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文化帝国主义对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滥用

2018-12-5 00:14|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023| 评论: 0|原作者: 詹姆斯·佩特拉斯|来自: 环球视野

摘要: “反对民族主义”为让批判帝国主义和支持独立的人解除武装服务,以便使西方的领导人“合法化”。媒体的思想家们攻击反对移民但是隐瞒这些移民是西方军事侵略的受害者的事实的右派民族主义者。
帝国的大国已经不能相信“慈善的帝国”的神话,也不能继续肯定由外国资本进行的剥削和掠夺对于“国家的建设”有用处。于是帝国的意识形态借助扭曲与争取解放的斗争有联系积极的观念、将民粹主义与霸道的理论和倒退的政权相结合。掏空了民粹主义原有的解放的内容,将其与一种反动的、种族主义的、排外的和法西斯主义的意识形态联系在一起。所有的和每一个群众的人民运动独立于它们的社会经济背景,被认为是倒退的。以同样的方式将民族主义与想赶走少数族群和移民的新法西斯主义联系在一起。作为必然的结果,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向美国和欧洲的帝国权力提出在反对“民族主义者”的斗争中它是民主的价值唯一的担保者。

佩特拉斯:文化帝国主义对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滥用

引言

在当今的世界上西方帝国的宣传者们—特别是大众媒体的记者和编辑们—系统地借助日常概念和政治语言的堕落。

他们使用和滥用政治语言以便将过错归于受害者,为帝国的侵略辩解。这种操纵的后果是不同的,既是为了将战争的罪行和经济的掠夺合法化,也是为了抵消国内的反对派。

在本文中我们将开始确定服务于支持帝国的侵略的基本术语,以便继续描述语言帝国主义的经济的和政治的目标。做结论时我们审查将提出的政治的和文化的选择。

观念的批判: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

在帝国的现代词典里滥用最多和企图搞混的观念是“民粹主义”。

“民粹主义”的起源曾经指被压迫的工人群众运动。民众的运动曾面对银行的寡头和媒体的巨头。

在19世纪的末期和20世纪的初期,民粹主义者在美国、加拿大、俄罗斯和西欧建立了运动和政党。

到20世纪的中期,运动和政党成倍增加,在某些情况下,在亚洲和拉丁美洲取得了政权。在阿根廷、巴西、秘鲁和墨西哥这些运动得到群众的支持。在美国则代表着为反对铁路的垄断、银行家和腐败的政治领导人而斗争的农场主。他们的目标是为了运输保障市场公正的价格,银行温和的利率,干净的选举。没有政治头目的腐败。民粹主义者选举了一些州长、十多个市长和一些议员。

在拉丁美洲秘鲁民粹主义的政党(比如革新党)为了印第安人的权利而斗争,反对寡头的和新殖民主义的政府。在阿根廷、巴西和墨西哥由胡安·多明哥·庇隆、赫图利奥·瓦尔加斯和拉萨罗·卡德纳斯领导的政党为保障劳动者的权利和国家对自然资源(特别是油田)的所有权而斗争,此外开展了成功的国家工业化进程。

在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印度曾出现类似的进程。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曾经是独立和社会正义孪生的发动机。

民族主义建议结束帝国的统治和恢复国家的文化价值,摆脱殖民主义的强制。在21世纪初由于后殖民主义的政权上升和进步,西方的帝国大国诽谤那些质疑它的合法性的运动和政党。

帝国的大国已经不能相信“慈善的帝国”的神话(“白人的负担”--1899年鲁德亚德·吉卜林发表的一首诗的标题,从当时的观点出发为白人利他主义的干涉以便帮助“低等种族”进行辩解,原译者注),也不能继续肯定由外国资本进行的剥削和掠夺对于“国家的建设”有用处。

于是帝国的意识形态借助扭曲与争取解放的斗争有联系积极的观念、将民粹主义与霸道的理论和倒退的政权相结合。掏空了民粹主义原有的解放的内容,将其与一种反动的、种族主义的、排外的和法西斯主义的意识形态联系在一起。

所有的和每一个群众的人民运动独立于它们的社会经济背景,被认为是倒退的。以同样的方式将民族主义与想赶走少数族群和移民的新法西斯主义联系在一起。

作为必然的结果,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向美国和欧洲的帝国权力提出在反对“民族主义者”的斗争中它是民主的价值唯一的担保者。

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使用与滥用

“民粹主义”主要的敌人是西方新自由主义的统治阶级和它们有毒的报刊《金融时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

保护“西方的民主价值”的反民粹主义的行动是一种有利于帝国主义进步的宣传。反对民粹主义的说辞将右翼分子、左派分子、沙文主义者和民族独立的卫士们混杂在一起。

目标是为多重的帝国战争和在整个亚洲、中东、非洲北部和拉丁美洲的政变进行辩解。同时谴责民粹主义者、蛊惑者,反对民族主义的媒体推动和维护西方血腥的战争和在伊拉克、阿富汗、埃及、利比亚、巴勒斯坦、叙利亚、黎巴嫩、洪都拉斯、索马里、南苏丹、委内瑞拉和乌克兰的政变。

“反对民族主义”为让批判帝国主义和支持独立的人解除武装服务,以便使西方的领导人“合法化”。媒体的思想家们攻击反对移民但是隐瞒这些移民是西方军事侵略的受害者的事实的右派民族主义者。

右派的民族主义者和新自由主义的帝国主义者是同一个钱币的两个面孔。一个面孔挑起群众的民族主义激情,另一个面孔的行动满足资本主义贪婪的胃口。

反对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是新自由主义精英们的发动机,他们剥削国内廉价的劳动力,攻击社会的服务和在劳动的地方的民主。这些精英们将民众的社会运动说成是民粹主义的版本,必须谴责,因为它反对自由市场和自由的选举。

反对帝国的侵略的民族主义者被诽谤成国家安全、全球化和民主的价值专横的敌人。

结论

美国和欧盟的帝国主义面对着国内和它的边界之外的对手。国内的反对派竭尽全力反对高成本的战争和战争对某些企业带来的利润,表明支持更多的福利。

在看到被迫绝望地找到对自己有利的意识形态的论据,西方的大国制造了新的敌人,给他们贴上“民粹主义者”的标签,以便掩盖它们对寡头的支持。西方的精英们企图削弱反对帝国主义的人们,将他们与右派的民族主义者相比较。

但是,西方帝国主义的思想家们拥有其他的宣传工具。他们将民族独立的军人与“恐怖分子”相提并论。在俄罗斯保卫边界安全的人们被说成是专横的扩张主义者。中国的国际经济网络被说成是“殖民主义的债务收藏者”。

为了把现实搞得让人眼花缭乱,媒体连续敲鼓是必不可少的。美国和欧盟在国外有近200个军事基地,分布在全世界。中国在非洲东部有一个很小的基地。美国有一个军事基地的链条包围中国。北京在美国附近没有任何军事基地。

与此同时,西方殖民主义的和新殖民主义的精英们掠夺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中国为基础设施提供资金,在生产性的企业投资,没有军事基地去干涉第三世界的国家。

美国和欧洲绑架进步的观念,将其当成民粹主义,将其意义倒置,与反动的运动、政党和个人相比较。将许多“民族主义者”贴上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标签,而他们已经表明是国家主权的卫士,反对帝国的霸权。将政治的语言服务于帝国不能摆脱它的罪过。

【本文原载“环球视野”,摘译自2018年11月17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原标题《佩特拉斯:文化帝国主义:语言的堕落和绑架进步观念》,魏文编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7 04:35 , Processed in 0.01278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