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从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者到洗钱偷税的“明星”

2018-6-12 23:2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440| 评论: 0|原作者: 长河红阳|来自: 察网

摘要: 本包装或者通过潜规则上位的明星们之外,文艺界众多的不是那么红和出名的实力派演员大部分是清苦的工薪阶层,有些有名气的演员一旦得罪幕后资本大佬从一线滑向二三线,收入就会直线下降,甚至还有各种超乎想象的摧残打击。

从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工作者到洗钱偷税的“明星”

除了那些被大资本包装或者通过潜规则上位的明星们之外,文艺界众多的不是那么红和出名的实力派演员大部分是清苦的工薪阶层,有些有名气的演员一旦得罪幕后资本大佬从一线滑向二三线,收入就会直线下降,甚至还有各种超乎想象的摧残打击。文艺作品和影视作品质量整体上却每况愈下,烂片频出,只要通过媒体能够忽悠观众们进电影院(哪怕是为了看完去骂),只要能够牟利,只要能够洗钱,总之只要能够获得短期利润,资本不会在乎一切风险和社会成本。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今天这个话题全是老百姓说的话——明星们的偷税漏税。

一、那些年,明星偷税漏税的“豪言壮语”

咱国演戏界、唱歌界的名人在偷税漏税上向来是有胆有识,不缺吃螃蟹者。

1980年代末,有一川籍L姓艺人当着电视台的镜头对着催缴税款的税务局的干部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四川不就出了个我嘛,相煎何急啊。”

上小学的我一下子被震惊了,四川啊,开国元帅都不止一个,怎么到了这个女人嘴里,全四川就出她这样一个厉害人?固然全国都承认她是当时中国演戏界的大姐头,可是这么张扬(狂)也太过了吧?

在她之后不久,有唱歌界M女士也出了偷逃税款的事情,当时她去税务局补缴税款时,电视屏幕上满满的都是人头,那女唱家的脸在人头中只是晃了几下,只看到脸上带着大太阳镜,呲一嘴白牙在人从中挤来挤去夺路而逃。

再后来不久,央视某访谈节目采访一P姓男演员,也是个名头颇大的戏霸,问他对个税怎么看。此演员对着央视记者说了一段话,大意:我们的收入高,现在缴的税也多,那么等我们退休后能享受到的退休待遇是不是也要比其他人高呢?

这么一段话,我琢磨了好几年也不知该怎么对付——固然我觉得是赤裸裸的!之后那个男戏子的电影电视剧我一概不看,哪怕他还在做什么“公益大使”我也觉得是演戏。后来上班了,我说起了这事,当时一个跟班修机工火了:“老子在老山钻猫耳洞时候他那路人在哪儿?他敢上去么?!什么时候打仗不是穷人往上冲,他们呢?!拿着缴税当个讹人的话把子,没把扔到战壕里让听听枪子儿声音!”

这段话是我听到过的哲理最深的话,大牌学者的高头讲章不过如此。

从上述三个例子看,这些演戏界、唱歌界的“大家伙”——戏精对缴纳个税是很有看法的,要么霸气:不交;再么傲然:交,可以,要有日后的优待条件;当然还有谨言不说者,但是,就是不打算主动缴税。我以为,现在偷逃税款的那些“星”们,无论在那个年头都是如此这般心理状态——这些人把自己不当普通人了,把自己看成特权一族了,自己了不得了。所有涉事者的共同心理——我们是人上人!

又后来,有一同事,手拿一张三无报纸让我们传看,而后顺着报纸上某文章观点大发议论:“大陆的歌星就是要和港台歌星比一比,凭什么港台歌星出场费上万,大陆就只能上千?小看人么……”

原来,报纸上说了:大陆歌霸N姓大姐头发飙:出场费和港台的差了几乎十倍,极端地不满(后来的了解,刘德华在1992-1993年的出场费125万,张学友的出场费110万,黎明、郭富城的出场费65万,也难怪大陆的歌霸们不满)。

在那个同事大发议论的半截子时候,我们那老工长插话:“她把出场费定那么高,那她的戏票多钱一张,你看得起么?”

那同事正色纠正:“不是戏票,是演唱会门票。”

老工长:“不管什么吧,你也出徒了,数数你的工资能买得起一张戏票么?”

同事语塞。

无论谁要多高的价钱,羊毛出在羊身上,都在大陆听歌的歌迷身上下刀。这里头既有大陆歌迷对港台“星”们无脑、无理智的盲目执迷,更有港星们压根看不起大陆歌迷的宰羊心态——“人傻钱多”,那么,大陆的歌霸也能凭这个挤兑大陆的歌迷?这算什么道理?!

这些偷逃税款的“星”们,对钱财的执迷就如以上例证。总的讲来,挣钱没够,缴税没门儿!

通过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的这些明星,除了把自己看成了有不上税特权的人上人之外,是否还会用钱财给自己寻找什么保护伞?从1980年代末期开始,三十年了,早就修炼成精了,这一手应该会有的吧?寻常查查管用么?所以,对于税务局介入调查,虽有人配合提供证据,窃以为,也未必就会顺当。一句戏词:“不是猛龙不过江”,那些人既然敢于偷逃税款,寻常手段能奈何得了他们?况且早有行事张扬者蹲了“号子”,兔死狐悲之余能不为自己多打几个洞窟藏身?

二、谁把明星培养成了逃税、洗钱的戏精?

戏精们的偷逃税款,动力何在?利令智昏?当然有。但是,如果没有“人上人”的自我感觉,他们还未必有偷逃税款的胆量。那么,他们咋滴就有了“人上人”意识,和偷逃税款的胆量?窃以为,这是对他们磕头跪拜的人太多了,对他们磕头礼拜的人越多,他们那“人上人”的感觉就越强,做坏事的胆量也就越来越大!

何以对他们磕头礼拜的人会有很多?这可是要费些文字的,一半句话还真说不清楚。不过先要承认,这些戏精是有才艺的,是强于一般人的,这也算他们能“抖”起来的本钱;而且,这些人也的确会“抖”:穿华服,住美厦,坐豪车,前呼后拥有保镖,贴身紧随有“助理”;顺带着还要结交权贵和实力派的土豪。

说这个“抖”字有些不敬,也有些不贴切,更贴切的词语应该是“显摆”,客气的词语应该是“包装”。正因为他们如上的包装,所以引得寻常草民中不少人艳羡,同时,政府对他们这些足以腐蚀民众三观的奢靡做派也不加限制,于是,他们的现状也就成了很多民众们愿意复制的人生目标。再加上民众知道“有钱的甜没钱的苦”,更知道从没钱到有钱是一件普通人很难办到的事情,所以,自然“民意”认为:举凡有钱者,全是不一般的“人上人”。

当然,就算有这样的认识,也未必见得有多少人崇拜他们——那些人的做派中有碍公序良俗者多!但是,任何丑恶未经戳穿都会有人效仿,所以呢,戏精在很多民众心里,渐渐地也就神圣起来了!也就对他们有崇敬的表示了!这个自然瞒不过戏精们,所以他们愈发地抖自己的派头,草民中就有人越发的崇拜,马太效应作祟,戏精自我感觉日渐良好,越来越有人上人的感觉。那么,行事做派里有了前文川籍L姓女戏精的张狂免不了吧?偷税漏税的胆量就会从无到有。钱,是他们维持“人上人”形象的保障,为了钱有什么不能一试的呢?

可以这么讲,他们作奸犯科的胆量既是他们“显摆”出来的,也是被人“惯出来的”,绝非天生的。这是当下拜金主义猖獗、物欲横流的畸变的大环境促成的——畸变的社会对不该过分崇敬的人发了疯式的抬举崇拜,所以造就了这些胆大妄为之辈!

不得不说我们的一些资本控制或者资本化的媒体也是些无良货色,戏精的“显摆”,很是吸睛,也引得一众草民对他们跪拜,人为地造了神。而无良媒体也愿意对吸睛的话题和百姓盲目的崇拜“顺势而为”,把戏精的地位抬升现象做疯狂地炒作给自己报刊的影响力加分,吸引很多的跪拜者追捧自己炒作编造的“造富神话”。于是他们对戏精的吹捧也越来越卖力;进一步地,戏精们对媒体也越来越合作,互有借助名利双收的事情,不做,为啥?最后,戏精在媒体的吹捧中,笑纳他人敬送的帽子,升格为“明星”。都升格成明星了,那么,偷逃税款的事情,也就免不了做一做,咱有那个巨大的社会影响力,谁人能奈我何?

也许还真有人认为那些演员、歌手的出人头地,升格为“星”乃是凭着自己的能耐而并非包装。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们仔细注意一下,现在最被人们光顾的网络上,除了他们的“作品”,还有很多他们的“八卦”同样吸睛,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倘若去掉了那么多的“八卦”只留下他们的“作品”,没有了对他们的奢华富足的生活“常态”的炒作图片和文字夸大,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人的形象,“人上人”的形象还有那么强烈么?会不会逊色很多?最起码,把所有影视颁奖会上那些红地毯都撤了,把搔首弄姿的镜头去了,把他们的豪车、华服的照片撤了,你看看他们一年之后在人们的印象里还是那么“高端”么?

固然有些演员和歌手是靠着实力出名,但是这样的“星”们大部分都是1980年代后半期-1990年代前半期的那一拨子老“星”,赶上了“走穴”的风潮,凭着不辞辛苦连轴转地在全国各地“走穴”挣钱,那些人还真是有些真实的“艺业”,然而,“俱往矣”!

现在更多的“星”靠的是上文所说的“包装”,二十出头就有了很大的名头和“成就”。这,真是他们的能耐?非也!那是背后实力资本的精心打造!“名师”、“名导”、“名编剧”、“名经纪”、大“演艺公司”、大“传媒”……再往深了挖,还有神秘资金,低调金主……离了这些因素,在1990年代末到现在,只靠实力出名实在是太难。而且,金主们的资金要求迅速出“业绩”,打造的“星星”要早成名,所以,在精心操作下一个个的出位丑戏一幕幕的上演,只为出名,哪怕是顶风臭八百里的臭名,也要让它“逆风飞扬”。这其中有“星”们的自我炒作,也有背后资金的精心安排。现在的戏精们的盘踞之地——演艺界,早出名的“星星”就像是外国来中国代工的国际品牌,一开始有人打牌子凭些真能耐,等到出了名,真正的底料就没多少了,演技、唱功不长进,全凭着N多的“八卦”撑场面;而现在新晋的这个肉、那个花,那就全凭着这些不上路的烂做作吸引眼球,顺带着展示人上人的奢华的生活“常态”,把他们打扮成“人上人”式的成功者。而成功者的“作品”哪有不“精品”的?这同样是个“马太效应”,逆向推演的“马太效应”——吃老本!瞅瞅某“爷”打造的高科技空战片,硬伤斑斑惨不忍睹!这就是明星“精品”的功力。更可以作证明的是“鲜肉”、“小花”,僵尸脸一以贯之,杏眼一瞪从头到尾,这是演技?

且不说什么演技了,年纪小小还没有遍尝人生多少悲喜就能演好戏?就能拿8位数的工钱?老实讲,戏精,演什么要像什么,某名角演工人,一伸手就知道连活扳手都不会拿!世上有这样的工人么?只看那三五秒钟,这部戏不看也罢!演戏该有的体验生活这一关现在的戏精们有几个愿意下功的?不下这个功夫能演好戏?问题是,现在的戏精就不愿以下这功夫!太酷了!那么,演什么像什么这一步就做不到,更别说演什么是什么的境界。为了维持“地位”,那就另外想办法,用“抖”的法子显摆阔绰、奢华、奢侈给人看,把“马太效应”逆向推演证明他们是出精品的“人上人”。

所以说,和早先的真艺术家相比,现在戏精的出人头地与演技无关,只和包装、“抖”、“显摆”有关系。而他们人上人的“人设”只是个“财富效应”让人眼前发亮,与演戏无关的。至于说“歌霸”,若干的假唱够不够说明?有本事在吵杂的酒馆里用一把木吉他伴奏唱出个调调来?

用“抖”,用炫富的方式维持一些明星人上人的定位,那么,随之而来的片约指望他们抬高影视剧的身价;紧跟着的广告、代言指望他们树立大品牌形象。钱呢,滚滚而来,这又是一个马太效应。钱,对明星们很重要,为了钱,尤其是到手的钱最大程度的留在自己手里,不做些什么不可能吧?所以才有了偷税漏税。

一些明星们的演技高下可以让他们演个看门的保安,或者骑三轮收废品的角色让看看,菜场卖肉、卖菜的贩子也算。那可是人人都能天天接触的,演技高下只看那路角色,可是,明星们愿意演那个么?人们现在常夸老戏骨,那是因为老戏骨大多经历得多,人生经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更会做人,没有把自己捧得虚高,知道打磨演技,因为他们了解演技是演员的核心竞争力。

那么多鲜肉在演技上是个白丁,不过这倒难不住背后的资本为他们量身定做:酷靓白领、霸道总裁、政府高官,富商巨贾,干掉一切对手的谈判官、律师……甚至于皇上贵妃、中堂王爷,狐仙狗怪道祖菩萨什么的,反正都是些民众们没见过的“传说人物”,演得像不像无所谓,关键是优越感,要的就是王子和公主的那般不接地气。说句不客气的话:都是百姓不可能接触到的“传说人物”,和鬼没两样!拍出来的是鬼片!

古人论画:画人难?画鬼难?

答曰:画人难,画鬼易。

何以见得?

答曰:人,谁没见过?像不像好分辨;鬼,谁见过,还不是画鬼的自己胡来?

数不清的电影电视里鬼气森森妖气冲天!反正怎么能糊弄草民的钱花怎么来!我等草民应该追捧这路“星”?

文艺界和影视圈洗钱黑幕及某些顶级明星天价片酬的乱象,折射了整个社会的变迁。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文艺界和影视圈的财富分配方式,是受生产领域分配方式所影响的。

在《西游记》拍摄的80年代,整个社会还处在计划经济时代,那些老艺术家和一线演员们,虽然有全国庞大的观众群体,但是整个影视的生产逻辑仍然按照“为人民服务”的方式进行,《西游记》的演员们如六小龄童之类所获得报酬,和当时一个普通工人的差距并没有天壤之别。正如当时的房子,大体属于公有制和福利性质。《西游记》等影视作品,包括前三十年的《地道战》、《地雷战》、《闪闪红星》之类,都不是牟利的商品和工具,而是为人民服务的艺术产品,很长一段时期,观众观赏影视作品是免费的,绝大部分影视演员虽然工资不高,但是国家给予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方面的保障,和其他工人阶级一样。在文艺市场资本化之前,中国的文艺作品,无论是电影、电视剧还是动画片(曾经一度领先于日本),都是高质量的,在全世界都占有一席之地。

上世纪90年代尤其是后期以来,整个社会财富分配两极分化了。首先市场化和私有化的是物质生产资料。随后是整个社会的各个行业,包括文艺领域。一个新生的非法暴富的资产阶级产生了。在房地产领域,全中国几乎每个人都必须拿出巨额财富来买房子,房地产寡头收割了一代人的青春,夺走了整个国家发展高新技术的宝贵资金。和房地产一样,电影、电视剧、字画等一切文艺产品都资本化了。电影和电视剧也几乎变成了大众消费品,影视行业涌入了巨量的资本和社会财富。自由竞争仅仅是昙花一现,寡头垄断或者寡头竞争才是市场经济的常态,少数居于寡头地位的巨型影视公司及其力捧的艺人们,通过联合大众传媒和网络媒体,控制了整个社会的舆论和审美导向,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大众们的审美取向,就像那些房地产富豪们一样,他们成了这个行业的垄断者,也必然获得非常离谱的利润和剩余价值。

除了那些被大资本包装或者通过潜规则上位的明星们之外,文艺界众多的不是那么红和出名的实力派演员大部分是清苦的工薪阶层,有些有名气的演员一旦得罪幕后资本大佬从一线滑向二三线,收入就会直线下降,甚至还有各种超乎想象的摧残打击。文艺作品和影视作品质量整体上却每况愈下,烂片频出,只要通过媒体能够忽悠观众们进电影院(哪怕是为了看完去骂),只要能够牟利,只要能够洗钱,总之只要能够获得短期利润,资本不会在乎一切风险和社会成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8-17 09:50 , Processed in 0.02483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