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公有制和私有制,到底是谁在“与民争利”?

2018-2-11 23:5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809| 评论: 0|原作者: 千钧棒|来自: 察网

摘要: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为了在中国推进私有化,一方面企图完成对中国经济命脉的彻底控制,一方面为在中国推动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创造有利条件,抛出了很多歪理邪说,其中比较有欺骗性的一个就是“国有企业与民争利”。

公有制和私有制,到底是谁在“与民争利”?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为了在中国推进私有化,一方面企图完成对中国经济命脉的彻底控制,一方面为在中国推动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创造有利条件,抛出了很多歪理邪说,其中比较有欺骗性的一个就是“国有企业与民争利”。

针对这种歪理邪说,本文从如下几方面进行反驳:

一、推动生产资料的完全私有化是为改变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开路。

一小撮人通过非战争方式改变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性质的途径主要有两条:

第一条是在宏观层面直接改变上层建筑,用西方那一套政治制度改变中国,通过从政治、法律、宗教、艺术、哲学等的观点的改变建立适合这些观点的政治、法律等制度,然后反作用于经济基础,这种做法立竿见影,进展迅速;

第二条是首先在宏观和微观层面同时改变经济基础,然后再改变上层建筑,这种做法进展相对缓慢。

推进第一种改变的人主要有政治、法律、道德、哲学、艺术、宗教、社会、传媒领域里面的公知;而推进第二种改变的人主要是某些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两类公知之间稍有不同但又相互配合,协同作战,并且给自己的那一套贴上华丽的标签——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

这两种改变的不同特点在于:

第一种是“热水煮青蛙”,由于目的明显,并且西方常常充当反面教员,以及被西方改变的那些国家的惨痛经历充当了反面教材,因此很容易同时引起广大民众和高层的警惕和强烈反弹。

第二种是“温水煮青蛙”,由于目的相对隐秘,并且某些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可以通过忽悠的办法在宏观上把他们自己误导改革造成产生的社会弊端归因于中国现行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而他们所代表的“黑资本”在特定的期间内可以通过少掠夺一些,或者剥削不那么狠,或者在自己掠夺的巨额财富的“九牛”中拔“一毛”或“两毛”,施以小恩小惠笼络人心,骗取民众对他们的做法的支持或者不反对。

在这两种改变中,第二种改变虽然进展缓慢,但是最终容易产生效果。这是由资本的二重性造成的,资本既具有受利益驱动不择手段获利侵犯国家和民众利益的一面,也具有客观上促进富民强国的一面,而这一面既在宏观层面与国家的强国梦大目标吻合,也在微观层面赢得民众的好感或者说不反感。但是一旦其不择手段获利的动机和行为这一面如果与改旗易帜的政治目标相结合,“黑资本”势力就会进而企图在外国政治势力和跨国资本的支持下,抱团实现最终控制中国的经济命脉的目的;退而组织资本外流,以所谓的“人才和资本流失”要挟高层对他们的某些胡作非为让步。

而实现最终控制中国的经济命脉的目的的唯一途径,就是进一步蚕食甚至吞噬公有制,最终在中国实现生产资料的完全私有化,最后再改变中国的的社会制度,从根本上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在一小撮人蚕食甚至吞噬公有制,最终在中国实现生产资料的完全私有化的阴谋的实施过程中,最富有欺骗性的说法就是公有制“与民争利”。

二、在中国谁是“民”?其逻辑外延应该包括哪些部分和不包括哪些部分?

公有制和私有制,到底是谁在“与民争利”?

这个问题不弄清楚,人们就很容易受到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忽悠被卖了还傻乎乎地帮着数钱。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再从下面几方面分析:

1、在中国,“民”这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是怎么样的?

搞清楚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民”,在当前中国的现实中,“民”的概念的外延应该包括哪些部分和不包括哪些部分?如果不弄清楚,就很容易被自由派公知尤其是他们当中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通过偷换概念的办法忽悠。

对于“民”的词语解释有如下义项:

1.人民:国计民生;为民除害。

2某一类人:汉民;农民;居民;股民。

3.民间的:民歌;民俗。

4:非军人,非军事的:民航;民用产品.

5.姓。

结合到中国目前的社会现实,还可以增加一个义项,就是一个国家的公民中具有“非官”属性的那部分人。

别小看我增加的这的义项,自由派公知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正是利用这一点偷换概念,通过扩大“民”的概念的外延或者改变概念的外延之间的关系的办法忽悠民众,从中塞进自己的的私货,为推进由一小撮人对国家经济命脉的最后控制而施放烟幕和骗取民众的支持。

2、“民”的概念的逻辑外延分析以及中国社会“二元结构”论的错误之处。

在对“民”的概念的逻辑外延的界定问题上,我们与自由派公知的根本区别在于,我们认为中国的社会结构是“三元结构”,而自由派公知故意通过偷换概念忽悠民众说中国的社会结构是“二元结构”。

所谓的“二元结构”就是说,中国的公民由“官”和“非官”两部分人组成,即“官”和“非官”两个“种概念”之和等于它们的“属概念”“中国公民”。自由派刻意掩盖当前中国的现实状况,把所有具有“非官”属性的公民都说成是“民”,以便于偷换概念忽悠民众。

而本人认为,所谓的“三元结构”就是说,“中国公民”这个“属概念”包含“官员”(为了方便叙述,下面简称为“权力”)、“拥有大量财富的人”(下面简称为“资本”)和既不拥有权力也不拥有大量财富的一般的纯粹民众(下面简称为“民众”)三个“子概念”。在三个“子概念”中,“民众”与“资本”两个概念的外延同“权力”的概念的外延是“全异”关系,即既不包含、被包含,也不交叉;而“民众”与“资本”两个“子概念”的外延之间的关系是“交叉关系”,因为他们都具有“非官”的属性,这是他们之间的共同点或者叫概念外延的“交叉”部分,但是“资本” 拥有大量财富的属性一般的民众并不拥有。当然这种差距不一定是永久性存在的,也许随着中国的社会发展和进步,某一天中国的绝大多数人都拥有了大量财富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在目前的只是少数人拥有大量财富并且贫富两极分化的情况下,两者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3、“资本”的“隐性强制力”以及“黑资本”与外国势力勾结的危害性。

“资本”虽然不像“权力”那样对“民众”具有“显性强制力”能够迫使“民众”必须这样干那样干,但是却具有“隐性强制力”,能够迫使“民众”不得不这样干那样干。“资本”在微观层面可以控制一个个作为个体的“民众”,从宏观层面可以要挟甚至控制“权力”,在这方面,美国的“1%”对“99%”的剥削以及特朗普所说的“在美国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还有美国的前国务卿透露的美国400个最富有的家庭决定了美国的决策就是最好的明证。

在当前的中国,拥有资本的人不一定是“黑资本”,但是“黑资本”必然地会与国外仇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势力以及希望把中国变成西方附庸的跨国资本相互勾结。

在中国的“黑资本”与外国的“资本”的关系上,也许是国内的“黑资本”会由于利益驱动甘当外国资本的“买办”,也许会有些人存在野心希望有一天将外国资本也收入囊中,但是在目前的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图谋和实施过程中,他们绝对是同盟军,而达到目的的比较安全稳妥的最好办法就是在中国彻底推翻公有制,完全实现私有化,而实现这一目标的最有欺骗性的做法就是通过混淆概念,攻击诬蔑公有制“与民争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5-22 01:17 , Processed in 0.01807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