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鹿野:谈谈齐奥塞斯库否定开国领袖的悲剧

2018-11-23 23:5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0606| 评论: 0|原作者: 鹿野|来自: 察网

摘要: 齐奥塞斯库之所以赏识并大力提拔这些大骂乔治乌-德治和罗马尼亚前20年的文人,很可能是为了树立自己的威望。可惜他却忘了,在这些反共文人的眼中,自己和乔治乌-德治也没有多少区别。于是,在整个齐奥赛斯库时代,文艺界和舆论界天天骂罗马尼亚的开国领袖乔治乌-德治,其实也就逐渐变成了指桑骂槐,攻击齐奥塞斯库和罗马尼亚共产党。这样,在开国领袖乔治乌-德治和罗马尼亚前20年成为政治不正确的齐奥塞斯库时代,罗马尼亚文艺界和 ...
齐奥塞斯库之所以赏识并大力提拔这些大骂乔治乌-德治和罗马尼亚前20年的文人,很可能是为了树立自己的威望。可惜他却忘了,在这些反共文人的眼中,自己和乔治乌-德治也没有多少区别。于是,在整个齐奥赛斯库时代,文艺界和舆论界天天骂罗马尼亚的开国领袖乔治乌-德治,其实也就逐渐变成了指桑骂槐,攻击齐奥塞斯库和罗马尼亚共产党。这样,在开国领袖乔治乌-德治和罗马尼亚前20年成为政治不正确的齐奥塞斯库时代,罗马尼亚文艺界和社会舆论界逐步全盘沦陷,罗马尼亚共产党和齐奥塞斯库本人也在很大程度上成了政治不正确。在东欧剧变中,罗马尼亚一触即溃,齐奥塞斯库夫妇惨死,也就成了不可避免的事。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谈谈齐奥塞斯库否定开国领袖的悲剧

近日来,《齐奥塞斯库死有余辜》一文在网上引发了广泛的关注。说实话,笔者并不太赞成这种提法。因为齐奥塞斯库毕竟在执政期间的确让罗马尼亚的人民群众得到了免费分房、免费教育、免费医疗等一些实惠。也正是齐奥塞斯库之死和罗马尼亚的剧变把这个在当时以繁荣富强著称的国家变成了东欧最为悲惨的国家之一。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齐奥塞斯库之死也的确是有必然性的。除了放弃无产阶级专政和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思想等一系列重要提法之外,齐奥塞斯库另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错误就是长期否定罗马尼亚的开国领袖。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齐奥塞斯库这个名字几乎中国所有人都知道,但如果要是问罗马尼亚社会主义时代的开国领袖是谁,恐怕中国人当中知道的就寥寥无几了。即使一些历史专业出身的人,如果要不是专门研究东欧史的,恐怕也大多数只知道肯定不是齐奥塞斯库,却说不出具体的名字。甚至很多人可能认为罗马尼亚的开国领袖执政时间不长,所以不出名。

其实,罗马尼亚的开国领袖是乔治乌-德治。如果要是从1944年领导罗马尼亚“八月起义”推翻法西斯政府,成为事实上国家的主导者算起,乔治乌-德治总共掌权21年之久。即使从1947年,罗马尼亚正式成立人民共和国,其正式担任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算起,乔治乌-德治掌权的时间也长达18年,和齐奥塞斯库24年的执政时间差得并不太多。

为什么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开国领袖,而且执政时间也相当长,乔治乌-德治却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呢?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他的接班人齐奥塞斯库长期实行了否定开国领袖的所谓的“去德治化”方针。

早在德治去世的当年,也就是1965年召开的罗共九大上,齐奥塞斯库在大会报告当中就采取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举动:既没有为乔治乌-德治进行哀悼,也没有称赞乔治乌-德治的历史功绩。报告在讲到过去成就时,只是强调这是“在党的领导下”取得的。

整个报告只有一处提到乔治乌-德治,也就是在讲为什么要把社会主义工业化作为工作重心时,强调这一思想的形成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即民族独立时期的克赛诺波尔,社会主义运动初期的盖雷亚,和解放以后的乔治乌-德治。其中,关于乔治乌-德治的篇幅甚至只有前两人的一半。(可参见《齐奥塞斯库选集(1965——1968年)》,人民出版社,1979年11月第1版,第15页)

西方的媒体也注意到了这种不寻常的现象,其纷纷表示罗马尼亚的“去德治化”已经开始,公开否定乔治乌-德治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

果然,在刚刚巩固了自己统治的1968年,齐奥塞斯库通过纠正德治时代的一些错误案件,逐渐掀起对德治本人的批判:

【厄运正降临到齐奥塞斯库对手们的头上。首当其冲的是阿波斯托尔,他被解除了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的职务,因为他碍手碍脚,处处以德治的继承人自居,齐奥塞斯库再也无法与他共事了。……1968年4月,轮到德拉吉奇倒霉了。4月22日,党中央又召开全体会议,德拉吉奇就被怒潮卷走了。……客观气候对齐奥塞斯库十分有利,他实现了自己多年的夙愿,同德治划清了界线,为被他的这位前任残暴清洗的人们恢复了名誉,洗雪了冤屈。他宣告,爱国者帕特拉斯卡努是无辜的,他的死是由德治及其谋士德拉吉奇的错误造成的。
(法)卡特琳·迪朗丹,尼古拉·齐奥塞斯库,世界知识出版社,1991年08月第1版,第112页】

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齐奥塞斯库的目的并不止于纠正具体的案件本身,而是由此指向德治本人及其路线的追随者。像齐奥塞斯库就是通过这种手段把继续支持乔治乌-德治方针的人,甚至乔治乌-德治本人都打成了“刽子手”。这样一来,拥护乔治乌-德治的人全都退出了政坛。

当然,在批判乔治乌-德治的同时,齐奥塞斯库仍然留有一定的余地:

【全会结束的次日,他就决定亲自向布加勒斯特的党组织进行传达。他向他们讲解了为什么在德治的时代会犯下那些罪行,那个时代又为什么已经成为过去。他说,当时之所以犯下那些令人发指的罪行,是因为有些人在耍阴谋诡计,他们密谋策划,制造出了种种假案、错案。
(法)卡特琳·迪朗丹,尼古拉·齐奥塞斯库,世界知识出版社,1991年08月第1版,第114页】

但事实上这种说法骗不了任何人,不少西方媒体一针见血的指出,齐奥塞斯库之所以不敢全盘否定乔治乌-德治,只不过因为“罗马尼亚没有列宁”,乔治乌-德治本人就已经是罗马尼亚的开国领袖。如果公开全盘否定了乔治乌-德治,齐奥塞斯库执政就失去了合法性。但是这种大讲乔治乌-德治的错误,而很少讲其历史功绩,本身就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否定。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如果要是说齐奥塞斯库公开的讲话,以及罗马尼亚的一些官方的文件当中,对于乔治乌-德治的评价还多多少少有一点余地,那么摸准了齐奥塞斯库心思的文艺界和社会舆论界则是完全地肆无忌惮,把乔治乌-德治时代说成了一团漆黑。

比如说,在齐奥塞斯库1968年公开否定乔治乌-德治的同时,普列达被提拔为了罗马尼亚作协的副主席。其是齐奥塞斯库最喜欢的小说家,也是齐奥塞斯库时代官方认可的“当代首席经典作家”。而这个作家的代表作《世上最亲爱的人》就公开把乔治乌-德治时代称之为“苦难时代”:

【《世上最亲爱的人》讲述了一位青年知识分子的故事。维克多·佩特里尼在某大学哲学系任教。……一天,警察突然闯入他家,逮捕了维克多,原因是他被控参与了反革命匪帮“黑衫党”的阴谋。这实在是莫须有的罪名。维克多稀里糊涂地开始了铁窗生涯。他时常坐在阴暗的牢房里,追忆逝去的年华,剖析自己的灵魂,思索人生的真谤……经过三年多极为艰苦的劳改生活后,他刑满释放,回到家中。为了糊口,他四处奔波,寻找工作。然而却屡屡碰壁,因为他身上已永远地打上了刑满释放犯的烙印。出于无奈,他到灭鼠队当上了小工。玛蒂尔达抛弃了他,投入了一名要人的怀抱。几经磨难后,维克多在一家企业当上了会计。他同出纳员苏齐相爱了。苏齐是旧时一个资本家的女儿,因受父母牵连而被开除出大学。相似的坎坎经历使他们结合在了一起。
张振辉,蒋承俊,高兴著,世界文学经典导读 6,海南出版社 时代文艺出版社,,第148页】

另一位齐奥塞斯库所赏识的作家,也就是长期担任齐奥塞斯库时代罗马尼亚作协主席的剧作家波佩斯库也大同小异。其代表作《除夕夜之猫》把乔治乌-德治时代称之为“恐怖时代”、“极权时代”,将这个时代说成了罗马尼亚历史上耻辱的一页:

【该剧剧情是这样的:除夕之夜,奥雷尔家中的酒宴正在热闹地进行。奥雷尔手拿餐叉,站在奇子上指挥着大家齐唱《茶花女》。在场的人中有疯人院院长普拉东,奥雷尔的胞弟、精神病患者维克多,奥雷尔的放荡不羁的妹妹齐尔达,他们的母亲以及舅舅埃利泽乌等。正在他们欢度除夕时,奥雷尔的父亲图道尔却出乎意外地出现在大家面前。二十年前,图道尔被控犯有反革命叛国罪而锒铛入狱。如今他已刑满释放,还带着一个哑巴朋友回到家中。图道尔的归来使埃利泽乌胆战心惊,当着众人的面,图道尔揭露了埃利泽乌当年诬告陷害他的卑劣行径。一直厌恶舅舅的齐尔达也鼓起勇气讲出了她甘于坠落的原因。正是埃利泽乌使她走上这一步的。出于羞愧和恐惧,埃利泽乌走进厕所上吊自杀了。
张振辉,蒋承俊,高兴著,世界文学经典导读 6,海南出版社 时代文艺出版社,,第152页】

齐奥塞斯库之所以赏识并大力提拔这些大骂乔治乌-德治和罗马尼亚前20年的文人,很可能是为了树立自己的威望。可惜他却忘了,在这些反共文人的眼中,自己和乔治乌-德治也没有多少区别。于是,在整个齐奥塞斯库时代,文艺界和舆论界天天骂罗马尼亚的开国领袖乔治乌-德治,其实也就逐渐变成了指桑骂槐,攻击齐奥塞斯库和罗马尼亚共产党。

这样,在开国领袖乔治乌-德治和罗马尼亚前20年成为政治不正确的齐奥塞斯库时代,罗马尼亚文艺界和社会舆论界逐步全盘沦陷,罗马尼亚共产党和齐奥塞斯库本人也在很大程度上成了政治不正确。在东欧剧变中,罗马尼亚一触即溃,齐奥塞斯库夫妇惨死,也就成了不可避免的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

【“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

而齐奥塞斯库夫妇的鲜血,同样证明了搞历史虚无主义的严重后果。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7 03:28 , Processed in 0.01241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