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无产阶级会沦为无用阶级吗?

2018-10-6 22:1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0174| 评论: 0|原作者: 蒋红群|来自: 《马克思主义研究》

摘要: 170年前诞生的《共产党宣言》宣告无产阶级是具有远大前途的先进阶级,但近些年来,赫拉利提出的“无用阶级论”即人工智能将使无产阶级沦为“无用阶级论”的观点,使马克思主义这一观念遭到新的历史虚无主义之冲击。以《共产党宣言》观之,人工智能是资本主义机器大工业长期发展与技术积累的结果,而其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又是资本谋取剩余价值的技术工具。人工智能之所以排斥无产阶级,仍源于资本与劳动的对立。然而,资本主义无论怎 ...

无产阶级会沦为无用阶级吗?

170年前诞生的《共产党宣言》宣告无产阶级是具有远大前途的先进阶级,但近些年来,赫拉利提出的“无用阶级论”即人工智能将使无产阶级沦为“无用阶级论”的观点,使马克思主义这一观念遭到新的历史虚无主义之冲击。以《共产党宣言》观之,人工智能是资本主义机器大工业长期发展与技术积累的结果,而其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又是资本谋取剩余价值的技术工具。人工智能之所以排斥无产阶级,仍源于资本与劳动的对立。然而,资本主义无论怎样利用人工智能赢得新的生存空间,都无法改变“两个不可避免”的历史发展总趋势。的确,未来社会存在一个“无用阶级”,但这个阶级不是无产阶级,而是资产阶级。这是从《共产党宣言》看人工智能的阶级影响而得出的必然结论。

无产阶级会沦为无用阶级吗?

170年前发表的《共产党宣言》,无疑是人类思想史上最有影响力的文献之一。《共产党宣言》科学地揭示了无产阶级是肩负人类解放重任的、具有远大历史前途的革命阶级,但近些年来,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提出的“无用阶级论”即人工智能将使无产阶级沦为“无用阶级”的观点,经过媒体盲目的发酵和渲染,正成为继“无产阶级消亡论”之后的另一种思想话语,在全世界一定范围内传播开来。赫拉利的预言是对的吗?无产阶级在人工智能面前真的会陷入“无用”状态乃至被所谓的“算法”淘汰吗?本文即尝试以《共产党宣言》为思想武器,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视角来剖析这一观点,以消除一种新的历史虚无主义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捍卫《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无产阶级作为先进阶级的光辉形象。

一、赫拉利的“无用阶级论”与回应态度

20世纪70年代出生的希伯来大学教授尤瓦尔·赫拉利是目前“全球瞩目的新锐历史学家”,他近些年出版了两本风靡全球畅销书:《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以下简称《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从智人到智神》(以下简称《未来简史》)。这两本书的共同主题是“智人的进化”,尤其在《未来简史》中,赫拉利着力于刻画人类科学技术的演进,并以超乎寻常的想象力描述了21世纪人工智能如何引起人类自进化到智人以后的最大一次改变。正是在此探讨过程中,赫拉利论述了人工智能的阶级影响,提出了人工智能将使无产阶级沦为“无用阶级”这个颇具思想冲击力的“无用阶级论”。

赫拉利认为,随着进入21世纪以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的突破性发展,机器与人的竞争越来越不限于身体能力,就连人类独特的、引以为傲的认知能力,也将被机器打败。赫拉利在《未来简史》关于“无用阶级”的一节中写道,阿尔法狗(AlphaGo)以4:1战胜李世石,表明人工智能算法变得越来越聪明。尽管人工智能目前无法与人类匹敌,但人工智能把人类排挤出就业市场的效应已经初步显现。赫拉利基于牛津大学的研究报告提供了一份危机职业的名单,这里面首当其冲的就是电话营销人员、收银员、厨师、服务员、公交车司机、建筑工人、安保人员、木匠等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城市无产阶级群体[1]。赫拉利认为,更为糟糕的是,伴随着人工智能在大多数认知工作上超越人类,将来不仅体力工人,就连公司经理、医生、律师、艺术家等脑力劳动者也将逐一被人工智能取代。在赫拉利看来,以往的无产阶级“如果集体利益受到威胁,他们可以团结起来、组织罢工、进行抵抗,形成重要的投票群体”[2],但如今由于排斥劳动的人工智能算法被某些公司垄断,一方面,这一切“财富和权力可能会集中在拥有强大算法的极少数精英手中,造成前所未有的社会及政治不平等”[3],另一方面,无产阶级和其他被人工智能挤出就业市场的人(其实还是无产阶级)很可能会形成“一个全新而庞大的阶级:这一群人没有任何经济、政治或艺术价值,对社会的繁荣、力量和荣耀也没有任何贡献”[4]。那么,这群无用阶级在社会中还能做些什么呢?赫拉利再一次说出惊人之语:“很有可能就算这些无用的大众什么事都不做,整个社会也有能力供养这些人,让他们活下去。然而,什么事能让他们打发时间,获得满足感……答案之一可能是靠药物和电脑游戏。”[5]这里可以明显感受到,赫拉利提供了一幅反乌托邦的阴暗画面:人工智能算法将使无产阶级沦为无用阶级,这群无用阶级将无所事事,沉沦到只能靠药物(毒品)和虚拟游戏而活。其实,赫拉利对于资本主义也并非没有一点批判精神,他甚至认为对数据主义提出批判可能是21世纪“最急迫的政治和经济议题”[6]。见可是,既然赫拉利认定无产阶级会成为一群“无用”的人,而唯一足以和资本主义相抗衡的共产主义又被他视为“一种宗教”[7],那么人类的终极希望和出路何在?赫拉利在《人类简史》的末尾这样透露:“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影响他们走的方向……或许真正该问的问题不是‘我们究竟想要变成什么’,而是‘我们究竟希望自己想要什么’。”[8]很遗憾,赫拉利最终所给的也只是一个模糊的、空洞无力的伦理学教条。

应该实事求是地指出,赫拉利在他的著作中很犀利地刻画了人工智能等技术进步如何造成新的失业、职业分化和社会不平等,而且“无用阶级”作为一个概念从表面看似乎具有片面的真理性,对此需要予以客观的评价。但是,赫拉利的“无用阶级论”同时又有极端而深具误导性的一面,这一理论在当下还颇有市场,传播到中国后,甚至引起中国民间和学术界一定的思想惊恐。这迫切需要我们回到《共产党宣言》并依据其公开阐明的历史唯物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深刻剖析“无用阶级论”的错谬之处。下文的任务,即以批判性地回应“无用阶级论”为鹄的,由《共产党宣言》对人工智能及其阶级影响进行具体的、理性的探讨。

二、资本、机器及人工智能的产生与实质

作为当今时代的一个热词,人工智能(英文缩写为AI)本质上属于计算机软件和程序[9];宽泛来讲,就是如何通过计算机硬件和软件,设计出可以模拟、延展某些人类思维和智能行为的应用科学与技术。马克思恩格斯所处的那个年代,当然还没有计算机和人工智能,他们在《共产党宣言》和其他著作中也从未使用人工智能的概念,但透过《共产党宣言》这部天才般的、充满预见的著作,可以帮助人们从历史科学的视野弄清人工智能的产生、发展与实质。

1.资本的机器逻辑:从机器大工业到人工智能的产生

人工智能在技术上有时也被称为机器智能[10],机器是人工智能的前身和先决条件,故而了解人工智能的前世今生,有必要回溯至近代资本主义的经济形态——机器大工业时代。

马克思恩格斯终其一生都非常关注资本主义的科学技术与机器大工业发展,他们早在《德意志意识形态》这部历史唯物主义的奠基之作中,就从分工出发有力地论证了机器大工业的产生。他们指出,历史上的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的分工最终引起了城市和乡村的分离,“不同城市之间的分工的直接结果就是工场手工业的产生”[11]。工场手工业时代已经出现了一种粗陋形式的机器——织布机,这时织布业开始采用机器生产,并“在城市里产生了一个新的织工阶级”[12]。随着工场手工业的变化和发展,西方社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一则社会生产力有了巨大发展;二则传统行会中的帮工和师傅之间的关系逐渐演变为工人和资本家的关系,并在资本的加速积累中产生了大资产阶级。

《共产党宣言》进一步指出,随着资产阶级不断开拓新的市场,“甚至工场手工业也不再能满足需要了。于是,蒸汽和机器引起了工业生产的革命。现代大工业代替了工场手工业”[13]。要言之,资本主义从19世纪初开始进入由手工劳动向机器生产转变、手工工场向工厂制度演进的近代机器大工业时代。马克思恩格斯高度肯定了这一时期的伟大成就:它使得资产阶级在不到一百年的统治中创造了超过过去一切时代的巨大生产力。“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14]?”

资本“是一种社会力量”[15],这种力量不仅最终确立了机器的地位,也推动着机器和机器动力体系不断沿着一个更为高阶的方向发展。19世纪下半叶,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开启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又把人类带入了以电和电器的广泛应用为标志的电气时代,这时旧的机器(蒸汽机)为新的机器

(如发电机)所取代,新机器的发明、新产业的建立愈发成为国家发展的关键。正是在电气时代,与初代人工智能最为相关的机器设计得以产生。1936年,年轻的英国数学家阿兰.图灵在一篇开创性论文中提出了“图灵机”的设想。“图灵机”本身不是一台具体的机器,而是通过机器来模拟人类数学运算的思想模型。“图灵机”与20世纪40年代的“冯·诺伊曼机”作为区别于以往“硬机器”的发明,是非常杰出的科技贡献。1950年,阿兰.图灵在《计算机器与智能》一书中又设计了著名的“图灵测试”,并预言了未来机器智能的出现[16]。也正是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的历史节点,人类社会发明了第一台真正意义上的电子计算机(1946年)。无独有偶,1956年,约翰·麦卡锡在有马文·明斯基、香农、西蒙等著名科学家参与的“达特茅斯夏季会议”上,首次正式提出“人工智能”概念,由此开启了人工智能的起点。毋庸置疑,电子计算机和人工智能作为20世纪影响最为深远的发明之一,使人类社会面貌再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少科学家相信,基于计算机基础之上的人工智能将成为正在孕育成形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技术。

2.人工智能的资本主义应用及其实质

人工智能为什么会在20世纪50年代出现并在当代最终崛起?对此,《共产党宣言》的一段著名论述可给我们启示:“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17]”历史上,资本主义之所以能在无数次痛苦的周期性危机中存活下来,其深层秘密就在于资本作为一种统治权力,不断利用科学技术进行生产工具和产业部门的重大革新,从而持续创造出资本主义暂时所能容纳的新的生产力和社会财富。人工智能也是一种重要的生产工具,而且它从一开始就是资本主义极力利用的对象。1956年,当时全球最大的计算机制造商

IBM就参与了麦卡锡主持的“达特茅斯夏季会议”的规划,并作了人工智能的前期研究工作[18]。同年,工业机器人先驱乔治·德沃尔创办了世界上第一家机器人公司尤尼梅特,一个全新的产业--—工业机器人产业诞生。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末,人工智能经历了一个爆炸式的商业化浪潮,这时美国硅谷出现了第一批人工智能公司。其后,人工智能发展遭遇了10多年的低谷和市场失败,但以1997年IBM公司设计的“深蓝”系统战胜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为标志,人工智能的技术和商业化重新获得生机。尤其从2011年以来,随着资本家集团意识到人工智能将成为有利可图的热门领域,全球爆发了一场引人注目的资本智能化转向和随之而来的资本竞争。仅以美国为例,谷歌、苹果、IBM、英特尔、脸书(FaceBook)、亚马逊等科技巨头,近些年就一直在悄然收购人工智能初创公司[19]。

由此可见,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除非……不断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20]的压力,迫使人工智能这类先进的科学技术出现并为其服务,迫使内在地臣服于资本逻辑的科学家集团和工程师们,不得不竭力追求能帮助资本家度过经济危机、获得超额剩余价值的新的技术突破。所以,就历史而言,人工智能说到底是《共产党宣言》所揭示的资本逻辑驱动下资本主义机器大工业长期发展与技术积累的结果;就实质而言,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人工智能实际上是资本谋取剩余价值进而维持整个资本主义制度体系存活的技术工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5 00:42 , Processed in 0.27287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