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保皇会头子康有为因何丧心病狂谋害孙中山

2018-3-23 22:2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409| 评论: 0|原作者: 杨津涛|来自: 旗帜日刊

摘要: 1905年8月,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的革命党人走到一起,建立同盟会。以“保皇”为号召的康有为,因此认定孙中山“必为大害”,发誓“穷我财力,必除之”。康有为指示在美国的保皇会员约孙赴会,密设“刀斧手”,于席间杀之。若此计不成,则“跟踪追剿”,必要除之而后快。
保皇会头子康有为因何丧心病狂谋害孙中山
原创 2018-03-22 杨津涛 旗帜日刊

1905年8月,兴中会、华兴会、光复会的革命党人走到一起,建立同盟会。以“保皇”为号召的康有为,因此认定孙中山“必为大害”,发誓“穷我财力,必除之”。康有为指示在美国的保皇会员约孙赴会,密设“刀斧手”,于席间杀之。若此计不成,则“跟踪追剿”,必要除之而后快。


这不是小说情节,而是来自美国2014年披露的一批档案。这批档案有信札、电报两百余件,原由康有为次女康同璧所有。其中这封康有为密谋杀害孙中山的电报,让我们对清末革命党、保皇会的角逐,有了更深了解。

康有为抢了革命党的学校


康有为在广州开设万木草堂,广收门徒时,孙中山就在他们旁边的“圣教书楼”里挂牌行医。康有为常到书楼买书,一来二去,孙中山看他关心西学,算是同道中人。孙中山托一个与康相识的朋友,转达了他的结交之意。


康大师完全没把孙中山这个小郎中放在眼里,答复说:结交可以,但要孙“先具门生帖拜师乃可”。孙中山一看康有为这么托大,也就不搭理他了。


康、孙结交失败,各自带着一帮徒弟、兄弟,做起自己的事业。康有为在北京发起成立强学会,张起“变法”大旗;孙中山则在香港同杨衢云合作,壮大了兴中会,声称要“驱逐鞑虏”。双方路数不同,但所求都是救国,不期然地走到一起。


代表革命党的陈少白,早年与孙中山等在香港合称“四大寇”。1895年,他在上海见到了入京参加会试的康梁师徒。三个人前后聊了几个小时,相当投机。


这时因广州起义失败,孙中山等流亡日本。应华侨要求,革命党人在横滨建了一所华侨子弟学校,一方面传承中国文化,一方面传播革命思想。但革命党里面没有能当老师的,于是筹划延请梁启超。梁因主持《时务报》无法分身,康有为就命另一位弟子徐勤,带着几个师兄弟,东渡日本,襄助革命党,开起“大同学校”。


开始时,双方合作颇为愉快。直到戊戌年,康有为摇身一变,成了光绪维新的“总瓢把子”。康梁师徒既是朝中红人,再和兴中会这批“乱党”为伍,既危险,又没必要。康有为索性来个过河拆桥,交代徐勤把大同学校来个鹊巢鸠占。


因此,在学校里上演了这一幕:孙中山、陈少白等过来视察,到办公室里一看,桌子上竟有一张条子,写着“不得招待孙逸仙”。这一下炸开了锅,革命党的小伙子们立马跑去质问校长徐勤。这事闹了一阵,不了了之,孙中山从此再没到过大同学校。


梁启超冒充“革命者” 挖走兴中会会员


康有为、梁启超等在北京得意,前后不过一百多天,很快也成了通缉犯,无奈打起“勤王”的招牌。在宫崎滔天的撮合下,革命党、保皇会又获得了一次联手的机会。


会面地点定在后来做过日本首相的犬养毅家。康有为自称身怀“衣带诏”,不便见革命党人,让梁启超一人赴会,同孙中山、陈少白彻夜长谈。


不久,康有为被日本当局“礼送出境”,前往美洲游历,梁启超留下办《清议报》,使他有了更多机会联络革命党。双方谈判的具体过程,今天已经无法确知,只能看到商谈的结果——两派联合后,由孙任会长、梁为副会长。


梁启超问孙中山,咱们合作,“如此则置康先生于何地?”孙中山回答得很巧妙:“弟子为会长,为之师者,其地位岂不更尊?”不知道当时梁启超是否想到,自古以来,是没有一个皇帝,自愿去做那位尊的太上皇的。当康有为看到梁启超等十三名优秀弟子(所谓“十三太保”)让他“息影临泉,自娱晚景”的信时,自然怒不可遏痛心疾首。


爱徒们与革命党暗中往来的事,康有为知之甚详,告密者就是与孙中山等有隙的大同学校校长徐勤。徐勤给远在新加坡的老师发去电报,警告“卓如渐入行者圈套,非速设法解救不可”(卓如是梁启超,行者是指孙中山)。康有为将各弟子申斥一通,把梁启超“流放”到檀香山发展保皇会。孙、梁合作无果而终。


有道是“买卖不成仁义在”,当梁启超请求孙中山,让他帮忙介绍一些檀香山的小伙伴时,孙中山一口答应,亲自给哥哥孙眉去信介绍。梁启超到了那里,大肆耍诈,声称我们保皇会“名为保皇,实则革命”,希望大家捐款,赞助“革命”。


檀香山是兴中会的大本营,孙中山起家的地方,人脉广,群众基础好。大家一听是“自家兄弟”的朋友,那当然慷慨解囊,筹集了“华银十万元”。几个月间,檀香山的兴中会员也都倒向梁启超。


革命党人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在檀香山发起舆论反击,抨击保皇会只保“大清国”,不保“中华国”。


孙中山指示,“非将此毒铲除,断不能成事。”这一次梁启超用奸计挖了孙中山的墙角,关系从此破裂。


雪上加霜的是,1906年,保皇会死士梁铁君,奉命入京行刺慈禧。不幸走漏消息,梁铁君被捕后殉难。梁启超怀疑是孙中山向清廷告密,他在给康有为的信中说,“今者我党(保皇党)与政府(慈禧)死战犹是第二义”,“第一义”是“与革命死战”。旧仇新恨、分道扬镳,再无谈判余地。


两大阵营势同敌国


两派没法合作,也不能“井水不犯河水”。他们这些人流亡海外,要筹款做大事,只能找华侨。华侨就那么多,钱捐给了保皇会,就没力量再帮革命党。对这个蛋糕,双方都想争块大的,那除了削弱对方,别无他法。


开始时,大家是“文斗”,你办一个《民报》,我办一个《新民丛报》;我办一个《大汉报》,你办一个《日新报》。从香港、横滨,到檀香山、旧金山,反正有华侨的地方,就有他们的报刊。


文斗能游说华侨,但不能直接打击对手,于是又有了武斗。在康有为向孙中山下《追杀令》的1905年秋,孙中山还命胡汉民大闹了“戊戌、庚子死事诸人追悼纪念会”,目的是“揭露康梁保皇、立宪的欺骗宣传”。保皇会一批懦弱书生,真斗不过这群精力旺盛的革命志士。1907年,保皇会组织“政闻社”挂牌成立的当天,梁启超正在台上演说,张继、陶成章率几十个同盟会兄弟,大打出手,惊动了日本警察。徐勤在新加坡等地的保皇活动,也被革命党踢了场子。


保皇会要报复,还有其他招。1904年,孙中山去美国时,保皇会联络清政府在纽约的领事,以及海关译员,在手续上为难孙中山,把他关在海关的小木屋里好几天。美国致公堂的首领黄三德等凑了500元,才把孙中山保了出来。

辛亥革命前,革命党、保皇会争斗的热闹程度超乎想象,真可谓各显神通。由此来看,康有为设计谋杀孙中山的秘闻爆出,也不必大惊小怪。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7-18 10:36 , Processed in 0.01532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