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非常精彩的改革竞争进程

2018-12-4 00:1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764| 评论: 0|原作者: 孙锡良|来自: 孙锡良

摘要: 一位叫吴小平的名不见经卷小人物(也是私企老板)突发一枪,说是要求民企退场,为国企开路。他的文章一发出,便同时在各大网站出现,影响巨大。于是,资本和私企大佬铺天盖地地讨说法,反围攻就这样开始了,大论战终于进入预定轨道。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人物突发一篇文章就能占据各大媒体主页,不事先谋划好,谁能办到?普通大V有这个能量?临近年尾,高潮终于出现,资本起初没有料到的待遇也得到了,它们获得了部分法律豁免权。 ...
一位叫吴小平的名不见经卷小人物(也是私企老板)突发一枪,说是要求民企退场,为国企开路。他的文章一发出,便同时在各大网站出现,影响巨大。于是,资本和私企大佬铺天盖地地讨说法,反围攻就这样开始了,大论战终于进入预定轨道。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人物突发一篇文章就能占据各大媒体主页,不事先谋划好,谁能办到?普通大V有这个能量?临近年尾,高潮终于出现,资本起初没有料到的待遇也得到了,它们获得了部分法律豁免权。对过去,原罪不究,对现在和未来,一般违法都不究,只批评教育。总体而言,资本的整体节奏安排得很好,最后的结果也比较精彩而圆满。

孙锡良:非常精彩的改革竞争进程

2018年是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特殊年份,紧随纪念节奏地推进,资本与政策地博弈也一直在不断往深入化发展,将近年底,已成功推进至高潮,私营企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几乎全部待遇,甚至拿到了意想之外的待遇(一般违法豁免权)。

祝贺私企!祝贺资本!祝贺所有的参与者!很精彩的过程!

围绕着一系列新政策的出台,社会各界充满着不同声音,焦点集中在国企与私企的关系问题,这里面甚至还掺杂着一些尖锐对立。在我看来,对立毫无意义,改革一直会按既定的节奏向前走。要说清楚私企今年为什么能获得更大的空间,请大家先看两个历史背景。

第一个背景是“佐利克世行报告”。这个报告产生于2012年,不是佐利克一人所为,是中国高端智囊协同佐利克一起完成,它的使命是推进“中国2030年发展规划”,它的开宗任务就是要推动中国经济市场化发展目标,当然还包括私有企业发展进程在内。该项目研究经费源于中方,主要成员集中在高端智库。毫无疑问,这个报告的档次非常高,其指导意义不言而喻,这些年,实际上一直在沿着这个方向走,只是今年的节奏稍微加快一点而已。

第二个背景是“淡马锡模式”地普遍性被接受。这个模式是2015年主流经济学家有关改革中国国企的共识模式,其根本宗旨还是通过市场化改革让国企变成混合制经济体,更远的目标是让国企接受国际竞争性改造。混改已经不是口号,正在一家一家地推进过程中,短期不存在回退的可能。从这个意义上讲,给私企进行一定程度的融资政策松绑并不让人感到惊奇,融资便利才会有混改实现的可能,这是基本常识。

按理讲,有这两个大背景做支撑,不应该出现“国退民进”和“国进民退”的争论,但为什么硬生生地出现了呢?我认为除了资本的渴望之外,还有中美贸易冲突对国内各类企业产生冲击的影响在内。中国经济要发展,离不开国企和私企,并行发展才能确保指标平稳。

这场资本论战是如何开启的?

今年的纪念活动中,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给出了近四十年来私企发展壮大的伟大历程,私企占比一直在不断上升,没有任何数据表明有国进民退的迹象。但是,市场上还是抛出来一个特别大的引子——有人要消灭私企,有人要推动国进民退。

现在的问题来了,他们口中的“有人”到底是何人?这个“有人”必须是官员。不是官员,谁有权消灭私企?到目前为止,谁能举出一位官员讲过该观点?哪怕是很低级别的官员也找不出来,绝无一位政策制定者讲过要消灭私企。

就算不是官员,那起码也是有权威、有份量、有影响力的专家智囊,他们的话虽然不是政策,但具有一定的政策效应。不过,到目前为止,也找不到任何一位主流经济学家或主流专家公开谈过要消灭私企,绝对找不出这样的公开讲话及公开文章。

官员不想消灭私企,权威人士也不想消灭私企,那谁还能消灭私企?几个散兵游勇就能消灭私企?不可能。

很巧妙的事发生了,一位叫吴小平的名不见经卷小人物(也是私企老板)突发一枪,说是要求民企退场,为国企开路。他的文章一发出,便同时在各大网站出现,影响巨大。于是,资本和私企大佬铺天盖地地讨说法,反围攻就这样开始了,大论战终于进入预定轨道。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资本在导演进程(见我当时的“微评”),有些同志看不懂,还以为新潮流来了。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人物突发一篇文章就能占据各大媒体主页,不事先谋划好,谁能办到?普通大V有这个能量?

为什么要推动“国进民退”的论战?

首先,我并不认为资本在进行政策声索时完全是无理取闹,很显然,在国内国际经济环境有重大改变的情况下,不少私企确实面临了一些困难,克服这些困难,需要政府出手相助,否则只能自生自灭。谁都不愿意自灭,哪怕是垂死挣扎也要用尽路数。上世纪九十年代,大批国企破产的一幕还历历在目,私企不想重蹈覆辙,“逼救”已成当务之急。如果继续坚定去杠杆和坚定执行股权质押的原有政策,很多企业都将面临重大危机,此时的政策活水就是救命符。

其次,国企正处在重要的混改期,私企参与也是大势所趋,且包含国家意愿。参与混改得要有很多钱,钱从哪里来?完全从自己口袋掏吗?很难,最好的办法是融资。今年的私企诉苦一直在围绕“融资难”这个话题,不是别的话题,说穿了就是要钱。一部分企业可能是真的做实业,真的碰到了困难,融资可以解困。很大一部分私企融资未必是做实业,目标恐怕是买实业,参与到国企的混改进程。

最后,不得不说,私企既碰到了贸易战不利期,也碰到了绝好的机遇期,在特殊纪念年,不可能让私企大规模被动衰落,这种破坏基调的事情不会突然发生。

资本论战的转折点在哪里?

在讲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提到“天则经济研究所”,这是一个全力推动经济市场化和企业私有化的机构,它里面的人绝大部分又是另一论坛的坛员,天则所不一定时时顺利,论坛却是始终坚挺。这批精英,就是过往二三十年历史雏形的设计者,没有一项过往政策离开过他们的特殊贡献。这批精英集中讨论“私企进退”,影响自然绝非一般,有直接反转的功效。

在这之后,一系列变化发生了,媒体声音完全趋于一致,齐声反对本不存在的“消灭私企论”。“私企退场论”的退出,必定要有新的“私企进场论”代替,给钱、给政策、给市场、给权利便水到渠成。所有的政策目标都是保证经济平稳运行,保证经济不出现大起大落。

临近年尾,高潮终于出现,资本起初没有料到的待遇也得到了,它们获得了部分法律豁免权。对过去,原罪不究,对现在和未来,一般违法都不究,只批评教育。

总体而言,资本的整体节奏安排得很好,最后的结果也比较精彩而圆满。

真实的未来会是什么样?

我相信历史规律:任何大战的落幕,必定伴有另一篇新大战的开张。今年的资本大戏离落幕为时不远,未来必定有新的资本大戏可演,也许是明年,也许更远一点。中国在与世界各大国的竞争过程中,每一次大战役都能锻炼一批素质好的企业,无论国企还是私企。

我还相信另一个规律:任何事物都有自己固有的生命周期。不管国企,还是私企,该死的必定会死,吃药,动手术,只能延长一点寿命,救不了命。在这一波救命大潮中获得特权的私企,最后只有少数能参与到混改中,这部分人的身份和标价与众不同,绝大部分私企还得靠自己续命。不管你做工业、商业、服务业还是金融业,作死,就必定死,谁也救不了,不作死,就不会死。

我更相信终极规律:人民才是最精彩历史大戏的总揽者。有很多网友喜欢情绪激动,担忧太多,总担心亡国灭种,总担心少数人会让多数人陷入到悲惨世界。我就不担心,我最相信人民的力量。别看今天的一些富翁大佬风光无限,别看某些人财富惊人。大家要记住!戏演得再好,没有观众了,演给谁看?戏台是人民搭的,哪一天戏台没了,演什么演?市场竞争大戏,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中只是小戏,大民族何惧小戏精?公与私,都有正义与非正义,该留的要留,该死的必死,不要轻易惹仇恨。

最后,很想再提醒一下诸位!

看浮世,不要看得太认真,更不要太极端,要把它放进历史中去看,并且要放到几百年后的历史中去看,看似成功得发紫的人,看似富盖万世的企业,时间走后,它们都是过往,它们都是灰烬,它们几乎跟我们一样,平凡得不能再平凡,能例外的少之又少,部分神气活现的演员,他们哭与笑的真假都在我们这些观众眼中,且让他们疯,我们不要傻。

写于2018年11月17日星期六

【孙锡良,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孙锡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7 03:28 , Processed in 0.01328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