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揭穿西方经济学成本理论颠覆公有制经济的图谋

2018-2-22 22:5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160| 评论: 0|原作者: 谭伟东|来自: 察网

摘要: 现行西方市场经济学理下的成本及成本结构,已经沦为庸俗经济学的工具,完全成为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全球化四化合一,并旨在颠覆和摧毁社会主义公有经济的及其一系列本质特征的打手。

揭穿西方经济学成本理论颠覆公有制经济的图谋——市场经济成本结构与经济学重估-重建

现行西方市场经济学理下的成本及成本结构,已经沦为庸俗经济学的工具,完全成为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全球化四化合一,并旨在颠覆和摧毁社会主义公有经济的及其一系列本质特征的打手。这一套直接意识形态,道路与机制陷阱,归根结底,是意在摧毁国有经济和国有企业之后,彻底埋葬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瓦解社会主义的经济机制,变更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揭穿西方经济学成本理论颠覆公有制经济的图谋——市场经济成本结构与经济学重估-重建

迄今为止的全部近现代经济学体系,除了马克思《资本论》以及其政治经济学批判,社会发展理论或社会学系统之外,古典政治经济学的现象学基本体系,其中包括天才经济学家凯恩斯,经济学分析思想巨人熊彼特,经济学批判大师凡勃论等等在内的经济学体系,从微观到宏观,从数理经济学到计量经济学,实则仅仅是开启了经济社会与人类经济行为理性研究的一个表象和表层的学科内容。它们尚未从根本上建立起令人信服与满意的基准理论,参照体系,核心原理,主要验证,令人满意的有效的方法论原则。而市场经济相关的研究,尤其是其中的一个本质性前提问题,即市场经济的货币与超货币真实成本,从而市场经济真正的风险评估与分摊,市场经济的实际效率与投入-产出测算,市场经济的福利评估,市场经济的公平公度性等等问题,都自然因此而投下阴影,其中必不可免地存在着巨大的问题。而至于市场经济成本结构方面,就更是问题丛生,甚至经济学研究依旧处于一片处女地,迄今未有任何的拓荒痕迹。

一、真实市场成本核算的巨大漏洞

西方经济学冲击中国政治经济学,是从短缺经济学理,尤其是所谓的软预算约束开始的。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投资冲动或上项目中计划要求和审核现象,所谓“头戴三尺帽,拦腰砍一刀”,或者‘钓鱼工程’等公认性,转化成强硬的对公有制与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由其所谓预算软化,投资非理性,直到长官意志判定,到整个地对领袖人物从所谓斯大林模式及其解冻性后的全面妖魔化,直到对从体制到制度的全面否定,期间,中国的渐进改革即摸着石头过河,从农村生产责任制的包产到户起始,随着改开深入,由双轨制与预算内外的增量游戏而后,又将市场经济优于计划经济的论断基础,转变为基于哈耶克和赫维兹的信息效率优势论,进行演化理性与有限理性,完全拒绝建构理性,从制度经济学的科斯之‘社会成本’,尤其‘交易成本’,并转入产权理论,形成了私有化,内部人缺位,参与约束与激励兼容的委托-代理人模型思路上去。结果一路由价格双轨到预算计划双轨,经由责任和联产承包责任制,全方位从汇率到价格,从外贸体制到用工体制,从生产到福利,从经济到文化,全面地产业化,承包责任制,产权和改制,并在抓大放小和分流下海大潮下,走到今天这样的局面和格局。

人大周新城教授的文章仅仅点了吴敬琏和张五常的名,却似乎动了右派、右翼们的奶酪,引来围攻。自然也又引来了左翼战线的包括左大培、赵磊、老田、王今朝、何干强等等高手们的回应与大反击。周老的观点,立论与政策是一清二楚的,荣剑们的栽赃陷害与胡搅蛮缠是荒诞不经的。张维迎又跳了出来,炫耀他那一知半解的经济学原理和经济思想史知识。

那么,这同市场经济有什么关系呢?同市场成本,成本结构又有着怎样的关联呢?制度经济学,社会经济学,机制经济学,进而宏-微观基础经济学,计量经济学,在意识形态,核心管理体系,主要基准理论方面之基本原理,根本参照坐标系下,所有这一切其最终归结,还是要放在效率比较之上,尽管其比较前提应该是同样的或者同口径,同禀赋条件,同历史发展和社会水平与基点下的公平与福利系统参照之下,尽管有时会有些偏差,但最后胜负,还是要取决于经济体制与社会制度及其文化文明构造下的投入-产出的终极的效率换算比较之上。

那么市场经济究竟是高效率的,还是低效率的?市场经济的影子成本,超货币与市场外的真实成本究竟有多大?

第一,股权-产权-债权崩盘成本。市场经济框架之下,产权与金融深化,货币化与高度商品-贸易化,必然伴随巨型的资本市场产生和持续存在。这就是一个具有高度市场流动的二级权益资本的股票市场,和所有其他典当拍卖交易的各种产权流转市场和债权市场。而股市蒸发与其它产权债权市场经济损失,一则被称为帐面损失,二则同股票发行公司没有直接的经济关系,除非股票巨跌,引起摘牌,走向破产与重组,既使后者,股灾的社会成本承受者,也是股民或公众投资人而非发行股票公司。而自上世纪29-33年西方大恐慌以降,西方主导的世界资本主义的股市股灾,到如今造成直接的财富蒸发与巨额损失,当在上百万亿美元之巨,或可能逼近迄今为止的全部人类财富积累的相当比例数,如十分之一左右,其超过所有战争和自然灾害损失之和。市场经济的如此巨额的直接的经济损失,资本市场波动和破产损失,借助于有限责任制,竟然同资本经营者与资本集团,几乎不发展任何赔偿与责任关系,并在会计与金融,甚至GDP国民帐户核算上,没有任何经济核算与比较上的显著直接显示。所谓的计划经济的软预算约束,同这方面的计量损失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也就是喜马拉雅山脉同泰山量级之比。

第二,市场经济的真实交易成本一社会成本。市场经济实则是风险经营责任彻底分摊,为资本经营者几乎开启了一切经营,技术风险技术规避风管风险责任的。是那种“每个人反对每个人的全方位竞争”的经济模式。这个机制与体系之下,由于产权的几乎无限的分解,所有层面上的经济主权的完全独立核算与经营,自然而然就会无限放大交易流程和所有经济环节中的所有可见与人为差异,结果自然而然会导致囤积居奇,并强烈激发和刺激厂家,卖主,业主,财主各种经营主体,尽最大可能造成垄断形势,形成品牌也好,货源,流转,返还,也罢,或者在技术、工艺、能力等等任何环节上的唯一性,独特性的差异性,借以实现市场上最大化经营盈利率的管理与追求,造成当今时代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之间的世界市场经济体系。整体上和总体上这样的总和交易成本,大体上占据全部经济成本的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七十之间。也就是说直接真实的生产成本可能仅占百分之二十五到五十之间左右之间。当年斯密开启的生产性劳动范畴建构,从洛克以降经斯密到李嘉图,他们始终坚守的劳动价值论和生产性劳动理论,被从理论和实践上,给以彻底地推翻。经济的脱实向虚,经济的货币化与金融化,经济的三大产业区划法,信息化与服务业态化之趋势日渐加强。这其中,科研与创意,高度运筹与物流管理,高度教育与文化发展,文化功能价值适度开发,当然有其经济理性。但上述整体运动,本质上,却实在是以钱生钱游戏,和‘食利者阶层做大’把戏,是非实质经营的投机钻营,更是产业空心化,资本资产与财富泡沫化。而这一一切当然都确实是市场经济的资本人格化的极尽趋利性表现。显示出极大的根本性的寄生性、腐朽性、堕落性。而这种泡沫性食利经济运营的交易成本和社会成本,甚至是文化成本,竟然早已远远超出直接的生产成本。市场经济这一方面巨额的成本,同上述的周期性爆发的股市、产权与债市资本蒸发相比较而言,只会更大而不会更小。甚至可能是倍增的。

第三,市场盲目性浪费和风险成本。市场经济在商品货币经济如此超级不确定和风险变数之下,在价格和各种机制加大涨落幅度,且居高不下,出现更大的盲目性、无规性、任意性,和有钱人的任性表现。从而市场经济的在风险外推,过度虚拟和腐朽逐利下,又比之自由竞争和早期垄断资本主义,陷入更大的盲目性和任意性之中,而这方面的科研技术、教育和社会前提投资,相当巨大的部分,是由国家和平民承担的。私营资本主义公司体系,只坐收渔利,并制造风险,却不承担任何经济效益风险责任。

第四,市场合约或大信息营运成本。同协作、信息公开的动态开放社会文化-文明与科技发展系统生态与体系相比较,同自由人联合体完全共享经济,非必要产权界定下的赠与自有,互动共享有经济相比,市场经济框架之下的,从篱笆成本,产权界定的名分确立,到测度成本,监督成本,从信息垄断,创造拒绝分享,著作权与专利权和私有有偿信息,教育与文化开放系统相反的信息文化成本,占社会经济份额的比重,包括律师、发展与强制执行治安,诉讼费用,专利、教育、有偿文娱与其余费用,这无疑也是巨大和惊人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6-21 12:29 , Processed in 0.01559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