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丑角环时,你还能再恶心一点么?

2018-8-26 23:5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478| 评论: 0|原作者: 网络传播|来自: 红色中国公众号

摘要: 本文系作者结合个人在深圳参与佳士工人建立工会运动的亲身经历所写,旨在反驳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一些官方媒体在佳士事件上报道的污蔑之词,向红色网友与群众介绍真实情况。
丑角环时对佳士事件报道你还能再恶心一点么?
2018.08.26 来源:红色中国公众号 作者: 网络传播

【编者按】本文系作者结合个人在深圳参与佳士工人建立工会运动的亲身经历所写,旨在反驳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一些官方媒体在佳士事件上报道的污蔑之词,向红色网友与群众介绍真实情况。

最近,关于深圳佳士工人建会运动,随着在8月24日早上,深圳和北京两地声援团大批学生和工人同时被捕,以及24日上午,牵扯到这件事情的许许多多微信号、QQ号都被封了之后,确定无论线下还是线上,都无人可以发声和传播后,中国新华社、环球时报、光明日报、南都等媒体,在24日下午至25日,终于可以老鼠出洞,大展宏图了。作为一个在深圳现场的亲历者,看了这些洗地文之后,不知道这要有多无耻的精神,才能写出这样颠倒黑白,扭曲事实的文字?在声援团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国外几大媒体均派记者亲自上门了解,报道的东西虽然不算真实,但还算中立;但我们国内这几个媒体的丑角则不是这样,北方系的酷爱“扣帽子”,南方系的酷爱“展现细节”,当然无一例外是秉承必须站稳丑化工人运动的立场,而后才能进行报道的原则。

在几大丑角中,环球时报是汪的最卖力,说话最恶心的一个。我想请问,你环球时报去过现场么?采访过工人学生么?请问你的第一手材料从哪里来?你的屁股又是坐在哪一边?如果说你有压力不便说真话,那你可以选择不要报道,国内媒体多得是,不就你们几家在卖力的洗地?为何跳出来的非要是你?从一个五毛媒体到对工人阶级的背叛,环球时报已经彻底完成了华丽的反动蜕变,吃定了狗粮。有的人可能会说我这也是扣帽子,不中立,但在这次阶级矛盾已经激化的事件中,我们每一个人已经无法也不再需要中立,本质的中立从来就是不存在的,我们只有带着所在阶级的客观性去看待一切,我的屁股就是坐在工人和进步学生这一边,这没什么好商量的。所以,带着这样的立场,结合我的亲历,来对环球时报的报道进行逐一的批驳。

评:环球时报(单仁平):维权不能脱离理性与合法的轨道
黑字是环球时报原文,蓝字为评论文

深圳佳士公司一件普通的工人维权事件,却在三个月的时间里通过互联网不断发酵,升级成为国内外舆论关注的热点事件。这有些出乎意料,但它深刻反映了互联网时代解决工人维权问题所面临的复杂局面。

什么叫“复杂局面”?说白了就是你看不懂、解决不了,所以在你看来它就越来越复杂。无能之辈总是带来麻烦、解决不了麻烦、然后推给“深刻复杂”几个字。而在我们现场的工人和学生看来,多如牛毛的工人维权事件的原因和解决办法其实非常“普通”,毫无神秘可言。

回顾佳士事件,以下的一些线索值得注意:

第一,它一开始就是普通维权事件,但逐渐复杂化了,社会上的势力参与了进来,而且社会上参与进来的人和他们的能量都远远超过了佳士公司的维权者。佳士公司并没有出现“全体罢工”,参与的人数始终有限,但外聚的力量却越聚越多。

所有的社会事件,一开始都是普通的;而所有复杂化的原因,都是因为你的主子的介入造成的。如果这次仅仅就是佳士工人和厂方的pk,没有外部力量的介入,我可以说一周之内工人们就可以轻松搞定资方,达到目的,而且一定会把影响的生产补回来。而因为区工会和派出所的“参与”,各种背叛和暴力打压,于是吸引了“社会势力”的参与,因为这次连“社会势力”,实则是当代左翼大学生和毛派网友们,已经实在看不下去了。

环球时报,你可以大大方方的说么,社会势力就是一大群毛左,而这些毛左过去不过就是网络键盘党;而能让键盘党走到线下,来到深圳声援,这要资方和深圳有关部门把事情做到何等黑,才能激发我们这些人的社会性。而为何没有出现“全体罢工”,那是因为你们打压的紧,公安和工会都进厂维稳了,加之工人和学生们维权太文明,大多数人肯定先持观望态度而已;不过你放心,下一次,就不会“参与人数始终有限”了。

第二,维权的范围没有限于厂区,而是有很大一部分针对了政府机构,尤其是针对了当地派出所。这直接违反了治安管理的相关法规。

这个问题,上面已经回答了。如果公安、工会等不撩骚,屁股不坐在资方这边,谁会吃饱了撑的针对政府机构?你政府机构只要不干涉,我们保证会把维权范围限于厂区。没有政府机构的大力保护,我们工人阶级和进步学生搞定资本家,搞好厂子是分分秒的事情,回过头来还会和你政府机构一家亲,又何必去沾染你们的“治安管理”?你不搞我,我当然不会搞你,这既是社会学定律,也是自然科学定律。

而我在现场的时候,也是亲眼见证警方对工人和学生态度之恶劣,甚至有的派出所长能亲自披挂上阵,试图碰瓷,来主动激化矛盾,制造队伍“罪证”。正如工人和学生们面对警察队伍喊出的口号:我们来到这里,不是因为我们,是因为你们!

第三,佳士工人的要求是维护自己的合法收入和福利不被侵犯,而外部参与的力量则把矛头指向中国的工会体制,明显有意搅动大范围的社会冲突和矛盾。后来一些与此事毫不相干的人跑到深圳去“声援”,在互联网上传播相关信息,西方媒体则极力宣扬此事具有“重大意义”,让人感受到有人想要把佳士维权事件作为一个支点来撬动中国社会秩序的节奏。

工人的合法收入和福利,已经不能指望一次次的和资方闹摩擦来解决,那样工人也累,资方也累,政府也累。因此工人自然的提出要建立自己的工会,以制度的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而中国的工会法也是完全的支持这样的诉求,别忘了共产党就是靠工人运动起家的,难道对这个不懂?所以中国的工会法是写的非常好的,这样好的法,工人们肯定会全心全意的拥护它;如果你环球时报的主子接受这种拥护,难道还会有“外部力量”参与么?至于“有意搅动大范围的社会冲突和矛盾”,那是因为你家主子死活就不同意工人建会,更不对抓捕工人一事认错,你们就根本没有一点解决矛盾的态度,那么请问是谁在搅动冲突和矛盾?我们无外乎就那么个900人的厂子,要建个工人自己的工会,都被打压,那么无数的打工者,无数的未来的打工者,看到这一幕,又怎么能坐得住?因为这个事情和我们确实有关,这个叫做阶级感情,建立在阶级利益之上;当然你们的阶级感情建立在哪上面,就不得而知了。

鲁迅说过,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都和我有关。因此引发出社会主义的概念:这个社会上的每一件事,都和我有关,这既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伦理,也是当今社会化大生产的现实。而无论环球时报,还是深惠两地的警方,乃至我们联系的一些大学,都同样的口径:你们这些无关的人,跑去闹什么闹?乃至到了佳士内部,也会和其他员工说,这些事和你们无关,你们不要闹!那么到底谁有权利“有关”呢?我深惠警方的定义是非常精准的:只有你的家属有权利有关。那么请问主编大人,你老母如果在街头被车撞了,是不是只有你有权利出手相救?同样的逻辑也可以送给深圳惠州警方,以及我们的一些高等学府的大人们,你们如果愿意回归到封建小农社会,你们去吧,你们可以不借助任何社会力量来搞定自己全部的生活;而我们是决意要生活在一个社会主义的天空下:佳士工人的事,就是和我有关!

至于西方媒体宣言此事有重大意义,这话没有什么问题啊?中国工人在进步学生的引导下,终于开始依照工会法和宪法的基本原则来办事了,过去的劳资秩序,也该动一动了,这是多么有重大意义的事情,难道吃党饭的环球时报不该为此欢欣鼓舞嘛?为何你们却如丧考妣一样?

切实保障全体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既是我国依法治国的基本要求,也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举措。我国的劳动法律法规对解决劳资纠纷有一套相对比较完整的程序。从双方协商,到调解机构和仲裁委员会介入,直到法院诉讼,这套体系解决了这个国家境内的大部分劳资纠纷。那种中国工人在大范围里受到残酷剥削、合法权益得不到基本保障又无处申诉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这种陈词滥调听的太多,耳屎都已经掉了一地。一次次的切实保障,能让我们看到的总是让黄鼠狼保护鸡的利益。工会者,乃是资方和工会官员的一家亲;劳动仲裁部门,只要看到工人来访就脸拉多长;而至于打官司,工人更是没有这个经济和时间来玩。这次为了营救被捕的14名工人,声援团老老实实的按法律程序去走,结果发现一个工人的律师费就要2万,14个工人要28万的天文数字,而官司打赢的希望并不大,因为在中国,只要涉及刑事案件,律师的作用基本为零。环球时报看来已经升级到28层天了,对地上的实际情况已经丝毫不了解了。而即便如此,声援团的同学们依然还是不屈不挠的去征集打官司的钱,而结果是当局不但吓阻了律师,而且冻结了声援团的募捐账号。我们如此的守法,尚且如此下场,那么那么多无钱无势无文化的工人的诉求,到底是不是解决了“大部分”,我们是可以通过简单的联想来找到结论的。

随着劳动法的不断强化,劳动者维护自身权益的能力越来越强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也是大多数人自己和身边亲友的共同感受。加上劳动市场也在变化,“农民工荒”在不少地区出现,劳动者的维权形势受到法律和市场的双重推动。说中国工人的福利形势和维权形势都在恶化,这实在与实际情况南辕北辙,将做这种宣传的其中一些人定性为恶意煽动,大概毫不为过。

环球时报用“农民工荒”来说明打工者的地位提升,这简直让人笑掉大牙。种地的农民都不愿意去工厂打工了,只能说明工作的感受太差了,要么就是遭受严重的剥削,要么就是受到严重的压迫,否则但凡能在工作中感受到一线光明,会有人不愿意干工作么?农民工荒的本质是工人通过打工,连维持自身再生产的能力都没有了,他当然就不愿意去打工了。你们去问问那些90后的工人,有几个在城市里买得起房子,娶得起老婆,养得起孩子??中国目前全面放开二胎,都阻挡不了人口的下滑,这就是明证!一个累死累活都无法维持自身再生产的阶级,要么就是退出了打工,要么是连维权的精力和时间都是没有的,这个时候当然短暂的表现出维权形势大好,可是下一步形势的发展,就不是你环球时报的胡说八道可以定义了。

环球时报这种认识能力,直接颠覆了我的世界观,这个世界怎么能容许这样的一家媒体存在。

在上级工会的帮助下,佳士公司的工会日前得以成立,一些工友通过选举成为工会委员会委员。中国法律没有规定所有企业必须成立工会,但对成立工会持积极鼓励态度。一些人鼓动应当搞西方式的所谓“独立工会”,那是试图把西方体制中的一个元素强行植入到中国体制中来,而不同体制之间根本不可能实现那样的移植。

环球时报可以继续公布“一些工友”是哪些工友么?到底是从事生产的工人,还是那些靠拍资方马屁上位的管理层?而“中国法律没有规定所有企业必须成立工会”一句话,已经赤裸裸暴露了环球时报对佳士这样的资本家真挚的情感:工会么,能不成立就不成立。这是一家国字号媒体的态度!这种话,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都没有一个媒体敢这么说!而自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产生以来,资方和劳方永远就是对立的关系,黄鼠狼和鸡成为朋友只是童话故事,工会组织就必须要独立于资方之外,这是最基本的现实逻辑,因此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倒是很老实,承认西方的工会必须是一个独立组织,只有这样才能保障工人阶级基本利益,让工人阶级能活下去,从而保障资产阶级也能活下去,这并不是什么“西方元素”,而是一种资社会的现实需要。细看我国的工会法,虽然没有提出“独立工会”一说,但因为源自于共产党的工人运动,其对工人的保护是超出西方的,它的合法性并不是建立在和资方长期共存之上,而是让资方成为工人阶级的工具之基础上,也就是党章中所说,要消灭私有制;这是我国一切法律的合法性来源,一切与之违背的法律都只能是暂时性的存在。而我们环球时报的认识,当真是可笑的可爱,又可爱的可悲。

而至于中国到底能不能接受“西方元素”的问题,那我国的公务员制度、社会保障制度、基于市场的财政策略等等,都是西方元素,这些东西中国本来是没有的,全部的移植于西方,我觉得环球时报倒是应该好好的审问一下你家主子,否则在我们眼中,你连唐吉坷德都不如,人家至少还用竹竿捅了几下风车。

在深圳佳士维权事件中,资方确实存在问题,这值得政府监管部门高度重视。要让工人们表达诉求的渠道充分畅通,政府要能够及时发现劳资矛盾,开展合理干预,并且做必要的宣传,让劳动者了解政府在为维护他们的权利行动。这将有利于最大限度地压缩不怀好意势力兴风作浪的空间,让解决劳资矛盾始终处在正确的轨道上。

给工人和进步学生扣了足够的多法律和政治帽子后,环球时报可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需要平衡一下关系,于是慈祥的、羞羞答答的说一句“资方存在问题”,为了加重语气,还用了“确实”这一副词。不过我看破了屏幕,也没有看到环球指出了资方的具体问题在哪里?同时,环球时报睿智的指出,要“让解决劳资矛盾始终处在正确的轨道上”,鉴于如今劳资矛盾越解决越多,因此环球的现实逻辑是“让劳资矛盾始终处在轨道上”。这种对资方深沉的爱,是超越了父母对孩子的爱的,这种阶级感情,是值得我们无产阶级学习的,因此在声援团驻地,我一再的看到,同学们为了捍卫工人阶级的利益,不惜与自己的家人决裂,这种决心的来源,我想就是源自于环球时报和他主子们的那种“阶级感情”。

目前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这是各种矛盾的多发期。最重要的还是要把维护好工人及社会各个群体的合法权益放在最前头,同时要让全社会知道,中国决不能推崇西方式的对抗解决问题的套路,决不能被西方势力带了节奏。因为那与中国的体制背道而驰,与我们的国情格格不入,它必将损害我们所有人的根本利益。(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最后正告环球时报:不要再主动的挑起矛盾了,你们这一篇报道,激起了火星无数!

今天中国社会的矛盾的产生,不是因为我们,而是因为你们。你们不但一次次挑起矛盾,还压迫着我们必须接受你们的淫威。正如你们所说“中国决不能推崇西方式的对抗解决问题的套路”,实际的意思就是要我们无条件接受压迫而已。环球时报已经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它正在损害我们所有人的根本利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3 04:29 , Processed in 0.01319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