体误认为的最糟糕预言家,他其实早就知道危机即将来临却故意秘密输血掩盖真相,美国权威的彭博财经新闻社事后披露了这一惊人事实。

索罗斯曾说倘若他相信西方主流经济教科书的理论早就破产了,他赚钱恰恰是利用同教科书的市场均衡理论相反的市场失衡。

我的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揭示了一旦西方教科书的市场均衡理论超出了适用范围,就会充当掩盖失衡资本市场正在变成资产泡沫炸弹的误导烟幕,而华尔街废除罗斯福监管法规就是为了利用巨额民众存款,利用属于各个行业的资源和企业家、民众的财富,为给股市、楼市、期货市场制造资产泡沫炸弹而填充投机弹药,同时输血延缓泡沫破灭以获得操控金融危机爆发时刻的核武器按钮,这样出人预料引爆危机才能获取发动金融战争掠夺财富的最大效果。

美国主流媒体正通过热炒“通俄门”向特朗普施加强大压力,迫使他无暇、不敢推出遏制华尔街利益的金融监管改革,他的基建计划尚未实施就已让华尔街通过股市泡沫获取了暴利,金融衍生品泡沫非但没有受到遏制反而膨胀到了天文数字。

特朗普非但没有意识到巨大危险反而为股市高涨而洋洋自得,这意味着他的政策失误已经将美国和全球经济置于危险境地,一旦华尔街扣动金融衍生品泡沫的核弹按钮引爆危机,索罗斯预言的各国都缺乏经验应对的大萧条灾难就会最终到来,各国实体经济领域的企业家都会成为华尔街捕食的猎物,20182月初美国股市震荡引发全球性股市暴跌,就是更大的全球金融风暴即将到来的前兆。

1920年代汽车等新兴产业带动的增长虽然远超美国今天也未能避免大萧条,倘若特朗普不全面借鉴罗斯福成功经验遏制华尔街就难以避免重蹈胡佛的覆辙。

中国经济增长虽然位居全球之首但也难免受到巨大外来冲击,中国已同全球经济紧密联系因而必须未雨绸缪防范。倘若全球资产泡沫破灭让美欧、亚洲、拉美等陷入金融危机,中国落实一带一路战略、十九大的宏伟目标都会遭遇困难。

经济学家虽然难以预测周小川所说的资产泡沫破灭的“明斯基时刻”,但是,必须做好充分准备应对因延缓爆发而积蓄更大能量的全球金融危机,防范美国为遏制中国崛起利用特大全球危机发动疯狂的金融战争。

寻找有真实证据支撑的有效治理危机办法

华尔街对于桑德斯提出的恢复罗斯福金融监管法规的主张,不敢否认罗斯福政策的卓有成效而只能说其已经过时了,指责桑德斯是恢复数十年前过时的政府干预做法。

但是,人们深入考察后就会发现华尔街倡导的金融自由化改革,其实就是恢复更早的大萧条前夕的灾难性金融模式,难怪1999年美国彻底废除了罗斯福监管法规之后,短短数年后就爆发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全球金融危机,这恰恰证明了罗斯福金融监管法规并未过时而且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了严重的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欧政治家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金融改革主张和补救措施,美欧经济学家也提出了五花八门的理论分析和政策建议,但是,美欧经济仍然处于萎靡不振的状态并无法摆脱严重的困境,不断引发民粹主义、反全球化的浪潮和美欧政坛的巨震。

这种状况究其原因在于美国为了维护霸权故意诱迫欧洲和世界各国,抛弃了二战后社会改良时期经济复兴的历史成功经验,如奥巴马虽然口口声声抨击华尔街并承诺实行遏制金融投机的改革,却故意回避借鉴、恢复实践证明卓有成效的罗斯福金融监管法规,难怪民众深感不满并转向了非主流的政治家如桑德斯、特朗普。

由于美欧媒体操纵舆论故意掩盖有真实证据支撑的历史成功经验,相反却让模糊不清的经济理论、政策争论充斥主流媒体,促使人们误以为今天经济形势日趋恶化是自然而然地发生的,无论什么政党上台并改变经济政策都难以改善经济现状,误认为今天民众生活水平下降是全球化、贸易自由化带来的,避而不谈二战后社会改良时期全球化伴随着生产率大幅度提高,这其实才是美欧陷入生产率停滞危机和民粹主义泛滥的深层原因。

中国推动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不能轻信西方权威媒体、专家,不应该轻信忽视阶级博弈、金融欺诈风险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否则就会像美欧国家一样面对经济困境无法找到出路,就会被莫衷一是的肤浅争论搞得头晕脑胀、思想混乱。

我的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提出了借鉴侦探科学的独特经济研究方法,这样就能够识破西方故意设置的理论陷阱、舆论烟幕,依据真实的客观证据寻找到有效的解决经济难题的办法,避免像今天美欧一样陷入模棱两可的无休止经济争论,就像侦探破案一样排除众说纷纭并找到唯一的真正凶手。

倘若人们运用借鉴侦探科学的经济研究方法查找真实证据,就会发现其实今天美欧遇到的经济问题并不难解决,罗斯福的成功经验曾经有效解决了远远超过今天的经济难题,桑德斯提出了恢复罗斯福改革的主张并获得了社会各界支持。

但是,华尔街却操纵主流媒体故意对桑德斯的政策主张避而不谈,还故意炒作“通俄门”迫使特朗普不敢坚持竞选时的承诺,不敢恢复罗斯福金融监管法规遏制华尔街谋取投机暴利。

我运用借鉴侦探科学的经济研究方法考察真实历史证据,还发现中国建国初期也曾经摸索出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其原理同罗斯福的金融改革相似但效果更为显著,成功治理了严重程度远远超过当年美国的经济、金融烂摊子。

这一发现对于今天中国应对美欧资产泡沫破灭可能诱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挫败美国利用全球危机破坏一带一路并遏制中国崛起,实现中国梦和十九大提出的宏伟目标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当年华尔街的投机主要诱发了股市等金融领域的泡沫,而解放前四大家族不仅控制了旧中国的经济金融命脉,还操纵央行滥发货币刺激几乎所有领域的投机活动,包括商品、股票、外汇、期货、黄金等各种市场投机,特别是粮食、棉布等生活必需品领域的投机活动非常猖獗,诱发了恶性通货膨胀并给民众生活造成了极端痛苦,因而导致旧中国阶级矛盾的尖锐程度远远超过了美国。

罗斯福的金融改革没有实行美联储、大银行的国有化,也没有从金融垄断财团的手中收回货币发行权,国家经济干预受到垄断财团的反对并面临重重阻力,基础建设投资规模有限只能缓解而无法完全克服大萧条,从1933年开始直到二战爆发的1940年花了七年多,才在战争压力下依靠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的两手并用,最终完全克服了大萧条带来的严重失业和通货紧缩。

中国建国初期在保留市场经济和民族资本主义的同时,果断实行了央行、大银行的国有化并收回了货币发行权,虽然面临美国全面封锁和三年抗美援朝战争的困难形势,税收制度尚在初建而抗美援朝战争军费占财政收入超过30%,仅仅用短短三年就成功治理了市场经济和金融的烂摊子,成功克服了恶性通货膨胀与大规模失业并存的难题,消除经济危机、战争创伤的破坏并实现了高速增长,在抗美援朝战争时期仍然保持了敞开供应、物价稳定、市场繁荣。

我的父亲杨培新是著名经济学家和金融学科终身成就奖的获得者,他曾在重庆、上海、香港从事党的经济统战工作,撰写了大量揭露四大家族操纵货币发行制造恶性通货膨胀,从事猖獗的金融投机压迫民族工商业的文章、著作,建国初期参与了创建新中国金融制度和治理恶性通货膨胀。

我从小就耳濡目染接触了大量这方面的历史证据,其中有不少真实证据往往被人们忽略而却颇具启发意义,为我们探索更为有效的治理金融烂摊子的办法提供了宝贵线索。

科学史上重大发现往往源于抓住宝贵线索开展深入探索,青霉素发现源于抓住绿色菌群周围细菌消失的线索,发电机发明源于抓住线圈靠近磁铁产生电流的线索,伟大的发明家善于抓住宝贵线索开展系统试验并上升到理论高度。

今天我们也应抓住西方主流理论难以解释美欧金融危机频发,而罗斯福、建国初期经验曾成功治理金融烂摊子的线索,及早开展系统的社会试点和相关理论创新、政策创新,对于帮助中国和世界应对潜在特大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中国的智慧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2-24 04:15 , Processed in 0.01530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