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二”的现象

2018-3-28 08:27| 发布者: 真言| 查看: 1209| 评论: 0|原作者: 一枝清荷|来自: 网络

摘要: “二”本是一个数词,它的表义功能原本就是第二的意思,譬如“一二三”,“第一名、第二名”,“老大、老二”等等。此后,其本意外延,不知从何时起,这个“二”便有了不同于数词、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下、带有戏谑嘲笑侮辱的成份。
“二”的现象
作者:一枝清荷 03/28/2018
  “二”本是一个数词,它的表义功能原本就是第二的意思,譬如“一二三”,“第一名、第二名”,“老大、老二”等等。此后,其本意外延,不知从何时起,这个“二”便有了不同于数词、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下、带有戏谑嘲笑侮辱的成份。也因为这个缘故,“二”这个词如果不是单纯地用在数目、排序等语言环境下,其意思与它的本义已是风马牛不相及、面目全非了。
  然而,真正使得“二”发扬光大,其内涵与外延均得到突飞猛进,且能够通过“二”这么一个词就造成整个一句话丰富生动、妙趣横生、甚至无所不包境界的,是特色时代。
  “真二”、“很二”、“二货”、“二逼”等等词汇的使用量,在这二三十年中不知不觉地从无到有、由少到多、由弱到强。特别是在这二年,这类言简意赅的词汇充斥于网络上的诸多文章及跟帖评论之中,其使用量和使用频率之高,覆盖面积之广,或许已经超过了“尼玛”、“玛啦戈壁”、“额滴那个神”等元素单一的网络语言。其发展、蔓延的速度相比前二三十年GDP的增长速度毫不逊色。
  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全球经济放缓,特色国GDP降速、经济下行趋势进入“新常态”之时,“二”却不降反升,高歌猛进,屡创佳绩,大有取代其它同类词汇,独霸词坛之势,与马云在短时间内超越李嘉诚成为亚洲首富的霸气不相上下,更比中纪委抓贪官的速度要快得多,实为特色社会、特色时代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线。
  “二”的现象一枝独秀之后,虽然“二”的现代引申义谁都清楚,即便是不经常上网的人也能大致猜测到是个什么意思,可若是要给它下一个比较准确的定义、作一个确切的名词解释却很难,估计《现代汉语词典》里没有这个条目,搜索百度恐怕也不会找到相关的内容。所以,它目前还是在“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圈子里打转转。
  但是,倘若结合“二”在具体上下文中的表义来仔细地揣摩和考究,其含义也许包括了“愚蠢、傻、脑残、弱智、二百五、不三不四、不伦不类、不明不白、不男不女”等诸多成份在内。由此可以看出,尽管“二”仅仅是一个单音节的词,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系统工程。因此,要真正搞清楚“二”的确切含义,弄明白“二”之所以能够铺天盖地、大行其道的根源,途径只有一个——恐怕还不得不从产生这个现象的社会现实中去探究——因为任何一种社会现象必然是社会内在因素在外部世界的具体、真实反映。
  如此,只要一对照检验特色时代以来的社会现象,立刻便能验证“二”的正确无比和精妙绝伦——
  ——放着好端端的康庄大道不走,非得要“摸着石头过河”,二不二?
  ——放着好端端的第三世界领袖不做,非得要给人家做小妾,二不二?
  ——放着前辈辛辛苦苦创造出来的那么多国营企业不去做大做强,却在一夜之间将其“改制”、破产,强迫数千万有文化有技术的产业工人下岗,既扩大了失业率又引发了数不清的社会矛盾,回过头来看经济不行了,再“号召”人们来“创业”,二不二?
  ——1975年时我国的粮食已经自给自足了,却非得分田到户、鼓励农村人口外流,硬生生地“打造”出了一个“农民工”阶层;然后再借口城镇化强拆农民的田地房屋,使得几亿农民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粮食产量急剧下降;然后再进口粮农产品、进口转基因作物——实则是进口了亡国灭种的毒药,二不二?
  ——别的国家吸引、使用外资的目的很清楚,是为了发展本国经济,而且,界限极严,凡是涉及到国计民生的关键领域是绝不允许外资染指。可特色国却大开国门,不仅“利用外资”大赚本国老百姓的钱,并且将银行、铁路、粮食、能源等关乎一国生死的领域拱手相让,似乎不尽早地、彻底地把中国变成外国的殖民地决不罢休,二不二?
  ……
  以上是择其要者从大的方面说的,小的方面就更是不胜枚举了——
  ——贺卫方说GCD没有进行社会登记,不是合法的政党——尼玛,GCD带领人民自己打下来的江山,自己反倒不合法了?这个说辞二不二?贺卫方就已经够二的了,但比他更二的是,执政党对此一直到现在居然没有任何一个说法,等于默认,究竟是谁砸谁的锅呢?
  ——一个先天性脑残的女人爱写诗、也写的能说得过去,这本是一件好事,当地政府和文学界应该鼓励、引导、帮助她走正道,使其突破个人情感宣泄的窠臼,写出正能量、大色调的作品来。可是,这个人凭着一首格调低下的“我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迅速走红,这本身就反映出作者和社会的“二”来了,却不想当地的作协更进一步,要委任她为作协的副主席。这就“二”得有点过份了,这岂不是表明只要一“睡”就能红、一“睡”便可当官么?作协就是这样弘扬中华文化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么?那个女人是先天性脑残犹可原谅,作协的后天脑残能不能原谅呢?
  诸如此类“二”的现象太多,仅仅是举例子恐怕三天三夜也举不完——“二”的时代、“二”的社会盛产真二的人、很二的事,放眼望去,什么两会(“两”是不是“二”呢?)、什么两委、什么两届,基本上充斥着二货和二尾子,这些东西不除,中华无望!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4-24 20:35 , Processed in 0.01806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