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标榜民主却求助专制封杀异己

2018-3-8 07:0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452| 评论: 0|原作者: 秋火

摘要: 精装括号联谊会一开始就标榜民主,其幕后文棍王江松,不但是以支持社会民主主义的政治身份活跃于民运的圈子,而且还找了一些工人支持者拉了一大批学者律师记者成立了“民主工友微信群”,时不时发一些冠冕堂皇的争取民主宣告文字。

标榜民主却求助专制封杀异己组织,与对工运无知、阴险、可悲至极

2018-03-05 秋火 秋火杂谈集2世 秋火杂谈集2世

本文是《精装括号联谊会的大失败与自相矛盾自扇耳光等四大硬伤》的下篇,上篇3月3日已发在本公众号。全文见本网页左下角“阅读原文”

(4)【标榜民主,却竟然求助专制国家力量,举报封杀异己劳工维权组织甚至维权工人积极分子的博客网站】


这个事情非常荒唐,还特别阴险,应该引起一切真正的民主支持者和站在民间立场、劳动人民立场的人们的反对和抵制。精装括号联谊会这篇博文是以这样的狡辩透露出来的:


「张军一方的文章中充满了造谣、污蔑、抹黑、诽谤的内容,在接到被攻击一方的投诉后,新浪经过调查核实之后,终于在2018年2月初把他们几个结伙恶攻的博客都关闭了(1、博客名“劳工界败类张治儒-段毅”,网址:http://blog.sina.com.cn/hzqlwz ;2、博客名“启蒙历史”,网址:http://blog.sina.com.cn/u/5848404099 ;3、博客名“ytu2628”,网址:http://blog.sina.com.cn/ytu2628 ;4、博客名“全国沃尔玛工人抵制冒险分裂团伙”,网址:http://blog.sina.com.cn/u/6002800318; 5、博客名“工评社”,网址:http://blog.sina.com.cn/gongpingshe ;6、博客名“沃尔玛联谊会”网址:http://blog.sina.com.cn/wmunion1 )」


上述六个博客,前两个我不认识,第三个是沃尔玛工人维权积极分子游天玉的博客,第四、五个是我工评社设立的博客,第六个是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WCWA)的博客。现在我还怀疑,汇集有大量沃尔玛工运资料以及其他大量重要工运文献的、几乎同一时间(2月22日左右)被封杀的新青年论坛,可能也因为精装括号联谊会的举报。


精装括号联谊会一开始就标榜民主,其幕后文棍王江松,不但是以支持社会民主主义的政治身份活跃于民/运/的圈子,而且还找了一些工人支持者拉了一大批学者律师记者成立了“民主工友微信群”,时不时发一些冠冕堂皇的争取民主宣告文字,用以点缀自己为之代笔的打着劳工名义的“网络社区”(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



其实,王江松那样的人也就骗骗劳工圈以外完全不了解工运的一些人,王江松在其最用心用力的沃尔玛工人“民主重组”里的“选举三厕”,早已暴露其操纵玩弄“民主选举”,比黄色工会操控手法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乏其他劳工界人士批评、远离精装括号联谊会那帮人的假民主(如下图所示)。


如果说一些劳工维权组织和工人积极分子的博客上有一些被认为有问题的文章,为何不是有针对的进行封杀,而是把整个博客封掉?难道整个博客篇篇文章都在针对精装括号联谊会?这是明显不符合事实和逻辑的。把整个博客封掉,这是明显的打压言论自由,是在借刀杀人,而且这竟然出自一个惯于标榜民主、给自己包装好民主光环的组织。精装括号联谊会竟然还恬不知耻地在博客上公开承认是它举报的!


这是可耻的政治败坏,是赤裸裸勾结专制国家力量,打压工人运动里持不同意见的竞争者。这个标榜民主的组织自以为把专制国家力量当做它公开的政治后台,就可以吓倒敢于维护工人利益、敢于揭露丑恶的民间维权者。但是当他们这样做时,也就是在显示自己所标榜的民主的虚伪和失去人心。



精装括号联谊会的无知,阴险,可悲至极


精装括号联谊会2月28日博文(以下简称“该博文”)还有几个细节,反映了它的:无知,阴险,可悲至极。


先说精装括号联谊会的无知:该博文质疑说,如果张军是稳健、温和的,怎么会反对劝阻罢工的做法呢?怎么会认为劝工人复工是背叛工人了呢?该博文认为在中国支持工人罢工必定是很激进的,必然导致政府严厉处置。这段质疑让我联想到该组织的主要代笔者王江松两年前就表露这种看法,这不过证明了他们对中国工运的浅薄无知。真正熟悉中国工人斗争的人就知道,相当多工人自发自主的罢工在一定范围内(例如不上街、不与特定组织或维权之外的其他目的关联)仍然是有一定活动空间的,甚至一些地方工会被迫低调介入协调,也并不是特别稀奇的事情。如果是一个工人,或者得到工人认可的维权积极分子,对工人罢工做出某种支持比如建议、交流、宣传,远不一定就导致政府严厉处置。之所以常常出现这种情况,说明工人罢工活动是有一定活动空间的。


在有一定活动空间的情况下,策略成为关键问题。策略有高明和低下之分,高明的策略是尽可能“有所倚靠”“顺势而为”,可推动斗争“稳健”前进,低下的策略却会打砸一手好牌。策略是高明还是低下,不取决于维权者的思想观点是“激进”还是“保守”,而取决于维权者是否具备对工运有足够的常识和经验、智谋、能力。熟悉工运的维权者,他懂得审时度势,抓住最有利时机乘胜推进,也能在暂时力量不足的情况下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包括政府主导的工会和法律援助;相反,那些根本不懂工运、倒是搞政治玩权术有一套的人,该进攻时却搞出华而不实的所谓民主重组出风头却拖住工人后腿,该集中力量实际行动时却冒险去搞根本不切实际的“全国三级组织框架”,该防守想对策时却大喊大叫鼓吹形势一片大好,最后又盗窃别人的维权成果来掩饰自己的失败、失利和无知无能。


——当然沃尔玛工运中潜在着一个确实很值得专门研究的问题:工人为了要争取维权的实际果实和利益最大化,在组织方面可以走多远,以及“组织化”可以对工人维权起多大作用?限于主题,这里不展开讨论这个问题了,以后另篇再议吧。

——就我在这两年沃尔玛工人维权所见的事实,无论是之前的春风、协调小组,还是后来的劳维、精装括号联谊会,这几个NGO组织都把问题扭曲成了:工人首先要在组织上靠拢乃至服从NGO,至于工人能否取得实际维权成果那是放在后面的问题,甚至时不时就颠倒事实,把形势糟糕说成形势大好,把失败说成胜利,直到被事实打脸打到浮肿,才被迫说一点实话,透露了自己的大失败(见本文上篇所指出的)。


再说精装括号联谊会的阴险。其2月28日博文后面部分对学者陈佩华的“质询之七”质问道:


「您在这里没有说这些新的劳工活动家是谁,……如果您指的是张军一方的什么人,那就需要麻烦您指出他们是哪几个人,姓甚名谁,都有什么表现证明他们堪称“新的劳工活动家”。他们究竟在哪里呢?我们这里正需要这样的人呢!」


对于这段话,即使是不熟悉精装括号联谊会的人,出于对专制国家里的劳工维权活动的谨慎态度,这样的要求也明显很不妥吧!在一个流行着告密、举报、封杀异己的专制文化的社会里,在一个民间劳工维权活动受到特别压力的环境里,竟还公然要求知情者披露劳工活动分子的名单。善良的人们不得不警觉反问:刚刚才得意洋洋“成功封杀”了一批劳工维权博客、公开宣称要“寻找与拓展与资方、官方改进关系的空间”的精装括号联谊会,究竟是出于何种居心呢?



如上图所示:去年11月,有沃尔玛工人维权积极分子小桐(此君也是2014年成立的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全程见证人之 )在朋友圈公开披露说,劳维所谓的座谈学习会的现场照片和沃尔玛工人参加劳维代理庭审旁听照片,竟然都会泄露员工所在门店管理层那里去,导致参加劳维活动的工人遭到资方的刁难报复。


其实,如今是精装括号联谊会核心维权团队的劳维律师所,早在好几年前就有过沃尔玛工人参加其主导的维权培训后很快就被曝光照片、很快由此让资方获知情报、导致有关工人被解雇的事情。(如下图所示——刚刚我发现劳维的集体谈判论坛网站相关文章http://web82870.vhost018.cn/a/training/labor/report/2011/0711/1687.html的照片已删除掉,可就像他们求助专制国家力量封杀我们网站企图压制揭露的做法必然失败一样,他们这些删除都没用,我们早已做了备份



而且,不光是劳维这样做,精装括号联谊会的另一维权团队春风服务部,也非常喜欢曝光工人参与维权的照片(如下图所示)。他们这样做无非是想要向资助方证明自己搞的活动得到很多工人的参与,却完全不在乎工人的个人信息被资方获知——如果工人因为信息泄露遭到资方打击报复,乃至被解雇,这些NGO可能还会更高兴呢,因为这样又有案子可以代理了。


还有更糟糕的事情:2017年5月精装括号联谊会曾经披露了二三十个维权活动分子的名单,目的只是为了向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负责人示威,但他们披露的这些名单里,有些人还是在职员工。当时就有工人积极分子指责他们这样不顾工人安全肆意泄露信息的做法。(如下图所示,图略做处理。遗憾的是,相关博文仍挂在他们的网上)



所以,精装括号联谊会现在仍公然要求一个国际学者向他们披露劳工活动分子名单,究竟是要干什么呢?对于这些已经恬不知耻得意洋洋地公开与专制国家力量勾结起来的黄色劳工界势力,善良的人们应当警觉和抵制。


最后要说的是精装括号联谊会对自己的大失败和一系列自相矛盾自扇耳光的可笑可悲行为毫无自知之明,反而指责一个在国际上声名显赫的前辈学者“晚节不保”。要说“晚节不保”,最适合这顶帽子的应该是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主任段毅、假民主的文棍政客及其傀儡代表等人拼凑出的精装括号联谊会吧——在近几年高压的新形势下,他们为了自保,不惜用诈骗虚伪手段迅速“卖光”了自己的工人信任基础,又抹掉了自己标榜的民主招牌的底色,公然勾结专制力量封杀异己的民间劳工势力,还自以为在“寻找与拓展与资方、官方改进关系的空间”,这才真正是晚节不保,可悲至极。


本文是《精装括号联谊会的大失败与自相矛盾自扇耳光等四大硬伤》的下篇,上篇3月3日已发在本公众号。全文见本网页左下角“阅读原文”

修改于2018-03-04 11:06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1 06:26 , Processed in 0.01394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