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读《红中网向青年建议书》有感

2019-1-1 10:41|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35103| 评论: 6|原作者: 王燕飞

摘要: 对于任何一个致力于帮助中国人民重新站起来的同志,切不可纵凭满腔热血做事,一定要以史为鉴,培养政治头脑。一切行为做事,以夺取政权为中心展开。薄弱环节的理论和对阶级力量对比态势的感知,是指导马列毛左派在不久的将来走向胜利的不二法则。

           读《红中网向青年建议书》有感

                 作者:王燕飞

  红色中国网发表了向青年建议书,继批判中帝论以表明红中的思想路线后,在政治路线方面坦率地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并向各个社团山头的人,坦率的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如果说八青年事件,我们左派尝到了甜头,取得了一点小小的胜利。那么这次佳士事件,就是损兵折将,一场惨败了。非但自己的目标没有达到,反而损失了很多自己的力量,丢失了许多社团的阵地。

  路线问题的混乱和错误,确实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

  很多人目前把主要精力和关注点放在北上广深和沿海之地带,其中尤以珠三角为甚。他们认为,那里的新工人群体也就是农民工,是未来中国革命的主力。

  红色中国编辑部认为,内陆省份、中西部地区是资产阶级统治的薄弱环节,那里资产阶级的力量相对较弱,工农力量相对较强。革命力量可以在那里率先取得胜利。

  下面来分析这两种政治路线观点。

  沿海地区有庞大的农民工群体,劳动密集型的产业,还有富士康、富港为代表的动辄几万人为单位的巨型工厂。他们居住在拥挤的宿舍或握手楼之中,其加班之劳累,受资本剥削之深重,不禁让很多同学涕零不已,同情心泛滥。

  斯大林说过:“要想改造世界,首先要有政权。”这话说的很直接,很到位。任何一个要想搞政治的人,都应该熟记这句话。

  愚年方24,愚以为,任何一个读了马列毛经典,并想在未来的中国革命之中有所建树之人,都应当在心里时刻绷紧这样一根弦:“夺取政权问题”。给自己下的定义应当是:“一个搞政治的人”。至于干革命、先锋队、革命家之类的称呼,应当是别人或后人所给的美誉。

  没错,我们不是做公益的,也不是做慈善的,我们是搞政治的,是要为中国的无产阶级把政权再度易手的人。那么,哪里的政权较易夺取,哪里的政权较难夺取。那里的资产阶级势力较强,哪里的资产阶级势力较弱。哪里的工农力量较强,哪里的工农力量较弱。就应当成为我们每个人天天想,月月想,年年想的问题。

  所以,对于新工人群体,也就是在改开后,从广大乡村涌入城市的农民劳动力,不应同情心泛滥,而应抱着理性的态度,对他们目前的思想状况,经济和政治上的诉求,以及在将来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政治危机来临之际所会做出的选择进行唯物主义的分析。

  那么,我们能否指望这些在外务工之群体,将来能够在经济危机来临和加重之际,中央政权失去对地方的控制之时,能够夺取和接管那里的资产阶级政权呢?他们人在珠三角和沿海省份,会有那么高的政治参与度吗?

  我提出以下三点:

  一、政治参与度低。他们背井离乡,外出务工,其目的是打工挣钱,和本地人相比,他们对于当地社会事务的参与度和关心度是很低的。

  二、他们的流动性。过年一定要回家的传统,人所共知。他们并没有把所在务工区域当作自己的永久居留地,一旦经济危机爆发,他们不会在所在地形成一股政治势力。而是会形成返乡潮。所以,在中西部内陆省份,才是最有可能爆发未来阶级决战之地。

  三、他们的历史态度。有哪个农民工对人民公社和工分制度不是持厌恶憎恨心理?有哪个农民工对改革开放和邓小平不是感恩戴德?

  一切空间上存在的事物,无不具有时间上的历史。前三十年给他们的最深印象是匮乏与落后。以前在农村过的是什么日子,忙活一年能挣几个钱?现在在城里打工,吃得饱穿得暖,一两个月的收入,能顶得上过去在地里刨一年的收入。农民工是非常现实的一群人,两种天上地下的物质生活,决定了他们对于前三十年和改开的历史态度。

  资产阶级之所以能复辟成功,也即是从社会主义的薄弱环节——农村,通过分田单干,率先在广大农村复辟了资本主义,而后广大进城农民和党内的走资派里应外合,上演了一出农村包围城市的好戏,打垮了工人阶级。

  总之,就新工人群体,目前所处之思想状态和阶级觉悟程度,不太可能在将来危机来临之时,广泛参与所在地区的阶级斗争,并夺取珠三角长三角或沿海省份之政权。不论就对所在地区之社会事务参与度而言之,或就自身之政治觉悟,或就阶级觉悟而言之。

  当然,任何事物无不是在发展变化,这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这世界永远在变这一法则。邓小平,杨尚昆,叶剑英,王震,陈云,李先念,这些人以前为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把脑袋提在裤腰带上的。夺取政权之后,迅速腐化变质,并在毛主席去世后,蜕变为新的官僚资本,新的大资产阶级。

  资本主义的逐渐恶化与下行,以及资本主义的丑恶本质慢慢浮现,已经让一部分青年学子看不到将来成为中产阶级的希望,而选择了和无产阶级站在一起。

  不久的将来,随着资本主义的逐渐下行,越来越多的新工人会失去对所谓市场经济的曾经好感,在政治上逐渐觉醒。返乡之后,在政治上的参与度也会获得极大的提高。资本主义的本质是及少数人对大多数人的剥削压迫,近几年各大网站广泛提起的“阶级固化”,就是人民群众感到上升渠道愈乎渺茫,跨越阶级越发不可能。

  这里要提一下灌输论问题,根本来说,人民群众在政治上的日益觉醒和资本主义经济的逐渐恶化下行是同步发展的。而掌握了马列毛思想的知识分子对群众进行社会主义道路方向的引领,并引导群众一起进行夺取政权的斗争,相当于在关键的点上,在群众的后背推上一把。

  虽然两者不可偏废,但是归根到底,群众政治觉悟的提升,是要靠反面教员、资产阶级来进行的。

  我们在头脑里再规划一个政治蓝图,哪里的资产阶级力量比较强,哪里的资产阶级力量比较弱呢?

  北上广深这三个巨型城市群的资产阶级力量无疑是最强的,其次是其周边辐射区域,再其次是各大省会城市。那里不仅资本主义相对中西部省份更加发达,而且有数量众多的小资产阶级群众和大批的本地食利者(在宅基地盖上握手楼以供出租)。

  北上广深的原住民,各大省会城市的原住民,大批的分得了改开的红利。飙涨了上千倍的房价,以及各种优惠政策,身为大城市的原住民,享受着良好的教育资源,医疗资源。

  他们哪个不说改开好?哪个不热爱小平同志?

  革命的力量不在那里,不在北上广深及其周边辐射区域,不要被那些数量庞大的农民工群体和以几万人单位的巨型工厂所迷惑双眼,误以为那里是革命的胜利之地。看问题千万不要只看表像,而不深入其本质探究。

  马克思在《剩余价值理论史》中说:“如果事物的表象和事物的本质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一致的,那么明天所有的科学家都要失业。”

  我们再来看其他地区,这里的群众基础如何呢?

  中西部地区和东三省地区,这里的群众普遍没有分到改开的红利,和北上广深相比,没有获得多少好处。

  这里的群众已经相对觉醒,在这些地区所掀起的毛泽东热,每年大张旗鼓对毛主席的纪念活动,便是很好的证明。便是对毛泽东时代,那个人人平等,路不拾遗的时代的怀念。

  北上广深及其辐射区域,有这样对毛主席的怀念活动吗?北上广的人民大张旗鼓纪念毛主席的诞辰,那个场面我是不敢想象。

   薄弱环节理论是我们共产党人夺取政权的思想武器。

  列宁在俄国找到了欧洲资本主义的薄弱环节,沙皇俄国是欧洲资本主义的欠发达地区,那里的资产阶级力量较英法德为弱。且俄国资产阶级在当时走的是低端廉价的产品路线,利润之低,使得资产阶级手里也没有多少资本可以进行阶级妥协。而且俄国地处欧洲之偏远,革命爆发后,英法的干涉军也受制于路途之远和交通之不便。

  中国的广大农村是国民党统治的薄弱环节,正是农村开阔的革命根据地和踊跃参军的翻身农民,打败了国民党。

  再将眼光放远言之,春秋时的秦国是整个东周奴隶社会的薄弱环节,秦国距离中原之偏远,生产力之落后,秦国封邦建国之晚,都决定了秦国先天之不足。

  但也正因为此,加强中央集权之变法与军功制的推行,其阻力最小,实行最彻底。而其他六国之变法改革,要不阻力强大无法推行,要不浅尝辄止,中道而卒。

  中央集权的加强与法令的施行,塑造了一个相比其他六国,空前强大的,高效率运行的国家机器。

  军功爵制的实行,既加强了秦军战力,也开了国家把土地授予私人的先河。这两者相加,竟打造出了一个新的生产关系,封建的小农经济社会,初具雏形了。

  商鞅反对王公贵族圈养大量的家奴,主张废除他们的奴隶制人身依附关系,并不是出于爱心和慈善。而是只有将其解放为自由的小农,国家才可向其摊派赋税和兵役。

  西欧之所以能率先步入资本主义社会,也正是因为是封建社会的欠发达地区。民族众多,小国林立,使其无法孕育出类似中国和伊斯兰世界那样的大一统的,高度集权的封建王朝。

  欧洲的封建君主为了对付王公贵族的势力,还要拉拢新兴的城市资产阶级以增加其实力,国与国之间的经常战争使得那个欧洲封建君主也不敢封关禁海或限制商业发展,因为那等于自断财路。并出资鼓励海外的探险活动。

  而反观中国和伊斯兰世界的商人,在强大的中央集权面前是那样的彷徨无助,可怜兮兮。

  总之,对于任何一个致力于帮助中国人民重新站起来的同志,切不可纵凭满腔热血做事,一定要以史为鉴,培养政治头脑。一切行为做事,以夺取政权为中心展开。薄弱环节的理论和对阶级力量对比态势的感知,是指导马列毛左派在不久的将来走向胜利的不二法则。

  红日初升,其道大光。前途似海,来日方长。愿我们在将来的革命浪潮中,在一个正确的,可以让我们走向胜利的政治路线下,奋勇前进。

                       2019.1.1

 

 

6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1-2 16:29
苏锡常农村拆迁一家安置180平方米,算多算少,你们自己看吧。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1-2 16:24
毛的路线也不能算错,49年前的经验是毛在农村开始,最终夺取政权,但是历史条件也在变化,比如当时有反封建的任务,现在没有,列宁从俄国开始,从来没有放弃过德国先进工人革命的希望,否则俄国革命只能昙花一现。
引用 去伪存真 2019-1-2 02:10
而只要按照毛时代集体化经济发展路线坚持走下去,中国广大农村地区的平均生活水平,一定会比现在好很多。红网所刊江苏地区毛时代经济发展状况调查及其率先“起飞”和辐射效应,对此有很雄辩的数据说明。按照马克思“任何社会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必定是统治阶级的思想”之著名论断,大多数人不会去进行历史跟现实的科学研究及精确分析与推理,这就需要无产阶级思想知识分子来做好这项工作,跟人民大众包括像本文作者这样似有相当进步之思想青年,进行足够广泛有效的思想沟通。因此真要尝试“社会主义和平演变”,先踏踏实实从这一步做起吧,不要好高骛远不着边际地妄谈“武装斗争夺取政权”之类豪言壮语了!
引用 去伪存真 2019-1-2 01:57
作者总体观点甚好,然而对北上广深及各大省会城市原住民的原住民和农民工的观察分析,显然因为年纪太轻、阅历太浅,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一个人要接触认识的客观世界很大,而每个人的活动半径范围总是有限的(对缺乏足够社会经历的青年们来说更是如此)。至今方兴未艾、愈演愈烈的崇毛热,最早就是从经济最发达的北京出现的;经济最发达的上海、苏锡常和广州等地,呼应最快。如果这些地区的大批底层原居民和农民工确实分得了所谓“改开红利”,感恩邓小平,不仅不会出现如今已经蔓延到全国更大范围的“毛热”,因为缺乏必要民众条件,或许中国甚至都不会出现毛左派新左派这类思想群体。原《读书》主编新左派旗手汪晖,曾写过自己杨州老家国企改制中当地“原居民”遭受经济灾难的专题调查报告。本人苏南老家原居民如果没能买断毛时代所住廉价房,飙涨了上千倍的房价跟他们又有什么好处?即使买断了,如果不是拥有多套而只有一套自住,房价飞涨又对他们有何好处?以及各种优惠政策,贫穷地区青年进城农民工切身感受到的贫穷,也只可能是改革开放实现“大包干”以后的贫穷,而不可能是他们出生以前的、主流媒体喋喋不休夸张描述下的“可怕贫穷”。
引用 redchina 2019-1-2 00:52
王燕飞同志的文章写得好,绝大部分观点正确、认识深刻。不过,“哪个农民工对人民公社和工分制度不是持厌恶憎恨心理?有哪个农民工对改革开放和邓小平不是感恩戴德?”一段过于绝对化。农民工认识问题、提高阶级觉悟也要有一个历史过程,当年老工人也是经过正反两方面对比才觉悟起来的。
引用 水边 2019-1-1 23:44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6)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17 12:49 , Processed in 0.02268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