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林校长甩锅水平是很拙劣的

2018-5-7 06:38|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906| 评论: 3|原作者: 老田

摘要: 很多人都可以抱怨文革,可以怨恨那个时代,但林校长作为真正的既得利益者,这么人云亦云是不妥的。林校长出生于内蒙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农场,离县城起码需要一天,要是在今天不要说考上大学,就算是高中能否读完都是可疑的。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林校长甩锅水平是很拙劣的

老田

  北大林校长雅读“鸿浩志”成为一个媒介事件,结果,校长不惮其烦又出来追加一瓢油,舆论就更加火了。

 

  林校长是真正的大人物,“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也(不)仰之”。微信公号“学术与社会”转载了,很短时间阅读量就达到了10万+,后面的跟帖有数百条之多,除了极少数表示谅解之外,大多数跟帖都不满意,这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林校长文革甩锅水平差,未能说服人,二是文末林校长试图否定“质疑”去堵塞悠悠众口,引起很大反弹。

  原先大家只觉得林校长读错字是水平问题,出公开信甩锅又不成功,大家转而都认为存在人品问题了。应该说,这是一个严重的教训,很值得林校长吸取。

  不过,林校长的人品问题,还不完全在于甩锅和塞口,更为严重的是没有感恩之心。林校长自爆出身寒微,中小学教育有欠缺,这应该是事实。但,林校长之所以能够读到高中毕业还能够参加高考,考出好成绩来,这个不是因为文革的耽误,恰好相反是因为文革的教育平等最终惠及林校长本人,导致他能够受完高中教育,且在与城市相比差距最小的时代,参加了高考并取得极高的相对成绩,由此,林校长才最后出人头地的。

  所以,很多人都可以抱怨文革,可以怨恨那个时代,但林校长作为真正的既得利益者,这么人云亦云是不妥的。林校长出生于内蒙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农场,离县城起码需要一天,要是在今天不要说考上大学,就算是高中能否读完都是可疑的,就算是读完高中参考高考与城市考生竞争,恐怕只能够惨败涂地的唯一出路。当然,最大的可能性,林校长作为偏僻小村的农二代,读完初中去打工,是最大可能的人生出路。

  所以,林校长要抱怨文革,是最没有资格的那个人,除非林校长可疑证明自己天生的富贵命,一出生就应该各种繁花似锦、万众仰望,若能够证明这一点,林校长也不应该抱怨文革,而是应该抱怨阎王爷——是他老人家让你投胎投错了地方。得亏了文革的平等,特别是教育普及到穷乡僻壤和城乡差距最小化,终于弥补了林校长作为富贵命而投错胎的巨大缺憾,终于没有把林校长给彻底限制住,最后还是出人头地了。

  本文说到这里,完全没有菲薄林校长的意思,林校长之所以甩锅不成功,是因为手法不熟练,过去练手少故缺乏技巧,所以,这说明林校长还是个好人。

  二〇一八年五月五日

 

  以下为道歉信原文。

  亲爱的同学们,

  很抱歉,在校庆大会的致辞中读错了“鸿鹄”的发音。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熟悉这个词的发音,这次应当是学会了,但成本的确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这个错误会使很多同学和朋友失望,觉得作为一个北大校长,不应该文字功底这样差。说实话,我的文字功底的确不好,这次出错是把这个问题暴露了出来。

  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我生活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农场,只有几十户人家。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时的闭塞状态,农场离县城几十公里,距离虽不能算远,但乘马车要一整天时间。当时不但没有现在发达的互联网,连像样的书都很难找到。最近,我刚出了一本书《校长观念-大学的改革与未来》,其中还提到了当时的情况: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我很幸运,77级的高考语文考试作文占了80分,词句和语法只有20分,否则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试前的几天,读了一本语法方面的书,刚刚知道什么是主语和谓语。语法概念不清,上大学之后学英语也多费了很大的劲。

  我写这封信,告诉大家这些,并不是想为自己的无知或失误辩护,只是想让你们知道真实的我。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和不足,也会犯错误。另外,我还想告诉大家,我所有重要讲话,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书,都是自己写的,其中的内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会努力的,但我还是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出现类似的错误,因为文字上的修炼并非一日之功。像我这个年纪的人,恐怕也很难短时间内,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进步了。

  真正让我感到失望和内疚的,是我的这个错误所引起的关注,使人们忽视了我希望通过致词让大家理解的思想:“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反而会阻碍我们迈向未来的脚步。能够让我们走向未来的,是坚定的信心、直面现实的勇气和直面未来的行动。”

  再次致以歉意!

  热爱你们的校长,

  林建华

  原文由北京大学账号发表在BBS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5-8 22:09
读错一个汉字本来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道一下歉也算是高姿态。但是,道歉信表露出的却是思想品质之恶劣!
首先,作为林建华的同龄人,我对中学课本中的“陈涉世家”这篇课文背的滚瓜烂熟,那位【远望东方】先生也证明中学是学过的,你林建华不认识这个字,与文革何干?其次,你林建华深受文革之害,却又如何以语文77分的成绩考入北大的?另外,就算你当初没学过,但是文革已经过去40年了,这四十年来你林建华一直是与文盲们生活在一起的?如果说你40年来从来没用过”鸿鹄“二字,这次讲话怎么突然心血来潮要用到此二字的?
至于道歉信中"质疑不产生价值"之类的言论,更是从骨子里表露了其反科学的思想本质。如果伽利略不质疑亚里士多德,还用去比萨斜塔做什么实验吗?
引用 远望东方 2018-5-8 02:31
读过林校长的信后觉得他说得很真实。文革中在城里,哪怕是县里,镇里正规学校上学的人,不论当时情况如何,总还是有正式出版的教材和正规师范以上学校毕业的老师授课,但是,像林校长这样在边远牧区林区,和我这样在边远矿区上学的人,就是那样过来的。初中毕业的老师教初中,高中毕业的老师教高中,没有教材,学校组织老师自编,刻油印本发给学生这样的情况我都亲身经历过。巜陈胜起义》这一课我确实学过,我不记得当时是否读对了,但我确实记得是在后来的电视节目中才明确那个字应该读"胡"而不是"浩"!如果当时林校长确是没有学过这篇课文,或当时老师教的就是读"浩",而林校长又不是文学青年,他这样的科学家可能连电视都不怎看,读错了又有什么奇怪呢?林校长也没有报怨文革,只是回顾了他受教育的过程,没有不实之言!就像林校长自己所说的那样,做为一个大学校长读错这个字不可愿谅,但有必要这么穷追猛打吗?他是科学家,不是文学家! ...
引用 毛丝丢顿 2018-5-8 02:19
老田的眼光就是厉害!文革不是谁都可以糟蹋一下的。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5-22 01:41 , Processed in 0.01627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