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中国的无产阶级,必须自己解放自己 —— 答“C-13号潜艇先生” ... ...

2018-12-31 03:40|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4461| 评论: 3|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现在的中国是一个已经进行过社会主义革命又在资本主义复辟后完成了工业化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国家,为什么要倒退回去,先搞资产阶级民主、先搞议会斗争,而不是进行新的无产阶级革命呢?说你对中国的无产阶级没有信心,难道是冤枉你吗?

以下是远航一号与赞成“中帝论”的“C-13号潜艇”先生在马列之声论坛上的一段讨论:


C-13号潜艇:

想说下我的看法

可以看得出来,红色中国网的主要观点是:
1.帝国主义国家只能是世界体系的中心国家,因为仅有它们占据了外围半外围地区的剩余价值。
2. 中国是世界体系的半外围,有一部分剩余价值被中心国家拿走了,而因为中国不存在从外国剥削的剩余价值,或者这部分剩余价值没有达到美国的水平(要注意,红色中国网在辩论过程中仅仅将中国和美国这个超级大国对比,不和其他帝国主义国家对比,这个辩论伎俩已经由激流网等指出过了),由于存在着本国无产阶级剩余价值被外国资本家剥削的事实,中国不是帝国主义。
3.为什么一定要否定中国是帝国主义的观点?因为帝国主义可以把来自其他国家无产阶级的剩余价值拿出来,用于收买本国无产阶级,而本国无产阶级由于被收买,成为工人贵族,于是,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里社会主义革命不可能成功。于是,如果承认了中国是帝国主义,那么潜台词就是中国革命不可能成功。于是,如果认为中国是帝国主义,那就等于在散布革命失败主义。因此,如果希望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取得胜利,就不能承认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

我很高兴地看到,在论坛里没有一个同志认可红色中国网的奇妙理论。

十分感谢列宁1918,我认为他的功绩在于第一次清晰说明了帝国主义理论和世界体系理论的区别。正如他所说,帝国主义,究其定义,就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只要资本主义达到了这样一个垄断阶段,那就是帝国主义。而帝国主义的其他特征,例如资本输出、剥夺国外剩余价值,仅仅只是资本主义达到垄断阶段后衍生出来的特征。而帝国主义同样分为老牌帝国主义和后发展的帝国主义,后进帝国主义是帝国主义,但同样也是世界体系中处于不利地位的国家,例如一战前的德国俄国,二战前的日本,以及现在的中国,因此,一个国家是不是帝国主义,和这个国家在世界体系的哪个位置是毫无关系的。这就决定性地驳倒了红色中国网将帝国主义理论和世界体系理论捆绑起来的企图。红色中国网也不得不承认,一个国家是不是帝国主义,同它在世界体系的地位没什么关系。例如“二战时的日本既是半外围,又是列宁意义上的帝国主义国家”。

然而,红色中国网依然在死硬地说,帝国主义=社会主义革命不能胜利,而且宣称这是列宁的理论。然而正如列宁1918指出的那样,列宁的理论明明是在帝国主义链条最薄弱的部分可以爆发社会主义革命(补充一句,列宁始终不认为中国这样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可能爆发社会主义革命,只能是资产阶级革命,中国由新民主主义革命过渡到社会主义革命是毛泽东同志的伟大创举),而且导师们也提醒我们,绝对不能把马克思主义理解为教条,而是“(α)历史地,(β)都要同其他原理联系起来,(γ)都要同具体的历史经验联系起来加以考察”,并且发达国家真的没有爆发社会主义革命的可能性吗?巴伐利亚苏维埃和俄国革命的胜利已经很好地驳斥了这一观点。可惜的是,红色中国网面对这样的事实,采取了狡辩的策略,例如对于巴伐利亚苏维埃的失败,它说这证明了发达国家社会主义革命不可能胜利(照这样的逻辑,同样可以说苏中变色说明无产阶级专政不可能成功,如果红色中国网在将来的某一天这样说了,并由科学社会主义华丽转向民主社会主义,我是一点也不会奇怪的),对于俄国十月革命,它甚至主张开除俄国帝国主义身份!

既然“帝国主义=中心国家=工人改良化=社会主义革命不能胜利”这种荒唐的东西被反驳了,那么,这篇文章(编注:指红色中国网工作组的建议书)也就没什么价值了。硬要说的话,唯一的可怜的价值也就只是批评了佳士斗争中不适当的公开行动的策略吧。


远航一号:

任何理论概念都既有一般,也有特殊与例外,既有典型,也有不典型。

任何确实读过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并且诚实对待列宁观点的人,难道会否认,对于列宁来说,一个帝国主义国家,除了要有垄断性以外,还必须有寄生性、腐朽性,而这个寄生性和腐朽性,一个主要的方面,就是从剥削殖民地半殖民地所获得的超额剩余价值。在这个方面,恰恰是沙皇俄国,并不典型,因此斯大林曾经提出沙俄实际上带有半殖民地性质的问题。对于斯大林所认为的,沙俄既是帝国主义国家又有半殖民地性质,你这个忠实的列宁主义者,怎么看呢?

尽管如此,我们决不能因为沙俄的半殖民地性质而否认剥削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并攫取超额剩余价值是帝国主义的一个基本特征以及基本后果,并且是列宁所说的有世界历史意义的现象。我们在判断中国是否帝国主义时,又怎能无视列宁所强调的这一世界历史意义的现象呢?

在与激流网的辩论中,为了讨论方便,在说明垄断利润问题时,我们确实仅仅举了中美比较的例子。但是,在红色中国网的大量其他文章中,包括在这里刚刚贴出的“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斗争”中,对于中国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地位(包括中国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不同部分之间的剩余价值的转移)都有详细的说明。你对此视而不见,请问,这是什么“伎俩”呢?

你提到巴伐利亚苏维埃,请问,巴伐利亚苏维埃存在了多久,是胜利了还是失败了?

请问,你是否承认,列宁在晚年明确地提出,世界革命未来的希望不在帝国主义国家,而在作为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世界“东方”?

请问,你是否同意,自列宁以后,革命就再也没有在任何一个帝国主义国家发生并且胜利过?如果你同意这个基本事实,那么,就请用今天的世界资本主义薄弱环节而不是100年前的世界资本主义薄弱环节来论证社会主义革命在中国是可以胜利的。仅仅用当年社会主义革命在俄国曾经胜利了,显然,既解释不了为什么从此以后在帝国主义国家就没有革命了,更证明不了中华帝国主义必然会爆发革命乃至胜利。

最好不要告诉我,你所期待的,仍然是先要经过一个资产阶级民主阶段。如果是那样,我也无法确信,你是不是实际上在玩弄用资产阶级民主来偷换无产阶级革命的伎俩?


C-13号潜艇:

在回复红色中国网之前,我要提醒大家一件事,目前看来,红色中国网已经放弃了为“帝国主义=中心国家”辩护。这很好,说明在这个议题上红色中国网确实是被决定性地驳倒了。

接下来,我们看看红色中国网怎么说的?它拿出斯大林的论断,认为沙俄既是帝国主义又有半殖民地性质——所以呢?帝国主义就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腐朽性等都是由这一核心衍生而出。沙俄是帝国主义,首先是因为沙俄是垄断资本主义国家,而且符合帝国主义的其他特征。但这不代表沙俄就绝对地排除了其他特征。辩证法认为,一个事物有主要矛盾而且其性质由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在中国的马列主义者看来,这是常识,然而事物不仅有主要矛盾,同样有次要矛盾,这很奇怪吗?沙俄有半殖民地性质不假,但这只是矛盾的次要方面,不影响沙俄依旧是帝国主义的特征。德国日本二战结束后也因为美国驻军、控制领导人任免(例如东京地检)等有了半殖民地性质(此外,由于我没有日本德国的资本数据,我不清楚美国控制了多少日本德国的垄断集团,但我相信美国同样影响着日本德国的垄断集团),然后德国日本就不再是帝国主义了?他们的资本主义从垄断阶段倒退到自由资本主义阶段了?

然后,红色中国网问,中国对外贸易存在顺差,西方剥夺了多少利润啊,你能说中国在剥夺其他国家吗?可是,中国的剩余价值被其他国家掠夺,和中国掠夺其他国家的剩余价值,有什么矛盾呢?俄国的剩余价值被外国资本剥削,但俄国也在剥削它的殖民地的剩余价值!至于数据表明,中国的资本输出,没有取得美国国际资本那样高的利润率,这至多说明中国是后发展的、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处于不利地位的帝国主义国家,不能否定中国是帝国主义这一事实。

红色中国网承认巴伐利亚苏维埃的存在,然后问成功了还是失败了。这让我很震惊,红色中国网的逻辑何其之差!我举巴伐利亚苏维埃的例子是想说明,帝国主义在存在着腐朽性并不代表它就没有潜在的革命性,而这样的革命性何时转化为现实的革命,现实的革命怎样走向胜利,这要根据当时的历史条件具体分析。然而红色中国网呢?我想它的潜台词是,巴伐利亚苏维埃的失败证明了西方社会主义革命不可能成功。按这样的逻辑,苏中无产阶级政权被颠覆,同样也说明社会主义不可能成功?我们已经反驳过这个观点,而我相信你也不会承认这种说法,那么为什么你们要那么绝对地说,社会主义革命不可能在西方胜利?我想,原因在于红色中国网缺乏了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的一切原理都要(α)历史地,(β)都要同其他原理联系起来,(γ)都要同具体的历史经验联系起来加以考察”这样的方法论精神。

然后,红色中国网叫嚣,我们在反对列宁的论断“革命中心在东方”。首先,列宁提出这个论断之后,帝国主义殖民体系果然崩溃了,列宁的这一论断难道没有得到贯彻吗?其次,列宁提出的这个论断也仅仅只是一个依据当时条件提出的论断,西方能不能爆发社会主义革命,这要依靠具体的历史条件而定。举个例子,目前的法国黄背心运动,1968年的五月风暴,美国的占领华尔街,都说明在帝国主义在腐朽的同时,也有着社会主义革命的巨大潜力。只是这样的潜力能不能成为现实,革命能不能成功依照当时的历史条件和具体策略而定。这里同时回答中国革命爆发的必然性问题,我们说,社会主义革命爆发的必然性已经由不断发生的经济危机和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证明,但何时爆发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会不会胜利要由具体的社会历史条件而定,现实是,中国目前确实不存在立刻爆发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条件,其实,世界其他地区目前也都处于共运低潮期,除了印度菲律宾等地区依然在坚持的马列毛武装有着现实的可能,其他地区都没有立刻夺取政权的历史条件,我们能做的依然是保留力量、宣传马列、融入并动员无产阶级,为革命的爆发准备主观条件。

红色中国网还说,我们鼓吹改良而不是革命。我认为这不仅仅是在歪曲着马列之声的观点,而且同样是在歪曲着当初提出这一策略的恩格斯的观点!恩格斯被某些西马扭曲为社会民主主义,不知您是否也在这些扭曲者之列?正确的逻辑是这样的:共产党人要争取无产阶级的支持,使得无产阶级由自在状态转为自为状态,然后通过无产阶级的武装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这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一般过程。但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先锋队如何争取无产阶级的支持呢?如何让工农相信自己呢?难道红色中国网以为磨磨嘴皮子就能让无产阶级信任马克思主义吗?唯一的办法就是依靠不断的艰苦的工作一点一滴地争取无产阶级的权益(当然同时也要揭露改良主义的局限),这样才能让无产阶级在实践中相信先锋队,接受马克思主义。那么在无法推翻资产阶级专政前,共产党人争取无产阶级权益的方式是不是改良?民主权利是不是能在暂时无法推翻资产阶级政权之前起到保障无产阶级权益的作用?这样我们就清楚了,改良只是革命者采取的宣传、动员手段,采用改良措施不是改良派和革命派的根本分歧。革命派和改良派的根本分歧在于要不要以革命手段推翻资产阶级政权。革命派在必要时同样会为无产阶级争取资本主义社会的某些权益,这很奇怪吗?《共产党宣言》明确说,争取普选权、争取民主,是战斗无产阶级的首要任务之一;恩格斯支持社会民主党参与议会斗争;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时的减租减息,1945年提议建立联合政府是改良措施吧?于是当时的中国共产党就是修正主义?话不能这么说吧?(恩格斯支持社会民主主义的谎言在马列之声有反驳帖子,我也就不重复澄清了。)


远航一号

C 13 号潜艇说:

真是荣幸的很,既然我们已经被“决定性地驳倒”了,还麻烦你如此连篇累牍地长篇回复,又麻烦这么多论坛网友与我们反复交流。

我们关于帝国主义国家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核心国家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列宁为什么特别强调从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剥削来的“高额垄断利润”是帝国主义“寄生性”的物质基础,并且特别指出这个“寄生性”是给帝国主义另外下的一个“定义”,不懂得这“另外一个定义”,就不能理解国际工人运动中的“两个主要派别”,也就不可能懂得什么是帝国主义。这些问题,远航一号已经在

再谈怎样学习列宁的《帝国主义论》

中做了详细说明。此处不再赘述。

当然,我不排除红色中国网的一些同志,如井冈山卫士或其他同志,乃至我本人,在有些文章中,为了行文方便,叙述不谨慎,在有些地方给读者造成凡是帝国主义国家都是核心国家或者凡是核心国家都是帝国主义国家那样的印象。如果确实有这种情况,请“潜艇”先生指出来,那是我们的不严谨,我们承认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承认点错误有什么呢?这与有些朋友一辈子不承认错误(或者至少在虚拟空间永远不承认错误)是不一样的。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

我们很高兴,“潜艇”先生也同意,沙俄既是帝国主义国家,又有半殖民地的性质。那么,我们知道,与沙俄同时期的以及以后的帝国主义国家都没有爆发无产阶级革命(或者在短暂革命后没有胜利)。那么,俄国革命的胜利到底是因为俄国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都具备的共性呢?还是因为沙俄作为半殖民地(实际上也就是列宁所说的沙俄是帝国主义链条最薄弱环节的一个主要原因)的特性呢?

但是,“潜艇”先生又说,德、日在战后也可以说是半殖民地。德、日在战后是否半殖民地姑且不论,但是我们知道,德、日在战后都没有爆发革命(当然,有群众斗争,但是相信“潜艇”先生不会连群众斗争和革命都区别不了)。那么,请问,德日那种“半殖民地”与沙俄那种“半殖民地”又有哪些不同呢?哪一种半殖民地对于今日的中国更有借鉴意义呢?“潜艇”先生不会认为中国今日是在美帝军事占领之下吧。

我们认为,今天的中国资本主义是半外围,就是认为它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向核心国家转移的剩余价值大大超出了它从外围国家剥削来的剩余价值(请“潜艇”先生学一点政治经济学常识,不要把什么贸易顺差与价值转移相混淆)。所以我们才认为,今日的中国资产阶级不掌握可以收买工人贵族或大部分工人阶级的超额剩余价值,这是改良主义在中国行不通的物质基础。这个特点,只能由中国资本主义是半外围这一特性得出来,而决不可能由中国资本主义是帝国主义或者由任何帝国主义的共性得出来,因为这是根本违反列宁给帝国主义下的”另外一个定义“的。

请问,你对于我们的观点:今天的中国资本主义不掌握可以收买工人贵族的大量超额剩余价值,是怎么看的呢?如果赞成,你是否在事实上就已经接受了我们中国资本主义是半外围资本主义的观点呢?

如果反对,那么你是否可以明确讲,你认为中国资本主义可以在不远的将来,掌握大量的超额剩余价值,从而有着帝国主义“寄生性”和改良主义工人运动的物质基础?我们希望你能够明确讲出来。如果这是你的认识,再结合你明确讲的:“中国目前确实不存在立刻爆发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条件,其实,世界其他地区目前也都处于共运低潮期”,以及你所暗示的,“争取普选权、争取民主,是战斗无产阶级的首要任务”,无产阶级政党要像“社会民主党”那样“参与议会斗争”,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认为,你主张中国是帝国主义,实际上就是主张中国资本主义具备实行改良主义的物质基础,因而在未来的相当长的一个时期,无产阶级只能是“争取普选权、争取民主、参加议会斗争”。至于参加议会斗争以后,还会不会有无产阶级革命,那也只能有待于目前尚不可知的“具体的社会历史条件”?

如果以上确实是你的观点,请你明确讲出来。那么,如果我们没有理解错,你的观点至少与“列宁1918”同志的观点是有原则区别的。我们与“列宁1918”都认为,在中国的具体条件下,只有通过无产阶级革命才能争得一般的资产阶级民主权利,但是这样的无产阶级革命如果果然爆发,又绝不会限制在资产阶级民主权利的范围内,而必然向着社会主义前进。你所引用的《共产党宣言》中关于争取普选权的论述、恩格斯关于议会斗争的论述讲的都是十九世纪资本主义国家的情况;你所引用的毛主席在《论联合政府》中的论述讲的是在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情况;而现在的中国是一个已经进行过社会主义革命又在资本主义复辟后完成了工业化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国家,为什么要倒退回去,先搞资产阶级民主、先搞议会斗争,而不是进行新的无产阶级革命呢?说你对中国的无产阶级没有信心,难道是冤枉你吗?

顺便给你泼点冷水,无论是菲共还是印共(毛),不但在近期夺取不了政权,而且都有很大的困难,维持原有的根据地,已经不易。不要指望他们可以先取得革命胜利来拯救中国无产阶级。中国的无产阶级,必须抛弃一切幻想,自己解放自己。



5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龙翔五洲 2018-12-31 23:52
不要为此浪费时间,只要阐明观点以提高同志们和群众的觉悟就够了。在网络上不论是左翼之间,还是左右之间,几乎没见过有过统一认识的实例。人们的立场观点方法似乎已经固化,尤其是不服别人所论,除非有自觉追求真理者。
引用 长沙666 2018-12-31 13:13
中国是帝国主义?这大概是旷古未有的奇葩!这只帝国主义温柔的连殖民地都不敢得罪,最匪夷所思的是世界上还有把帝国主义的桂冠赐给中国的奇葩左派!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12-31 13:11
一声叹息。
革命的客观条件已经初步具备,革命的主观条件还差十万八千里。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3-20 02:50 , Processed in 0.01393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