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集中必然走向垄断,列宁的论断依然有效

2018-7-24 23:1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879| 评论: 1|原作者: 太平洋的风|来自: 无产者评论

摘要: 不管某国在意识形态上多么喜欢“自由”,但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在表明,垄断已经成为该国最重要的起决定性的经济因素。我们认为,某些同志坚持集中之后不一定出现垄断的说法,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应该得到必要的纠正。
集中必然走向垄断,列宁的论断依然有效
2018.07.24 作者:太平洋的风 来源:无产者评论

上一篇文章主要论证了中国工业的垄断程度(或者按照远航一号同志后来更正的说法叫集中度)并不低于列宁时代的美国。这篇文章继续讨论垄断的问题。

列宁在列举了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生产集中的情况后指出,“集中发展到一定阶段,可以说就自然而然地走到垄断。因为几十个大型企业彼此之间容易达成协议;另一方面,正是企业的规模巨大造成了竞争的困难,产生了垄断的趋势。”(《帝国主义论》,后面引用列宁原话时均不再标注)

集中“自然而然地走向垄断”,这是很合乎逻辑的过程。但“井冈山卫士”同志却不这样认为,他在《从<帝国主义论>看“中帝论”》中指出仅“烟草”和“石油”行业存在垄断:

“根据列宁的定义,垄断企业的存在本身不是目的,垄断企业需要结成垄断联盟,执行至少是相互协调的价格——产量政策、获得超额利润才能够成为帝国主义性质的企业,否则没有垄断行为和不获取垄断利润的企业在积累速度上与‘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并无区别,自然不具备帝国主义性质。而这需要总数为‘一两打’的企业形成有执行力的同盟关系,这种垄断企业的联合,与国有控股企业作为一种经济成分的市场份额显然不可同日而语。目前而言,在41个工业行业中,只有烟草行业和石油行业有条件做到这一点。”

而“井冈山卫士”和“远航一号”两位同志合著的文章《我们为什么要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在引用了我们在上面引用的列宁的原话之后,又强调了集中只是造成垄断的条件,不一定导致垄断。在列举了利润率等数据之后,两位作者明确指出:“简单地认定中国现在的资本主义就是列宁所说的‘垄断资本主义’,进而认为中国的国有资本是当代垄断资本中最主要和最核心的部分,都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中国生产上的集中到底是如列宁所说那样,自然而然地走向垄断,还是如两位同志所言,并不会走向垄断呢?

我们还是回到列宁的原话上。列宁说,“企业的规模巨大造成了竞争的困难,产生了垄断的趋势”。什么叫“竞争的困难”?一个行业里只要不是只有一个企业,只要想竞争就完全可以竞争,什么样的竞争手段都可用,怎么就“竞争困难”了呢?

我们知道,资本主义企业做一切事情的目的都是为了获得利润,竞争也一样。如果与对手竞争有利于自己,当然要坚决地竞争。当一个行业存在非常多企业的时候,若干企业间的直接联合无力改变市场价格,擅自提高价格只会把自己踢出市场。随着生产的集中,一个行业里的企业数量减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占有较大市场份额的少数企业就有可能直接联合起来,通过各种方式谋求更高的利润。企业串通定价就是最典型的垄断行为。

中国企业有没有这样的行为呢?当然有,而且在媒体上还多有报道。

去年,发改委曾经处理过一起工业企业搞价格垄断的案件。18家PVC企业微信群串谋涨价,被发改委查到,罚款4亿多。如果PVC行业高度分散,需要串通成千上万家企业才能抬高商品的市场价格,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所以,垄断行为的出现,关键在于产能在少数企业的集中(18家企业占全国75%的产能)。而垄断行为只要能带来更高的利润,企业为什么不做呢?即便违法,也会有人冒险为之。
20180724032140_67958.jpg
前段时间,媒体也曾报道,玻璃行业协会开会商议涨价的事情。虽然此次没有集体涨价,但新闻里也指出,上次玻璃协会在南京开会后出现过整体报价上涨的情况。
20180724032152_61861.jpg
针对串谋涨价这种垄断行为,金龙控股集团副总左剑明在一次访谈中曾透露:

“一个行业叫PTA行业,这也是一个非常奇葩的,化工行业的。其实我们目前为止国内就两家龙头,荣盛石化和恒逸石化,就这两家。而且要知道上一轮这两家炒作PTA的时候还被国家处罚了,说你们这两家龙头企业怎么联合涨价,因为两个老板第一都是杭州的,第二我们两个人涨价,别的也就无所谓了,因为为什么?我们两个不出货,整个行业就没货了。所以你只要涨了,我们两个都涨了,你涨我涨价格都很好,所以你看到这两年他们的股票价格都涨了非常多。”[1]

笔者专门去搜了这个事情,发现确有其事。这两个企业不是串谋涨价这么简单,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垄断联盟:

“恒逸集团和荣盛集团,都系纺织业起家的萧山企业,发展中一直呈现你追我赶之势,实力可谓不分伯仲。在1990年代末纺织业大萧条后,两家公司都决定向利润丰厚、资金密集的上游PTA产业进军。两大集团摈弃同行相轻的旧有模式,开始联手。”

“在宁波、大连的两家石化公司中,恒逸集团、荣盛集团采取一参一控模式,前者由恒逸石化控股,后者由荣盛石化控股,实现利益均沾。”[2]

恒逸集团和荣盛集团的PTA产量占到全行业有效产能的40%以上,这样高度的集中是垄断产生的必要条件。但必要条件要发展为垄断,就需要动机。而动机十分简单,就是为了利润。长期的合作之后,发展为垄断联盟,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当一个企业或少数几个企业实现了行业内的垄断之后,就可以向上下游企业伸手,压价提价,获取垄断利润。比如,世界500强企业正威集团(2018年排名111名,是全球最大铜加工企业之一),就曾通过这种方式获取垄断利润:

“很多人认为铜线杆行业利润很低,但王却不以为然。他认为创新有两种。一种是以规模颠覆原有的链条,另一种是发明创造。他很快占据了全球超过10%的铜线杆产能。如此做大规模之后,王再向铜供应商大幅压价。以200万吨采购额为例,仅压低1%的价格,就有超过10亿元的利润。”[3]

垄断企业除了操纵,还通过打通产业链的方式把上下游的企业都集中到一个大的集团中,以谋求更高和更稳定的利润。列宁指出,“资本主义发展到了最高阶段,有一个极重要的特点,就是所谓联合制,即把不同的工业部门联合在一个企业中,这些部门或者是依次对原料进行加工(如把矿石炼成生铁,把生铁炼成钢,可能还用钢制造各种成品),或者是一个部门对另一个部门起辅助作用(如加工下脚料或副产品,生产包装用品,等等)。”

正威集团也是按照这样的轨迹发展的。这家企业原本是家铜线制造企业,在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开始沿着产业链向上游发展,开铜矿:

“此后,王文银的事业一马平川,以每年新增一个工厂的速度迅猛发展。2003年是王文银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这时,其工厂已颇具规模。非典来袭之时,很多人认为投资风险很大。而王却认为生意不进则退,逆势加大了投资。铜陵全威铜业由此开始实质运作。

“‘这个年产25万吨铜的项目投资非常大,当时,我们的胆子太大了。’唐毅辉说。这也是王文银所下的最大一笔赌注。整个项目要投资30亿元,仅一期预算就要10亿元现金。王文银希望用这个超级工厂连接铜矿开采、电线制造的两端,在长江边上的一块荒地上,王重重下注。

“在铜陵工厂,每天都有800吨铜板不间断地注入高约10.2米的竖炉,在超过1100摄氏度的高温中融化为橘红色的铜水。再经由紧密连接的铸机和轧机,迅速变成直径8毫米的铜线杆。铜线杆可被继续拉伸为细如发丝的铜线,有些被用来制造笔记本电脑、空调中的电路,有些变成了用来连接苹果手机的数据线。”[3]

通过完整掌握铜产业链,正威集团快速发展,2013年进入财富世界五百强。正威集团在全世界购买铜矿,并购企业,吸收人才,已成长为铜深加工贸易领域世界排名第一的公司。

上面列举的例子都是私企,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成长起来的企业。这说明,垄断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列宁在评论当时英国的垄断时说的话,也适用于中国的民营企业:

“在自由贸易的国家英国,集中同样导致垄断,尽管时间稍晚,形式也许有所不同...英国和那些有保护关税促进卡特尔化的国家不同,在这里,企业家垄断同盟卡特尔和托拉斯,多半是在互相竞争的主要企业的数目缩减到‘一两打’的时候才产生的。‘集中对产生大工业垄断组织的影响,在这里表现得十分明显。’”

被认为是非垄断性的私企都有这样的操作,难道成天被骂“垄断”的国企就没有?当然有。媒体曾报道两桶油事实价格垄断的事情。虽然新闻没有绝对证实,但正规媒体能这样爆料,恐怕是确有其事:

“中国加油站网副总裁黄顺敬告诉记者,虽然他并不了解是否有这么一份协议存在,但两大石油公司确有形成价格攻守同盟,在终端定价上更多的是同进同退,竞争并不充分。黄顺敬还指出,两大巨头其实有许多‘伙伴’行为,最为常见的是‘油品置换’。他解释,为了降低彼此的物流成本,中石油和中石化在彼此的强势地区为对方提供油品。例如在中石化传统地盘广东,中石油可以通过‘置换’换得所需油品;相应的,中石油也会在自己的地盘为中石化提供方便。‘新加入的中海油也要遵守规则,以维持同盟关系。’黄顺敬补充道。”[4]

两桶油搞这种事情的目的是什么呢?当然是为了获得垄断利润。当然,红色中国的同志会反驳说,两桶油利润这么低,能叫垄断利润吗?不过,我们也可以反问,如果没有这些垄断行为,两桶油的利润会不会更低甚至是负数呢?不是说有垄断企业就一定利润率高。如果一个企业经营不善,即使获取到了垄断收入,也可能没有利润,更别说垄断利润了。

总之,企业集中就会使得垄断成为可能,而企业只要觉得有利可图,就会采取垄断行为。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观点。在不同的时代,垄断组织的形式可能会有所不同,垄断行为的具体实施方式也会发生变化,但资本主义必然从自由资本主义走向垄断资本主义的总的历史趋势是不会变的。不管某国在意识形态上多么喜欢“自由”,但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在表明,垄断已经成为该国最重要的起决定性的经济因素。我们认为,某些同志坚持集中之后不一定出现垄断的说法,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应该得到必要的纠正。

注释:


[1] 左剑明:行业内的联合涨价

http://news.cnfol.com/zhengquanyaowen/20180611/26545882.shtml


[2]起底刘铁男案行贿者恒逸石化:曾因操纵股价被罚

http://business.sohu.com/20140928/n404711892.shtml


[3]低调的矿老板:王文银的“正威梦”

http://xianhuo.hexun.com/2015-01-12/172278335.html


[4]中石油中石化被曝私定价格同盟

http://jjckb.xinhuanet.com/2011-03/03/content_291333.htm


1.jp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7-24 23:24
“集中之后不一定出现垄断”当然也可能出现垄断,还有可能就像特色中国出现的瓜分、混合经济所有制、参股、外资准入与控股这种非帝国主义特征的现象。有些现象是在社会主义国家被修正主义复辟路线颠覆后出现的“必然”,是列宁时代之后的新情况。马列毛主义者应该如何按照马列毛主义原则与中国实践相结合呢?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8-16 10:51 , Processed in 0.01341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