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21世纪的帝国主义》(一)

2018-7-5 15:25| 发布者: 御姐脚上袜| 查看: 12497| 评论: 1|原作者: 约翰·史密斯|来自: 激流网

摘要: 不能维持温饱的工资,可能吞噬生命的工厂,散发着恶臭的贫民窟,这种以孟加拉国为典型代表的生存环境是数以亿计南方国家劳动人民的真实写照。有了这种残酷的剥削才能维持剩余价值的存在从而获得利润,并喂养了那些过度消费的帝国主义国家。

  全名:21世纪的帝国主义——全球化的生产、超级剥削和资本主义危机

  作者:John Smith

  翻译:激流网志愿者

  出版社:Monthly Review Press, New York


目录

  1. 商品全球化 The Global Commodity

  2. 生产全球化:外包 Outsourcing, or the Globalization of Production

  3. 外包关系的两种形式 The Two Forms of the Outsourcing Relationship

  4. 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成为主力 Southern Labor, Peripheral No Longer

  5. 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工资趋势 Global Wage Trends in the Neoliberal Era

  6. 购买力的异常和生产力的悖论 The Purchasing Power Anomaly and the Productivity Paradox

  7. 套利全球劳动力:全球化生产的主要驱动力 Global Labor Arbitrage: The Key Driver of the Globalization of Production

  8. 帝国主义和劳动价值论 Imperialism and the Law of Value

  9. GDP幻象 The GDP Illusion

  10. 条条道路通危机 All Roads Lead into the Crisis


  1.商品全球化

  2013年4月24日, 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北部工业区萨瓦尔镇,一栋八层建筑物倒塌。这栋楼里有数个服装厂、一家银行和一些商店。事故导致1133名服装工人死亡,2500人受伤, 是历史上最严重的工伤事故之一2。 制衣厂所属的巨头公司只想把自己的损失控制在最低限度,他们拒绝改善工人低廉的工资、恶劣的生活,拒绝对危险的工作条件负任何责任。而他们的产品却完全依赖这些工人的劳动。此举令服装工人倍感悲痛、愤怒, 他们对正义的要求获得了世界劳动人民的同情和声援。更令人愤慨的是, 就在出事前一天, 墙体上已经发现了裂缝, 检查人员疏散了人员, 并建议关闭整栋大楼。第二天早上, 一家银行和一楼的商店听从了这个建议, 但数以千计的服装工人却被勒令回去工作, 否则将面临解雇。当非法安装在顶层的发电机启动时, 大楼倒塌。国际工会联合会工业秘书长,于尔基·雷纳(Jyrki Raina)称它为 "大规模工业屠杀"。

《21世纪的帝国主义——全球化的生产、超级剥削和资本主义危机》第一章:商品全球化-激流网4·24孟加拉塌楼事故 图片来源见水印

  制衣工人们悲惨的遭遇和现实的困境像冲击波一样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全国各地数百万的制衣工人走上街头表达抗议,这场灾难立即成为了头条新闻。同时作为消费者的制衣工人没能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却过着极端悲惨的生活。拉纳大厦的倒塌就像一束强烈的x光,照亮了全球经济的内部结构,揭示了一个被刻意忽视的关于全球资本主义的基本事实:它的良好运转取决于对生产消费品和中间投入品的这些低工资国家的工人的极端剥削。 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孟加拉国的贫困问题上,即使在2013年11月加薪77%之后,世界上任何主要出口国的最低工资水平都是如此。就在五个月前,Tazreen时装公司的一场火灾夺去了112名工人的生命,他们被困在门窗紧闭,窗户还被铁栏封死的厂房中,工作到深夜。政府对工会进行暴力镇压,工会活动人士经常被列入黑名单、被殴打、并被任意逮捕。此外,孟加拉国的工厂主、政客和警察局长也互相勾结,没有一个服装制造业工厂主因违反卫生和安全法而被定罪3。服装行业是“买方驱动商品链的典型例子……全球买家决定要生产什么,在哪里、由谁、以什么价格生产。”4因此,孟加拉国的服装工业成为资本主义政府在南方国家推行出口导向型工业战略的缩影。正如英国工会联盟(British Trades Union Congress)秘书长弗朗西斯•奥格雷迪(Frances o’Grady)在回应拉纳大厦倒塌事故时说的那样:“这一惊人的生命损失证明,世界上再没有哪个国家的工作条件比孟加拉更差了。”5

  不能维持温饱的工资,可能吞噬生命的工厂,散发着恶臭的贫民窟,这种以孟加拉国为典型代表的生存环境是数以亿计南方国家劳动人民的真实写照。有了这种残酷的剥削才能维持剩余价值的存在从而获得利润,并喂养了那些过度消费的帝国主义国家。孟加拉国还处于资本主义对劳动和自然的残酷剥削而导致的“气候变化”这样一个灾难性后果中,更准确地说是资本主义对自然的破坏。孟加拉国大部分地区地势低洼,随着海平面上升和季风的活跃性增强,农田正越来越多地被海水淹没,海岸线向城市逼近的速度越来越快。孟加拉国首都达卡的人口在过去20年翻了一番,现在已经是世界上人口最多最密集的城市之一,每年的人口增长超过60万。6对淡水的过度开采使达卡的含水层日益枯竭,更糟糕的是它们正处于海水污染的威胁中。更严重的问题是,达卡处于地震多发带,地震学家警告说7.5级的地震会将整个达卡变为废墟,8万幢建筑将会遭受和拉纳大厦同样的结局。预估的破坏程度如此严重,因为达卡多沼泽,在混乱和盲目向高扩张的大多数建筑物采用了和拉纳大厦一样的建筑标准,结果就像拉纳大厦那样‘豆腐渣’7。在计算孟加拉国的GDP时,资本主义发展的这些不良后果都没有算在内,但它们是真实存在的,并且由工人、农民以及自然环境来承担。他们付出代价,但是谁获利?在孟加拉飞速发展的资本主义经济中他们又获益多少?而这个过程给帝国主义带来多少资本积累呢?

  许多评论家将发生灾难的塔兹琳(Tazreen)时装公司和拉纳大厦与欧美一个世纪以前众所周知的灾难做类比,认为通过民众对近期悲剧事件的持续发声,可以迫使孟加拉的服装厂主们规范自己的行为,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在全球范围内,工业灾难已被证明是推动变革的有效催化剂。纽约1911年的三角内衣厂火灾,由于消防出口被锁死,导致146名制衣工人(大部分是女性)死亡。此次事件促进了国际妇女服装工人联合会(International Ladies’Garment  Workers’Union)的发展,该工会成功地为工厂工人争取了更好、更安全的工作环境。越来越多的声音认为,在另一家孟加拉工厂发生火灾5个月后,拉纳大厦(Rana Plaza)发生火灾,造成112人死亡,也会促进类似的变革。”8

  毫无疑问,拉纳大厦的灾难将刺激孟加拉服装业工会化的斗争。但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忘记了两件事。服装厂主们对国际妇女服装工人联合会(ILGWU)的反抗的反应是把生产转移到美国南部的非工会地区,甚至从美国转移到像孟加拉这样的国家。如今,仅有2%的服装是在美国生产的。彼得·卡斯特(Peter Custers)还指出了艾米•卡兹明(Amy Kazmin)所表达的天真自由主义观点的另一个弱点:“必须看到19世纪英国工业和当代孟加拉国工业的结构差异。当代孟加拉国的服装厂主处在国际分包链的底端,这个关系链从孟加拉的生产工厂,通过中间商,最后到北方国家的零售贸易公司。…为了最大限度剥削廉价劳动力,服装产业已迁移到第三世界国家,并已成为当地经济结构的组成部分。看似孟加拉国的工厂主抽取了工人的剩余价值,但是实际上剩余价值的大头都被北方国家的企业获取了,当地企业只得到了少量份额的剩余价值。”9

  拉纳大厦的倒塌不仅暴露了孟加拉国工人遭受的残酷剥削,也揭示了全球资本主义经济中,资本与劳动的关系在多大程度上成为了北方资本和南方劳动之间的关系。服装业是第一个将生产转移到低工资国家的工业部门,但权力和利润仍然牢牢地掌控在帝国主义国家的企业手中。这种现实与新自由主义的辩护人所吹嘘的截然不同。很少有知情的观察人士会质疑英美那些从剥削孟加拉国服装工人获利的主要零售商,比如Primark(美国的J.C.Penney),沃尔玛,M&S。为什么他们会争先恐后地把自己的服装生产外包给低工资国家呢?稍微思考一下就会发现还有其他受益者:作为这些零售商房东的商业资本家,无数的公司为他们提供广告,安全和其他服务;政府也会对他们的利润和员工工资征税,并在每笔交易中收取增值税。然而,贸易和金融数据却显示:美国、欧洲和日本公司的利润或政府税收没有一分钱来自制造商品的大量劳动。生产成本之上的巨大利润,在英国和其他消费这些商品的国家中表现为“增值”,其恶劣结果是每件服装对消费国GDP的贡献远远超过了它的生产国。10只有经济学家会认为这没问题!

《21世纪的帝国主义——全球化的生产、超级剥削和资本主义危机》第一章:商品全球化-激流网

图片来源见水印

  除了经济数据以外,所有的数据和经验都体现了Primark、沃尔玛和其他西方公司的利润对GDP做出的贡献,似乎这些商品的大部分销售价值,以及零售巨头所获得的所有利润,都源自消费国。但是,那些拿着微薄的工资、在恶劣环境中终日劳作、为这些公司生产产品的工人劳动,却没有显示在任何贸易、GDP和金融流动数据中。探索和解决这个难题是本书的中心任务。我们的第一步是研究工人和雇主之间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关系,它们交织在孟加拉等低工资国家和帝国主义国家的贸易活动中,在帝国主义国家的购物商场里,有超过80%的服装由孟加拉制造。另外两种具有代表性的“全球商品”——iPhone和咖啡——将进一步说明这个问题。

  T恤

  在《中国价格》一书中,托尼·诺菲尔德(Tony Norfield)讲述了一件在孟加拉制造、由瑞典零售商Hennes & Mauritz (H&M)在德国以4.95欧元出售的T恤的故事11。H&M以每件t恤1.35欧元的价格付给孟加拉国制造商,只占其最终售价的28%,其中还有40欧分是成本,包括从美国进口的400克棉花原料和运往汉堡每件衬衫6欧分的运费。剩下的0.95欧元由工厂主、工人、投入和服务供应商、还有孟加拉国政府共享,这一数额算入孟加拉国的GDP。其余的3.54欧元算入了消费国德国的GDP,细分如下:2.05欧元是德国运输商、批发商、零售商、广告商等的成本和利润(其中一些将通过各种税收返还给国家); H&M每件衬衫赚取60欧分利润;德国政府通过对售价征收19%的增值税获得79欧分;16欧分包括各种的“其它项目”。因此,用诺菲尔德的话来说,“售价的大部分流入德国的税收和众多的工人、高管、房东和企业。廉价T恤及其它众多进口商品的价格都是消费者负担得起的,并且是政府和富国人民的重要收入来源。”

《21世纪的帝国主义——全球化的生产、超级剥削和资本主义危机》第一章:商品全球化-激流网图片来源:雨果网

  诺菲尔德的观点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因为帝国主义国家的那些自由主义者和所谓社会主义者正对这种观点避之唯恐不及。诚然,H&M的利润丰厚,但与政府从H&M及其服务供应商的工资和利润那里获得的增值税相比,就相形见绌了。在 2013年, 美国政府仅从孟加拉进口服装征收关税一项就超过了制造这些服装的工人的工资总额。众所周知,国家用这笔钱来进行海外战争、提供医疗保健和社会保障, 甚至以 “国际援助”的形式向穷国返还几分钱。 正如诺菲尔德说的, 孟加拉国的低工资有助于解释 “为什么富裕国家可以有很多店员、 送货司机、经理和行政人员、会计师、 广告管理人员,以及其他广泛的福利支出。”12他直言不讳地指出: “看看无数与孟加拉一样低工资水平的国家的状况,明眼人都可以得出同样的结论: 富国大众可以从资本对穷国工人的剥削中获得直接经济利益。”

  在诺菲尔德的报道中,孟加拉工厂每天生产125,000件衬衫,其中一半出售给H&M,其余的则出售给其他西方零售商。 该工厂的一名工人每天工资为1.36欧元,工作时间为10-12小时,每小时生产250件T恤衫,每欧分工资相当于18件T恤衫。 她的工厂是孟加拉国5,000家服装工厂之一,这些工厂雇用4百万人,其中85%是女性。 据国际劳工组织数据显示,女性“机器操作员和装配工”的平均工资是男性员工的73%13。尽管服装厂女性数量较多,但孟加拉依然是世界上女性就业率最低的国家之一。2010年,有33.9%的适龄女性就业,而在适龄男性中这一比例为79.2%。

  如上所述,孟加拉的工厂工资是世界上最低的。英国议会委员会对拉纳大厦灾难后孟加拉服装业状况的调查报告称:“就比较优势而言,孟加拉唯一有价值的资产,是廉价劳动力和相对较低的单位成本”14。美国领先的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对孟加拉国服装出口增长和美国零售商外包行为进行了广泛调查并撰写了深度调查报告,报告指出孟加拉“有竞争力的价格水平所产生的‘价格吸引力’,显然是所有首席采购官(CPOs—chief purchasing officers)选择在孟加拉采购的首要原因。”15令CPOs如此着迷的“价格”当然是劳动力的价格,但麦肯锡公司可不想惹恼其大客户,没有在报告中任何地方提到低工资问题。在拉纳大厦灾难之后的几个月里,孟加拉成衣制造业受到了罢工和游行示威的冲击,示威者要求提高工资(或支付欠薪)、成立工会以及进行有关健康和安全的立法。孟加拉政府的工厂主、高管们,像2006年、2010年以及2012年那样,用暴力镇压了工人的示威游行。除了在2010年中期罢工浪潮中成立的专门用于镇压服装业工人罢工的工业警察之外,政府还使用了常规警察,村里的民兵组织(Ansars)和“反恐”快速行动营。拉纳大厦灾难后,只有51名巡查人员被派往遍布全国的20万个车间和工厂(其中包括5000个服装部门)去执行关于健康和安全、最低年龄和最低工资的法律,这一人数与工业警察部队拥有的2900名官员形成了鲜明对比。16

  尽管如此,随着工人持续抗议和全世界对此的关注,2013年11月,政府承诺最低工资提高77%。这是一个重大的胜利,但仍然远远低于工人要求提高170%最低工资的要求。这样的工资仍旧不够工人支付全家所需各种生活费用。根据亚洲最低工资联盟[Asia Floor Wage Alliance,一个由亚洲工会组织和一些激进组织如‘干净衣服运动’(Clean Clothes Campaign)组成的联盟]的说法,新的基本工资仅仅是一个服装工人加上一个成年家属和两个孩子所需营养、住房和衣物费用的五分之一。172013年的工资上涨是自2010年以来的首次增长,但自2010年以后,通货膨胀使总体物价上涨了28%,食品和食用油等基本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上涨得更多。

  低工资让高利润成为可能。 在这个例子中,“快速时装”T恤的利润率是152%。更昂贵的产品可以加价更多; 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就是盗版足球衫,“它们以5英镑成本在远东制造,80%销往英国,工厂加价50%后将它们送到运动服饰公司。运动服公司又加价100%,以14英镑左右的价格出售给零售商,零售商又加价至少150%,使标注的建议零售价高达至少35英镑,这比制造成本高出700%。”18另一位分析师估算,一件孟加拉生产的KP麦克莱恩牌(KP Maclane) POLO衫在美国标价175美元,是其生产成本的718%,而爱马仕(Hermes)的polo衫零售价为455美元,利润超过了1800%。19这些令人眼红的加价与留给孟加拉国供应商的微薄利润形成了对比。孟加拉有个服装厂主卢巴纳·汉克(Rubana Huq)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声称每件衬衫只赚12.5美分,其单位生产成本是6.62美元,只加价2%。20这个孟加拉厂主的声明并不客观公正,对他的话必须持怀疑态度,但对全球买家无情的价格欺骗却是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正如英国国会议员在一篇报道中承认的:“在买方主导的生产供应链中,利润率很低,对低价竞标 (undercutting )的担忧也很强烈。品牌的采购行动更加刺激了私下转包、过长的工作时间和未经授权的工厂扩建等对健康和安全的违规行为。”21

《21世纪的帝国主义——全球化的生产、超级剥削和资本主义危机》第一章:商品全球化-激流网图|新华社(马斯鲁尔摄)

  在2012年9月,卡拉奇一起烧死289名制衣工人的工厂火灾案件中,有个叫阿里·艾哈迈德(Ali Ahmad)的工厂老板谈到了跨国公司给供应商施加的压力:“供应商说自己遭受罢工、断电、当地黑手党收保护费……然而,美国的无情买家们可不在乎你遭遇什么,只在乎你能否按时完成订单。每次不能按时供货对我们都是一次打击,这意味着失去了利润,也意味着我们只要做该做的事情,那就是快速地完成我们的订单。这家工厂的老板可能只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加班的。”22

  根据全球服装业权威人士约翰•皮克尔斯(John Pickles)的说法,资本家们在成功地降低工资水平之后,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地方:“近年来,挤压劳动力成本的边际收益大幅减少。当工资水平低于生存成本,并且不能进一步下降时,采购方和供应商在价值链的其他领域(投入成本、交易成本、物流、协调成本、需求管理等)寻求利润。”23这样做的结果是加大了供应商削减管理费用的压力,他们更加忽视健康和安全立法,强制加班,并将订单转包给更下一级的工厂,这些工厂的工作条件通常比一级供应商更差,或者正如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发表的《2013年世界投资报告》所述:“在采购方拥有很强定价权的劳动密集型行业(如纺织品和服装业)往往工资水平较低……除此之外,降低成本的目的还常常导致各种职业安全和健康方面的严重违规行为。”24

  但是,“采购巨头们”可以依靠一些所谓专家的论证来保护自己免受罪责。沙拉·拉博维茨(Sarah Labowitz)和多萝西·鲍曼·保利(Dorothée Baumann-Pauly)给纽约斯特恩商学院提交的一分重要研究报告称:“如果工厂所有者不能按时完成订单,他们将面临巨大的财务损失。”25他们说低工资和致命的工作环境是由于孟加拉国政府腐败,电力供应不稳定,人口过剩等等,决口不提跨国公司的各种苛刻规定。他们甚至连“客观性”的幌子都不要了,拉博维茨和鲍曼·保利在报告一开始就声明,他们的研究“是基于一种对更高标准的共同渴望......这种标准以服装部门极大地造福孟加拉人民和经济为前提……它使企业能够切实为社会的利益而工作。我们支持企业创造价值的目标,同时强调高标准的人权保障。”26这种的谄媚的口吻与作者对“孟加拉国政府缺乏政治决心,相应技术能力以及保护工人基本权利所需的资源。孟加拉国在所有善政衡量标准中,包括民事司法、监管执法和零腐败方面都处于或接近负数。”等严厉斥责形成鲜明对比。27

《21世纪的帝国主义——全球化的生产、超级剥削和资本主义危机》第一章:商品全球化-激流网贾格迪什·巴格瓦蒂 图|百度

  同样热衷于为大企业辩护的还有哥伦比亚大学的贾格迪什·巴格瓦蒂(Jagdish Bhagwati )教授,他被认为是国际贸易中最重要的理论家之一, 但他为自己还未被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感到恼火。28“既然工厂主是工厂的所有者,那么所有责任都该由工厂主和当地政府承担,而不是责备他们的客户,更别提我们这些国内外的消费者。”29对于如此“绝妙的”理论,确实欠他个什么‘奖’!

  早在拉纳大厦灾难(Rana Plaza Disaster)之前,孟加拉国的工厂火灾和建筑倒塌事故就已成为非政府组织(NGO)、全产业联盟国际工会联合会(International Union Federations IndustriALL)和全球工会联合会(UNI Global Union)与西方服装巨头代表之间矛盾的焦点。在大楼倒塌后的两周内,各方宣布签署“孟加拉国消防和建筑安全协议”,其核心内容是新成立一个由国际劳工组织督导的工厂检查部门。该部门委员会由三名国际工会代表和三名跨国公司代表组成。30在对美国和欧洲零售业巨头游说了几个月后,有超过40个有影响力的品牌支持该协议,GAP和沃尔玛(Walmart)除外。协议各方同意“尽一切合理努力,确保本协议所涵盖的每个工厂的初步检查在头两年内完成”,并承诺公布安全报告、整改情况和进行安全培训。供应厂商必须组成由政府官员和工人代表组成的健康和安全委员会,工人代表由工会推选,没有工会的由“民主选举”选出。该协议据称“具有法律约束力”,但它只规定了对不能按时完成订单的供应商的处罚措施。整个计划将由西方的“品牌”资助,活动资金来源于每个品牌在该国的商业规模而确定的会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御姐脚上袜 2018-7-5 15:51
  第一章的作用相当于引言:以T恤、iphone、咖啡三种商品为例,揭示了资本主义商品全球化所造成的种种现象,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工人农民的残酷剥削,以及掩盖这一切的、“XX让人类生活更美好”之类的神话;由此引导读者走向之后的理论分析,并概述了之后各章的内容和结构。我想把分页调整一下,然后加上索引,如下:

  第1页-目录 第一章:商品全球化
  第2页-第一章:商品全球化(续):T恤、iphone
  第3页-第一章:商品全球化(续完):咖啡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7-19 10:12 , Processed in 0.01308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