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再思考

2019-1-14 01:0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1308| 评论: 1|原作者: 屈炳祥|来自: 学习论坛

摘要: 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的问题,科学社会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早有清晰明白的说明。就其经济方面而言,它是生产资料公有制、计划经济和按劳分配三者的融合与统一。
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的问题,科学社会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早有清晰明白的说明。就其经济方面而言,它是生产资料公有制、计划经济和按劳分配三者的融合与统一。马克思恩格斯对社会主义的这种科学规定,为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始终如一地予以坚持、捍卫与实践,将其一般理论变成了现实,并且通过自己的艰苦努力创造了历史性的世界奇迹,显示了它的无比优越性。然而,在我们进入新时期以来,却有人不断地对此提出质疑,动摇人们对社会主义的信仰、信念与信心。但是,不论他们提出的理论与主张多么的诱人,然而却又是多么的不合理。对于他们在思想理论界所造成的种种混乱必须予以清理,使人们对什么是社会主义的认识重新回到马克思主义的正道上来,再次树立起对社会主义的信仰、信念与信心。

屈炳祥:什么是社会主义,真的“谁也说不清”吗?——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再思考

一、问题的提出

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早在100多年前就有过明确的结论,这也早就为每一个忠实于马克思主义的人所理解与接受。然而,在我们进入新时期以来,却有人不断地对此提出质疑,动摇人们对社会主义的信仰、信念与信心。当年,时任党的总书记的赵ZY就曾有过“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谁也说不清”这样的奇谈怪论。于是乎,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各种言论纷纷亮相,并且一直活跃至今。直到最近,笔者看到国家发改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刘福垣先生在自己的文章中仍然如此说道:“我们一直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要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前面都加上一个社会主义的定语,但始终讲不清楚社会主义究竟是什么。十几年来,我国的人民群众已经深切地感到了私人资本主义的阵阵寒风扑面而来,就是不知道社会主义在哪里?什么东西能把一个国家定性为社会主义国家?有多少人会真正相信我们的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共产党人不能搞鸵鸟政策,不能再搞实用主义、模糊哲学,必须给社会主义一个毫不含糊的科学准确的定义。”①这说明,如今我们的政界与学术界,人们的思想该是多么的混乱,多么地令人痛心。笔者认为,在我国,现在急需来一场思想理论战线上的拨乱反正与正本清源,使我们的思想重新回到马克思主义的正道上来。

二、到底什么是社会主义

1.马克思恩格斯到底说了些什么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社会主义可以从不同的视角去考察与研究,即它可以是一种理论或观念,也可以是一种制度或社会状态。不论从哪重意义上考察,其本质总是共同的,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自由人联合体”。(当然,后来,马克思恩格斯把整个共产主义社会,不论是它的第一阶段还是它的第二阶段都统称为“自由人联合体”。这里,笔者只取前一种含义。)

那么,这个“自由人联合体”到底又是怎样的一种状态,其本质如何,又有那些基本特征?这些问题,首先由马克思在《资本论》中作了精辟的阐述。他指出:在这个“自由人联合体”,人们“用公共的生产资料进行劳动,并且自觉地把他们许多个人劳动力当作一个社会劳 动力来使用。在那里,由鲁滨逊的劳动的一切规定又重演了,……这个联合体的总产品是社会的产品。这些产品的一部分重新用作生产资料。这一部分依旧是社会的。而另一部分则作为生活资料由联合体成员消费。因此,这一部分要在他们之间进行分配。这种分配的方式会随着社会生产机体本身的特殊方式和随着生产者的相应的历史发展程度而改变。仅仅为了同商品生产进行对比,我们假定,每个生产者在生活资料中得到的份额是由他的劳动时间决定的。这样,劳动时间就会起双重作用。劳动时间的社会的有计划的分配,调节着各种劳动职能同各种需要的适当的比例。另一方面,劳动时间又是计量生产者个人在共同劳动中所占份额的尺度,因而也是计量生产者个人在共同产品的个人消费部分中所占份额的尺度。”[1]95-96

这就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创始人对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状况所作的预言。如果我们将马克思的上述文字作一个简单的概述,那就是:第一,生产资料与劳动力的公共或全社会所有;第二,“劳动时间的社会的有计划的分配”与国民经济的协调发展;第三,个人消费品的“按劳 分配”。这就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特征或本质体现。

马克思对社会主义所作的这种规定,得到了恩格斯由衷的赞同与支持,并且也是他同马克思一起研究所得出的共同成果。早在1847年,恩格斯完成了《共产主义原理》的创作,并作为纲领性文件提交给共产主义者同盟。在该文件中,恩格斯阐述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诸多核心问题,其中自然包括对社会主义本质问题的回答。其中指出:“在这个新的社会组织里,工业生产将不是由相互竞争的厂主来领导,而是由整个社会按照确定的计划和社会全体成员的需要来领导。”[2]364因此,“私有制也必须废除,代替它的是共同使用全部生产工具和按共同协议来分配产品”,[2]365“使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能够完全自由地发展和发挥他的全部力量和才能。”[2]364第二年,即19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接受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委托,以宣言的形式为之制定纲领,于是,共同完成了《共产党宣言》的创作。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第一次作了全面、完整的阐述。就经济方面来说就是,工人阶级必须“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并“按照共同的计划”组织社会生产,消灭剥削,以实现“每个人”或“一切人的自由发展”。[3]52、53文件对《共产主义原理》中的重要原理再一次作了阐述。

《共产党宣言》的问世,标志着科学社会主义正式诞生(也标志着马克思主义整个科学思想体系的正式诞生)。这一科学的诞生,并不是马克思恩格斯二人主观意识或臆造的结果,而是他们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科学世界观与方法论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及其阶级斗争的状况与发展趋势而得出的科学结论。列宁曾指出:“资本主义社会必然要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这个结论,马克思完全是从现代社会的经济的运动规律得出的。”[4]74他还指出: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导致共产主义”这一命题,“主要的是他完全依据对资本主义社会所作的最确切、最缜密和最深刻的研究”而得出的科学结论。[5]298同时,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还是马克思恩格斯科学地批判借鉴以往人类社会、尤其是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所创造的全部科学成果的历史结晶。在以往的一些空想社会主义者的思想成果中,尽管有较多的幼稚与空想的成分,但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也包含了不少科学的要素,比如在经济方面,关于废除私有制和雇佣劳动制度,建立以公有制为基础的新社会的思想;关于有计划地组织社会生产和对劳动成果进行有利于劳动者的新的分配方式(按劳分配、按需分配、平均分配)的思想;关于人的全面发展以及用新型分工代替旧式分工的思想,等等。这些思想成果,马克思恩格斯都作了批判、扬弃与借鉴。正因为如此,所以,列宁同时也指出: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也是他“借助于充分掌握以往的科学所提供的全部知识而证实了的”科学真理。[5]298-299此外,科学社会主义还是马克思恩格斯长期从事革命斗争,指导国际无产阶级争取社会主义实际斗争经验的科学结晶。恩格斯曾指出:“共产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2]357在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过程中,马克思恩格斯亲自参加过一系列的工人运动,并且指导过共产主义者同盟和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的工作。其间,还同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和各种离奇古怪的社会主义思潮作过坚决的斗争。因此,科学社会主义,既是马克思恩格斯指导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实际经验的总结,也是他们同一切机会主义进行坚决斗争的智慧的结晶。

关于社会主义本质的规定,在马克思恩格斯后来的理论著述及其对国际无产阶级革命实践的指导中,不断地予以强调与发挥,始终如一地予以坚持,表现出了他们对自己理论的自信与坚定。

2.科学社会主义在实践中的生动表现

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自诞生以来,得到了国际无产阶级的一致拥护与赞同,并世代相传且誓死捍卫。国际无产阶级革命的领袖列宁及他所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是全世界第一个把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同本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经过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使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首先在一个国家得到了实现。早在1902年,列宁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纲领草案》指出:“工人阶级的解放只能是工人阶级本身的事业。……工人阶级要获得真正的解放,必须进行资本主义全部发展所准备起来的社会革命,即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把它们变为公有财产,组织由整个社会承担的社会主义的产品生产代替资本主义商品生产,以保证社会全体成员的充分福利和自由的全面发展。”[6]193列宁正是抱定这样的信念,经过长期的革命斗争,使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变成了美好的社会现实,一举根本改变了俄国,也改变了世界。

在俄国无产阶级争取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斗争还没有完全胜利的情况下,列宁及其布尔什维克党就毫不犹豫地开始考虑如何按照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改造与建设自己的国家。列宁在1917年4月所写的《论无产阶级在这次革命中的任务》一文中提出:要“没收地主的全部土地”,并“把国内一切土地收归国有”,[7]115要“立刻把全国所有银行合并成一个全国性的银行,由工人代表苏维埃进行监督。”同时还要求:要“由工人代表苏维埃监督社会的产品生产和分配。”[7]116另外,在1923年3月俄共(布)第7次(紧急)代表大会的《关于修改党章和更改党的名称的报告》中指出:“我们开始社会主义改造的时候,应该给自己清楚地提出这些改造归根到底所要达到的目的,即建立共产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不仅仅限于剥夺工厂、土地和生产资料,不仅仅限于严格地计算和监督产品的生产和分配,并且要更进一步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原则。”[8]41可见,列宁对于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的理解是坚定不移的。

正是在列宁及其后继者斯大林的领导下,真正第一个在世界上建立起了社会主义国家,并且迅速取得了举世公认的巨大成就。众所周知,苏联的前身是一个具有深厚封建基础的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沙皇俄国。1913年(十月革命前最好年份),苏联(按后来的苏联疆域计算)工业产值只相当于美国的1/8,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相当美国的1/10,人均工业产值不到英国的1/8、德国的1/4。②这时的俄国仍然是一个农业占优势的国家,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为42%左右。③

十月革命胜利之后,苏联布尔什维克党领导各族人民很快取得了卫国战争的胜利,并且经过几年的努力使民经济迅速得到恢复。从1929年开始实行第一个五年(1929-1933)计划。到1932年,五年计划提前完成。四年间,工业总产值完成五年计划的93.7%,重工业产值完成原定计划的108%,平均每年增长27.1%,轻工业平均每年增长12.9%;因而重工业所占比重由1928年的39.5%,提高到1932年的53.4%。苏联的钢产量由1928年的425万吨,增加到1932年的593万吨,居世界第二位,仅次于美国的1390万吨。另外,在此期间苏联还建立了许多新的工业部门,工业产值占工农业总产值的比重由1928年的48%,提高到1932年的70%,为国家工业化奠定了初步基础。在往后的几十年间,国家经济建设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发展速度。资料显示:“二五”时期(1933—1937年)年均增长17.1%,“三五”时期(1938—1940年)年均增长13.2%,“四五”时期(1946年—1950年)年均增长13.6%,“五五”时期(1951—1955年)年均增长13.1%,“六五”时期(1956—1960年)年均增长14.4%。④创造了历史性的世界奇迹,充分显示了社会主义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一个在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指导下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对社会主义也有着自己的深切体会,使他们对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坚信不移,对自己所走的道路与所从事的事业坚定不移。无论世界上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即使是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崩溃或苏联、东欧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的蜕变,都动摇不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一定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坚定决心。正因为这样,所以,即使是在西方帝国主义肆意猖獗、世界社会主义进入低谷时,我们却仍然实现了令全世界惊叹的巨大成就与快速发展,同样显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性。

上述可见,不论从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马克思恩格斯对科学社会主义及其本质规定所作的规定是科学严谨、明确清晰的,人们对它的认识与理解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无论从哪方面看,从来都不觉得说不清、道不白,因而也从来都没有疑惑过、动摇过,尤其是经过数十年的实践及其从中所得到的切身感受,更使他们坚定了对社会主义的坚定与自信。只有那种对社会主义格格不入、对马克思主义耿耿于怀的人才会对之产生疑惑与动摇。这种人,面对社会主义产生如此心态与行为也实属正常,没什么奇怪。如果他们不这样,那反倒才是叫人觉得不正常,不可思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1-14 18:20
走资派、改革派们不懂社会主义。不懂经济关系与生产力之间的关系。不懂生产方法与生产方式的不同。在这方面邓小平表现得尤其突出。看看邓小平在这些问题上是怎样暴露出他的混乱和肤浅的。邓小平不理解经济关系与社会生产的内在联系,不理解经济关系与生产力的联系。他始终认为经济关系其实是生产方法的问题,从而经济关系的不同也就是简单的生产方法的不同。这种肤浅的、错误的认识从他反对无产阶级政治对经济的指导,从他撇开经济关系 单纯强调发展生产力,都可以清楚地看到。作为一个一般的愚昧的平民,持有这种错误的、肤浅的认识,不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后果。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7-24 06:56 , Processed in 0.01789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