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和阶级斗争

2018-12-31 11:4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0381| 评论: 16|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马克思所托付的伟大历史使命落到了中国无产阶级的肩上。中国的无产阶级和他们的政治代表一定能完成这个伟大的任务。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们要走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完成前人没有完成的事业。外国人能做的事,我们中国人也能做;外国人没有做过的事,我们中国无产阶级也敢做。

无产阶级斗争的高涨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论述过,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带来无产阶级的发展壮大。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中间等级”掉落到无产阶级中来。从后来资本主义的实际发展进程看,无产阶级化的主要的实现方式,是伴随着农业生产率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农村劳动者脱离农业生产并来到城市,成为城市中的雇佣劳动者。资本主义的发展不仅带来无产阶级数量上的增长,而且,资本主义的工业化和城市化造成了无产阶级的集中,资本主义条件下生产力的发展带来了交通手段和通信手段的进步,这些都便于无产阶级的组织。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还要求普遍提高一般劳动者的教育水平,这又为劳动者政治觉悟的提高提供了便利。

       总之,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带来无产阶级数量的壮大,又为无产阶级的组织提供了物质和教育方面的条件,从而为无产阶级力量的增强准备了条件。马克思的这些论述,符合后来一般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即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核心国家)的实际社会发展进程,也符合一般半外围国家的发展进程。现在,也符合中国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进程。

       2010年以来,中国的阶级斗争形势到了一个转折点。过去,是资产阶级进攻,无产阶级防御和退却。现在,就整个形势来说,还是资产阶级占统治地位,但是无产阶级的力量在上升,资产阶级的力量在下降,无产阶级在进攻,资产阶级在退却。

       据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报道,2011年,全国范围从主流和社会媒体上收集到的关于工人斗争的报道184起(其中,参加人数超过100人的较大斗争102起);2012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382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209起);2013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645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301起);2014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1358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650起);2015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2774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527起);2016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2664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483起);2017年,全国工人斗争报道1257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105起)。

       2018,全国工人斗争报道1683起(其中,100人以上的较大斗争168起),分别比2017年增加了426起和63起。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自2011年以来,中国无产阶级的斗争呈波浪式发展,在2014-2016年间达到了一个高潮,2017年有所回落,2018年又出现了新的高涨。

       公开报道的工人斗争事件次数与实际发生的次数肯定有差距。据中国劳工通讯自己估计,报道的次数大概是实际发生次数的5%-10%。所以,粗略估计,现在全国每年发生的工人斗争事件大约为一万起至两万起。如果按照每起斗争事件涉及工人100人来推算,每年大约有100万到200万的工人经常参与同资本家的斗争并且得到锻炼。

       关于工人斗争报道的次数,是比较粗略的统计。如果要考察工人斗争的效果,还是要分析资本主义经济中国民收入的分配,看无产阶级通过斗争是不是从自己劳动创造的价值中得到了一个更大的份额,从而缩小了资本家可以得到的剩余价值的份额。

       先来看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1980年,中国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772亿元,占当时国内生产总值的17%1990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2951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6%2000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10955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这说明,在资本主义复辟初期,无产阶级在国民收入中所占有的份额是大幅度下降的。

       2010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47270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这个比例仍然很低,但是与2000年相比,没有进一步下降。2015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112008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6%;在2010年至2015年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有比较大的上升。2015年以后,资产阶级叫嚣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进行反动的“供给侧改革”,企图发动新一轮私有化,像九十年代那样打击工人阶级。但是,至2017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增加到了129889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微降至15.7%。这说明,中国的无产阶级已经初步具备了抵抗资产阶级进攻的能力。

       再来看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2010年,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12603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2017年,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60986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与2010年相比,上升了4个百分点。(在2009年以前,没有官方的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工资统计。)

       劳动者在资本主义国民收入中所占份额的提高,反映了中国无产阶级斗争力量的增强。由于中国工人斗争力量的增强,在中国工人所创造的价值中,一个越来越大的部分转化为了劳动力价值,而资本家和官僚所占有的剩余价值的份额缩小了,这样资本家的利润率就下降了。我们知道,资本主义的生产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利润。随着利润率的下降,资本家的投资就要下降;或者,在一个时期内,有些资本家会企图通过举债投资的方式来维持积累,从而为将来的债务危机埋下祸根。利润率下降到一定程度,资本主义经济就会陷入危机,而资产阶级国家也会陷入政治危机。

       中国资本主义目前所陷入的困境、中国阶级斗争目前所处于的形势,其他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在以往也经历过。为什么,到目前为止,中国以外的其他资本主义国家都还没有爆发过无产阶级革命呢?

 

西方的无产阶级为什么不革命?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曾经做出论断,无产阶级终将成为资本主义的掘墓人。问题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无产阶级还没有成为资本主义的掘墓人呢?

       二十世纪发生了两场伟大的革命,俄国十月革命和中国革命。但是,严格来说,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都不是经典意义上的无产阶级革命。中国革命发生在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是以农民为主力军的。俄国革命是在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下取得胜利的;布尔什维克党是一个无产阶级政党。但是俄国又是农民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国家,有着大量的封建农奴制残余,资本主义工业化的程度还不如现在的中国。布尔什维克党的胜利,不仅靠工人武装起义,而且靠工农联盟,而工农联盟的一个主要纲领是土地革命。

       在经济上最发达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却一直没有发生无产阶级革命。

       作为马列毛主义者,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回避这些问题,而必须正视这些问题。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出发,这些问题的答案,只能到各个资本主义国家的物质生产和生活条件中去寻找。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为什么不革命?这个问题,如果仅从一个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内部来看,似乎不好理解。因为西方国家的无产阶级似乎是很强大的,占人口大多数,有工会,可以组织政党,还有通过民主选举上台的机会。但是,如果从整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来看,就不难理解。归根结底,一个阶级革命还是不革命,取决于这个阶级在一定的生产关系中所处的地位;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不仅要看一个阶级在某个国家中的地位,还要看这个阶级在世界体系中所处的地位。在一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范围内,西方的无产阶级是被剥削者;但是在整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西方的无产阶级实际上是核心国家对外围、半外围剥削的受益者。

       在《帝国主义论》中,列宁在试图分析为什么修正主义(改良主义)会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运动中占统治地位时就已经指出,帝国主义国家通过对全世界的剥削可以攫取超额利润,这些超额利润又被用来收买工人阶级的上层,列宁称之为“工人贵族”。列宁认为,“工人贵族”就是国际工人运动中改良主义的主要社会基础。

       列宁在创作《帝国主义论》的时候,还没有完全放弃西方国家的工人阶级可以起来革命的希望。实际上,当时俄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包括布尔什维克党人)还普遍认为,没有掌握先进的生产力的西方工人阶级的帮助(特别是德国工人阶级的帮助),俄国革命是不可能单独胜利的,布尔什维克党所领导的革命只是起着一个发动欧洲革命、发动世界革命的作用,完成欧洲革命和世界革命还是要靠“先进”的西方工人阶级。但是,后来的实际历史发展进程是,德国革命很快失败了。到列宁临终时,实际上已经放弃了对欧洲革命的期望,因而才提出,未来世界革命的希望主要在于被帝国主义压迫的、占世界人口绝大多数的“东方”。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实际情况来看,核心国家对外围、半外围国家的剥削,不仅是通过资本输出所获得的超额利润,更主要地,是通过不平等交换。就是说,核心国家所出口的商品,每一美元中只包含较少的劳动时间,而外围、半外围国家所出口的商品,每一美元中却包含较多的劳动时间。比如,在现在的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上,一单位美国劳动平均可以交换到大约5单位中国劳动、7单位东南亚地区的劳动、6单位东欧和中亚地区的劳动、5单位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劳动、6单位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劳动、23单位南亚地区的劳动、13单位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劳动和1.25单位其他高收入国家的劳动(见“2018年红色经济观察”第二篇)。

       以苹果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全球价值链分布为例,每一部苹果手机所带来的全部销售收入中,美国资本家的利润大约占61%,韩国、日本、台湾、欧盟等地区资本家的利润占12%,原材料成本占22%,中国工人的工资占2%,其他国家工人的工资占3%。每一部平板电脑所带来的全部销售收入中,美国资本家的利润大约占47%,韩国、日本、台湾等地区资本家的利润占15%,原材料成本占31%,中国工人的工资占2%,其他国家工人的工资占5%

       不平等交换的实际作用,是将全世界劳动者所生产的剩余价值中的很大一部分集中在核心国家。核心国家的资本家又用他们所获得的超额剩余价值来收买,不仅仅是“工人贵族”,而且是西方工人阶级中的很大一部分。这就使得西方的工人阶级,实际上得以分享一部分外围、半外围国家劳动者所生产的剩余价值。西方国家工人阶级参与分享世界范围剩余价值的方式,就是高工资、高福利。以美国来说,每年通过不平等交换所攫取的超额剩余价值大约相当于世界其他地方9000万个劳动者一年所创造的价值。如果没有这些超额剩余价值,美国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大约要下降三分之二。

       正是在这样的高工资、高福利的基础上,才有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内部阶级矛盾的相对缓和,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的相对稳固。相应地,改良主义在西方国家的工人运动中也一直占统治地位。

       在过去几十年,情况又有一些变化。西方国家的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搞反攻倒算,削减社会福利、打击工会,甚至不惜主动制造经济危机,用高失业来压迫工人阶级。跨国公司还将资本大量转移到像中国这样的外围、半外围国家,想要迫使西方工人阶级接受更低的工资和更恶劣的劳动条件。这些倒行逆施,后来就统称为“新自由主义”。(“改革开放”就是世界范围新自由主义反动的一部分)

       在新自由主义反动政策的影响下,西方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有所下降,但是仍然享受着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地区的工资水平和福利水平。客观地讲,今天的西方工人阶级仍然是世界范围不平等交换的受益者,仍然享受着外围、半外围国家的劳动者所生产的很大一部分剩余价值。就这个意义来说,西方工人阶级已经背上了沉重的历史包袱,这个包袱里面装的就是高工资、高福利。如果没有半外围、外围劳动群众首先发动革命,帮助西方工人阶级把这个包袱卸下来,想要指望西方工人阶级自己主动放弃从世界范围不平等交换中所得来的利益,那是不切实际的。

 

半外围

       到目前为止,咱们还一直没有介绍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半外围。半外围有哪些国家?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的阶级斗争又有什么特点?

       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半外围是这样一些国家,它们在与核心国家贸易时,处于被剥削的地位,就是说,它们一般不得不用较多的本国劳动来交换核心国家较少的劳动;它们在与外围国家贸易时,又处于剥削的地位,就是说,它们可以用较少的本国劳动来交换外围国家较多的劳动。

       以中国为例,在现在的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上,一单位中国劳动平均可以交换到大约4.4单位南亚地区的劳动和2.5单位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劳动,中国处于剥削者的地位。但是,大约5单位的中国劳动才可以交换到一单位美国劳动,4单位的中国劳动才可以交换到一单位其他高收入国家的劳动,中国又处于被剥削者的地位。

       就中国的整个对外贸易来说,每年中国对外出口的商品所包含的劳动量大约相当于8000万个劳动者一年创造的价值,而每年中国从国外进口商品所包含的劳动量大约相当于4000万个外国劳动者一年创造的价值。两相抵消,中国每年对外净输出相当于4000万个劳动者一年创造的价值,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仍然处于被剥削的地位。

       在中国上升为半外围以前,半外围大致分布在苏联、东欧、南欧、拉丁美洲、中东、东亚的韩国等地区,总人口约占世界人口的六分之一。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核心国家主要从事可以带来垄断利润的、有高附加价值的经济活动(“高技术”工业、金融业等);外围国家则一般从事有高度竞争性的、低附加价值的农业和采矿业。半外围国家则分别从事中等附加价值的工业生产(如比较成熟的、规模化生产的重化工业)和具有周期性高附加价值的能源采矿业(如石油、天然气)。

       半外围国家的无产阶级化程度一般要低于核心国家,但是高于外围国家。当半外围国家的资本主义经济(或者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无产阶级化程度会逐步提高,无产阶级的数量和组织程度也会逐步提高;这时,无产阶级就会提出越来越高的经济要求(提高工资、增加福利、改善劳动条件等),小资产阶级也会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并且要求更加广泛的政治权利(如要求实行言论自由、政治民主)。与核心国家不同,由于不能够从世界市场上得到超额剩余价值,半外围国家没有足够的经济资源来取得内部的阶级妥协。如果要满足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经济和政治要求,就会减少半外围国家可以用于资本积累的剩余价值,从而使得这些国家陷入经济危机。另一方面,如果拒绝满足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经济和政治要求,阶级矛盾就会急剧激化,从而使得半外围国家陷入政治危机。上世纪七十和八十年代,世界各地区的很多半外围国家都陷入了这样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

       这里举几个例子。葡萄牙是一个老牌殖民主义国家,但是,在西欧,又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国家。从1933年起,葡萄牙就处于法西斯军事独裁统治之下。1950年时,葡萄牙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338美元(按照2011年购买力平价美元计算),大致相当于中国在1998年、1999年间的水平。上世纪五十和六十年代,葡萄牙经济高速增长。1950-1973年间,葡萄牙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加了三倍多,年平均增长5.4%。到七十年代初,葡萄牙在非洲的海外殖民统治风雨飘摇,内部阶级矛盾激化。1974年,倾向进步的左派军官发动政变,夺取政权,推翻了长达四十年的法西斯主义统治,一度出现了向社会主义革命发展的可能。在经过各派政治力量的激烈较量以后,政权最终落到了资产阶级手里。今天,葡萄牙仍然是西欧最穷的国家。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巴西曾经通过民主选举产生过一个进步政府。很快,在美帝国主义的暗中帮助下,巴西右派军人发动政变,建立了军事独裁政府。1967年,巴西人均国内生产总值4086美元,大致相当于中国2002年的水平。1967年至1980年,巴西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翻了一番多,年平均增长5.6%,当时号称“巴西经济奇迹”,巴西被国际资产阶级封为“新兴工业化国家”。

       从七十年代开始,卢拉开始领导巴西汽车制造业工人的斗争。八十年代初,巴西债务危机爆发,巴西的资产阶级统治陷入危机。八十年代中期,巴西资产阶级放弃军事独裁统治,用资产阶级民主来继续欺骗人民,并加紧推行私有化、贸易自由化、金融自由化等反动经济政策。1989年,卢拉第一次代表巴西工人党参加总统大选中,获得大量选票。此后,巴西工人党赢得了若干地方选举,工人党的候选人当上了巴西最大城市圣保罗市的市长;但与此同时,工人党也逐步放弃了社会主义革命的纲领,蜕变为一个改良主义资产阶级政党。2003年,卢拉当选巴西总统。利用当时能源、原材料价格高涨的有利形势,巴西大量出口石油、铁矿石,为卢拉政府实行一些温和的社会改良政策提供了资金。2011年,卢拉下台。此后,世界市场上能源、原材料价格下跌,巴西的社会和经济矛盾再度激化。

       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波兰人民共和国是东欧的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由于波兰没有经历过广泛发动劳动群众的社会主义革命,波兰统一工人党(即波兰的共产党)是靠苏联的支持夺取政权的,统一工人党与工人阶级的关系长期紧张,积累和消费之间的关系长期理不顺。六十年代末,波兰经济增长放慢,波兰统一工人党想要取消食品等价格补贴,以提高积累率、加快经济增长速度,引起波兰工人大罢工,统一工人党第一书记哥穆尔卡被迫下台。哥穆尔卡下台后,统一工人党的领导幻想用大量举借外债的方法,来一方面给工人增加工资和福利,另一方面又可以进口西方的先进设备,再增加出口来偿还外债。结果,1980年,债务危机爆发。那一年,波兰工人阶级组成了团结工会运动。

       八十年代,波兰政府实行军管。在这一时期,团结工会的领导权实际上落到了作为美帝国主义代理人的、反社会主义的波兰自由派知识分子手里。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波兰进行民主选举,团结工会上台,实行了反动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国营企业全部私有化,大量工人失业,价格全部放开,引起恶性通货膨胀,对外资全面开放。在强加给波兰工人阶级巨大的经济灾难后,波兰完成了资本主义复辟。一个本来是工人阶级自己的组织,被资产阶级篡夺了领导权,又反过来将私有化、失业、通货膨胀等反动经济政策强加给工人阶级,这是十分惨痛的历史教训。这也说明,工人阶级如果将改变自己命运的希望单纯寄希望于资产阶级的民主选举,将是多么危险,也是多么愚蠢。

       1963年,朴正熙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发动军事政变,夺取了南朝鲜的政权。从1963年至1979年,南朝鲜经历了高速经济增长,号称所谓“汉江经济奇迹”。1979年,朴正熙遇刺身亡。此后,南朝鲜政局动荡,工人、学生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最终迫使南朝鲜当局放弃军事独裁统治,实行资产阶级民主。

       1997年,韩国遭遇严重经济危机。此后,由于中国完成了资本主义复辟,韩国资本家得以一方面将低端工业转移到中国,另一方面向中国出口高端的机械和电子设备,渡过了危机。现在,仅从经济发展水平来说,韩国达到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核心国家的水平。

       上述几个半外围国家分别在一定的历史时期,政治上实行资产阶级的军事独裁统治(波兰则是实行社会主义的一党专政),并且在独裁统治时期都出现了长时期的快速经济增长。但是,在长期的快速经济增长以后,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队伍发展壮大,各种经济和社会矛盾都在发展。这些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斗争高涨的局面。由于这些半外围国家不掌握大量的超额剩余价值,因而也就无力同时满足资本积累的要求和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经济和政治要求,被上述矛盾所包围的半外围国家就会陷入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进而发生革命形势。

       中国在资本主义复辟以后,已经经历了相当一个时期的高速经济增长。目前,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在下降,各种经济和社会矛盾在发展,已经初步出现了无产阶级力量上升、资产阶级力量下降的迹象,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都在提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广泛的经济和社会要求;这些要求,或迟或早,要发展为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政治斗争。这些,都是中国与以往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的历史经验相类似的地方。

       另一方面,上述几个半外围国家,在发生革命形势以后,并没有走上社会主义的道路;波兰还发生了资本主义复辟。上述几个半外围国家在资本主义范围内(暂时)解决矛盾的途径也有所不同。葡萄牙、波兰后来都加入了欧盟,成为西欧核心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巴西是世界上一个主要的能源、原材料出口国。韩国则是借着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历史机遇”,靠着对中国廉价劳动力的剥削,得以从原来半外围国家的地位上升为一个核心国家。

       这些半外围国家的历史经验,是不是意味着,未来中国的无产阶级,在经过一番斗争后,仍然免不了走资本主义道路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了解中国资本主义的特殊性;就是说,与其他的半外围资本主义国家相比,中国资本主义有哪些特点,有哪些不同的地方。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真言 2019-1-1 06:24
已经存在的历史事实摆在大家面前,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并没有把“资产阶级”作为革命的对象,反而是团结他们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而新中国成立后,国家要进行社会制度的变革。把“生产资料私有制”改造为“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社会制度。这种对社会制度的巨大的变革就是社会主义革命。这时的资产阶级才站到了无产阶级的对立面,成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我不明白“马列托主义者”的所谓“毛泽东为了得到斯大林物质帮助,把1917年十月革命后世界上一切革命要成功必须是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进行了一种妥协,叫新民主主义革命,本质它属于社会主义革命而不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的根据是什么?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革命的对象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是保留私有制,后者是消灭私有制。前者资产阶级是革命的同盟者,后者却成为革命的对象。凭什么说新民主主义革命也是属于社会主义革命?根据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是通过社会主义革命的方式去解决”的论断,新民主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根本就不是属于同一性质的革命范畴。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20:12
其他的部分也看了,只是一种可能的选择,但是说政权会必然落到所谓的马列毛主义手中,也未必,未来的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斗争,出现各种政党是难以避免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9:16
由于中国工人斗争力量的增强,在中国工人所创造的价值中,一个越来越大的部分转化为了劳动力价值,而资本家和官僚所占有的剩余价值的份额缩小了,这样资本家的利润率就下降了
==========
这个论说完全是错误的,其来源就是不平等交换论,这么叫一个越来越大的部分转化为了劳动力价值,从来劳动者获得的就是劳动力价值,和工人阶级斗争没有关系,至少这部分没有关系,工人斗争总体上只和剩余价值的占有有关系,因为资本家不给劳动力价值的工资,工人的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就有问题,无法维持社会运转,这个是必须的,劳动力价值是一定的,而剩余价值却不不一定,和劳动者的斗争以及市场竞争等有关。

。这个论述如何这样改至少在概念上比较准确:由于中国工人斗争力量的增强,在中国工人所创造的价值中,一个越来越大的部分归劳动者所有,而资本家和官僚所占有的剩余价值的份额缩小了,这样资本家的利润率就下降了

我这里谈的都是总体,不是个别,个别比如黑煤窑这种就不是大数的社会学规律意义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9:08
超额剩余价值流向欧美日是符合资本主义价值规律的,交换本身不是不平等的,苹果的价值或者苹果包含的人类一般劳动时间等于100件衣服包含的人类一般劳动时间是一样的,他们的交换是等价的,但是苹果手机包含的超额剩余价值要多的,因为它是高生产率的产品,其包含的个别劳动时间少,但是我们不能按照个别劳动时间去衡量产品价值,我们举例,同样生产一个木桶,你用手工做,花了20天,人家用机器生产,花了2天,然后你的木桶难道可以交换10个机器生产的木桶吗,否则就不平等交换吗,事实是你会在市场中被淘汰。按照国际贸易理论,比较优势理论,你只是生产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欧美发达国家基本生产高科技产品,你生产耗费个别劳动时间多的产品,而市场或者交换不按照个别劳动时间来算的。从单纯交换来说,你们获得的价值(必要劳动是一样)是一样的,就使用价值而言是无法比较的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55
不平等交换如果从商品或者服务上来说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等价交换原则的,但是作者一直坚持这个错误观点,用一个不正确的概念,剥削不在于交换的不平等,或者不等价交换,在资本主义下恰恰通过等价交换实现的,资本家和劳动者的劳动力买卖是等价的,劳动力商品没有不等价买给资本家,而是在劳动过程中劳动者创造的价值比劳动力商品包括的价值大,这个大出的部分就是剩余价值,中国的剩余价值流出到欧美发达国家,不是通过商品的不等价交换来实现的,而是通过资本主义积累性竞争导致的,低劳动生产率包含的个别劳动时间高,而高劳动生产率的产品包含个别劳动时间低,而社会上只承认平均包含的劳动时间,所以高生产率的欧美能获得超额剩余价值。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41
用工人总收入占的份额来说明工人阶级的力量也未必对,或者说不绝对的,因为工人总收入的多少和工人阶级的劳动力生产和在生产的费用有关,费用增加了总收入必然提高,其占比上升可能和资产阶级因为其他原因而减少了利润水平有关,和资产阶级市场竞争有关,资产阶级无论如何生产总体上是必须保证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支出,这是客观力量,而资产阶级利润的减少可能和他的竞争市场有关,包括国外的市场,如果相对于国外资本家的竞争力在下降,那么中国资产阶级获得利润水平就可能下降。工人阶级力量的上升和数量也不是绝对正相关的,我认为中国工人阶级的斗争水平不如欧美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力量的增加主要看工人阶级的组织水平。一百万只羊可能也斗不过10只狼,因为它们不懂得组织。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28
欧洲没有出现所谓的经典的无产阶级革命,其实十月革命和中国1949年革命就是经典的社会主义革命,原因主要在于群众性政党的修正主义化,马列主义并不反对改良,改良不是通过对其他工人阶级(所谓落后国家的工人阶级)剥削实现的,是通过工人阶级斗争实现的,但是反对改良主义,改良主义就是让工人阶级斗争停留在一个低水平,欺骗工人满足于自己的剩余价值被减少剥削的水平而不是消灭被剥削的水平,而所谓的十月革命和49年革命的非社会主义经典革命,其失败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他们落后,而是斯大林主义政权权贵化,这种群众性政党的权贵化,和其领导人的落后是有关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21
如果改革开放,中国大量的留守儿童(劳动力再生产)都到城市去接受教育,你看能不能维持农民工的低工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17
我就问远航一号,美国人成为工人前在大学上学的学费和中国工人在大学上学的学费谁贵?或者说美国劳动力的生产和在生产的费用和中国人的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费用谁贵,老田讲毛的30年为改革开放的劳动者生产和再生产提供了低费用环境,或者你肯定承认在中国农村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费用要比城市低得多,农民工能接受相对的低工资不是中国城市工人剥削的结果,而是他们自己的费用成本的结果。现在外卖中很多都是大专生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15
说西方劳动者的高工资不是西方劳动者的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耗费的补偿而是对落后国家超额利润的分享,这种理论能出自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嘴里????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8:03
水边: 精彩的文章。 马列坨的评论一如既往的让人到胃口,白领也成了资产阶级,哈哈,我还不知道马列有这个理论。
白领如果指办公室工作人员,大多数是无产阶级,而中高层却是官僚,享有特权,是资产阶级
引用 水边 2018-12-30 12:12
精彩的文章。
马列坨的评论一如既往的让人到胃口,白领也成了资产阶级,哈哈,我还不知道马列有这个理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30 11:25
89运动失败的原因根本是缺乏政党,运动中缺乏有经验的成熟的政党参与,很多组织都是临时,包括学生,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后来的工人,为什么缺乏政党,这来源于毛泽东的一党制,特别是文革中依然没有放开工人阶级群众自由组织政党的权利,其实文革其中一个重要任务就是防止政治革命,防止群众自由组织政党,其根本目的还是维护一党制。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9 16:07
1989年的“民主运动”一开始是小资产阶级学生发起的,后来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也参与,但是最后工人阶级也开始参与并要成为这场运动的领导阶级,这时官僚法西斯资产阶级才真正开始动手,如果工人阶级不参与,资产阶级估计还不会动手,事件后遭到严厉镇压的比如死刑,长期徒刑的也是工人而不是学生。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9 15:58
小资产阶级的概念内涵和外延,马列主义经典已经给出,没有必要修改,所谓职场上的“白领”(如企业中的中层管理人员、专业技术人员)和资产阶级政府中的官僚是一样的,是一种官僚,他们是享有特权的人。不是小资产阶级,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主要指自耕农,小店主,学生这种不剥削别人也不被剥削的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8-12-29 15:32
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是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因而是最先进、最彻底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
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一个妥协的概念,斯大林是二次革命论,主张或认为中国这种落后的地方首先要搞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然后才能搞社会主义革命,于是一开始主张把革命的领导权交给国民党,412反革命发生,大革命失败,当然替罪羊是负责执行的陈独秀,后来毛泽东才开始领导中共,他不可能把大革命失败的原因指向斯大林,只能归罪陈独秀,可见二次革命论已经破产,在当时的西班牙同样发生了这种失败,都是二次革命论的实践导致的,远航一号把新民主主义看作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是错误的,是二次革命论的翻版,哪怕他加了定语,什么最先进、最彻底的,也是一样错误,毛泽东为了得到斯大林物质帮助,把1917年十月革命后世界上一切革命要成功必须是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进行了一种妥协,叫新民主主义革命,本质它属于社会主义革命而不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而且远航一号概念混乱,什么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无产阶级革命是什么?是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时代的资产阶级革命,太荒唐了,还说土地革命是资产阶级性质的,主张现代的印度搞资产阶级土地革命,难道要印度的“国民党”来实现,显然不可能,在印度要解决土地问题也必须社会主义革命了

查看全部评论(1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1-17 08:52 , Processed in 0.02364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