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带你看见真实的北京

2018-5-18 03:4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180| 评论: 0|来自: 镜头记录北京24小时

摘要: 2017年至2018年,北京每天都在发生着什么?每刻又在上演怎样的故事?24个不同的时间地点,24幅不一样的场景画面,带你看见真实的北京。图为0时,北京朝阳北路,正在直播的网络女主播。

镜头记录北京24小时:带你看见真实的北京(组图)

新闻来源: VCG 于 2018-05-17 11:58:13 

  


  2017年至2018年,北京每天都在发生着什么?每刻又在上演怎样的故事?24个不同的时间地点,24幅不一样的场景画面,带你看见真实的北京。图为0时,北京朝阳北路,正在直播的网络女主播。2016年8月,作为入行1年的新晋主播,崔阿扎以1,068万(1元人民币约合0.157美元)的礼物收入刷新了某直播平台主播单周收入记录,成为“千万周星女王”。为了直播时表现得有活力,崔阿扎依赖喝咖啡帮助自己兴奋起来,但每天凌晨1时下播后躺在床上,她却需要哼唱舒缓的慢歌来安抚自己的状态。“快的话,两三个小时后会入睡。”(图源:VCG)

  


  凌晨1时,中国尊地下40米,正在加班赶进度的建造师。“这里是北京最低处,中国尊大楼的心脏。”丁锐的头上,已建起了528米高的摩天大楼,而丁锐,则是这座大楼的功能实现者。“我想把这座大楼建成中国最智慧的超高层,”作为中建安装中国尊机电总承包项目经理,丁锐的底气来源于过去在机电安装领域的多场著名“战役”。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上海地铁7号线、国家会展中心(上海)等的机电安装项目,都成为磨砺丁锐的石头。丁锐和他的团队,也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王牌”机电安装队伍。(图源:VCG)


  


  凌晨2时,代驾司机有军。有军全职做代驾,每天“昼伏夜出”,晚上骑着电动车出门,干到第二天5时-6时,熬个通宵差不多能跑4单生意。晚上8时到10时是订单高峰期,12时之后就需要在酒店、KTV等娱乐场所守着。用有军的话说,“不怕苦和累,月收入能上万。”代驾接触的都是酒后客户,有的也许会和你倾诉,有的喝醉了也可能乱出气,都是常事。“人家说熬夜就是慢性自杀。”有军说,再干个一年半载也准备转行了。(图源:VCG)

  


  凌晨3时,北京朝阳医院,正在工作的急诊科医生(电视剧)。26岁起,袁伟就在朝阳医院急诊科值班,从一线干到三线,现在他是一名副主任医师。穿梭于患者、家属与机器之间,袁伟很少有时间坐下来休息,每天走动1万多步不在话下。“最忙的时候同时抢救4个病人,就在大厅铺开,4个同时进行。”在急诊科工作12年,袁伟接诊过18岁的甲流患者,从发烧、抢救到去世只有3天;也遇到过三番五次被推进急诊科,最后却康复出院的病人。在普通人的生命中,生离死别是偶然或阶段性的事件,但对袁伟来说,每一天,甚至每一分钟都要面对。(图源:VCG)

  


  凌晨4时,中央民族大学西门,正在忙碌的早餐店店主。王师傅20多年前从安徽来到北京,在民大西门开包子铺已15年,虽说是早点铺,但每天夜里12时多,王师傅的小店一准儿开张。除了民大,附近还有一个高中,活力充沛的学生们时常在黑夜光顾。一大家人都习惯了“黑白颠倒”的生活,每天下午睡觉,夜里起床,忙活一晚上,早上10点收工。夏天生意最火爆,一晚上能卖3,000多个包子,营收上千元。除去店面的租金和各类日常开销,一年下来,能净赚个七八万。(图源:VCG)

  


  早上5时,北京中关村南大街,收工的环卫工人。早晨五时多天还没有亮,环卫工人冯安平已经干完了活准备收工。一趟2.7公里的道路,每天至少要扫五六个来回,更多是拿着夹剪和垃圾袋在犄角旮旯里捡那些不容易清扫的碎纸片、垃圾袋等。这样的垃圾对冯安平来说已经是再熟悉不过了,四年前就做清洁的他放弃了家属院工作,转做了马路上的环卫工。“这里的活好干一点,而且待遇也好”。(图源:VCG)

  


  早上6时,北京门头沟火车站,正在作业的铁路扳道工师增信。师增信左腿稳稳地扎在枕木上,右脚踩上踏键,双手紧握握柄,弓着身子卯足了劲,缓缓扳动道岔。随着“磕嘣”一声,道岔落入了槽口,尖轨也严丝合缝地贴上了轨道。一切就绪,师增信又沿着铁轨来回走了一圈,检查轨道上有没有石块等异物,确保列车顺利进站。(图源:VCG)

  


  早上7时,北京国贸地铁站,正在搬运的单车运维人员。王硕是摩拜单车运维人员,他的工作是尽可能地让管辖区内的每一辆单车,都出现在城市中需要它们的地方。早高峰时,王硕带领一群运维员,一趟趟地把写字楼下淤积的单车搬运到地铁口,晚高峰则相反。如今,王硕负责运营北京二环内区域的摩拜单车,每天穿梭其中,东西城区32条街道的路线,就像地图印在心中一样清晰。(图源:VCG)

  


  早上8时,某酒店,婚礼化妆师。“算命的说我长大后,会经常出入高档酒店,没想到就是干这个。”斯月一边在手背给眼线笔试色,一边与新娘逗趣。斯月做婚礼化妆师,天还没亮就背着大包化妆品出门了。今天这单是婚庆公司接的,前期试妆加当天跟妆,总共一天时间,可以挣500元。(图源:VCG)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6-20 00:33 , Processed in 0.01802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