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水浒》让人们明白,做投降派的下场是什么

2018-4-11 23:0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561| 评论: 0|原作者: 寒江钓雪|来自: 旗帜时评

摘要: 毛主席批点水浒说:“《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其实,后面还应加上一句:《水浒》还让人们明白,做投降派的可耻与可悲下场是什么。
《水浒》让人们明白,做投降派的下场是什么
原创 2018-04-11 寒江钓雪 旗帜时评

提及《水浒》,人们都会耳熟能详一个人:宋江。


    从施耐庵所描述的水泊梁山农民起义故事来看,可谓是水浒寨农民聚义,成也宋江,毁也宋江。当然,我们今天论及宋江,批判宋江那样竭力渴求与努力营造招安环境,从而最终实施招安,乃是一条彻头彻尾的投降主义路线。或许有人会不以为然,会以所谓时代局限性来为宋江作辩解,会为我们事后诸葛亮的看法而感到好笑。但宋江之前,仍有许多起身草莽的豪杰之士,对待腐朽不堪的封建王朝统治,却是选择揭竿而起,不屈抗争,适时而动,顺应民意,待得发展壮大,朝廷对此无可奈何,从而最终取而代之。


    且看宋江生身处世的北宋朝廷。


    不可否认,宋朝还是中国历史上比较富裕的一个时代,但社会富裕程度高,人民生活条件与水平相对较好,并不代表了吏治清明,封建统治稳固。也许正由于当时的社会官吏贪赂成风,对百姓的欺压与剥夺日渐做大,方致使许多的普通底层百姓深感无法生活下去,所以才有了宋江、方腊等农民暴动。


    方腊等人的抗战矛头乃是直指了北宋朝廷。但宋江与方腊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暴动类型。


    宋江打开初就没有与朝廷作对头的思想,他之所以选择落草梁山,源自于因江湖义气所致的私放“江洋大盗”晁盖等人,无奈走风而杀惜,犯下了人命官司,被刺配江州。此时宋江还是选择东躲西藏,只是远身避祸,并无上山落草之心。这个从《水浒传》第32回“武行者醉打孔亮,锦毛虎义释宋江”一回书中可以看出端倪的。说的是宋江又遇杀人后的武松,武松提及准备上二龙山找鲁智深与杨志而落草,宋江送行途中对武松劝道:


“……入伙之后,少戒酒性。如得朝廷招安,你便可撺掇了鲁智深、杨志投降了。日后但是去边上,一刀一枪,博得个封妻荫子,久后青史上留一个好名,也不枉了为人一世。”



    其实分析《水浒》一书对当时官场与社会,大到朝廷的描述,宋江等人心里很是明白的,那个社会的是不好。庙堂上君昏臣奸,社会上犯罪迭起,但宋江即使面对如此社会,仍是抱了一个忠君的思想,总觉得要是去除了皇帝身边的奸臣贼子,那么,依靠了那个总是健康力量的才子皇帝,以及皇帝以下的诸多忠臣良将,老百姓安居乐业,社会理想化发展,还是有很大可能的。


    而对于已身犯重罪亡命江湖,却身无一能更无大的雄心的宋江自己,他如此对武松自我剖析:


   “我自百无一能,虽有忠心,不能得进步”……


    足见宋江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其实那时被宋江搭救过的晁盖、吴用等在梁山已经营得粗具规模了,但宋江偏是视而不见。因为那是“谋逆的犯上之举”,以宋江这等小心的忠君之辈,自是不敢问津与走近了。


    但事态却不以宋江意志为转移般发生了转变。


    他被发配至江州,却乘酒后于酒馆的墙壁上不合题了几句反诗,其中不乏自吹自擂了几句大话,但分明却是一股很大的冲天牢骚怨气在的: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额,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想你宋江,一个猥琐小吏,既无高强武艺在身,又缺安邦定国的权谋于心,还更是胆小怕事,所长不过平时惯行小恩小惠,赢得些许虚名罢了。朝廷也不曾亏待了你,也并未赶你下岗在家吃闲饭,你还在郓城县中为吏,好歹有个饭碗的。不过是你先行知法犯法,职务犯罪,再蓄意掩盖不了,才铤而走险杀了阎婆惜,所幸咱家朝廷早已腐败,所以才上下打点,动用关系网营做一番,免你死刑,退一步作充军处置。如此还有什么冤屈可言?竟想得要“血染浔阳江口”恩将仇报?


    如此这般了,他还能有好果子吃吗?


    果然被发觉,再是下狱,又装疯卖傻不得,才被判了斩刑。


    也是宋江命大,平时所行的小恩小惠终于有收获了。晁盖等人在梁山听得消息,赶来相救,才大难不死。也从此没了退路,只好上山落草了。


    但宋江这厮,从上山起就没安得好心。先是绞尽脑汁、计谋用尽架空恩人晁盖,将梁山义军掌控于己手。一旦晁盖归天,马上迫不及待将“聚义厅”篡改做“忠义堂”,整日价忙了运作招安一事。

从梁山农民起义故事的演变轨迹看,宋江是将梁山的聚义大业当做了自己卖身求荣、进身投靠的递进阶梯了。



    前些年还有人提出,《水浒》故事其实并非农民起义,原因是所述的108个将领,出身显然是很杂乱,有投降的围剿军将领,有一贯打家劫舍的,有惯常卖人肉包子的,更有先前便聚山倡乱,依靠谋取过往商客钱财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银的,当然还有鸡鸣狗盗之徒……但这是在一个“特别是”不遗余力维稳的诡异时代,那些狼心狗行、缺肝少肺的无耻文人们硬生生编造出来污蔑农民起义的。试想,梁山义军全盛时期,应该有数万之众,其中的108个将领,虽是起着带头作用,但毕竟属于极少数。不能代替梁山义军的身份性质。


只是,这些人深受宋江的影响,并没有怎样的改朝换代雄心,上山聚义不过逞一时血性意气,所求也只是个人的荣华安稳享受罢了。全无什么为民之心。至于什么除暴安良,不过是宋江们劫掠时的好听标示罢了。


尤其是宋江,在那时依靠科举正途做官的路没有走通,但又不甘于自居平庸,只好铤而走险,寻求捷径。那么,上山落草,看似凶险,但做得好了,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如宋江所愿招安后的梁山义军又是怎样的结局?


    于此,人们都明晰的。先是被朝廷利用了做功狗,去平息与迎击北边疆域的辽国入侵势力;再是北疆平定,又充任爪牙被派去剿灭亦是揭竿而起的义军诸伙,即如河北田虎、淮西王庆、江南方腊等等,待得宋朝外域与国内的忧患被一一平息,走狗的利用价值完了,宋廷对宋江这伙投降的贼寇毕竟放心不下,遂将其经由久战疆场逃得生天的那些义军将领,分别一一结果了事。


    纵观梁山义军将领,结局好的不过寥寥数人。即如鲁智深,总算是终成佛家正果;那个先前在浔阳江上谋财害命、大做所谓“稳妥”行径的混江龙李俊,所率童威、童猛等结义兄弟,去往暹罗亦就是现在的泰国,凭借打打闹闹,作了一国之主;再有公孙胜与燕青,还算是见机早,主意高,及早寻了脱身,云游江湖逍遥自在去了。至于宋江、吴用、花荣、李逵等等的,反正都没有得到好结果,不是被毒酒药死,便是自感没了活路的希望而寻了短见等等。


一部水浒,不过故事演义,宋江当初于山东聚义,史上虽确有其事,但却应该不像书中描述的那样。似也不具书中所讲的那般天下无敌气势。但我们不妨依照书中所讲的来推理,梁山义军全盛时期,宋朝倾全国之力也对其无可奈何,因为先前的地方围剿且不必讲了,待得后来童贯、高俅等都率军追剿被致败北,可说是难逢敌手了。这时也具备了与朝廷谈判、讨价还价的资本。但只怪宋江招安心切,硬生生将一盘大好的棋局下成了死棋。




    施耐庵为什么对梁山义军将领安排了如此结局?


大抵是有原因的。也许由于古代的文字狱之虞,深怕株连获罪,所以,才用了如此悲催的结局。应该说在《水浒》作者心里,农民起义最好的结局莫过于桃僵李代,自己最终取皇帝而代之,但由于上述隐衷,所以,结局最好的李俊等人,只能还是安排其去往中国之外称王称霸。其次,再退一步讲,就是远离朝廷,避身江湖,做个自由自在的闲散之人,于此,公孙胜、燕青就是看破尘世、全身而退的榜样了。


应该肯定的是,在《水浒》一书中,虽是用了忠君思想来包裹宋江,但作者对其不遗余力而致的招安应该讲心中还是非常不齿的,所以,才安排了其被一贯所忠于的朝廷,再假借了代表朝廷的大员,以一杯药酒灌下暖心了……


    做走狗、奴才的下场不过如此!


最后补充讲一下,宋江在“理论”上既虚伪又小气,按他的算法,当时宋朝,除过皇帝老儿之外,所谓的健康力量也委实是太少了。即便是有,但其健康力量的阳光,却也难以普照至宋江一伙身上,致使其深抱了忠君报国思想,且付出了很多投名状,为此还作出了莫大的牺牲,但最终因其没有被宋朝的健康力量所爱与深加顾护,所以,无奈之后只能去做屈死鬼了。


毛主席批点水浒说:“《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其实,后面还应加上一句:《水浒》还让人们明白,做投降派的可耻与可悲下场是什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1 15:39 , Processed in 0.01763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