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信巨头中兴通讯(ZTE)因美国政府下达七年禁令,不准该公司出售或购买美国关键零组件而宣布停止“主要营运”数天后,川普一贯谴责中国抢走美国工作机会的立场在13日出现大转弯,川普13日发出两件与中国贸易相关的推文。其中他坚定表示,已指示商务部研究将协助中兴恢复营运,解决中国人失业问题。川普总统此一作法,令人不解。

华盛顿邮报报导,川普13日一大早发出第一个推文说:“我和习近平主席将共同合作,让中国电信大公司中兴电讯尽速恢复营运,中国太多工作流失,商务部已获指示着手此事。”在川普做此宣布的同时,美国官员正安排与习近平最高经济顾问、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会面,讨论美中紧张的贸易关系,这项会晤预定本周或下周在华府举行。

川普谈话可能意味着川普府对付中国企业迄今采取的最严厉行动有逆转迹象;基于中兴非法输运伊朗和北韩,违反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和解协议,美国商务部上月对中兴施惩,禁止美国公司在七年内对中兴输出关键零组件。

白宫副发言人华特斯证实,美国官员正在与北京方面接触,商讨中兴通讯的问题。华特斯(Lindsay Walters)表示,川普总统的推文,强调美中在有关经济、贸易与投资议题上,“自由、公平、均衡与互惠关系”的重要性。她指出,川普总统要求商务部长罗斯运用独立判断,并且符合适用的法律与规定,根据事实解决有关中兴通讯的监管行动。

“金融时报”13日报导,川普在推特上宣布逆转对中兴通讯的制裁决定,标志着美国总统进行不寻常的干预,尽管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此前将本案描绘成法律(而不是政治上的)个案。美国官员上月曾在宣布禁令时坚称,它与美中整体贸易紧张无关。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指责中兴的行为“极其恶劣”。

报导引述时任欧巴马政府助理商务部长展开对中兴公司调查的沃尔夫(Kevin Wolf)表示,“我无言以对。我可以有把握地说,从来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这样干预过一起执法事务”。报导说,这是川普政府在过去一个月里第二次撤销对外国公司的近乎致命的制裁,令人质疑白宫在多大程度上与联邦机构协调制裁政策。在针对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Rusal)的制裁导致金属价格暴涨后,川普政府于4月表示,它准备解除对该公司的制裁。

川普总统在13日中午过后再以第二件推文表示,与中国进行贸易谈判必须有耐心,因为他希望和中国达成的协议,使美中均能受惠。他在推文中说:“美中贸易合作良好,但过去多年谈判一面倒地偏向中国,要让两者同蒙其惠,难上加难,但是别心急,所有问题都将获得解决。 ”川普此一推文似有为目前贸易谈判紧张降温之意。

中兴受川普政府禁售令的影响,已难以经营;中兴9日宣布暂停在160多国的主要营运活动,影响7万5000名员工。该公司在声明中说,已终止主要营运,并“将积极与美国政府相关部门沟通,务使商务部修改或撤销禁令”。

如今中兴危机可能消弭,情势丕变令贸易和国家安全专家无不愕然;不过才数天前,财政部和商务部还强力联手与中兴对峙。

中国先遣高阶代表11日在华府,曾向川普政府提及,可否对中兴放宽惩处,但是川普13日的上述宣布,仍令他的许多幕僚猝不及防,匿名美国官员透露,因为川普政府内部迄未针对这项立场改变达成共识。

华邮说,总统个人干预法规事务,极不寻常,因为此举将削弱财政部和商务部落实禁运和贸易法规的筹码。贸易分析家则认为,川普这么做,可能向外国领导人释出讯息─任何问题都可摆上谈判桌。

美国国家安全官员长久以来一直对中兴产品进入美国有疑虑,在川普推文后不久,民主党国会众议员谢安达(Adam  Schiff )表示:“我们的情报机构一直在警告,中兴科技和手机已构成重大网络安全威胁,你应该关心我们的国家安全,而非中国的工作流失。”

参院少数党领袖舒默13日也批评川普的这项决定,他推文表示:“你是不是先该帮帮美国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