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革命是一场持久战

2018-7-9 22:31|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2719| 评论: 1|原作者: 红旗特约评论员|来自: 红旗网

摘要: 要善于总结国际共运史上,中国革命史的经验和教训。左派的思想不能停留在教条和僵化的状态,认为过去的一切都触摸不得,一切都是合理正确的,没有这样的事情。
红旗特刊:革命是一场持久战
2018年7月8日 红旗特约评论员:剑气如云

6_副本.jpg

一,问题的提出

在抗日战争进行到一年的时候,在延安窑洞白昼和夜晚昏暗的油灯下,一部旷世的伟大军事著作《论持久战》诞生了。毛泽东一鼓作气,连续用了九天的时间,完成了这篇长达五万多字的伟大著作。正是这篇伟大的著作,正确判断了敌我双方的形势,批驳了当时流行的“速胜伦”和“亡国论”,得出了抗日战争只能是持久战的结论。

这是毛主席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分析实际问题的典范,《论持久战》不仅是一部兵书,而且也可以看成了一部哲学书,而且是实际应用的哲学,它应用了哲学这一最高级的智慧,来解读指导具体的战争问题,那么,也可以用同样的原则来分析其他领域的问题。

在我们的目前左派的群体中,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有不少人抱着十分乐观的情绪:当今中国由于走了私有化的道路,这条道路是不通的,是最坏的资本主义,因为“最坏”,所以导致了社会矛盾丛生,人民的反抗不断,每年都会有1000多起群体事件发生,特别是最近老兵维权出现的高潮,更使这些同志兴奋不已,认为革命的高潮已经临近,左派同志不能坐等了,要走向群众,发动工农,推动革命高潮的到来,工农发动起来了,革命就很快取得胜利,重建社会主义的大业就成功了。

其实,这些年来,这种论调一直在一部分同志中流行着,他们轻视理论的学习和宣传,急于走向现实,见到成效,认为革命可以速胜,革命之所以没有速成和速胜,就是因为我们这些左派同志没有走向现实——这是现代版的“速胜论”。

另外有一些同志持相反的态度,在他们看来,左派过于弱小,群众特别是年青人,普遍处于麻木和糊涂状态,特色政府掌握着国家权力,力量强大,社会主义运动在整个世界的大范围内,普遍处于低潮状态,革命的前途是渺茫的,看不到任何希望。有很多人还因此放弃了过去的追求,去“泯与众人”了,——这也是现代版的“亡国论”者。持这种观点的人,观望游移,悲观失望。

其实,这两种论调在今天同样是错误的。

二,革命不可能是速胜的

真正的辩证唯物主义者,首先应该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方法论,无论是马克思、列宁,还是毛泽东,他们观察问题,都是从具体的、错综复杂的、不断变化的实际中考察事物,从而运用科学的分析法发现事物的规律,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不是只看表面的、暂时的、局部的表象,这也是思考问题的起码要求。

首先,特色政权四十多年的统治,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灭亡。特修集团自76年窃国,已历四十余年,在这四十多年的时间内,他们通过篡夺国家政权,进而改变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成功地实现了官僚资本主义的复辟,把毛主席领导下艰苦奋斗二十年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变成了有中国特色的官僚资本主义国家。政治最本质的东西就是政权问题,哪个阶级掌握了政权,就可以实行为本阶级、本集团服务的路线和政策,就可以把他们这个阶级的意志变成国家的意志。因为他们不仅掌握了国家的暴力机器,还掌握了对意识形态的控制权。

古代大哲韩非曾说,尧为匹夫不能治三人,而桀为天子能乱天下,所差者,势也。势就是权势、政权的力量。特修集团,正因为有了政权,虽然他们走的是邪路,却能以改开的旗号,打着社会主义的招牌,废公有、改路线、夺民财、行卖国……正义之士,虽怒发冲冠,但也只能是把栏杆拍遍,徒呼奈何!

孙中山面对风雨飘摇的满清政权,奋斗了四十年,才赶走了一个满清皇帝,马克思和恩格斯以天纵之才,奔走革命,但有生之年,也没有见到资本主义灭亡之日;伟大导师列宁,从创办《火星报》开始,艰辛宣传革命,创建党派,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赢得了政权。而毛主席领导的中国革命,也用了28年的时间。

很多左派同志,在自己的网络群体里,或区区几十,或上百,每日里发链接、怒声讨,就以为自己的群体就是代表了整个社会,以为天下人皆出己意,而不懂得天下已变,人心不古,不懂得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以为短时间就可以实现革命的成功,简直是天真的近乎荒唐了。

其次,革命需要有生力量

所谓有生力量,就是能够战斗的,实实在在的力量,而不是虚拟的、分散的。任何革命都取决于决战双方阶级力量的对比。

  而近现代革命的力量,至少要包括如下几个方面:一是阶级的先锋队,即政党的力量。近现代的政治革命,无不是通过政党斗争来实现的,政党集合了阶级中的最优秀分子,它能够代表本阶级的意志,也能够实现本阶级的利益。二是阶级的力量。社会主义革命绝不可能是少数人的觉醒和革命,没有整个或者大部阶级的支持和参与,就不可能形成革命的社会基础。

国际的大环境,当年,没有俄国的十月革命影响了整个世界,也对中国革命给予了充分的影响和大力的支持,如果我们当初的邻国不是苏联而是美国的话,那历史可能就会改写了。


四,从年龄段来说,没有大批的青年人参加的革命是不会有持续性的。自古英雄出少年,这绝不是一句夸张的话,陈胜首义,29岁,项羽初起,24岁,李自成参加起义,20左右,孙中山立志改变专制社会,20多岁,毛泽东和周恩来在五四运动时,也都是风华正茂的青年。

但观目前情况,这些方面又有哪些具备了呢,看那些纪念毛主席的场面,还有呐喊疾呼的视频,多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当然,革命不会把任何人排除在外的,但仅靠那些老同志,就幻想着把革命搞成功,古往今来,尚无先例。因为革命,需要冲锋陷阵的战士,需要曲曲折折的经历,需要踏遍青山人未老的体力和意志。这些,都不是老同志可以承受的。

第三,民运右派的大量存在,他们在与我们争夺阵地和资源。

他们,也可以叫做西化分子,他们也反对特色的封建性,因为特色的官僚资本主义所拥有的特权以及专制的壁垒,制约了他们的发展。他们有外部西方势力的支持,国内也有中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右翼作为他们的阶级基础,因而他们也很有市场。

  他们控制着一些网站或其他的媒体,宣传西方资产阶级的所谓普世价值,期待建立所谓民主式的资本主义,实现多党制和三权分立、一人一票的普选制。这股势力,他们在与左派争夺群众,争夺青少年,但在根本上,他们与特色资本主义并无本质的区别,因为他们都要走私有化的道路,其发展结果也同样是人民受剥削,受压迫,必然造成两极分化,社会风气的糜烂堕落。但他们有很大的欺骗性,常常以所谓发达国家的繁荣和民主自由为幌子,诱骗大量的青少年上当,我们绝不可忽视他们的存在。

第四左派形状面面观

所谓的左派,大致可以认为是以走社会主义为目标,以马列毛为思想信仰的那些群体。这个群体虽然人数可观,但仔细分析其构成和思想状况,却很难得出是一股真正力量的结论。

首先就成分而言,比较复杂,以小资产阶级成分居多。其中不乏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他们有明确的信仰,坚定的意志,有为革命事业奋斗乃至牺牲的大无畏的精神,但也存在着观点模糊,信念不足的人,虽然他们对现实不满,但只是终日牢骚满腹,缺乏革命的斗志和积极投入的勇气和精神。

其次是思想混乱。真正的无产阶级先锋队,需要统一的意志。特别是在思想方面,要求掌握先进的理论以形成信念。从目前来看,有人把左派称为泛左翼,是有一定道理的,有的人深受某些网站所宣传的改良主义的影响,主张保党救国,把希望寄托在大领导的良心发现和体制内的健康力量上,反对革命,他们也想社会变好,但又怕革命打破他们的坛坛罐罐,这种矛盾的心理,使得这些人是不会在未来的革命道路上坚定不移的。在泛左翼内部,争争吵吵了十多年,有人期待着团结,但这种团结一直没有真正的实现。

  当然,也存在着不认真学习马列毛理论一些人,他们认识浅薄,感情用事,遇到问题,没有清楚正确的认识。

再有就是作风问题。革命者需要严谨认真,正直求实的作风,但在我们左派的阵营中,也存在种种不良的风气,他们把各种不良风气也带到左派队伍中来,如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教条主义等,有的人自以为学了一点马列主义就自以为是,唯我独尊、唯我独革、怀疑一切,打击一切,还有人奉行双重标准,对人严,对己宽,唱高调,口号派等等,这些都是小资产阶级思想在左派阵营中的反映。

因此,左派在目前只代表了一种思潮,在思想上、组织上、作风上,尚未形成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革命力量,这样的现状,是经不起真正革命斗争的考验的。

第五,革命的主客观条件的形成,需要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任何革命,并不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并不取决于社会上少数人物的心理活动或主观愿望,从根本上,它还是社会矛盾运动和规律起作用的。一般来说,革命的客观条件是:

1,由于资本主义社会里,存在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必然会导致经济危机的发生,经济决定政治,经济上的危机必然会引起政治危机;

2,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使他们所谓的上层社会也无法维护统治了;

3,被压迫阶级,包括最落后的阶级,也深感社会的重压,在巨大的灾难面前也难以为继了。

从主观方面,无产阶级是否成熟是至关重要的。巴黎公社之所以失败,除了力量对比悬殊之外,巴黎公社的无产阶级也是不成熟的,他们的领袖人物还受着机会主义的影响,也没有出现坚定的无产阶级政党。

  在我们中国的革命史上,在前期,也经历了种种的挫折,出现了如陈独秀那样的右倾机会主义者,给革命事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后来又出现了像瞿秋白、李立三、王明那样的左倾机会主义者,他们或右倾保守,或左倾盲动,其错误的路线几乎葬送了革命。

从历史上看,社会的矛盾的运动也不是直线进行的,它的酝酿或爆发都需要经过一段过程,而无产阶级政党的成熟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在革命中,总要会有个“交学费”的过程,而且,交一两次还不够。

综上所述,革命是不会速胜的,认为革命可以速胜的人,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狂热性的表现,他们把革命简单化、幻想化。而不去准备做艰苦复杂斗争的准备,在认识上,是一种主观主义,在行为上,必然表现为盲动主义。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7-10 00:35
是一篇写得很不错的文章,值得学习。建议转到政治版上去。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1-18 01:06 , Processed in 0.01312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