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再谈怎样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 —— 斗争的结局归根结底取决于世界的东方 ...

2018-7-22 23:56|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31436| 评论: 2|原作者: 远航一号|来自: 原创

摘要: 归根结底,我们今天的问题是,今天的中国到底是属于世界的“东方”还是属于世界的“西方”?信奉“中帝论”的同志们,你们相信还是不相信社会主义最终可以胜利呢?相信还是不相信“斗争的结局”归根结底取决于世界的东方呢?

再谈怎样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

—— 斗争的结局归根结底取决于世界的东方

 

远航一号

 

        归根结底,我们今天的问题是,今天的中国到底是属于世界的“东方”还是属于世界的“西方”?信奉“中帝论”的同志们,你们相信还是不相信社会主义最终可以胜利呢?相信还是不相信“斗争的结局”归根结底取决于世界的东方呢?

 

      井冈山卫士同志“从《帝国主义论》看中国是不是帝国主义国家”一文发表后,许多同志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发表了意见。其中有些,是严肃的、有益的批评意见,如“太平洋的风”同志“中国工业当前的垄断程度低于列宁时代的美国吗?”一文;对于其中的一些疑问和误解,我们已经做了答复。还有一些,却是不严肃、不认真的,他们辩论的目的,不是为了认清事实、追求真理,而更多地是为了让真理服从自己。对于这些不严肃、不认真、有害而无益的批评,远航一号、井冈山卫士和毛经天同志也分别做了答复。

      激流网是有广泛影响的一个重要的进步网站;长期以来,红色中国网与激流网之间在许多重大问题上一直是相互合作、相互支持的。以往一些批评我们的文章,激流网转载了,但并没有首发。我们对于“中帝论”的批判文章,激流网并没有转载过。对此,我们是理解的。这次,壮壮同志批评我们的文章,则是由激流网首发的。想必,激流网编辑部的同志对于壮壮同志的文章是完全赞成的,而对于我们对“中帝论”的批判则不完全赞成。如果确实如此,建议激流网的同志在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方式将你们的意见表达出来。

      壮壮同志的批评文章题为“井冈山卫士知道中国的银行业集中到了什么程度吗?”。壮壮同志的主要观点是,中国银行业的“垄断”程度已经高于二十世纪初德国帝国主义的垄断程度,因而足以证明中国资本主义已经具备了“明显”的帝国主义特征。井冈山卫士同志这两天比较忙,受井冈山卫士同志的委托,我来答复壮壮同志提出的质问。

      壮壮同志查阅了银监会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2015年报》,了解到:“2015年末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共有法人机构4262家。根据普华永道20174月给出的《银行业快讯》中的编写说明,27家上市银行的资产合计相当于截至201612月末中国商业银行总资产的76.40%。”根据这个信息,壮壮网友认为中国商业银行总数大致为4000家,27家上市银行占商业银行总数的不足0.7%,却占到了全部资产或存款总数的四分之三以上。这个集中程度,按照壮壮同志的计算超过了德国银行业在二十世纪初期的集中度(占银行总数约0.75%9家大银行占有全部存款的一半)。

      壮壮同志能够主动做调查研究,查阅银监会资料,这是好的。但是,壮壮同志的调查研究不够仔细,下结论又过于匆忙马虎,以至于忽略混淆了一些金融业的基本概念。在2015年底,中国确实有4261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这比壮壮同志列出的数字少一家,这一微小差别无伤大雅)。但是,壮壮同志,“金融机构”不等于“商业银行”。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6年中国银行业各种金融机构数量盘点”,2015年底,在总计4261家金融机构中,计有农村信用社1373家、村镇银行1311家、农村商业银行859家、城市商业银行133家、股份制商业银行12家、民营银行5家、大型商业银行5家。此外另有企业集团财务公司、信托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金融租赁公司、消费金融公司、汽车金融公司、邮政储蓄银行、货币经纪公司、贷款公司、政策性银行等等,均非商业银行(http://www.askci.com/news/finance/20160902/14383359164.shtml)。

      如将其中确属商业银行的农村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民营银行、大型商业银行相加,总数不过1014家。如此算来,中国最大27家银行占商业银行的总数就不是壮壮同志所认为的不足0.7%,而是2.7%了,其集中度也就未必高于二十世纪初德国银行业的集中度了。在“从《帝国主义论》看中国是不是帝国主义国家”一文中,井冈山卫士在说明中国工业的集中度时,研究不够仔细,仅研究了少数大企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比例,而没有研究大企业产值占全部工业企业的比例。“太平洋的风”同志指出了这一错误。令人遗憾的是,壮壮同志没有从井冈山卫士同志的这一错误中吸取教训,在没有搞清楚金融机构与商业银行两者之间区别的情况下,就急急忙忙得出“中国银行业的垄断实在是太恐怖了”的结论,犯了与井冈山卫士同志类似的错误。所以在我们看来,壮壮同志应该向“太平洋的风”同志学习,学习他严肃、认真的讨论作风,努力做到不犯错误、少犯错误,而不要马马虎虎、不求甚解。就像毛主席说的,“以其昏昏、使人昭昭”,那是不行的。

      在与“太平洋的风”同志的探讨文章中,我们已经特别指出,资本积聚和集中只是造成垄断的条件,但是集中本身并等于垄断。关于集中和垄断的区别以及垄断的标准,除了可以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以外,我和井冈山卫士同志也在后来的文章中做了进一步说明。

      仅仅就集中来说,正如马克思、列宁都曾经论述的,资本的积聚和集中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总趋势。所以,到了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不仅一些公认的、历史上的帝国主义国家,而且一般的外围、半外围的资本主义国家,许多行业的资本都达到了高度集中。但是,银行业又有其自身的特殊情况。比如,在林毅夫、章奇、刘明兴合著的“银行业结构的国际比较与实证分析”一文中(发表于《世界经济》杂志2003年第1期,第3-21页),表2.1列举了四十多个资本主义国家1989-1996年银行业资本集中的情况。按照各个国家5家最大银行占银行全部资产比例来计算,埃及的5家最大银行占该国银行总资产的比例为73%,希腊的5家最大银行占91%,印度的5家最大银行占51%,肯尼亚的5家最大银行占72%,巴基斯坦的5家最大银行占90%,秘鲁的5家最大银行占76%,菲律宾的5家最大银行占56%,津巴布韦的5家最大银行占97%。相比之下,德国的5家最大银行不过占有该国银行总资产的39%,美国的5家最大银行不过占有该国银行总资产的20%。如果不对具体问题做具体分析,而简单的根据银行业集中度来认为埃及、印度、巴基斯坦、肯尼亚、津巴布韦、菲律宾、秘鲁等国都是“帝国主义”国家,或者认为德国、美国反而不是帝国主义国家,那岂不是十分荒唐?

      那么,在列宁看来,到底什么样的资本主义国家可以算做帝国主义国家呢?壮壮同志(像很多信奉“中帝论”的同志一样)引用列宁的著名语录:“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但是,列宁是在什么样的情形和语境下做出这一论断的呢?在《帝国主义论》第七章的前几段,列宁是这样讲的:

 

如果必须给帝国主义下一个尽量简短的定义,那就应当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这样的定义能包括最主要之点 过于简短的定义虽然方便(因为它概括了主要之点),但是要从中分别推导出应当下定义的现象的那些最重要的特点,这样的定义毕竟是不够的。因此,如果不忘记所有定义都只有有条件的、相对的意义,永远也不能包括充分发展的现象一切方面的联系,就应当给帝国主义下这样一个定义,其中要包括帝国主义的如下五个基本特征:(1)生产和资本的集中发展到这样高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垄断组织;(2)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已经融合起来,在这个“金融资本的”基础上形成了金融寡头;(3)和商品输出不同的资本输出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4)瓜分世界的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已经形成;(5)最大资本主义大国已把世界上的领土瓜分完毕。帝国主义是发展到垄断组织和金融资本的统治已经确立、资本输出具有突出意义、国际托拉斯开始瓜分世界、一些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已把世界全部领土瓜分完毕这一阶段的资本主义。

 

      壮壮同志,各位坚持“中帝论”的同志,请你们认真地看一看列宁自己是怎样讲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这一定义,虽然“能包括主要之点”,毕竟仅仅是一个“尽量简短的定义”,仅仅是为了“简短”和“方便”才可以这样讲。但是,如果我们的目的“是要从中分别推导出应当下定义的现象的那些最重要的特点”,那么,列宁明确讲,“这样的定义毕竟是不够的”。列宁还特别指出:“所有定义都只有有条件的、相对的意义,永远也不能包括充分发展的现象一切方面的联系”。在我们看来,列宁的这一教导,对于批判当今中国左派中形形色色的教条主义者,是特别有意义的。

      只是在做了上述说明以后,列宁才列举了一般人们所熟知的帝国主义的五个基本特征。但是,许多不细心的读者可能没有注意到,即使是这五个基本特征,在列宁看来,也仍然是不够完整、不够全面,尤其是不能够适应帝国主义时代阶级斗争需要的。因为,紧接着,列宁又进一步指出:

 

下面我们还会看到,如果不仅注意到基本的、纯粹经济的概念(上述定义就只限于这些概念),而且注意到现阶段的资本主义同一般资本主义相比所占的历史地位,或者注意到帝国主义同工人运动中两个主要派别的关系,那就可以而且应当给帝国主义另外下一个定义。

 

      所以,在列宁看来,为了适应阶级斗争的需要,特别是为了说明“帝国主义同工人运动两个主要派别的关系”,还必须给帝国主义再下一个定义,否则就仅仅是注意到了“基本的、纯粹经济的概念”。那么,列宁认为应当给帝国主义下的另外一个定义,是什么呢?在接下来的论述中,列宁用相当的篇幅来批判考茨基的“超帝国主义论”,并没有明确地再提出帝国主义定义的问题。

      然后,在《帝国主义论》第八章的开始部分,列宁指出:“现在我们还要来研究一下帝国主义的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大多数关于帝国主义的论述,对这个方面往往认识不足。我们说的就是帝国主义所特有的寄生性。”在这一章的中间部分,列宁特别指出,正是这一“帝国主义所特有的寄生性”与国际工人运动中两个主要派别(即革命马克思主义派别和修正主义派别)的存在有着直接的联系:“食利国是寄生腐朽的资本主义的国家,这不能不影响到这种国家的一切社会政治条件,尤其是影响到工人运动的两个主要派别。

      这种帝国主义“寄生性”的物质基础就是帝国主义国家从广大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剥削来的“垄断高额利润”,从而使得帝国主义国家的资本家阶级可以用这些“垄断高额利润”来收买“工人贵族”:“帝国主义意味着瓜分世界而不只是剥削中国一个国家,意味着极少数最富的国家享有垄断高额利润,所以,它们在经济上就有可能去收买无产阶级的上层,从而培植、形成和巩固机会主义。

      可见,在列宁看来,帝国主义必然意味着“瓜分世界”,就是将整个世界的大部分地区变为帝国主义国家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必然意味着“极少数最富的国家享有高额垄断利润”、“收买无产阶级的上层”、“培植、形成和巩固机会主义”。这些,都不是井冈山卫士或者远航一号的发明,而是见诸列宁的《帝国主义论》、白纸黑字。

      在后来列宁亲自撰写的《帝国主义论》法文版和德文版序言的第五部分,列宁又特别强调了第八章的重要意义,并且着重指出:“这个有世界历史意义的现象的经济基础是什么呢?就是资本主义的寄生性和腐朽,而这是资本主义的最高历史阶段即帝国主义所特有的。”接下来,列宁再次强调了,帝国主义国家从殖民地半殖民地剥削来的“大量的超额利润”可以用来收买工人领袖和工人贵族,是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物质基础。列宁是如此重视这一问题,以至于他特别指出:“如果不懂得这个现象的经济根源,如果不充分认识这个现象的政治意义和社会意义,那么,在解决共产主义运动和即将到来的社会革命的实践任务方面,就会一步也不能前进。

      我和井冈山卫士同志在“我们为什么要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一文中,特别提醒同志们重视列宁的这一教导。令人遗憾的是,有一些同志,不仅不重视列宁的教导,而且对列宁的教导以及我们的说明加以肆意的歪曲和捏造。

      现在,我再次请同志们重视列宁的上述教导。因为,如果我们不能够正确地认识和分析中国资本主义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地位,不能够正确地认识和分析中国资本主义的特殊的、具体的矛盾,正如列宁所说的,我们将会“一步也不能前进”。

      在列宁逝世前一年所撰写的“宁肯少些,但要好些”中,列宁事实上已经明确指出,未来世界革命的主要希望不在西方帝国主义国家,而在被剥削被压迫的广大的东方:

 

现在我们面临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能不能支持到西欧资本主义国家发展到社会主义的那一天呢?不过,这些国家完成这一发展过程,不会像我们从前所期待的那样。它们完成这一发展过程,不会是经过社会主义在这些国家里平衡“成熟”,而将是经过一些国家对另一些国家进行剥削,经过对帝国主义战争中第一个战败国进行剥削,再加上对整个东方进行剥削的道路来完成的。斗争的结局归根到底取决于如下这一点:俄国、印度、中国等等构成世界人口的绝大多数。正是这个人口的大多数,最近几年来非常迅速地卷入了争取自身解放的斗争,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世界斗争的最终解决将会如何,是不可能有丝毫怀疑的。在这个意义上说,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是完全和绝对有保证的。

 

      在列宁看来,“西欧资本主义国家”(也包括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革命将“不会像我们从前所期待的那样”通过社会主义在这些国家自身里的“成熟”来实现,而是通过“对整个东方进行剥削的道路来完成的”。就是说,只有世界广大东方的人民起来反抗西方帝国主义的剥削,那样,东方的革命才能为西方的革命展开道路。列宁接下来说:“斗争的结局归根到底取决于如下这一点:俄国、印度、中国等等构成世界人口的绝大多数。”正是在世界东方被压迫人民占了世界人口的绝大多数这一意义上,“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才是“完全和绝对有保证的”。

      当然,正如列宁所说的,“所有定义都只有有条件的、相对的意义,永远也不能包括充分发展的现象一切方面的联系”。只有不可救药的教条主义者才会无视生动复杂的社会实际,而用僵硬的定义来裁剪现实。就列宁所处的时代来说,沙皇俄国就不完全符合列宁所列举的帝国主义的五个“基本特征”,在列宁所认为的“帝国主义所特有的”寄生性方面(即从殖民地和半殖民地攫取大量超额利润)也不典型。列宁与斯大林对沙皇俄国社会性质的有些认识也不完全一致。比如,斯大林曾经认为,由于对英、法资本的依赖,旧俄国实际上带有一定的“半殖民地”性质(相关史料见,阮大荣,“沙俄是帝国主义国家还是半殖民地”,《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2年第一期)。

      列宁认为,沙皇俄国尽管在经济上较为落后,但仍然是一个主要的帝国主义国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沙皇俄国通过对东欧、中亚各民族的征服而占有了广大的殖民地。按照列宁的计算,1914年,沙皇俄国的宗主国部分仅占沙俄总面积的24%,而殖民地部分占沙俄总面积的76%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亚非拉人民的民族解放运动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在今天的世界历史条件下,公开的殖民地已经很少了。我们判断一个资本主义国家是不是帝国主义国家,应该主要根据列宁所指出的帝国主义的一般的、主要的特征,即其垄断性和寄生性,以及由垄断性和寄生性所决定的通过对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外围、半外围国家剥削所形成的“高额垄断利润”。在这几个帝国主义基本特征的基础上,再进一步考察某个帝国主义国家(或者疑似帝国主义国家)是否通过对外政治和军事干涉而控制其他国家的内政,从而剥削和压迫若干个附庸国,是否发动或参与过多起对外侵略战争等。如井冈山卫士在“从《帝国主义论》看中国是不是帝国主义国家“一文中所论证的,以上几种情况,都不适用于今天的中国资本主义。将列宁所列举的帝国主义若干基本特征中个别的一个两个特征,从列宁对帝国主义的完整定义中机械地割裂开来,硬套在中国现实上,不仅无助于马列毛主义的进步,而且正如列宁所说,将使得我们“一步也不能前进”。

      归根结底,我们今天的问题是,今天的中国到底是属于世界的“东方”还是属于世界的“西方”?如果我们认为,今天的中国是属于世界的“西方”或者将要属于世界的“西方”(这是“中帝论”不可避免的推论),那么,我们就不得不承认, 不仅中国的工人运动必然要走上改良主义的道路,而且“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也将是没有保证的。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认为,今天的中国归根结底是属于世界的“东方”,是属于世界上被剥削被压迫的那一部分,那么,列宁关于“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的论断仍将是完全正确的。

      信奉“中帝论”的同志们,你们相信还是不相信社会主义最终可以胜利呢?相信还是不相信“斗争的结局”归根结底取决于世界的东方呢?


6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无套裤汉 2018-7-22 11:40
No.24601: 百川汇海,大气磅礴。谁在照搬列宁的个别词句掩盖失败主义,谁在运用列宁的思想精髓探索革命道路,一目了然。这场持续一个多月的关于“中帝论”和革命道路的争论 ...
但是中华帝国主义论远不止于垄断经济这样一个方面而是多方面的——例如,经济问题之外的政治社会军事等其他方面的考虑,以及这些方面的潜在性的发展出帝国主义的各种条件,等等。例如特色党炮制的千年大计、强国论、一带一路、反动的民族主义论等政治意识形态方面的发展;社会动员奔小康然后走强国之路;陆军战备开支增大到世界第二强等等,都是中帝论者萦怀于心的大事。所以论战只是开始,什么时候结束很难说,可能要到特色党的倒行逆施得到进一步的深入发展,以致引起广大群众对理论的重视才行。在这之前,就得做好准备,让真理带头、现实做向导,认真执行“马克思主义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这个教导。 ...
引用 No.24601 2018-7-21 14:09
百川汇海,大气磅礴。谁在照搬列宁的个别词句掩盖失败主义,谁在运用列宁的思想精髓探索革命道路,一目了然。这场持续一个多月的关于“中帝论”和革命道路的争论,可以以此文收官了。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0-17 19:56 , Processed in 0.01326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