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都8102年了,你对国企还有什么误解吗?

2018-9-5 21:5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607| 评论: 0|原作者: 皮皮|来自: 激流网

摘要: 今年七月,巧遇一位国企工人丁师傅,师傅极为健谈,既有常人所不知之经历,又能于平常事中看出另一番道理,我们相见恨晚,引为挚友,相谈甚欢。细细想来,师傅世事洞明,颇有方外高人之风骨
都8102年了,你对国企还有什么误解吗?
——国有汽车集团工人访谈实录
2018.09.06文丨皮皮

19.jpg
《钢的琴》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
今年七月,巧遇一位国企工人丁师傅,师傅极为健谈,既有常人所不知之经历,又能于平常事中看出另一番道理,我们相见恨晚,引为挚友,相谈甚欢。细细想来,师傅世事洞明,颇有方外高人之风骨,特将七月之谈话详细记录,以飨诸位。

丁师傅是一名一线工人,其所在的汽车厂隶属于一家“国有特大型企业”,是中国四大汽车集团之一,在当地很有名气。对于大多数本地人来说,能在厂里有一份工作也是人人称羡的一种福气,但是,对于这个说法,在厂里面工作了近30年的丁师傅却唉声叹气,连连摇头。
汽车厂的“短命”与“危险”

这家汽车厂业务齐全,可以做成车,主要包括四大的工序:冲压、焊接、喷漆、组装。这其中,冲压车间最危险,冲压车间的工人要操作各种机器,工伤事故频发,就在不久前,冲压车间的一位夜班工人太过疲惫,在捡废料时反应不及,被机器压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喷漆车间最短命,在这里的工人常年与有害的化学物质接触,肺部受污染,职业病几乎是必然的。在丁师傅刚工作的那一会儿(90年代初),喷漆车间的工人每年有一个月的疗养假,在工厂专属的工人疗养院养肺,预防职业病。但是随着改革的进行,这种福利慢慢那削减:有一个月削减为半个月,再减至一个星期,到了后来,就完全取消了。现在,不但这种假期取消了,工人疗养院也已经被开发成度假村,成了个人私产。

所以这两个车间的工人大部分都是外聘劳务工,事实上,所有车间的一线工人几乎都是外聘的。还有一种辅助工种——叉车,库房管理。这种工位不耗费什么体力,大部分都是厂里上了年纪的老工人——长期合同工。

诺大的一个国有企业其实也不过如此,工厂车间同样是工人的梦魇,最短命,也最危险;工厂车间也同样是劳动法律的法外之地,白纸黑字在这里不过是一纸空文;工厂车间同样也是资本的地盘,为获取剩余价值,对工人极尽工人敲骨吸髓之能事。
流水的“主人”,铁打的企业

这家工厂工作的工人主要包括三个大类:一是合同工,二是外聘劳务工,三是学生工。

合同工是与企业签了劳动合同的工人,因为合同期限的不同包括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和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最常见的是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但是对于工作十年以上的劳动者,劳动者可以要求签署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为了减少负担,许多企业对这条规定唯恐避之不及,例如华为,就直接辞退了工作将近10年的员工,甩掉这些“包袱”。丁师傅在厂里工作近30年,与厂里存在“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终身雇佣,直至退休。作为终身雇佣的工人,虽然没有失业的威胁,但是与其他一线工人一样,丁师傅同样遭遇了打骂与压榨,同样承受了无产者的苦与累,他戏称所谓长期合同工无非就是个“长工”。

外聘劳务工是劳务派遣的一种,由劳务派遣公司招募,派遣至厂里工作,与厂里并不存在直接的劳动关系。外聘劳务工干最累的活,做最长得工作,有最大的压力,却不能拿到应有的工资,所以外聘劳务工的流动性大,按师傅的说法“每年春节后都走一批”,几乎每年都要更换一次。

学生工主要是职校的学生,据丁师傅讲,各职校每年都会送来大量的学生,厂里的学生工几乎没断过。学生工主要在一线做工作,工作又累又苦,有订单的时候,他们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上午和下午中间各休息十分钟,同时,对他们的管理也十分严格。

按丁师傅的估计,这个汽车厂里的合同工不足两成,学生工要占到两到三成,余下的都是外聘劳务工。也就是说工厂里有八成的工人是常年流动的,不可能与厂里建立起长期稳定的劳动关系。提起这个丁师傅也黯然神伤,现在自己对一些外聘工都不敢太热情,因为自己曾经付出心血带过的几个徒弟,交过的几个朋友都走了,走了之后就很难再联系了。

那矗立着的工厂是资本的得意之作,是现代工业的典型代表,也是工人阶级的巨型坟墓。工人们轻轻地来,轻轻地走,流动的的是一张张鲜活的面孔,不变的是被吞噬的生命,是被埋葬的青春。“工人阶级领导的国家”里不知是工人统治了机器,还是资本统治了工人?
MLDQ——规训与惩罚

MLDQ是什么呢?我没见过,也不知道。但是丁师傅提起这个来就咬牙切齿,面红耳赤,似乎和它有不共戴天之仇,那么这四个简单的英文字母为何蕴藏有这么大的魔力,让丁师傅这般激动呢?

原来这MLDQ是一本管理手册,包括有(上)、(中)、(下)三本,是丁师傅的厂里用来管理工人的,所有的厂规厂纪都在上面。MLDQ管理模式是2004年左右开始在汽车厂里实行,实行前后,工人所受管制与约束差别之大,谓之有天堂、地狱都不为过。

按照手册的要求,车间里实行承包制,直接导致工人们的工作时间延长,工作强度增大;车间实行军事化管理,每天早上大家都要再自己的工位上整齐起立、齐声喊口号;工人上班时,非休息时间必须站立,不能坐下;为避免工人闲聊或聚集,配有许多禁止性规定,比如吸烟室里同时吸烟的不得超过五个人;当然更令工人愤怒的是各种名目的罚款事由——迟到罚款、早退罚款、发现一个烟头罚款……凡此种种,工人动辄得咎,很难不被抓到把柄。

厂里之前有个工人,违反一条规定,扣了1000块钱,那时是2017年年底,刚好遇到厂子效益不好,工人的月工资还不到1000元,这该怎么办?工人想着,也许能够侥幸不扣款?但是厂里想了个主意,将这笔罚款分期扣除,每个月扣100元,分十个月才扣完。

就是这样一个让工人闻风丧胆、咬牙切齿的管理方式还还凭借“靠员工的高素质,保证产品的高品质”这样先进的管理经验与模式获得过“国家级企业管理创新成果”一等奖,无怪乎能想出千奇百怪的罚款标准了!

好一个“工资不够,分期来扣”!好一个MLDQ管理方式!好一个管理创新一等奖!MLDQ等所谓现代化的管理方式,其内核就是规训与惩罚——更严格的规训,将工人限制成流水线上没有思想的螺丝钉;更苛刻的惩罚,将工人驯服成厂规厂纪的可怜囚犯,动辄得咎。
不干没钱花、干了不敢花

丁师傅上个月的工资已经发了,应得工资三千多元元,扣除五险一金一千多元后到账的只有2700多元,这种少的可怜的工资水平就是普通工人的常态。

汽车厂工人工资的计算方式非常苛刻,汽车厂的生产依照订单,淡旺季交替进行,在订单旺季,一个月都不得休息,但是在淡季,一周有可能休三天。同时,由于厂里对每个月的基本工时有一定的要求,上班达不到基本工时就拿不到基本工资,所以在计算工资的时候,旺季双休日的工作时间不计为加班,而是被计为淡季正常的上班时间以作工作日休息的冲抵,这样下来,工人几乎很难拿到加班费。而且由于订单的不稳定,即使在淡季,工人们也是足不出户,不敢长时间离场,说不定哪天新的订单来了,你却不在,那这个月的上班时间也许就达不到基本工时了!

工人们都很穷!丁师傅说,本地的合同工基本都啃老,不靠家里老人的养老金,家庭基本就维持不下去,如果家里突遇变故,如大病,事故之类,那几乎要摧毁一个家庭。

外聘工没有劳动合同,不用扣五险一金,到手的可能会多一点,但是拼命干也不过在4000-5000之间。之前工厂有一个23岁的小伙子,外聘工,干活特别认真拼命,每月也不过2000多的工资,两年之后它他想离职,特意赶在年末只为领取年终奖,但是小伙交了辞呈之后,厂里偏偏下了一个关于离职人员工资计算的通知,这个通知后,小伙恰恰丧失了领取年终奖的资格,看到通知,一个大男人就那么在大庭广众下哭了,不停地抹眼泪,都是血汗钱,太不容易了!厂里太黑了!

那些学生工就更惨了,有的学校实习生一个月还能拿1000元,有的就没钱,只有一些生活补贴。

工资现在不能供给劳动力的再生产的持续进行,甚至连劳动力本身的恢复都难以维系,工人日益陷入贫穷的境地,打工是生存不下去的,所以窃格瓦拉有云:打工是不可能的!那不打工呢?去偷、去抢,去流浪,还是去做那昆山龙哥?这个社会似乎并没有给工人太多的选择。

入夜,被感冒折腾了好几天的我仍旧昏昏沉沉,在床上一蹶不振,突然想起与丁师傅的这段巧遇,顿时感觉灵台清明,下床匆匆记下,然所能叙者,不足师傅所传之半数,引为憾事。此时,一本深红皮口袋书映入眼帘,封面上《宪法》二个烫金大字分外扎眼,入眼第一条就让我怒从中来,“TMD,都8102年了,你怕不是对国企有什么误解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1-18 03:19 , Processed in 0.02517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