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中国工人运动的下一个十年

2019-1-4 10:2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03084| 评论: 10|原作者: 水边

摘要: 中国工人阶级斗争的第三个十年已经开始了。在2017年和2018年,河南,陕西,湖北,重庆等中西部的工人罢工数量已经追上,超过了广东浙江等沿海省市,这个大趋势,我相信会持续下去。这种斗争中心的转移,呼唤着革命者,尤其是青年人,把历史的任务接过来。

中国工人运动的下一个十年

 

水边

 

两种观点,一个路线

2018年夏天以来,整个中国左派阵营都处于一种被动挨打的状况中。这里面最明显的当然是在8月底,专政机关对于一批进步青年社会活动家的抓捕,并且在11月和12月,都进行了新的抓捕行动。不夸张的说,在过去十年里成长起来的相当一批优秀的青年活动家被一网打尽了。


除了这种对人身自由的直接限制,国家也收紧了套在整个左派身上的绳索,比如说,大批的左翼网络讨论群,进步网络媒体被直接封禁或者关停,这么密集和高效的压制手段,也就是在2012年重庆事件之后一段短时间曾经有过局部贯彻,比上现在这个却要明显见下风。另外,在非网络的现实环境里面,国家也采取了相当坚决的态度,大大缩小了或者是直接取消了大学校园里面的左翼学生社团的活动空间,这个举动是在过去20年里不曾有过的。我们下面也要说到,中国当代青年左派大多是在学校的左翼社团锻炼出来的,这个校园合法空间实际上构成了一种播种机和宣传队式的根据地。政权的这种斩草除根的姿态,显然意味着其对于左翼和左翼活动的态度发生了大的转变。


在这种不利的环境中,在左派分析者当中出现了两种典型的观点。有一种想法认为,青年革命者的路线是正确的,主要策略也是正确的,错误如果有,也是次要的,而且最大的问题不在这些一线活动家,而是来自全国左翼的支持不力。最近部分青年人组织的佳士声援团的文章里面,就明确的表达了这个意见。甚至在某些同志看来,虽然人也抓了,既定的任务也都没有达成,但是佳士的斗争并不是屡战屡败,而是在屡败屡战。


另一种是觉得青年革命者冒进了,不是群众不行,而是领导者在佳士的工人斗争问题上操之过急,应该徐徐图之。比如在最近的激流网的论述当中,就引用了毛主席持久战的观点,认为在敌强我弱的条件下,应该避免佳士类的阵地战,而是要游击战,具体说就是宣传工作加上少量而深入的经济斗争。


这两种观点虽然在具体战术侧重上有所不同(阵地战还是游击战),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这两种观点(也对应着当代左派的两个派别),在更根本的对中国资本主义的整体分析上是高度一致的。我在这里把这两派共同的认识简要归纳为两点,那就是:第一个,打败资本主义,建设社会主义的希望首先是在资本主义比较发达,新工人聚集的东南沿海,尤其是在广东;第二个,阶级斗争有其天然法定程序,放之四海而皆准。最基础的是经济斗争(要工资,要退休金,要补偿等等),在这个基础之上必须要建立工会(不管是改造官方工会还是自己另建),从而工人阶级会走向更高一级的政治斗争,提出对资本主义的挑战。


这两个认识,共同规定了这两派的革命路线。具体而言,就是这些活动家要在发达资本主义地区,用马克思主义教育和发动工人,进行阶级斗争,其目标是争取资产阶级的让步妥协,这种妥协在经济上指的是改善血汗工厂的条件,在政治上,则指的是资产阶级逐渐承认劳工社会组织的合法性。这里说的劳工社会组织,不仅是指工会,也包括这些活动家组成的各种形式的社会团体。当然,现存的劳工社会组织不一定是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事实上很大一部分都不是,但是这不妨碍这些革命活动家在现阶段也进行类似的组织建设。


另外,这些活动家大都是来自若干大学左翼社团的年轻人,他们思想走向马列毛主义也主要是在大学校园里面发生的(这些校园很自然的也多属于资本主义较发达的地方)。所以这种革命路线的很重要一部分也包括在校园里面的宣传鼓动和组织,而这个行动本身也需要相当的政治空间,实际上从属于前面说的政治要求,即资产阶级对劳工社会组织的合法性的承认。


我姑且把这个叫以广东新工人为中心的革命路线,这个路线究竟走不走的通?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如果这个路线本身是正确的,那么我们只需要在上面两种派别中选择一种就可以,但是如果这个路线本身就是不对的,那么无论我们选择哪一种都会走向失败,那对整个中国革命来说,就真是大难临头。遗憾的是,这样重要的问题,却经常被不少同志和朋友们忽略了。在过去10年里,红色中国网的同志们对这个问题进行了长期的探索,在近期红色中国网工作组发表的给青年同志的建议书中,就有很多精彩的论述,指出革命的未来不在沿海,而在内陆,不能死套工会的框框,而是要学习现实的具体的群众组织形式。


这篇短文的目的是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另一个方面,那就是,为什么这样的路线在过去10年里取得了相当的成功,而到了现在却是走不下去了?要知道,如果这个路线一开始就显得不对劲,革命者又不是傻子,哪里会有人去追随?事实上,左翼社团在过去这十年里有了大发展,劳工组织有了大发展,新工人斗争数量不仅总体增长,而且就在广东爆发了几次著名的大罢工。这些事实无疑都增强了人们对这条路线的信心。可是,人还是这些人,本本也还是这些本本,怎么到了2018年结果就大相径庭了呢?


要谈2018年的问题,我们不妨倒退20年,从90年代末期谈起。

 

中国工人阶级斗争的两个十年

上世纪的末期,中国资产阶级开展了全国范围内的私有化运动,这场运动的结果,就是让几千万国企的工人失业,一夜回到解放前,而无以计数的公有财产都被少数私人巧取豪夺。


整个当代中国工人的阶级斗争就是从这里开端的。红色中国网的严元章同志就是在这个时期从一名毛派知识分子成长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工人活动家,并创办了中国工人网等一系列工人研究网站和其他出版物。


这个时期的工人斗争,主题是反私有化和维护工人阶级主人公地位。值得提到的是,很多老工人,并不是一开头就反资本主义的,而是在80年代一度被走资派收买,普遍跟着改革开放走的。吃了资本主义的苦之后,这些工人才真正觉醒,而由于他们长期受毛主席教育的影响,能够从革命的眼光看问题,而不是只是看自己的饭碗,一旦有了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他们很快成为一只政治上最坚决,认识上最深刻的革命力量。


这个年代,有没有在资本主义世界打工的新工人?当然有,数量还不少,比如到了2003年,光是在大陆私营企业和港台企业及其他外资工作的人就有3000多万人,这里面自然大部分是新工人,但是这个时期的阶级斗争主角不是他们。


简而言之,尽管从数量上说,国企老工人在这第一个十年里并不占什么优势,但是他们在两种社会制度下的不同体会,让他们直接提出了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要求。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这批老工人,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工人阶级。


但随着私有化的推进,国有企业越来越少,老工人虽然政治先进,认识彻底,但是发挥阶级力量的空间变小了。在离开了劳动场所之后,退休老工人在特定条件下还能起到定海神珍的领袖作用,比如2009年通钢事件中的吴老。但是对于很多老工人来说,在斗争得到一定程度的下岗安置和退休补偿之后,进一步推动阶级斗争并不容易。


我们要特别认识到,中国的资本积累与老工人斗争的关系。正是由于中国的资本积累,需要把公有变私有,需要把铁饭碗甩掉,所以才产生了老工人的觉醒和坚决斗争。但是在顺利完成私有化之后,资本如同吃了兴奋剂一般得以进一步扩大积累,使得工人阶级主体变成了新工人,使得老工人在整个资本主义中的影响又逐渐减小。在这个大的条件变化下,严元章等一批出色的工人活动家,也开始探索新的革命道路。


这个探索也就是从2007年左右到现在,是中国工人阶级斗争的第二个十年,这个时期唱主角的就是两亿多新工人了。


新工人在很长时间内没有提出像样的政治目标,而主要是着重各种经济斗争上面,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新工人在过去十年的经济斗争上取得了相当的成就。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平均的工资增长速度长期高于总产出的增长速度。这也就意味着每单位产值里面,分给工人的份额是变大的。我们往往用劳动份额来描述这个比例,从全国的数据来看,在2008年以前,劳动份额是长期下降的,也就是工人阶级整体在步步后退,而从2008年开始,这个份额就基本不下降了,而且还有了相当的回升。


于此同时,工人斗争,尤其是新工人斗争,增长的速度也很快。比如我们参考中国劳工通讯的统计数字,那么整个罢工的数量从2011年到2015年从184起增长到了2774起。这个增长速度,哪怕是扣除一些统计上的问题,也是相当惊人的。


所以说,虽然工人阶级的斗争从水平上说,到了第二个十年有明显的下降,但是从规模和强度上都超过了之前一个十年。这种阶级斗争的快速发展和工人斗争力量的增长,主要是不是某些组织和个人的努力的结果呢?恐怕不是。比方说,第一个十年的时候,新工人数量已经不小,而且劳工组织实际上早已经建设起来,可是,就没有什么大的斗争形势。到了第二个十年,还是新工人,还是这些老的劳工组织,但是情况就大不一样了。这个变化,我想有两个大的历史原因。


一个是,在初步解决掉国企和老工人之后的中国资产阶级,实际上迎来了一个相对长期的繁荣时期。虽然受到了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的影响,但是中国资产阶级运用更快更大的资本积累,来缓解了国内的经济问题。这种高速的资本积累,快速消耗了之前处于产业后备军范围的失业半失业人口以及农村劳动力,以至于在第一个十年快结束时候,已经出现了所谓“劳工荒”的问题。从绝对数量上,当然中国不缺工人,但是相对于当时的资本积累的速度,资产阶级不得不提高工资和其他待遇,来确保充足的劳动供应。


再一个,在过去十年时间里面,资产阶级,尤其是沿海发达地区的资产阶级,在政治上一度放松了对新工人的统治。不管是和谐社会的口号,还是劳动合同法的实行,对官方工会的反思和改革,也包括对于集体谈判的鼓励,以及对于各色合法半合法状态的劳工社会组织的容忍,都表现出了一种独特的社会气氛。广东一带的政府,实际上希望这些劳工社会组织来起到一个中间人的作用,即在有劳动纠纷的时候,帮助工人把意见引导到集体谈判和劳动仲裁的方案上来,而不是走到有政治意识的阶级斗争那里去。


所以总的来说,资产阶级对新工人在经济上妥协,政治上让步,是第二个十年的主要特点。熟悉资本主义世界历史的同志们,大多知道所谓资本主义黄金年代的说法。这个黄金年代出现在二战后的西欧和美国等资本主义中心国家,持续了大概20多年,其特点就是资本高速积累,工会力量发展,工人待遇改善,换句话说就是劳资两利。


事实上,在中国,尤其在广东等地,在过去十年里,就是在某种程度上重现了资本主义的黄金年代。这一切的基础,自然是第二个十年里面资本的高速积累。正是资本的高速积累,推动了劳动力工资的上涨和工人工资谈判能力的提高,而也正是为了保持这样的高速积累,资产阶级愿意在政治上进行一系列的让步。


这样的黄金年代,也包括了左翼的学生社团。在第一个十年里,虽然左翼社团也存在于部分高校,但是其规模和影响力都还远远不足以成为一种独立的力量,而更多的是作为老工人斗争的记录者和帮手存在,是工人阶级的学生。到了第二个十年,左翼社团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大批学校都发展起来,在校园里面可以举办各种左翼活动和讲座,这不是说没有打压,但是跟现在比起来是相当宽松的。左翼社团也有了能力对新工人的斗争进行干预,他们不再单纯是学生,而是更多的期望获得先锋队的地位。


这个黄金年代,带来了诸多斗争的成就,也带来了很多想象。比如右派的工业党说中国可以就此赶超强大下去了,左派的这些同志觉得资本主义合法斗争手段是相当灵的,社团-社会组织-工会,似乎是一条走得通的路。这自然而然的,也恐怕让很多人觉得资本主义中心国家在黄金年代社会斗争曾经出现的手段,也是好用的(比如签名请愿,举牌抗议,电话轰炸等等西方群众常用的方法在今年不断的出现,就是直接的证据)。


黄金年代也就是之前说到的这种革命路线的物质基础,而黄金年代的物质基础,又是中国资本的高速积累。不过,从过去几年开始,中国资本积累已经大幅度放慢,地主家也摆出一副没有余粮的样子,黄金年代已经垮掉了,以及支撑黄金年代的妥协让步政策也要被否定。


从经济上说,中国的资本主义(以及世界资本主义)总体形势不好。沿海地区资本积累的放慢是肉眼可见的。拿广东来说,从2008年到2015年,制造业固定资本投资每年平均增长百分之25,而从20152017年,制造业固定资本投资每年只增长百分之8,这个速度不算低,但是跟之前比起来已经是一个剧烈的下跌。与之对应的还有工人的工作,就在过去三年时间里面,广东的制造业城镇单位的岗位少了快100万个,这些城镇单位岗位是相对正规的经济部门,无疑这些工人必须从待遇更坏的部门去谋生,或者离开广东。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的劳动份额的上升也放慢了,2011年到2013年,劳动份额每年能上升1.9个百分点,在2013年到2016年之间,每年只能上升0.3个百分点了。


随着资本积累的放慢,资产阶级在经济上不再做出妥协,政治上也是一样。在2016年,广东就进行了几次臭名昭著的抓捕,把长期在劳工组织工作的活动家曾飞洋等以莫须有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判刑,同时还抓了长期进行工人斗争信息整理发布工作的卢昱宇与李婷玉。实际上,这本身就否定了资产阶级自己在第二个十年里面一度对劳工组织采取的容忍态度,应该说其政治信号是明确的。新工人为主体的阶级斗争实际上也陷入了低谷,一方面是,2014年以来,大规模的有影响的斗争基本没有了,另一方面,就连工人罢工的绝对数量也出现了下滑。根据中国劳工通讯的数字,2016年比起2015年略有下降,而2017年中国工人斗争的数量比2016年下滑了一半还多,到了2018年才有了一定回升,但还没恢复2015年的水平。


说到底,黄金年代已经在急速消退,资产阶级在经济和政治上都拿出了新的姿态,广东的新工人在各方面处于相对消沉保守的状况。在这种时候,如果活动家拿出在黄金年代都不一定能适用的一些目标和手段,就免不了要吃大亏,事实上也的确是吃了大亏。


我们要认识到这一点:政府对于青年左翼的镇压,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反映了资产阶级整体态度的变化。资本积累大幅度放慢,资产阶级放弃了之前的一些妥协姿态,这里面就包括了对劳工社会组织和校园组织的打压。黄金年代没了,建筑在其基础上的革命路线,也就更成了虚无缥缈的东西了。这就是为什么,以广东新工人为中心的革命路线,曾经一度能有一些成果,但是现在就成了死胡同的原因。

 

下一个十年怎么办?

树挪死,人挪活,刻舟求剑既然行不通,革命者就应该去摸索新的路子。我们有必要全面的反思过去那条流行路线的两个理论基础。首先,广东不会是革命中心。事实上,过去以广东新工人为中心的路线,就是标准的硬碰硬,专门找资产阶级最强大最有社会基础的地方攻击,除了在过去十年的特殊的条件下,这样的举动是事倍功半的,更不要说,现在随着黄金年代的消失,原有的一点特殊条件也没有了。


其次,革命没有法定程序,也没有可能走所谓独立工会道路。历史上就没有什么独立工会这样的东西,在历史上,工会要么是跟着资产阶级政党的,要么是跟着各种革命党的,从来都是政治性的,单纯的事务性的集体谈判组织(所谓独立工会)只存在于幻想中。事实上,工会作为资产阶级政治的一部分,也就是在资本主义中心国家的黄金年代得到了长足发展,但是黄金年代之后,在整个世界上都大大衰退了。没有任何理由相信,在已经没有黄金年代条件的中国,工会能够成为一种重要的必不可少的力量。这一点在2018年初的一篇红色中国网的短文《当代中国工人斗争要采取什么形式》中有更详细论述,这里先不多说。


一条反资本主义的路线能不能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推行,取决于这个路线能不能踩在敌人的软肋上,这就需要对中国资本主义进行全面整体的分析。


中国资产阶级的软肋在哪里?红色中国网工作组的建议书里面已经进行了论述。总体来说,就是到广阔的中西部去,到有三线工业基础的地方。在这些地方统治阶级力量相对薄弱,而有着政治上最先进的老工人队伍,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已经把大量资本逐渐转移到这些地方,这些地方的来自本乡本土的新工人数量也在大量增加,而且很多都跟老工人有血肉联系。所以老工人,以及在这些资本主义企业里面工作的工二代,三代和其他新工人,可以实现紧密的合作斗争。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可能可以看到一个前所未有般强大的工人阶级,而面对的是一个相对较弱的资产阶级,中国工人阶级斗争的新高潮是指日可待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研究学习在广阔的三线地区老工人和新工人的斗争经验,同时要积极探索老工人和新工人有机结合的路子。工人斗争的具体形式是开放的,只要不要带着某些类似“工会“之类的本本框框去硬套,相信在几年之内就能有些成果。


中国工人阶级斗争的第三个十年已经开始了。在2017年和2018年,河南,陕西,湖北,重庆等中西部的工人罢工数量已经追上,超过了广东浙江等沿海省市,这个大趋势,我相信会持续下去。随着中国资本主义危机趋势逐渐加深,这种斗争中心的转移,呼唤着革命者,尤其是青年人,把历史的任务接过来。经受住这一次严峻考验的同志们,在反思整个革命路线之后,会在未来的斗争中发挥中心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第二个十年末尾进行的这种反思和考验,是资产阶级现在给我们的一份最重要的礼物。

 

7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去伪存真 2019-1-23 15:12
龙翔五洲: 历史唯物主义者认识到只有在大多数劳苦大众的生存境况极端恶劣唯有牺牲一搏时,革命才可能发生。这是历代农民造反和工人运动趋向高潮的必要充分条件。其它时期的革命运动任务就是不断让工农大众自己教育自己,提高自己的阶级觉悟为革命高潮的到来作好准备。
赞成!在新工人阶级政治思想觉悟还达不到老一辈工人阶级思想觉悟前,先进思想的传播,无论东部西部(在新工人阶级高度集中的东部其实更加迫切重要),发掘和积蓄社会主义工人运动骨干力量,或是今后一个时期中心工作。斗争遭遇严重挫折和打击,不仅对新工人阶级纠正纯经济主义诉求思路提供了有效的政治教育,也对纠正左翼高校青年积极分子热衷工联主义工团主义和纯经济斗争路线,上了极其生动而深刻的一课!
引用 常州宝马电机庞 2019-1-8 17:05
应当,据-阶级斗争发展历史看国家民族的明天。讨论我们的子女最可靠。的可靠,是否符合世界是我们的归根结柢还是你们的,,为什么被剥夺,中国工人阶级要紧紧盯着资本主义复辟的斗争手段,可以回顾中,明确。我们手段不如他们,,。透过事实的批判才能,让: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1-4 23:00
历史唯物主义者认识到只有在大多数劳苦大众的生存境况极端恶劣唯有牺牲一搏时,革命才可能发生。这是历代农民造反和工人运动趋向高潮的必要充分条件。其它时期的革命运动任务就是不断让工农大众自己教育自己,提高自己的阶级觉悟为革命高潮的到来作好准备。
引用 大黑山 2019-1-4 21:19
呵呵,形势比人强。丢掉对假马克思主义政府的幻想,潜入地下,跟工农结合,这是必由之路:如果你是左派,你只能这么做了。
1. 幻想政府是马克思主义的人,无法生存。
2. 单单热衷公开活动的人,无法生存。
3. 可能有不少左派,没有跟工农结合的条件。但是,工农本身,就是天然的左派群体。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1-4 14:09
中共的数据,我无法获得正确完整的,据说上海北京的人均GDP还不如苏州无锡,但是他们的人均工资远远高于苏州无锡,在苏州,清洁工3000左右月工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1-4 14:06
曲项向天歌: 不理解“红中网的逻辑”了吗?北京的清洁工、看大门的也月工资五六千,更不要说送外卖、送快递的。出租车司机一个月不干活就没饭吃,但是住的房子价值千万,你认 ...
首先你要看有没有发生危机,资本主义不发生危机,你到中西部,同样不会革命,首先意识达不到,其次在中西部正常上班拿个2000元很满足了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9-1-4 10:58
马列托主义者: 红中网认为欧美日发达国家工人运动不行或者没有革命原因是他们能剥削半外围和外围国家的超额剩余价值来收买,甚至让本国的工人阶级也能剥削一部分剩余价值,又认 ...
不理解“红中网的逻辑”了吗?北京的清洁工、看大门的也月工资五六千,更不要说送外卖、送快递的。出租车司机一个月不干活就没饭吃,但是住的房子价值千万,你认为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会爆发工人阶级革命?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1-3 11:01
现在中国资本主义大危机大爆发了吗?还没有吧,在拖延吧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1-3 10:59
红中网认为欧美日发达国家工人运动不行或者没有革命原因是他们能剥削半外围和外围国家的超额剩余价值来收买,甚至让本国的工人阶级也能剥削一部分剩余价值,又认为中国没有这样的条件,就是中国资产阶级不可能获得超额剩余价值来收买中国工人阶级,那么为什么在中国的发达地区工人运动就不行或没有革命呢,那么红中网的逻辑就是发达地区不能来软就会来硬的,请问资本主义危机大爆发后资产阶级硬的基础在哪里呢?红中网的逻辑是,中国发达地区的工人阶级可以剥削中国落后地区的工人阶级,过起滋润的生活,上衣发达地区工人阶级一直会被收买支持中国资产阶级。
引用 redchina 2019-1-3 10:25
在这篇文章中,水边同志提出了一个重要观点,即认为中国新工人运动和左翼学生社团有所发展与中国资本主义过去十年的“黄金时代”有密切关系。水边同志认为,这个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中国即将或者已经进入阶级矛盾激化的时代。这与远航一号认为中国目前仍处于工人阶级(经济斗争)力量上升期有区别。需要说明的是,过去两年的宏观经济数据比较符合水边同志这个判断。不过,中国工人阶级的经济斗争上升期是否已经确定地结束了,还是说,过去两年只是整个上升期中一个暂时的相对稳定期,还有待未来几年的观察。

查看全部评论(10)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7-17 08:24 , Processed in 0.01578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