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积极应对美国的全面打压

2018-8-27 23:0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7049| 评论: 0|原作者: 任卫东|来自: 察网

摘要: 事已至此,图穷匕见。如果说过去总体是以妥协求团结,那么现在就要立足于以斗争求团结。在国际关系中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打不败的敌人有可能成为朋友,至少可以和平共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它特别适用于中美之间。

积极应对美国的全面打压

事已至此,图穷匕见。如果说过去总体是以妥协求团结,那么现在就要立足于以斗争求团结。在国际关系中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打不败的敌人有可能成为朋友,至少可以和平共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它特别适用于中美之间。但要实现这一点,中国必须首先取得对美斗争的胜利。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积极应对美国的全面打压

世界范围内史无前例的贸易战无疑是当前中美关系和国际形势的突出标签,这是冷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大国斗争。但更严重的是,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美国出于经济、意识形态和国际权力争夺等多方面的深层原因,正从经济、军事、国际关系等多方面对中国进行全面打压。

在美国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者看来,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过程中,美国跨国资产阶级精英集团出于自身利益,无视国家整体利益,将实体经济大规模向以中国为代表的低成本特别是低劳动力成本地区转移,造成美国制造业的空心化和工人阶级、中产阶级的相对贫困化,以及巨额的贸易赤字,并使美元地位下降。而且美国白人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的贫困化与边缘化将从种族和文化两方面使美国变成别人的国家。美国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者把这笔账算在了以奥巴马和希拉里为代表的全球主义精英集团的头上,通过选举实现了对这个集团的和平革命。对外,美国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者则将矛头指向中国,称中国为“达沃斯党”,是全球主义跨国精英集团的一员,是他们意识形态上的革命对象。他们认为中国是造成美国经济问题的最大外部因素,中国迅速崛起的经济力量是美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中国制造2015”一旦实现,美国赖以自立的高端制造业也将为中国所超越和取代。于是,特朗普政府决心对中国经济进行决定性打击,以求将中升美降、中实美虚的经济发展态势从根本上加以扭转。

国际权力关系和结构从来都是随着力量对比的变化而改变的,这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也难怪美国对中国不挑战美国权力的反复真诚表态不以为然。无论有多少国际关系理论,在国际关系、国际政治的具体实践中,西方国家从来不相信言辞和感情,他们只看力量。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经济力量发展迅速,与美国的差距迅速缩小。而且,中国对市场、资源、投资的需求向全球范围扩展,这必然伴随着军事和政治权力的相应扩张。随着中国力量的不断增大,权力转移成为国际关系研究领域的一个重要话题,中国崛起成为国际格局变化主要变量的看法成为普遍共识。特别是近年来中国有所作为的步伐明显加快,引领世界的意愿明显增强,学术界也提出了中国在一些关键领域已经超越美国并将很快全面超越美国的理论依据。在美国看来,中国的这些表现明显是要取美国的地位而带之,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计划集麦金德的陆权论、马汉的海权论、斯皮克曼的边缘地带理论于一身的旨在进行全球扩张的地缘政治战略。随着焦虑感的明显加强,美国将中国视为主要对手的看法越发清晰和坚定,并集中一切力量对中国进行全面打压。除经济措施外,在地缘政治方面美国大大加强和扩展了奥巴马时期相对有限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试图在中国的门户和生命线上构筑一条从东北亚经东南亚并一直延伸到印度洋的,有明显纵深感的,海陆衔接的巨大包围圈。其中,除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传统盟友外,美国对东南亚和南亚国家的重视程度明显增强,甚至连朝鲜和越南也成了重要的统战对象。美国还试图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在中、俄、美大三角中造成美俄联合遏制中国的局面,至少也要使俄罗斯保持中立。此外,美国身先士卒,以空前的力度在南海挑衅中国主权,并实质性地加强与台湾的关系。

美国对中国进行全面打压既是对现实情况的反应也是历史的必然。自新中国成立之时起,中国就注定要成为世界独立的一极。从冷战时期中苏分裂开始,美苏中三极并立的国际格局基本形态即已奠定。所谓三极就是三个独立力量。也就是说,俄罗斯和中国不可能加入美国的阵营;同时,除非美国同时进攻中俄,中俄也不可能成为一个阵营。但冷战结束后形成的国际体系是美国主导的霸权体系,而霸权天然反对独立力量,于是美国与中国和俄罗斯的矛盾斗争贯穿冷战后时期的始终。邓小平深知这个道理,所以采取了韬光养晦的策略。所谓韬光养晦,其精髓就是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和能力,并且遇事忍一时退一步,不与对方正面交锋。而中国大规模的对外开放、与国际规则的全面接轨和对过去经济制度的彻底改变也确实使美国对中国的融入充满期待。但事实是,尽管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个世界体系并存的局面已不复存在,中国与世界的经济联系已经难解难分,但美国仍然难以实现对中国的彻底同化和操纵。对美国的霸权体系来说,中国总体上仍然是一个独立力量,而且中国的大国地位还得到了进一步提升,甚至出现了与美国进行国际权力竞争的局面。因此,美国从2011前后开始就逐渐将军事力量向中国聚焦,并在2015年前后对长期以来的对华政策进行了一次彻底的讨论和反思。这次讨论的基本结论就是,通过经济融合在政治上全面同化中国,在相互关系上全面融化中国的期望落空,中美关系开始了从融合到竞争的逆转,美国应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

中美斗争是历史的必然,而包括中美两国国内政治变化在内的世界秩序范式转换极大地加快了斗争的发展进程。显然,美国目标清晰,意志坚定。它遏制中国崛起的努力绝不会半途而废,必然要通过对中国进行全面打压来达到目的。毋庸讳言,中国现在面临着冷战结束以来最严峻的国际形势。但坏事可以变成好事。首先,可以使更多的人看清中美关系的本质,坚定斗争意志。现行国际体系不是一个公正合理、和平稳定的体系。霸权是这个体系权力关系的本质。在这个体系中,中美之间霸权主义与独立自主的矛盾永远都不会停止,而且越来越尖锐激烈。现在,曾经到处弥漫的对中美关系的主观主义、浪漫主义幻想基本上没了市场,认识开始向客观、冷静的现实主义回归。把中美关系看成中国和平发展成败的关键因素,将中美关系置于中国外交的核心地位,一切以维护中美关系大局为重的迷信在很多大程度上得到了破除。不过,破除了迷信还不够,还要破除恐惧。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基本上没有与美国进行过正面对抗,主要通过妥协退让、利益捆绑、寻找战略共同点来化解矛盾,避免冲突。一个相应的理论是,尽量拖延与美国摊牌的时间,等中国发展起来了,力量壮大了,再与美国较量。但问题是,美国对这一点已经看得非常清楚,它不会再给中国留这个时间了。现在,韬光养晦已经失去效果,正面交锋的时刻已经到来。这个时候我们特别需要毛泽东将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看成纸老虎的革命豪情和战略胆识,坚信毛泽东揭示的“历史上从来就是弱者战胜强者,没有枪的人战胜全副武装的人”[1]的历史规律,与霸权主义的全面打压做积极主动的全面斗争,坚决捍卫中国的安全和发展利益。

其次,促使我们更加清醒地认识自己的力量边界。战略和辩证法大师毛泽东深刻地指出:“从本质上看,从长期上看,从战略上看,必须如实地把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看成纸老虎。从这点上,建立我们的战略思想。另一方面,它们又是活的铁的真的老虎,它们会吃人的。从这点上,建立我们的策略思想和战术思想。”[2]这就是毛泽东常说的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所以,在战略上我们要有必胜的坚定信念,而在具体的行动中,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力量边界。在当前这个深刻变动,乱象丛生,方向不明,总体上仍是敌强我弱的世界上,中国不能当救世主,不能当世界警察,不能当旧秩序的维护者,不能输出自己的模式和制度,不能过度扩张和过度消耗自己的力量。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中国与美国还有相当大的差距。除经济和技术实力差距外,中国没有几乎囊括所有发达国家的同盟体系,没有对等的军事力量。由于没有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世界体系并存的大格局,没有社会主义运动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大背景,在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中,中国缺少制度优势,在很多方面甚至还是一个没有被完全接纳的异己分子。中国地位提升的全部力量来源几乎都是对外界依赖极大的经济增长。这显然是不够的,不那么坚实有力的。中国还需要切实地从多方面加强自己的根基,全面提高独立自主的能力,不仅在经济,还要在军事、政治和文化上逐渐取得领先地位。即使取得了这样的地位,也不意味着中国要当世界领袖。毛泽东1956同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代表团谈话时曾说:“腐化、官僚主义、大国主义、骄傲自大,中国都可能犯。现在中国人有谦虚的态度,愿意向别人学习,一个原因是我们没有本钱:一、我们原先没有马列主义,这是学别人的;二、我们没有十月革命,是在十月革命三十二年以后才在一九四九年取得革命胜利的;三、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我们是一个支队,不是主力军;四、我们没有工业化,主要是农业和破破烂烂的手工业。因此,就是有人想翘尾巴,也没有本钱,顶多翘一两公尺。但是我们要预防将来,十年、二十年以后就危险了,四十年、五十年以后就更危险了。……中国过几十年在工业化后!翘尾巴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你们回去以后,请告诉你们的下一代,将来中国如果翘尾巴!翘到一万公尺以上,就批评它。要监督中国,要全世界都来监督中国。那个时候我就不在了,去找马克思开代表大会了。”[3]邓小平1974年4月在联合国大会第六次特别会议上曾郑重宣布:“中国现在不是,将来也不做超级大国。”[4]对这些谆谆教导和庄严承诺,我们要牢记在心,决不走谋求世界霸权的老路。

第三,迫使我们进行积极有力的全面斗争。除以牙还牙,将贸易战奉陪到底外,针对美国的全面打压,我们要与之进行积极有力的全面斗争。首先,把我们经济发展的立足点放在国内,改变用经济融合和利益捆绑维系相互关系和保障安全的思路,大幅减少对外界特别是美国的经济依赖,大幅提高独立自主的自由度。要大幅度地提高人民的生活和福利,使人民成为改革开放最主要的受益者,并从人民那里获得最大的力量来源。第二,建立能够有力制约美国对华作为的对外关系结构,在朝鲜、伊朗核问题上主动地对美国进行有力牵制,而不是被动地去寻求与美国的所谓共同战略利益和屈从所谓的政治正确,更不能上挑拨离间的当。事实上,美国在朝鲜核问题上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分化中朝关系是其最大的战略目标。对朝鲜进行军事打击的姿态和叫嚣是对朝鲜更是对中国的战争讹诈和精神恐吓,中国对此大可淡然处之。现在美国刻意拉拢朝鲜以孤立中国,但要让朝鲜投入美国怀抱仍是遥远的幻想,朝鲜不可能因美国的一时策略而损害其长远和根本利益。东南亚国家大多是中间派,是美国争取的对象,更是中国争取的对象。东亚是中国最重要的战略方向,是中国发展对外经济和安全关系的重中之重。我们要不懈地加强与东北亚和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关系,努力形成完整的地区经济体系。在此基础上,努力加强安全关系,最终形成经济和安全共同体。欧洲国家也是中美之间的中间派,而发展中国家大多乐见中国的发展壮大。加强与这些国家的关系在中国对外关系中具有基础性作用。稳定中俄关系对保持大国格局的基本稳定具有重要意义。俄罗斯当然不愿看到中国过于强大,在某种程度上甚至乐于坐山观虎斗,但与美国联手遏制中国并非俄罗斯的明智选择。因为美俄基本矛盾仍然存在,联俄不过是美国的阶段性策略,维护三足鼎立局面对俄罗斯最为有利。目前中俄共同战略利益大于分歧,但中国需要在向西发展的过程中充分考虑俄罗斯对其传统势力范围的关切。第三,坚决捍卫领土主权。要坚决加快海军建设和南海地区军事力量建设,力争在南海乃至第一岛链内形成区域性军事优势。坚决打击美国在南海的嚣张气焰,对其侵犯我领海主权的行动要采取包括撞船乃至开炮在内的一切反击手段。中国是核大国,美国对中国进行全面打压,但绝不敢对中国进行全面战争。面对美国重点针对中国的军事计划,中国要做好进行局部战争的准备,尽快具备、提高打赢局部战争的能力。要坚决抑制台独。对台政策的重点要从让利转向封杀。美国与台湾的关系越加强,中国对台湾的绞索就要越收紧,要让台湾成为美国背负不起的沉重负担。

总之,事已至此,图穷匕见。如果说过去总体是以妥协求团结,那么现在就要立足于以斗争求团结。在国际关系中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打不败的敌人有可能成为朋友,至少可以和平共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它特别适用于中美之间。但要实现这一点,中国必须首先取得对美斗争的胜利。

注释:

[1]“国际形势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1994年12月版,第298页。

[2]“关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是不是真老虎的问题!”,《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1994年12月版,第363页。

[3]“吸取历史教训,反对大国沙文主义”,《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1994年12月版,第257-258页。

[4]邓小平在联大第六届特别会议上的发言,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252/6688/6715/20011023/588430.html

【任卫东,察网专栏学者,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5 12:54 , Processed in 0.01371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