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瑞典警察为什么不可以向毛泽东时代的人民警察学习?

2018-9-20 00:28|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9335| 评论: 4|原作者: 老王社长

摘要: 中国的原社会主义下的人道主义,本来是很高于西方资本主义下的人道主义水平的。殊不幸,中国“改开”的全面资本主义化,却将中国的原社会主义下的理想主义型人道主义彻底摧毁,丢弃,变成了人与人是狼是兽的社会。
瑞典警察为什么不可以向中国的人民警察学习?

老王社长




由于商务服务的纠纷,作为国家暴力代表的警察,可以把一家外国人强力拖出,扔到寒夜陌生的野外,扬长而去,置这家老人可能的风寒疾病乃至生命危险恐惧于不顾,这无论如何,纵你有千种理由,都是错误的,野蛮的,是严重侵害了人权的。这还需要辩论么?还需要你为这些野蛮的警察行为辩护么?如果中国的警察同版本地这样干了,你们会怎样说?

为这些瑞典野蛮的警察行为辩护的理由,翻来覆去无非是, 中国旅客理亏。他们深夜提前到了,还“大吵大闹”“撒泼打滚”。于是警察来了,把他们强制拖出,扔到野外。据说,“这是瑞典警察,在他们标准处理流程,和相关法律条令允许的范围内,在最大程度的惩罚曾先生一家”。“瑞典警方是依法办事。警察做法只是执行公务,不存在任何问题”。瑞典方检察官的也作了类似的正式解释。很好。

这下,我们知道了,原来处理民间商务矛盾,警察野蛮地“执法”,将老人(无论他是本国老人外国老人)暴力扔到陌生寒冷的荒郊任其生死的。可以是西方警察的“标准处理流程,和相关法律条令允许的范围”!有人说,美国的警察还可以随意地“合法”向你开枪,将你击毙呢!


那么,中国的警察,处理这类民间冲突,可以这样做吗?他们有这样野蛮的“标准处理流程,和相关法律条令允许范围”吗?没有的,不允许的!中国的人民警察,被要求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文明执法。他们遇到了这类的民间商务冲突,被要求的是,在了解清楚情况后,调解矛盾,妥善合理地设法安置遇到了实际困难的旅客一家,特别是老人。若真遇到无理搅闹,蓄意滋事,触犯了社会治安条例的,警察当然可强力执法,将其拘捕至拘留所过夜,有待依法处置,决没有可暴力将人抛置荒郊野外不顾而去的“标准处理流程”。


网上发明了一个词叫“喷子”,这词发明的真传神!“喷子”们会说:西方警察有西方警察的执法标准,没有什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说。你不要拿对中国警察的要求去要求西方警察。你可笑!

是好笑。但我要问,就人道标准,到底是中国警察的文明执法“标准流程”更好呢?还是西方警察的野蛮执法“标准流程”更好呢?或者问,到底是中国警察的文明执法“标准流程”更人道,更人性化,更尊重人权呢?还是西方警察的野蛮执法“标准流程 ”更人道,更人性化,更尊重人权呢?如果是中国警察的文明执法“标准流程”更人道,更人性化,更尊重人权,说明了中国还真不是一无是处,还真有那么点值得西方向中国学习的地方呀!出了瑞典恶警野蛮执法事件,中国人批评西方警察的野蛮执法,是要他们起码这点上,向中国的人民警察的文明执法学习,有利人类文明进步,这有什么不对了,有什么不好了?为什么中国的公知精英“喷子”,昨天一提起“人道”“人性”“人权”就血红了眼睛,拼命地骂中国(该骂的,一定要骂!),标榜西方文明;但今天一旦遇到西方不文明之处,就将“人道”“人性”“普世人权”抛诸九霄云外,视西方警察这明明属野蛮的“执法标准流程”为合理,为应当,声嘶力竭连篇累牍不厌其烦要为其所谓“法律条令允许的”野蛮执法,洗地辩护呢?西方的一切都是好的?他们脓疮也是好的,合理的?

“喷子”们会更笑我了。他们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你不要把毛泽东时代的那一套拿来说事。你看今天的中国警察是这样的吗?他们的执法, 常常不是更野蛮吗?

知道!老王当然知道。“改开”后今日的中国警察执法,已经普遍地野蛮化,法西斯化;昨日的中国人民警察,今日已经沦为资本和权贵的护院家丁。典型的,是太原的警察把讨薪便是“寻衅滋事”的女工勒死,踩在脚下;是北京的警察将“低端人口”暴力拆屋,驱赶至寒风凛冽的郊外流离无依,是深圳的警察将要求组织自己工会的工人们,又是以“寻衅滋事”罪,大批地暴力捕进拘留所(还好没有抛置野外),如此数不胜数,太多。但是,“喷子” 们嘲笑老王“不要把毛泽东时代的那一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拿来说事”,不恰恰透露了,他们黑暗心理深处尚存的一点良知,还能记得,毛泽东时代无论今日被描绘得多么黑暗,多么专制,多么痛苦,多么不堪,总还有那么一些光明吧?总还不是一团漆黑吧?那心怀人民,遇事为人民排忧解难,“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马天民似的好警察,总还是那时社会普遍的存在吧?“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敬个礼说‘再见’!”,这“警察叔叔”儿歌,总还是毛泽东时代警民关系遗风的见证吧?

这次瑞典恶警依其国家反人道的恶法“标准流程执法”事件,引起的中国海内外网上大争论, 真是很有意义的。通过中国公知精英“喷子”为西方国家恶警反人道恶法“标准”的辩解,人们可以从反面发现和认识到,中国的原社会主义下的人道主义,本来是很高于西方资本主义下的人道主义水平的。西方资本主义下的人道主义虽尚不错,但本还是应向中国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社会主义进一步学习的。殊不幸,中国“改开”的全面资本主义化,却将中国的原社会主义下的理想主义型人道主义彻底摧毁,丢弃,变成了人与人是狼是兽的社会。结果,西方资本主义下人道主义不足之处,尚存野蛮有待改善之处,倒因为中国今日人道环境的更加恶劣,而可以成为了中国公知精英“喷子”们为之比烂,辩解为天经地义本该如此,中国的老人(或瑞典老人)稍有不是本该就被警察扔去野外虎狼嘴边生死活该的良法了!“普世的人权”呀,没了!

我们应支持中国外交部对瑞典恶警侵害中国旅瑞公民人权的本该抗议。这件事他们做对了。中国政府做错了的事情,做恶了的事情,我们要反对;中国政府做对了的事情,做好了的事情,我们要支持。
你说中国外交部过去如何如何?不管他。无论中国外交部过去有没有如今日般出面认真保护侨居旅行在外的中国公民,甚或过去的记录很坏,它今天开始做好事了,我们为什么要反对?为什么要嘲骂?不对的。我们应该鼓励、支持它!




2018年9月18日
微信:laowang7793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9-21 07:10
老王既然知道李秀云讨薪被勒死案(及其处理结果),就不要拿“中国警察”与瑞典警察去比较了。
你真正比较的是社会主义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之间警察的区别(中国已经与社会主义不沾边),却又含含糊糊地用“中国警察”与“瑞典警察”来打马虎眼,装作不懂得“此中国已非彼中国”的样子。扣分!
引用 kallangur 2018-9-20 09:22
(因长度限制,这里继续)但我只能送你到北京,因为北京是这趟车的终点站。到北京后,车长将我送出站。就这样,用类似的办法,回到家又返回到学校。高中是在200里外的县城。这是我第一次离家,因为父亲那时就生病,根据我的情况,学校给我一等每月7.5元助学金。当发现伙食费也是7.5元时,我急得哭起来。班长来问我为什么哭,说了我的情况后,班长找了校团委,给我改发每月9元助学金,这是全校一千多学生唯一的一个最高助学金。不仅如此,校团委在假期还给我们困难同学找些零工,这样不仅上高中无忧,而且还攒下考上大学后的路费。我的前半生在毛泽东时代度过,有许许多多这样的故事,激励我爱党、爱国家、爱社会主义并为之而奋斗终生。也许现在的年轻人不理解,真是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
引用 远航一号 2018-9-20 09:17
Kallanger 你的故事还没写完

请另起一段评论将故事补齐
引用 kallangur 2018-9-20 09:01
老王社长的这篇文章很好。好就好在揭露了西方普世价值的虚伪,嗮了中国极右势力、汉奸、第五纵队无耻,同时也歌颂了毛泽东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和无限生命力。我是那个时代过来人,有权也有责任为毛泽东和他创建的社会主义辩护。我上大学时正好在右派、修正主义集团所说的国民经济处于崩溃边沿的文化大革命期间。我是农民子弟,因为父亲常年生病,母亲是小脚女人,家里还有我妹妹,未成年,上小学。我上了大学,远在千里之外,家里一个劳动力都没有,生活是村里最困难的一家。因为没有劳动工分,只有基本口粮,每年春天都是向生产队借粮度日。一天收到家里来信,父亲病危。我当时在校拿的是二等助学金,每月18.5元,因为一等主要照顾烈属子弟。伙食每月15元,还有3.5零用。但要回家,车费要18.5元,无法解决。当时我知道一旦向学校提出回家看病重的父亲,可以得到路费补助。但是不想麻烦学校,没有开口。我身上当时仅有4元钱,根本回不了家。于是与同学商量,只有扒车。我设法进了车站,在两个车厢的过道站着。中途列车员开始查票。我没有回避,老实说没钱买票,父亲生病,想回家看望。列车员带我去见车长。车长看了我的学生证,我又说了一遍为什么扒车。车长说,你坐到我这里, ...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0-22 15:29 , Processed in 0.01325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