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世界体系理论的丰富内涵是什么?

2018-7-21 07:5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2803| 评论: 3|原作者: 毛经天

摘要: 何宇将他们的世界体系论判定为无用的抽象,“现代资本主义研究”说井冈山卫士忽略了世界体系的“丰富的层面”,话实则将其视作考茨基“超帝国主义论”的现代翻版。其实“现代资本主义研究”可以和话实辩一辩,捍卫一下他们的具有“丰富的层面”的世界体系理论。

世界体系理论的丰富内涵是什么?

毛经天


近日现代资本主义研究公众号转载了张跃然博士对某一本资产阶级学术著作进行总结的文章《贸易战从何而来》。其编者认为,该总结深入挖掘了国际贸易秩序背后的互动关系、权力变化,得出了切合实际的关于贸易战的结论——巴西、印度和中国的经济崛起挑战了美国的霸主地位。

在热情称赞了这篇总结之后,该编者立马换了一张脸,批评井冈山卫士和远航一号以自欺欺人的世界体系话术否定中帝论,在该编者看来,世界体系的秩序并非始终稳定、不可撼动的,体系中的各国关系也有着丰富的层面,不是简单的‘依附’与‘被依附’的关系,而何宇的文章《马列主义还是世界体系论?》充分批判了这种话术,但可惜的是把丰富的世界体系理论也一概否定掉了

何宇在其文章中宣称,“所谓‘体系’,在我看来不过是各资本主义关系的总和。体系就等于总和,而不是从总和的某个抽象方面出发演化出的固有排序……总和的内容是生动的、丰富的……”

既然“现代资本主义研究”和何宇都认为,体系是具有“丰富的层面”的,却又吝惜笔墨不肯赐教这些“丰富的层面”是什么,本文就来探讨一下这些东西。

 

1. 如何认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

何宇宣称,他的体系不过是各资本主义的总和罢了。任何具有现代科学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对于复杂系统来说,总体不等于部分的简单加总。部分与部分之间的相互联系、相互作用,会在整体层面呈现出部分不具有的性质,并推动系统的演化发展。马克思所讲的价值规律就揭示了这样的道理,各小商品生产者之间的交换关系,客观上就将社会总劳动时间分配到了各个生产部门以满足社会各种需求。何宇后来又在行文中用“在个体基础上的整体和在整体规定下的个体相统一”的词句来否定他先前关于“体系是各资本主义的总和”的论断,这不过反映了他脑袋里的混乱罢了。

何宇声称总和的内容是生动的、丰富的,却不去说明我们需要考察总和里哪些丰富的内容,只指责井冈山卫士的世界体系论是抽象的排序。这时,笔者不禁要问,有哪个科学理论不做必要的抽象?做任何科学研究,都要抛掉枝叶抓住主干,都要合理地抽象,以解释和预测研究对象。一句话,要抓住事物的主要矛盾。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先进知识分子,何宇一定可以理解动力学里把物体抽象为“质点”的理由吧。

既然要批判井冈山卫士的世界体系论,那就要说明他的抽象为什么不是主要矛盾,为什么不能解释当前世界体系的动态发展,而不能像何宇一样说“总和的内容是生动的、丰富的,既有依附关系的序列,也有非依附关系的序列;既有秩序性的方面,也有反秩序性的方面”,自以为说全面了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实际上说了和没说一样,毫不利于我们去认识客观世界。

何宇采用这些自相矛盾和违背科学的说法,是为了给他的论断留下空间,即中国是二流帝国主义国家,其主要矛盾是政治不平衡、经济不平衡、国内不平衡、国际不平衡。奇怪的是,何宇所批评的井冈山卫士的世界体系论恰恰是关于资本主义不平衡的理论,井冈山卫士所作的分析恰恰是关于薄弱环节的分析,只不过没给何宇的“二次革命论”、“工人群众落后论”留下位置罢了。

马克思曾说过,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希望何宇还能潜下心来学习学习现代科学知识。

总而言之,要理解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就要坚持整体论,要说明白各阶级、各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基于这些相互作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会如何演化发展乃至灭亡。

 

2.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是什么

世界体系理论的基本前提是,我们要从整体的角度考察社会系统,分析单位是整个体系而不是单个国家或地区。此外,对世界体系的分析必须是系统的和历史的,也就是说要在系统层面上阐明部分与部分之间的相互作用,并要说明整个体系产生、发展和灭亡的历史路径。

历史上出现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是由多个民族国家组成的、以资本积累为动力的分工体系。处于这一分工体系的国家可以划分为核心、半外围和外围。在世界市场上,核心国家的生产活动主要由处于科技前沿的、能够获得垄断利润的部门构成,外围国家的生产活动主要由竞争性的、科技含量低的部门构成,而半外围国家的生产活动则兼有这两种类型的部门。因此,剩余价值从外围国家转移到核心和半外围国家,也从半外围国家转移到核心国家。享有超额剩余价值的核心国家能够提供良好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来吸引核心资本(即处于科技前沿的资本),提升产业结构;因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而淘汰下来的产业则转移到半外围国家、外围国家。这一机制有助于维持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相对稳定性。而剩余价值从外围、半外围向核心的转移,正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之所以为体系的关键。

被“现代资本主义研究”所推崇的文章《贸易战从何而来》里所引用的阿瑞吉就曾详细阐述过这一机制。而“现代资本主义研究”的编辑似乎对此一无所知。通读编者按,该编者所声称的“丰富的层面”好像是指巴西、印度和中国经济崛起,摆脱了其半外围的地位,与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发生了严重冲突。可是,如果他真心推崇那篇文章的每个字句,就应该去了解一下阿瑞吉的学术成果。按照阿瑞吉以人均GNP划分核心、半外围、外围的标准,中国、巴西只能是半外围的地位,而印度才刚刚踏入半外围的门槛。

除了剩余价值转移的“主干”外,世界体系理论当然还有“丰富的层面”。既然“现代资本主义研究”推崇对某一本资产阶级学术著作的总结文章,那就不妨去看看资产阶级学术权威Nature上刊发的关于世界体系的文献综述,毕竟文献综述会更有说服力一点。20184月底Nature子刊Geoscience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国际贸易的环境和社会足迹》。作者列举了多项研究成果,例如:在过去50年中,发达国家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的排放被逐步转移到发展中国家;2007年全球30%PM2.5排放是由生产出口品引起的,其中大部分是从中国和印度出口到美国和欧洲;2006年,中国4%-8%的空气污染物是由于生产满足美国的消费品引起的;发达国家将低技能工作转移到发展中国家;2011/2012年,印度有100万儿童为生产出口品而工作;美国每年7000万人年的劳动足迹里有4000万人年来自于高度不平等的国家,如巴西、菲律宾、墨西哥和中国……不知这些“丰富的层面”入不入“现代资本主义研究”编辑的法眼?

关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是什么,远航一号和井冈山卫士已经做出了大量的说明。何宇将他们的世界体系论判定为无用的抽象,“现代资本主义研究”说其忽略了世界体系的“丰富的层面”,话实则将其视作考茨基“超帝国主义论”的现代翻版。其实“现代资本主义研究”可以和话实辩一辩,捍卫一下他们的具有“丰富的层面”的世界体系理论。

 

3.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混沌”

“现代资本主义研究”编辑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专门将《贸易战从何而来》一文中的这个语句挑出来:

“当前的国际秩序十分符合阿瑞吉、西尔弗描述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发生霸权转移时的系统性混乱——「随着竞争和冲突逐渐超出现有结构的管制能力,新的结构在缝隙中冒出,并让主导型的权力结构变得更不稳定。紊乱往往是自我强化的,最终威胁或直接导致旧秩序的全面崩溃。」”

其实,关于美国霸权衰落的讨论,从上世纪60年代末就开始了。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在70年代初的解体,就和德国、日本的经济崛起有密切关系。运用相同的逻辑,张跃然博士或者“现代资本主义研究”的编辑还可以谈谈那个时候“紊乱”是怎么自我强化的,“最终威胁或直接导致了旧秩序的全面崩溃”。

所谓“混乱”,在中文的正式翻译中应该叫做“混沌”,这是复杂系统理论中关于非线性系统的一个概念。“混沌”并不是说事物发展不再遵守规律而呈现出随机的特点,而是说,系统的发展对初始条件非常敏感,初始条件的微小变化会引发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而系统是否呈现出混沌的特点,取决于基本参数。随着基本参数的变化,一个非线性系统会逐渐出现分叉现象、然后再过渡到混沌。

关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混沌”,我们要注意两点,一是基本参数,二是初始条件。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基本参数应该是资本积累的基本条件,即劳动力成本、环境成本和税负成本。随着劳动力成本、环境成本和税负成本的上升,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会趋向混沌——中国的崛起在此意义上才能被认为是造成了混沌,而不是中国与美国争霸造成了混沌。因为系统未来的发展路径取决于初始条件,即当前人们采取的行动,因此左翼的主观能动性也能发挥巨大作用。所以,我们必须对可能的“薄弱环节”进行严肃的研究,以求取得局部胜利乃至最终的全局胜利,而这正是关于“中帝论”争论的关键所在。

早在10年前,被“现代资本主义研究”编辑所嘲讽的李民骐教授就发表了他的著作《中国的崛起和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终结》,探讨中国崛起和世界资本主义灭亡之间的关系。如果“现代资本主义研究”要进行真诚的讨论,那就不妨取来读一读。

 


2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林林 2018-7-22 03:12
(接上)
而他自己在 “天眼”成功不到一年就离世了。【“天眼”的科学价值不说了,现在光供人参观据度娘就收益颇多。】比一比说明什麽?想一想又说明什麽?这才是一个中兴而已。至于其他的,多少中国的衣食住行被外企所控制呢?。。。
现在有不少科技工作者感慨在中国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搞创新困难重重。这恐怕就是中国的科技生态环境所致。
引用 林林 2018-7-22 03:04
从文字看,【其编者认为,该总结深入挖掘了国际贸易秩序背后的互动关系、权力变化,得出了切合实际的关于贸易战的结论——巴西、印度和中国的经济崛起挑战了美国的霸主地位。】,这位作者这麽说(没有看到张跃然的原文),巴西,印度和中国崛起而已,挑战而已。有意思的是,巴西没有人在世界上高呼他们是帝国,印度也没有人在世界上高喊他们是帝国,为何特色国有人在世界上高喊中国是帝国呢?
还得拿中兴为例,一个一些人眼中的上市大国企,这次贸易战,结果上缴不少钱,最后还得听命于美国,换掉高层,由美国监督。从政治上看,根本被外国控制(美国借口与伊朗做生意引起的),为什麽要听他们的话更换领导层,要他们监督该企业(连中兴的原某高层不得不感到屈辱)?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中国政府为何要这麽做?关键在于政治上仍由外国做主(自称的夫妻关系),这时中国政府的独立表现在哪里?从经济来看,也不独立,要缴纳不少钱,凭什麽呢?引来下面的就是科技不独立,关键技术被人控制,被罚款。也许对特色这十多亿不多,不过中国科学家南仁东花了大约10年聚集大约7亿人民币才搞出中国的“天眼”,而为了这个项目他花了人生的20年(连院士都不是),而他自己在 “天眼”成功 ...
引用 No.24601 2018-7-21 12:26
刀刀见血,气贯长虹!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0-16 02:21 , Processed in 0.01919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