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中帝论”是通往改良主义泥潭的迷药

2018-7-23 10:3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2903| 评论: 1|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如果我们不了解中国资本主义的具体的和特殊的矛盾,而盲目地追随“中帝论”,简单地将中国资本主义定性为是“帝国主义”,那么,与红旗网同志的主观愿望相反,这样的“中帝论”不仅不能指出无产阶级革命的光辉前景,反而是一副通往改良主义泥潭的迷药。

“中帝论”是通往改良主义泥潭的迷药

            —— 与和尚同志再商榷

 

远航一号

 

            经龙翔五洲网友介绍,我们刚刚看到红旗网的和尚同志最新撰写的文章“再谈特色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和尚同志提出:“对特色社会性质有不同认识,是正常现象,不可能强求一致。强迫人们承认一种看法,不现实,不可能。判定人们对特色社会的认识是否正确,马列毛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认为,只有一个标准,就是无产阶级革命实践。我愿意和同志们不断学习马列毛主义,从中国社会的实际出发,正确认识中国和世界,积极参加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在革命实践中坚持真理,改正错误,共同进步。”我们认为,和尚同志的这一讨论态度是诚恳的,是马列毛主义者对待同志之间意见分歧的正确态度。

            正如和尚同志所说,红色中国网的同志与红旗网的同志在很多问题上的看法是一致的:“有许多共识,比如对认清中国社会性质的重要性,特色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中国不需要‘二次民主革命’,要进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等。”

            和尚同志认为:“我们的主要分歧是特色资本主义是否发展到了反动垄断腐朽垂死的资本主义,即帝国主义阶段。”关于今天的中国资本主义是反动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我们与红旗网同志实际上在原则上也是意见一致的,区别仅在于怎样具体分析今天的中国资本主义腐朽在哪里,垂死在哪里?是在抽象的一般意义上的腐朽和垂死,还是通过分析中国资本主义的具体的和特殊的矛盾,切实地分析和认识导致其腐朽和垂死的具体的、特殊的矛盾并应用于阶级斗争的实践。就像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中,并不满足于抽象地谈论抗日战争必胜,而是具体地分析中日双方的优点和缺点,从而既批判亡国论,又批判速胜论,从而得出通过持久战实现抗日战争胜利的思想。

            关于“垄断”,一般地说,今日的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当然不是自由竞争资本主义经济,很多行业被垄断资本统治着。但是,在中国经济的垄断资本中,哪些是外资垄断资本,哪些是国内私人垄断资本,哪些是国有资本“控股”的垄断资本(今日中国已经基本上不存在纯国有企业了),需要具体分析。比如,中国一些高科技行业被外资垄断的现状,就不仅不能作为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的证据,反而说明中国资本主义在技术、市场、资本等方面依附于属于国际垄断资本的跨国公司。即使是一些表面上由国内私企、国企垄断的行业,也要具体分析这些企业是否实际上在技术、市场、资本等方面依赖于国际垄断资本,如此次“中兴事件”所暴露的。关于这一问题,还可以继续探讨。

            和尚同志以新发表的世界500强数据为例,试图说明中国的垄断资本已经占有了大量的超额利润。对此,龙翔五洲网友在跟帖中提出了他的看法,我将其抄在这里,供和尚同志参考:“如果不考虑人口总量的因素,不考虑人均的因素,单凭总量来分析是否垄断,这是一种合理的指标吗?如果不考虑从外部世界剥削来掠夺来的劳动价值,以缓解国内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这种寄生性来分析是否是帝国主义国家是合理的吗?如果不考虑这个国家对外的资本输出与被外资输入相比远远落后的因素来分析是否是帝国主义国家是合理的吗?如果不考虑这个国家有没有发生过军事侵略参与世界瓜分来分析是否是帝国主义国家是合理的吗?如果不考虑这个国家有没有能力在科技、文化教育、高端制造业、国际组织、规则和标准制定等重要方面控制其他国家或被控制来分析是否是帝国主义国家是合理的吗?如果不考虑这个国家是否是在政治军事经济上对外妥协、投降、长期韬光养晦甚至至今还无法完成国家统一来分析是否是帝国主义国家是合理的吗?”

            这里主要与和尚同志、红旗网的同志探讨一下,我们为什么认为将中国资本主义定性为帝国主义,恰恰会为改良主义、二次革命提供理论依据?我们的这一看法,除了是基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世界范围阶级斗争的实际发展以外,主要是根据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所提出的伟大预见。

        近日,在与激流网同志的讨论中,我们已经将我们的一些看法,特别是我们学习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心得,在“再谈怎样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 中做了比较详细的说明。红旗网的同志可以在红色中国网上找到这篇文章(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6136),或者也可请龙翔五洲网友或其他同志将这篇文章转发到红旗网上。

            我建议,我们与红旗网的同志一起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特别是学习其中的法文版和德文版序言以及第八章。从列宁亲自撰写的法文版和德文版序言中,大家可以看到,列宁对第八章是非常重视的。列宁在第八章中所重点论述的“帝国主义所特有的寄生性”正是依赖于帝国主义国家从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剥削来的“高额垄断利润”;列宁又多次指出,不理解“帝国主义的寄生性”就不可能理解国际工人运动中的“两个主要派别”;列宁特别强调了“高额垄断利润”对于工人贵族、工人运动中的改良主义形成所起的决定性作用。列宁在这里所论述的“帝国主义所特有的寄生性”、从剥削殖民地半殖民地得来的“高额垄断利润”(列宁特别强调,这种利润是帝国主义国家的资本家“从‘自己’国家工人身上榨取的利润之外得来的”)、用“超额利润”来“收买工人领袖和工人贵族”、后者又成为改良主义的社会支柱,实际上就是列宁在《帝国主义论》第七章中所说的要给帝国主义下的“另外一个定义”。用列宁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帝国主义意味着瓜分世界而不只是剥削中国一个国家,意味着极少数最富的国家享有垄断高额利润,所以,它们在经济上就有可能去收买无产阶级的上层,从而培植、形成和巩固机会主义。

            如果我们不能正确地理解列宁给帝国主义下的“另外一个定义”,不能正确地理解“帝国主义所特有的寄生性”与帝国主义对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剥削(今天,则是帝国主义对外围和半外围的剥削)、“高额垄断利润”、工人贵族和改良主义相互之间的必然的和有机的联系,自然也就不能正确地认识改良主义的经济根源和社会基础;相应地,也就不可能正确地认识无产阶级革命的客观历史条件。

            这里,要再一次引用列宁的一段话来说明这一问题的重要性。正如列宁在《帝国主义论》法文版和德文版序言中所说:“如果不懂得这个现象的经济根源,如果不充分认识这个现象的政治意义和社会意义,那么,在解决共产主义运动和即将到来的社会革命的实践任务方面,就会一步也不能前进。”红旗网的同志们,你们看,列宁指出,如果我们不懂得“这个现象”(工人运动中的改良主义)的“经济根源”(帝国主义剥削殖民地半殖民地获得“高额垄断利润”或“超额利润”),我们“就会一步也不能前进”。

            和尚同志说:“我有两点疑问。一是为什么承认中国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就一定要承认‘中国资产阶级将有条件用它从全世界剥削来的超额剩余价值来收买无产阶级、收买城市小资产阶级,进而建立相对稳定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二是为什么承认中国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就必须进行‘二次革命’,‘而无产阶级革命则被推迟到了遥遥无期的将来’?”

            如上所述,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已经阐述了,帝国主义必然意味着对殖民地半殖民地剥削所带来的“高额垄断利润”或“超额利润”,这种“超额利润”又必然被资本家用来收买工人领袖和工人贵族,从而构成改良主义形成和发展的“经济根源”。这些都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如果说,在创作《帝国主义论》时,列宁虽然明确指出了第二国际改良主义与帝国主义之间的密切联系、指出了后者正是前者的物质基础,但还没有完全排除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在不远的将来走上革命道路的可能性;到列宁临终时,在“宁肯少些,但要好些”中,列宁实际上就已经明确指出,世界革命的重心只能在东方,即在世界上被帝国主义国家剥削和压迫的广大地区,而不是在帝国主义国家(相关引文可参见“再谈怎样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一文)。后来世界历史的实际发展也是符合列宁预见的。自那时起,在各个帝国主义国家中,还没有爆发过无产阶级革命。

            正是根据列宁的分析和预见,也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世界历史的实际发展,我们才认为,如果不分析中国资本主义的具体和特殊的矛盾,而错误地认为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帝国主义国家,才恰恰意味着:中国资本主义已经从对全世界的剥削中获得了“高额垄断利润”,从而工人运动改良主义的发展已经具备了充分的经济基础。如果事实真是这样,那么我们不得不指出,到目前为止,凡是陷入这样的改良主义泥潭的帝国主义国家,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工人阶级能够从这个泥潭中摆脱出来。至少在我们看来,所幸的是,中国的无产阶级还没有陷入这种泥潭,而且在资本主义灭亡之前也不会“有幸”掉入这种泥潭。

            正如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所说:“所有定义都只有有条件的、相对的意义,永远也不能包括充分发展的现象一切方面的联系”。关于帝国主义的“定义”也是如此。在列宁的时代,大多数帝国主义国家的经济和社会状况都可以从列宁所列举的帝国主义五个基本特征得到很好的说明,也都具备“帝国主义所特有的寄生性”,从对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剥削中获得了“高额垄断利润”,并且工人运动中的改良主义倾向已经占了统治地位。但是,也有例外,沙皇俄国就是一个重要的例外,尤其在“寄生性”、“高额垄断利润”方面不典型,改良主义也没有在工人运动中占统治地位。

            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认为今日的中国资本主义属于沙皇俄国那样的帝国主义呢?在列宁时代,沙皇俄国虽然在帝国主义的某些特征方面、在“帝国主义所特有的寄生性”方面并不典型,但是却拥有广大的内部殖民地。据列宁计算,沙皇俄国的宗主国领土仅占沙俄总面积的四分之一,而殖民地性质的领土却占沙俄总面积的四分之三。在这方面,今天的中国资本主义显然与当年的沙皇俄国没有可比性。

            需要指出的是,后来,斯大林对于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又有所发展。在分析沙皇俄国的社会性质时,斯大林曾经指出,沙皇俄国的资本主义实际上带有“半殖民地”的性质。比如,在“对《苏联历史》教科书纲要的意见”中,斯大林就指出,纲要“未指明俄国沙皇制度和俄国资本主义对于西欧资本的依赖作用,因此,十月革命作为把俄国从半殖民地状况下解放出来的俄罗斯解放者的意义,就无从得到说明了。”《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也指出:“沙皇政府紧紧依附于英法帝国主义,把俄国变成了这些国家的纳贡国,变成了它们的半殖民地。”(引自阮大荣,“沙俄是帝国主义国家还是半殖民地”,《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2年第一期;这篇“改开”后的学术论文蓄意夸大列宁和斯大林之间的分歧,假借抬高列宁来攻击斯大林,这是阅读时须加以鉴别的,但其引用的史料大致可靠。)

            可见,列宁、斯大林并没有简单地用固定不变的帝国主义定义来认识当时俄国资本主义的经济和社会现实,而是充分考虑了俄国资本主义的复杂性。就现在的中国资本主义来说,显然不是像沙皇俄国那样占有广大的殖民地;另一方面,虽然不能说现在的中国就是“半殖民地”,但是就中国资本主义对帝国主义国家在技术和资本上的依赖,就中国资本主义通过对廉价劳动力剥削、通过不平等交换、通过对帝国主义投资“全面开放”从而为美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国家输送大量超额剩余价值来说,不能不说,与斯大林所指出的沙皇俄国的“半殖民地”的性质有着相当的可比性。

            总之,在我们看来,还是要根据当前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实际、阶级斗争的实际来分析中国资本主义的具体的和特殊的矛盾(正如斯大林在发展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时又指出了沙皇俄国的“半殖民地”性质那样)。如果我们不了解中国资本主义的具体的和特殊的矛盾,而盲目地追随“中帝论”,简单地将中国资本主义定性为是“帝国主义”,甚至是要与美帝争霸的“强大”的“帝国主义”(我们相信,红旗网的大多数同志与我们一样,都认为中国资本主义是腐朽的和垂死的;但是确有不少的“中帝论”者认为“中华帝国主义”是很强大的,比如,在“谁配打贸易战”一文中,阳和平同志就认为“中国资本的崛起已经对美国的世界霸权形成了足够大的威胁,否则中国是没有资格与美国打贸易战的”,甚至于中国资产阶级对美国金融资本“开放”也被认为是反映了中国资产阶级的“自信”),那么,与红旗网同志的主观愿望相反,这样的“中帝论”不仅不能指出无产阶级革命的光辉前景,反而是一副通往改良主义泥潭的迷药。

 

     

4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No.24601 2018-7-23 11:01
关于“中帝论”和未来革命道路的讨论渐入佳境。请龙翔五洲网友把这篇文章也转载到中国红旗网促进交流吧!谢谢!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1 10:56 , Processed in 0.01254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