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沃尔玛精装括号联谊会的大失败

2018-3-5 09:0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647| 评论: 0|原作者: 秋火

摘要: 目前沃尔玛工人中,还有另一个维权组织,是由从“沃尔玛员工联谊会WCWA”分裂出去的人与劳维律师所、春风服务部等几个劳工NGO组织的相关人士共同推动建立的,被劳工圈蔑称为精装括号联谊会

精装括号联谊会的大失败与自相矛盾自扇耳光等四大硬伤

2018-03-03 秋火 秋火杂谈集2世 秋火杂谈集2世


2014年沃尔玛工人自发建立的自组织平台“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WCWA),在两年前夏天抵制综合工时制的热潮运动中成为举世瞩目的领导力量,当这一运动过后,直到今天“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仍在坚持为沃尔玛工人维权,即使博客网站多次遭到封杀,仍在坚持时不时就发布着具体介绍维权案例和维权经验的新闻公报(见“沃尔玛员工联谊会WCWA”最新博客链接http://blog.sina.com.cn/wmunion2)。


目前沃尔玛工人中,还有另一个维权组织,是由从“沃尔玛员工联谊会WCWA”分裂出去的人与劳维律师所、春风服务部等几个劳工NGO组织的相关人士共同推动建立的,由于组织名称只是中间加了个括号:“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加上该组织一开始就有华而不实的组织架构,被劳工圈蔑称为精装括号联谊会(工人自媒体微工汇报道过它的“民主”产生过程,最近有知情人士做了深入的进一步补充,见本网页左下角「阅读原文」)。可能是长达近半年没有再发布过新的维权案例,为了向沃尔玛工友们显示自己的存在感,精装括号联谊会的博客突然发布了一篇“民主重组以来的工作总结”,面向广大沃尔玛员工发出了新的呼吁。


这样一篇文章真是不看不知道,细看起来吓人一跳:对比之前精装括号联谊会的各种说法,2018年2月28日的这篇最新工作总结真是显示了该组织的大失败(但这并不等于沃尔玛工人新近遭受了失败,后面再说),而且各种自相矛盾自扇耳光都暴露出来了——幸亏我做了较好的备份,相关截图也一并贴出如下,以供所有关心沃尔玛工人维权运动的人们参考。



精装括号联谊会自己证实自己的大失败


精装括号联谊会博客2月28日博文一开头就自称是一个“网络联谊社区”,后面文章更明确澄清指出:


「选举后的联谊会并不是什么正式的组织,正式的组织都是需要注册并符合相应条件的,而联谊会目前只是一个网络社区」。


这就是说精装括号联谊会自己证实了自己并不是什么组织,而只是一个网络社区而已。
然而,在一开始的2017年5月22日,他们是这样解释“为什么要重组联谊会”的:


来源:精装括号联谊会博文:沃尔玛员工抵制综合工时制一周年总结报告 (2017-05-27 14:40:0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753058a00102wzqj.html


「简单、粗糙的组织结构,在去年5月数万工友涌入联谊会微信群之后,就变得不合时宜了。一是代表性严重不够,许多地方的维权骨干未能进入联谊会的协调团队;二是合法性和权威性不够,原来联谊会的几个主要协调人没有得到广大沃尔玛维权工友的选举授权;三是力量和人手严重不够,仅仅几个人无法完成数万维权工友的协调工作;……后来的事实证明,一个人数很少而且内部冲突的联谊会,是不足以协调数万工友的维权行动的,面对高度组织起来的沃尔玛资方,无异于以卵击石。」


也就是说,精装括号联谊会在重组产生之前,他们这些人的初衷是要通过“民主重组”,取得足够的“代表性”“合法性”“权威性”,更实际更重要的是要得到足够的“力量和人手”,“完成数万维权工友的协调工作”、“协调数万工友的维权行动”。


然而从2017年5月底重组以来,已经过了大半年到了2018年2月底,精装括号联谊会却说自己还不是正式的组织,只是一个网络社区而已,更谈不上什么“协调数万工友的维权行动”了。所以,所谓的“民主重组”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目的


更大的一个落差是,仅仅几个月前,精装括号联谊会还大言不惭地说沃尔玛“违法强推综合工时制的计划…已经处于强弩之末,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强推综合工时制基本失败”,认为沃尔玛恢复标准工时制“只是迟早的事情”(如下图);



但2月28日博文“民主重组以来的工作总结”却完全颠覆了上述极度乐观的估计,反而说:


「节约成本、优化老员工、推行综合工时制,是沃尔玛既定和永久策略,2018年还会继续对其所谓改革举措持异议的同事采取行动,希望沃尔玛在职员工有清醒的认识」。



实情究竟如何?其实早在2017年底,“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WCWA)发布的年度工作总结已经指出:全国各家沃尔玛绝大部分门店的员工在旨在推行综合工时制的员工手册新附录上签字了,而且部分沃尔玛门店已经开始具体实际实施综合工时制;只有少数例外:东部个别城市(如厦门)的沃尔玛门店恢复了标准工时制。精装括号联谊会去年9月提到的华东区几家门店恢复标准工时制,应该也属于少数例外情况。




精装括号联谊会在几个月后终于承认强推综合工时制是沃尔玛的既定和永久策略,终于肯面对这个早已形成的严峻现实了,当然值得欢迎,但却等于承认自己并没有此前它所自吹的重大胜利。等于在说,在劳维(即精装括号联谊会核心团队)遭遇近乎全面失败后,他们在工人维权方面再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实际成绩了。





精装括号联谊会自相矛盾自扇耳光的四大硬伤


其实,即使遭遇大失败,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只要不吹牛不浮夸,不好高骛远,踏实做一些点滴的工人维权工作,仍可以得到工友积极认可。但是精装括号联谊会及相关几个NGO组织却反其道而行之,早就一再对工人吹牛浮夸(比如前面所说的,比如下图所示的),被事实打脸后,才不得不默默低头。


所以精装括号联谊会承认的这些失败,其实更是他们的浮夸吹牛的失败,并不是说沃尔玛工人最近遭受了失败(换言之,他们的失败完全不能代表说沃尔玛工人遭到了失败)。沃尔玛工人2016年5-7月的抵制综合工时制热潮,由于力量不足和内部分裂(本文稍后就会谈到),在7-8月就已经失败走向下坡路了,到2016年9-11月沃尔玛资方已经陆续对工人积极分子展开了大规模有组织的打击报复(参考“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WCWA)当时的博客发布内容)。可是当时越来越卖力为律师拉诉讼业务的张利亚根本不顾形势,仍在各种吹牛,甚至不负责任吹大牛说只要起诉资方就不敢炒人,维权工人本来需要防守却被鼓动着相继出击,甚至加速了维权工人被解聘(当时有的参与集体诉讼的沃尔玛工人被成批的解聘)。



如果说不肯面对事实,被失败事实打脸了才改变态度,这是可悲的自欺欺人话,那么明显的自相矛盾就是公然说假话了(其中不乏新的吹牛浮夸)。现在我们就来看看精装括号联谊会2月28日博文一系列自相矛盾自扇耳光的硬伤:


(1)【既不是组织,却又有一批迅速成长的劳工活动家,可是却“维权效果很不理想”】

精装括号联谊会特别强调自己不是组织,只是网络社区,却又吹牛自夸说有一批“迅速成长的新生力量”“新的劳工活动家”;可是,既然有这么大的力量,却又自相矛盾地说“员工维权的意识还不够普及,积极参与维权的员工还不够多,彼此之间的沟通、合作、团结、组织还处在较低阶段,因此维权的效果还很不理想”。真是矛盾到了可笑地步。


大家看看精装括号联谊会这篇博文是怎么吹嘘标榜自己的:


「您说“我们再看光明的一面,这两年间出现了一些正面的进展。一群新的劳工活动家已经被培养起来。他们建立了一个全国性的网络,如果这个网络可以维持下去,他们可以在下一轮的斗争中付诸行动。他们获得了很多知识和经验,不仅学会了如何与一个雇主进行斗争,还认识到在工作场所组织工作的重要性”。您在这里没有说这些新的劳工活动家是谁,如果您指的是民主选举后的联谊会吸收进来并迅速成长的新生力量的话,那大体上是不错的」。


然而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们同时自相矛盾地自称:

「员工维权的意识还不够普及,积极参与维权的员工还不够多,彼此之间的沟通、合作、团结、组织还处在较低阶段,因此维权的效果还很不理想」


那么请问:既然如此,精装括号联谊会培养(假如说真的培养了)“一群新的劳工活动家”是用来干嘛的?难道只是用来凑人头数写在文章里向资助方邀功吗?


(2)【关于2016年联谊会分裂原因的说法自相矛盾】

精装括号联谊会这篇博文说“争斗是由张军一方率先引起的”,竟然说是我秋火2016年7月底发表的长文抨击主张所谓民主改组的一方为工贼、分裂团伙,然后张军立即转发,还攻击王江松的“十点意见”,说这些“才是分裂的真正原因”——然而,精装括号联谊会的这些说法与同一个精装括号联谊会的首席代表张利亚在2016年7月份时的说法是矛盾的。


当时,还是“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WCWA)首席代表的张利亚,无论私下对王江松的说法,还是公开在沃尔玛工人及劳工圈的各大微信群里的说法,都是抨击身为春风服务部代表的王时树首先制造了联谊会的分裂(如下图所示)



上图:张利亚(前联谊会首席代表,现任精装括号联谊会首席代表)对王江松解释说:王时树一直不顾调解和团结,几次在群里大吵大闹,把员工们的权益当儿戏。



注意一点:早在2016年7月16日,张利亚(前联谊会首席代表,现任精装括号联谊会首席代表)就在当时联谊会的核心群“开心生活,快乐维权”群里明确指出:王时树通过“接连发起对联谊会发起人张利亚、张军及联谊会的攻击”“在各群更高调的反驳”来“刻意制造分化瓦解的事实”,“攻击者肆无忌惮,其行为已经给当前的维权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危害”。


事实上,王时树在2016年5月沃尔玛工人抵制综合工时制开始时,还做出与大家齐心协力的样子,直到当年7月初,在NGO春风服务部的老板张治儒站出来向联谊会核心成员发难后,王时树才跳出来大吵大闹。早在当时7月7日,联谊会核心就已做出了决定,把王时树开除出了联谊会。但王时树依然没有停止分裂活动,反而变本加厉在众多沃尔玛工人里大肆叫嚣攻击联谊会核心成员,以致在2016年7月24日正式分裂联谊会、另立了一个维权组织(即“沃工人维权协调小组”)——对此,张利亚当天就在多个沃尔玛工人群中贴出了《特别声明》,严厉批评王时树以NGO身份介入主导沃尔玛员工维权,已违反劳工研究群第一条例(该条例的相关原话是“本群尊重劳工主体地位”“不能越俎代庖而对劳工或劳工组织维权行动加以操纵和控制”),如下图所示。



当时,张利亚(前联谊会首席代表,现任精装括号联谊会首席代表)还指出,这个“刻意制造分化瓦解”“给维权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危害”的王时树,是以NGO春风服务部代表的身份介入沃尔玛工人维权的。然而如今,在2月28日博文里,张利亚做首席代表的这个精装括号联谊会却高度评价NGO春风服务部。


(3)【关于段毅对南昌沃尔玛罢工说法自相矛盾】


关于2016年7月初的南昌沃尔玛罢工和段毅的关系,精装括号联谊会这篇博文在反驳学者陈佩华时说得有板有眼:


「根据张利亚等联谊会成员和南昌店员工的说法,您的说法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段毅律师也指出您在事实层面的...缺陷:“1、我并没有建议工人放弃罢工而是指出了罢工和复工在当时可能带来的正面和负面(对工人)的影响,特别要求工人积极分子在这一选择时要以大多数工人意见为准。」


然而精装括号联谊会这样的说法,却是又一次公开地打自己嘴巴,而且这次打得非常响亮。因为同一个精装括号联谊会,至少有两篇该组织署名的文章指出段毅“劝导工人三天后复工”“建议三天后暂停罢工”(如下图所示)。


来源:精装括号联谊会博文:沃尔玛员工抵制综合工时制一周年总结报告 (2017-05-27 14:40:0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753058a00102wzqj.html




以上截图文章《张军先生黔驴技穷,公开造谣了》是张利亚2017-5-24发布在152人的新工亿工友讨论群的,出于严谨起见光有这个截图恐怕还不够,我本想找出这篇文章发布在精装括号会博客或者以精装括号会署名发在“工友文宣专栏”的截图,却没有找到;但我还是在精装括号会博客2017-05-25 16:45:43博文《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的几点声明》里找出了宣称对该文章负责的行文,该文章落款是“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选举群选举委员会”,可以证明承认了段毅“建议三天后暂停罢工”的“黔驴技穷”那篇文章确实出自精装括号联谊会。我已做了截图、网页备份,投机分子们如果还想删除、封杀、抵赖那只会更加欲盖弥彰。


(本文未完 - 待续)


左下角“阅读原文”:《精装括号联谊会告诉你:什么是民主、公开、合法!
(原作者:微工汇 “执念成殇”  改编者:“郑毅”  
※此文最近扩充了一些内容,更为丰富、深入介绍了精装括号联谊会的“民主渊源”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5 13:39 , Processed in 0.01484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