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何新是“绝望”,还是病中“幻梦”?

2018-8-9 22:0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794| 评论: 0|原作者: 钱昌明

摘要: 何新炮制的“社会主义失败论”,实质上就是“资本主义万岁论”,它为早先的“补课论”充实“理论”依据,更想以此解除无产阶级的思想武装,告别革命,完全、彻底地为资产阶级和特权阶级服务。
钱昌明:何新是“绝望”,还是病中“幻梦”?
——评《马克思一个极其深刻的历史观点》

何新炮制的“社会主义失败论”,实质上就是“资本主义万岁论”,它为早先的“补课论”充实“理论”依据,更想以此解除无产阶级的思想武装,告别革命,完全、彻底地为资产阶级和特权阶级服务。
3dc49181ly1fu1ahqbxiuj20b407fglo.jpg   
  7月26日,“学者”何新发表过《何新退休感言》,向社会公告:

  “老何我终于已彻底退休。┄┄现在遍体鳞伤,重病缠身,朝不虑夕。——我承认,我失败了!”“我的终极呼吁是:必须对改革路向进行全面反省和彻底改革┄┄否则,深化改革必将愈改愈乱!国家前景将不堪前瞻!”

  何新自称“信仰社会主义与人道主义”。但他信仰的“社会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而是主张复辟私有制的“更高阶次的新社会主义”;他信仰的“人道主义”,亦不是基于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之上的人道主义,而是抽象的“自由、平等、博爱”的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他自诩反对“新自由主义、拜金主义和西化主义”30年,充其量只能证明:他是一个早被时代淘汰了的、命定失败了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

  何新已宣告“彻底退休”,但仅相隔一周,他又频频在网上发文,继续发表自己的政见。近期最有代表性的一篇文章,就是《马克思一个极其深刻的历史观点》(见2018年8月5日“红歌会网”,下简称《历史观点》,本文未注明出处的引文均出于此)。

  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早就讲过:

  “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他们的思想意识是一定要反映出来的。一定要在政治问题和思想问题上,用各种办法顽强地表现他们自己。要他们不反映不表现,是不可能的。”

  笔者原以为,何新对自己早年鼓吹的“改革、开放”已经绝望,自认失败,此后他会在舆论界销声匿迹!事实上,他嘴上讲“绝望”,内心犹存不甘;迷迷糊糊中仍在继续他的资本主义的强国“幻梦”。妄想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实属缺乏自知之明,诚可悲可哀乃耳!

  何新在《历史观点》中,打着马克思的旗号,歪曲马克思主义,竭力散布“社会主义必然失败论”,竭力为资本主义张目——继续为“补课论”大喊大叫!逆历史发展规律而动,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警觉。

  何新歪曲马克思主义

  何新在《历史观点》中,开门见山地写道:
  “马克思指出,权力有两种。一是财产权力即所有者的权力,二是政治权力即国家的权力。资产阶级的统治来自于现代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

  “当使资产阶级生产方式消灭的物质条件尚未形成以前,即使革命阶级暂时地推翻了资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它的胜利也只能是暂时的。

  “如果资产阶级实行统治的经济条件还没有充分成熟,即使从政治上推翻了君主封建制也只能是暂时的。总之,政治权力从属于财产权力,财产权力决定了政治权力。”

  据此,何新断言:十月革命前的俄国和1949年前的中国,都处于“使资产阶级生产方式消灭的物质条件尚未形成以前”的社会形态(意指:不是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因此,根本不具备搞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即使革命阶级暂时地推翻了资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它的胜利也只能是暂时的”。因为“政治权力从属于财产权力,财产权力决定了政治权力”;所以,仅靠革命的政治权力是不行的,苏联与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失败是必然的。

  这显然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

  不错,马克思是唯物主义者。但请勿忘记,他不是旧唯物主义——庸俗唯物主义者;恰恰正是他,扬弃了旧唯物主义,创立了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认为:“存在决定意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关系决定政治关系”;但同时也认为:世界上的万事万物无不处在变化之中,一切取于条件。在一定的条件下,“意识对存在”,“生产关系对生产力”,“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也存在着反作用,甚至可以起决定性的作用。

  诚如毛主席在《人的正确思想是从那里来的?》一文中所写:“物质可以变成精神,精神可以变成物质”,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世界是复杂的,一切都得从实际出发。这也是实践性所以成为辩证唯物主义区别于旧唯物主义的最显著的特点。

  何新根据自己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歪曲),用所谓的“政治权力从属于财产权力,财产权力决定了政治权力”这么一句话,就把十月革命和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一笔抹去了!把从苏俄到苏联、具有74年(1917——1991)的社会主义历史和新中国由毛主席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事业一笔抹去了!这就是“新社会主义者”何新的真面目。

  何新把眼睛一闭,断言:世界已不存在。但世界还是客观地存在着,即使何新已不存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可以有高潮,也会有低潮;只要资本主义没有最后消灭,共产主义运动就不会终结。

  何新的历史知识水平不如一个中学生

  最为令人惊奇的是:号称“大学者”的何新,其真实的历史知识水平,直让笔者瞠目结舌!从他在《历史观点》一文中所暴露出来的有关历史知识的“硬伤”,可以断言:何新有关“世界历史”的知识水平,还不如一个中学生!

  凡是在毛泽东时代受过六年中等教育的中国人,毫无例外都受过《世界历史》上、下冊的教育,其中都有“十七到十八世纪的俄国”、“农奴制的废除和沙皇俄国的侵略扩张”等有关近代俄国的主要历史知识。可是,何新对俄国的这些有关重大历史事件知识,竟然一无所知:

  他居然不知道:早在17世纪中期,在俄国已发生过居世闻名的“彼得一世改革”,俄国的资本主义正是从那时开始发展起来的(中国1898年的戊戌变法运动,不也受过“彼得大帝改革”的影响吗?);
  他居然不知道:正是近代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又导致1861年的亚历山大二世改革,——改革废除了俄国的农奴制,促使俄国资本主义得以进一步迅速发展;

  他居然不知道:早在19世纪80年代,俄国已完成了工业革命,农业经济也已走上资本主义道路。随着工人阶级力量的壮大,并已形成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马克思主义开始在俄国传播,第一批马克思主义小组也已在俄国建立起来;

  他居然不知道:俄国早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就已挤进了世界主要帝国主义行列,与德国、日本一起,共同成为“封建军事帝国主义”国家;

  他居然不知道:俄国十月革命推翻的是什么政权?他不认为推翻的是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却以为1917年的十月革命只是一场“推翻农奴制的革命”(需知农奴制早在1861年已被废除,又何来1917年的“推翻农奴制的革命”?);
  ┄┄

  何新作为一名“学者”,如此不懂装懂;既不懂俄国历史,又偏要妄言俄国历史,妄言俄国的十月革命与社会主义,难道自己不感到脸红?如此误导人们,岂不害人、更害己?!

  散布“社会主义必然失败论”

  何新歪曲马克思主义,胡诌俄国历史,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散布他的“社会主义必然失败论”。何新在《历史观点》中,直言不讳地亮出了他的政治观点:

  “——1917年在推翻农奴制的革命后,俄罗斯有没有可能在资本主义经济不成熟的社会基础上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事实也没有。

  “这一制度在1990年代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的白色革命所颠覆。此后的俄罗斯在资本主义生产力基础上建立了现在的半国家资本主义、半市场资本主义的混合经济制度。

  “——那么,1949年的内战革命后,中国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经济制度的基础上有没有可能建立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也同样是不可能的。”

  何新通过胡诌俄国历史,否定了俄国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否定了从苏俄到苏联74年客观存在的整部社会主义革命史。他还通过以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为借口,否定了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彻底否定了1949年以后的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史。

  何新不断地自我膨胀,直至把自己看作是真理的化身。他傲慢地宣布:

  “尽管前苏联和中国的意识形态认为自己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制度,我们判断它的时代性质却不能以这种意识形态的自我意识为依据。”

  何新把前苏联的社会主义定性为:“斯大林主义模式的红色贵族等级特权制度”。

  什么是“斯大林主义模式的红色贵族等级特权制度”?何新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他什么也没有说。
  何新更否定中国可以实行社会主义。那么,当今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又是什么主义?何新还是不知道。因为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何新如此言不由衷、不知所云,那他这篇《历史观点》究竟想说明什么?答案还是有的。最终目的,无非是要宣扬“资本主义万岁论”。

  在何新看来,在非成熟、非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里,无产阶级革命是不应发生的。因为“即使革命阶级暂时地推翻了资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它的胜利也只能是暂时的”,就像苏联、中国那样,要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是不可能的”。

  在何新看来,在英美法等发达的、成熟的资本主义国家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也是不应该发生的。因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们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存在的物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社会主义能和平地在资本主义社会成长起来吗?),是决不会出现的”。(事实上英美法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确实没有发生过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

  既然在资本主义不够发达的国家,不能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不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那当然就是资本主义“万岁”了!这就是何新的“资本主义万岁论”。

  难怪何新不信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因为马列毛,都是主张尽快进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尽快解放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尽早解放全人类的。非如此,马克思为何急不可耐地在1848年就写就《共产党宣言》(其时世界范围的资本主义远远没有到达成熟的发达阶段)?列宁为何要在1917年发动十月革命(俄国无疑是当时欧洲最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毛泽东为何要在1949年后搞社会主义革命(搞社会主义的三大改造)?可是,他们却都成功了。历史偏偏证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都是正确的。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强烈的反差?其实,道理很简单,关键就是看站在什么样立场上看问题。

  站在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大多数人的立场上看问题,为了摆脱剥削、压迫,为了奔公平、正义的共产主义之路,就要尽快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反之,站在资产阶级和统治阶级少数人的立场上,为了维护少数人的特权、私利,就必然反对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

  世界近代史,就是一部资本主义的发生、发展史;同时,又是一部无产阶级的反抗、斗争史。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就是资本主义成熟阶段斗争的最高形式。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就是无产阶级革命力量的壮大与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革命觉悟。

  还是毛泽东主席说得好:“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

  何新炮制的“社会主义失败论”,实质上就是“资本主义万岁论”,它为早先的“补课论”充实“理论”依据,更想以此解除无产阶级的思想武装,告别革命,完全、彻底地为资产阶级和特权阶级服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1 10:04 , Processed in 0.01538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