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提勒森出访拉丁美洲五国前,警告拉美国家不要过度依赖和中国的经济关系,因为拉美不需要一个“新帝国强权”。说法引发中国不满,北京外交部回应说,美方说法违背事实,也不尊重拉美国家。事实上,美国稍早公布“国防战略报告”,正式将中国列为竞争对手。提勒森在德州奥斯汀大学演讲中,再度警告拉美国家接受中国投资时,别掉入中国要求使用中国劳工,升高当地失业率、拉低工资,并导致依赖中国的陷阱。

提勒森的说法,不能说全无根据。但由一个曾在拉美扮演“帝国主义者”的国家,告诉这些曾被它肆虐过的国家要提防“新帝国”,实在是一大讽刺。有如一个经常对妻子家暴的丈夫,警告妻子要注意邻居对她施加暴力。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500年前就受到西班牙殖民的拉美国家,应该对谁在扮演“新帝国”了然于胸。不过,对“和平崛起”的中国,提勒森此番言语也非全然负面,可提醒中国在全球扩展政经、文化关系时,更谨慎地创造美好的双赢。

当然,部分美国历史学家并不承认,美国曾是帝国主义国家,只是这种观点在国际间不易成主流。毕竟,从美国1845年并吞墨西哥拥有的德州,以及部分新墨西哥、奥克拉荷马、堪萨斯、怀俄明、科罗拉多州开始,并以战争逼迫墨国承认后,美国就在国力日强下,发动一般国家难以承担的战争。

包括参与1856年对中国第二次鸦片战争、1867年从帝俄购得阿拉斯加(可算合法途径)、1898年美西战争后取得古巴、波多黎各、关岛,强迫购买菲律宾、吞并夏威夷、参加1900年对中国的八国联军之役、发动1950年韩战、进行1959年至1975年的越南战争、1915年入侵海地、1965年侵入多明尼加、1983年直捣格瑞纳达、1989年侵入巴拿马,乃至1990年后的波斯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内战、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叙利亚内战…。其中,部分是经联合国授权、具合法性的国际认可行动,但许多却是美国单方作为,很难说美国不是“帝国主义者”。

而20世纪初,经由各种手法,美国将古巴、海地、巴拿马、圣多明尼克和尼加拉瓜实质纳为保护国。二战后,美国的粗暴作法改变,改以大量投资援助,将加勒比海转成美国的“内海”,拉丁美洲成了美国的“后院”。

然而,在川普政府“内望导向”(inward-looking)下,美国对拉美国家影响力相对在下降中。CNN报导,依华府智库“美洲国家对话组织”(Inter-American Dialogue)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的银行提供拉美国家近300亿美元贷款,比2014年增加逾倍,超过世界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提供的贷款总和,令人惊讶。

另外,北京也提供350亿美元给拉美国家,作为道路、桥梁和铁道等基础建设之用。习近平主席去年更宣示,未来十年将对拉美国家投资2500亿美元。就在中国迅速加大对拉美贷款、投资和贸易时,美国在该地区援助和投资力道,却连续三年下滑,让美国智库忧心,对美国政府提警告,因此造成美国政府对拉美国家示警,不要依赖中国这个“新帝国”。

只是美国这项指控,和事实不尽相符。至少,中国对外援助时,相当坚持不干涉受援助国内政,也不太和军事武器销售挂勾,多半是和受援国的基础建设结合,当然对受援国经济效果较大,较受欢迎。依威廉玛丽学院(William and Mary College)统计,2000年至2014期间,中国对外援助(包括无偿和有偿)总额以3620亿美元,逼近美国的3990亿美元。依此趋势,加上“一带一路”的巨大影响,中国对全球影响力很快就可能超越美国,难怪会引发美国政府不安,希望自己“后院”的国家不要太依赖中国。

中国过去国民教育,一直把美国定位为“美帝”。如今中美竞争激烈,厌恶“美帝”更常在舆论场看见。但相对于西方其他国家,美国危害中国相对低得多,相反,包括庚子赔款转援助中国清华大学、协助中国走向现代化;中国经济飞跃成长,和美国开放中国制造商品大量进口息息相关,美国也培养中国各领域人才等,都功不可没。中国和平崛起后,应立志朝四海归心的“新共主”迈进,而非几十年来自己矢言想打倒的“新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