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四大家族是巨贪大蠹,谁也翻不了案

2019-1-21 23:1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1126| 评论: 0|原作者: 长河红阳 |来自: 察网

摘要: 民国时期的四大家族,就是贪蠹国财、倾吞民脂民膏的巨贪大贪。这本来是没问题的。不过,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近些年来民国“光辉”起来了,所以也就有人作起了民国的翻案文章。
孔祥熙的贪腐,对谁也伸手,哪怕是民族资本家们。当时的“火柴大王”、“毛纺业大王”刘鸿生是有切肤之痛的:刘鸿生在大后方创办企业资金不足,找孔祥熙融资,孔祥熙开出的条件是“国家”投资,官方派人做董事长,刘任总经理,对价——“火柴专卖局局长”的虚名。这个官职看起来很肥,可是,对于没当过官的刘鸿生来讲,没有官场资历、人脉得这么一个肥缺,就是众矢之的,用不了几天就能让人轰下台!工厂卖给孔祥熙了,官位又丢了,他里里外外被孔祥熙算计!

铁证如山:四大家族是巨贪大蠹,谁也翻不了案!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民国时期的四大家族,就是贪蠹国财、倾吞民脂民膏的巨贪大贪。这本来是没问题的。不过,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近些年来民国“光辉”起来了,所以也就有人作起了民国的翻案文章,比如这个——《蒋介石和四大家族腐败真相……几代人受骗至今!》。这个文章还被微信公众号“民国史”挂在了微信上到处招摇。这文章一开头这样为四大家族喊冤:

【是陈伯达在内战中完成他的《中国四大家族》一文,提出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为首的官僚买办资本借抗战名义聚民财入私囊,并估算这四个家族有200多亿美元的财产。这种说辞,系完全捏造,因为整个二战期间,美国总共向中国提供了16.2亿美元的租借物资,200多亿美元从哪儿来?中国的教科书,总是在教育人民,蒋介石统治时期腐败透顶,特别是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称之为〝贪腐〞代表。但人们在检视历史真相的时候,结论并非如此。】

这个冤枉喊得可笑,这个作者明白地引用陈伯达说法:“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为首的官僚买办资本借抗战名义聚民财入私囊”。“民财”——被四大家族贪污的中国人的血汗折算下来相当于200多亿美元,这是可以说得过去的,不见得非要有200多亿美元钞票对应,而拿美国只向中国提供了16亿美元的租借物资来说事更是驴头不对马嘴。

更可笑的地方,用“参观历史遗迹”——民国总统府给四大家族洗地:

【环顾四周,许多高楼拔地而起,总统府显得非常寒酸。……国民政府居于大院中路;东花园里有社会部、地政部、水利部和侨务委员会;西花园有主计处、军令部、总统府军务局、首都卫戍总司令部。这么多机构挤在这个院子里,说明当时的机构比较精简,吃皇粮的官员不多。】

用总统府中机构的寡少为四大家族的贪蠹洗地,让人有些晕:总统府,顾名思义是总统办公、住宿的地方,只需要总统和总统的幕僚们以及服务人员足矣。民国“吃皇粮的官员”多不多,为什么不看看民国的国防部?不看看民国的财政部?不看看民国的行政院?……当然,把军统/保密局、中统这些超级庞大的特务组织算上会得出什么结论?用一个总统府就能把民国官僚机构的臃肿庞大遮掩住?就能给四个贪腐犯罪团伙洗白?况且,民国时候,典型的“国权不下县”,县以下的乡村治理全靠土豪劣绅包办,民国的中央、地方官僚机构伸不上手,插不上话,在乡村治理这个必须要紧抓、牢牢控制的领域,民国各级官僚机构还真无可奈何,因为这个原因,有些管理农村事务的机关是根本没用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民国的政府机构倒是很应该精简一下!总统府里有几个办公机关说明不了什么!一点也不光荣!

关于四大家族的贪腐,是有历史数据的,但是,这个果粉文章并没有用有力的证据反驳,只是强词夺理式的一概否认。否认的根据呢?没有。比如:

【一、1934年12月26日《江南正报》曾刊文称:国府要人之财产多系秘密,而就可调查之范围内调查,则诸要人在本埠所有财产估计为,蒋介石1300万元,宋美龄3500万元,宋子文3500万元,孔祥熙1800万元,孙科4000万元,张静江3000万元。其它要人在上海各中外银行存款及不动产,据中国银行调查,约有5亿元,其不动产及公司多用其亲戚名义购置,故实款无法详确云。而这些,又是当时左翼报纸常见的文章,类似这种文章都是猜测和估计之辞,没有半点具体的证据。】

“左翼报纸”、“猜测和估计”,这都是果粉们洗地的强词夺理,当时的“左翼报纸”为了争取话语权,抨击国民党腐败都是说真话的,如果造谣,自寻死路!事实真相是什么,那些数字的谬误在哪里,果粉文一概不做解答。再比如:

【二、1939年10月17日,日本特务机关对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在上海外国银行存款情况所作之调查报告,名为《登集团特报丙第一号——政府要人上海外国银行预金(存款)调查表》有载:蒋介石6639万元(按当时法币与美元的兑换价,约合809万美元,下同);宋美龄3094万元(377万美元),宋子文5230万元(637万美元),孔祥熙5214万元(635万美元),宋霭龄1200万元(146万美元),陈立夫2400万元(292万美元),这些存款均存在当时在上海开业的外国银行,如花旗、麦加利、大通、友邦、运通、滙丰、荷兰银行等。但是,这也是日本战前常见的攻击国民政府的老一套资料,类似的材料多如牛毛,曾经大量提供给汪伪用来攻击国民政府。这些东西都没有任何相关的资料证明。】

“日本常见的……老一套”,“多如牛毛”,“大量提供给汪伪用来攻击国民政府”。须知,汪伪政府的大员都是民国政府高层叛降而来,民国高层的腐败这些人比谁不清楚?用得着日本人来教?这些“黑料”更应该是汪伪高层提供给日寇的。倘若是日本人炮制,那为什么不炮制钻山沟的中共在某座大山里埋有海量金珠宝贝?

再看更丢人的货色:

【三、国民政府在大陆的败退,使得当时的美国民众对杜鲁门政府的政策失误非常不满,杜鲁门政府为了推卸责任,就一股脑的把责任推给国民政府,说是其败退都是自身腐败贪污所致。其实,国民政府早在1925年就有了一整套成体系的制度,宋子文在1925年到1949年期间曾经有过数次和外国列强的谈判,签订的协议都在千万美元以上。这些回去以后都一五一十的向当时的中央进行汇报。需要说明的是,国民政府始终存在大量的有实权的反对派的监督,为此蒋介石曾经三次下野。这些借款的使用情况,都由国民政府财政部控制,即使蒋介石也无法随意使用。这些在著名的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有详细的大量资料证明。】

先把美国人——蒋介石的奶爸也骂了;再吹喇叭:“早在1925年就有了一整套成体系的制度”——这个制度是怎样的惩治贪腐的,总该有些事例吧?拿出来说说?1948年8、9月间,民国岌岌可危的时候蒋经国在上海不就办过一起“扬子公司”案么。什么下场?不是留下了一个“只拍苍蝇,不打老虎”的典故?果粉们倒是给擦抹擦抹?这就是所谓一整套“成体系的制度”?好丢人!事实上,国民政府内部根本没有一个“有实权的反对派”!要真有这么一个派别,蒋介石上台、下野怎么弄得和小孩子们的戏耍一样,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反驳对四大家族贪腐指认,这个果粉文是根本没做半点有力的论证,用“事实”说话立起四大家族“清廉”的“事实”也全部没有出处。最明显的是孔祥熙的贪腐,5亿美援贪腐案就没做有力的洗白,反而用了几句出处不明的话语勾砖抹缝:

【有人诬陷孔祥熙贪污了7.5亿美元。在孔祥熙强烈要求下,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和财政部用了很长时间的调查以后,公布了华人在美资产的材料,资料统计了在美全部华人的资产。最终,所有华人在美国银行的存款不超过5000万美元。其中最大的存户,只有100多万美元。】

果粉文的这些材料数字是没有出处的!

可做反证的是傅斯年在抗战期间对孔祥熙贪腐的穷追猛打:1940年8月傅斯年致函胡适陈说追打孔祥熙的理由,其中第三条:

【贪赃枉法,有钱愈要钱,纵容其亲党无恶不作,有此人当局,政府绝无希望。】

更可为反证的是,1945年7月傅斯年在国民参政会四届一次大会上对孔祥熙1943年“国库贪污案”的揭发与指控。那个案子中孔祥熙伙同国库局长贪污“国币’26亿4千7百余万元,折合美元1.3亿多(《傅斯年抨击孔祥熙的前前后后》)。这样的贪腐果粉们倒是给擦洗擦洗?孔祥熙贪腐不问中国人,问美国人,孔祥熙又没有到美国贪污去!

孔祥熙的贪腐,对谁也伸手,哪怕是民族资本家们。当时的“火柴大王”、“毛纺业大王”刘鸿生是有切肤之痛的:刘鸿生在大后方创办企业资金不足,找孔祥熙融资,孔祥熙开出的条件是“国家”投资,官方派人做董事长,刘任总经理,对价——“火柴专卖局局长”的虚名。这个官职看起来很肥,可是,对于没当过官的刘鸿生来讲,没有官场资历、人脉得这么一个肥缺,就是众矢之的,用不了几天就能让人轰下台!工厂卖给孔祥熙了,官位又丢了,他里里外外被孔祥熙算计!刘鸿生说:

【我在重庆办的中国毛纺织、火柴原料厂及在兰州办的西北毛纺织厂,都有官僚资本投资。我原来在上海是大老板,到重庆却成了大老板的伙计。(《中国资本主义发展史·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中国资本主义》565页)】

那么刘鸿生为什么一定要找孔祥熙融资?原因无他,当时的国家银行都是四大家族的私产,不经过这四大家族的人过手,哪有资金可以借贷?私人金融机构不能融资么?当然不能,因为办工厂要一年以上的长期借款。而当时的恶性通货膨胀导致出借的资金在收回的时候利息所得绝对赶不上通货膨胀的贬值。私人金融机构不敢出借一年以上的资金。

陈伯达对抗战期间四大家族贪腐数字的统计是否有出入,这个我没材料不敢乱讲。但是,抗战期间四大家族发国难财却是铁一般的事实!抗战结束后,四大家族利用被他们绝对控制的国家金融系统,打着“接收敌产”的旗号大肆侵吞民脂民膏这也是铁的事实。在《中国资本主义发展史·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中国资本主义》(人民出版社 2003年6月)643页上写着的。但是,文中对被侵吞的“敌产”(敌伪搜刮来的中国人民的血汗)只说了个大概数字,不是很详细。比较详细的是《宋子文传》(王松 蒋仕文 绕方虎 著 武汉出版社 1993年9月)242页上有记载:

【在对敌伪产业的接收处理过程中,尽管舞弊现象极为严重,以至于人们讥“接收”即“劫收”,但宋子文仍为蒋介石政权聚敛了大量横财。据国民党财政部统计,仅中央银行就接受敌伪中央储备银行库存黄金55.3492万两、白银763.9323万两、银元37.1783万枚、没进550万美元。伪中国联合银行库存黄金17万两、美金1020.1460万元和2.6544万英镑。(书中材料出处:国民党财政部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当然,可能会有人说,“中央银行”乃是国家银行,这里的钱财怎么会跑到四大家族囊中?有证据证明国民党公私不分?这个证据有:

【中央银行“是蒋介石在取得帝国主义承认后,为了进行更大规模的掠夺和榨取,为了集中更多的财富和货币资本而设立的一家所谓国家银行。”
    ——《上海金融史话》(《上海金融史话》编写组 上海人民出版社1978)】

这个中央银行的私人属性可见。又如:

【中央银行是四大家族的一个信用垄断机构,是他们搜刮全国人民的重要工具。
                    ——《在金融史园地里漫步·旧中国的中央银行》(洪葭管著 中国金融出版社 1990年)】

这个“中央银行”的私人属性可见。再如:

【中央银行是蒋介石为首的四大家族官僚资本的私产,是四大家族实行金融垄断的工具……一方面它是四大家族设立和直接把持的私产,是搜刮全国、垄断全国金融,进而垄断国民经济各部门的工具;……
——宋士云《中国银行业——历史、现状与发展对策》 (天津人民出版社 1997)】

这个中央银行就是四大家族的私产。

——以上材料转引自石涛《南京中央政府银行研究(1928-1937)》 复旦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010-04-10。

那么,在抗战结束后,宋子文利用“中央银行”接受的敌伪金融资产实际上就是落入了四大家族的囊中。其实,四大家族的敛财工具,还不止这个“中央银行”,还有包括其在内的“四行两局”。这些金融机构或者是蒋氏自己设立,或者是用枪杆子威逼民营银行“改组”而成(比如威逼张嘉敖让出中国银行管理权),总之都是四大家族敛财的工具。这些金融机构中,交通银行、中国银行、中央信托局、邮政储金汇业局也参与了对敌伪金融资产的接收,接收所得统统落入四大家族囊中。这样的敛财勾当,在抗战时期肯定有!但是敛财多少,是不是陈伯达说过的200多亿美元,这个没材料不敢写结论。但是,抗战结束后“接收”敌伪资产的数额无疑是以亿计数的。比如上文“中央银行”接受的敌伪贵金属的数字折算成美元就能到这个数量级。中国金银衡制,16两为一斤折算为31.25克,与一盎司31.1035克几乎等重。当时“布雷顿森林体系”中一盎司黄金“官价”35美元。折算一下是多少不难计算。这仅仅是金融资产,而“敌产”中的工矿企业被掠夺入四大家族囊中的都以千亿元(法币)计数。

除了四大家族自有的金融机构在“接收敌产”上对人民血汗进行掠夺,还有一个叫做“资源委员会”的机构更是“当仁不让”一马当先。这个“资源委员会”的前身是隶属于“国防部”的“”国防设计委员会。蒋介石亲自当一把手——委员长。1932年11月1日成立,1935年4月改组为“资源委员会”。设置这个机构的初衷就是仿效四大家族在金融界垄断的路子,向矿产资源、重工业、商业扩大垄断面。这个“资源委员会”在抗战结束后这个机构划归行政院,有宋子文控制对“敌产”进行“接收”:

【宋子文利用划归行政院的资源委员会,控制了全国的钢铁、煤矿、石油、有色金属、电力、机电、化工等产业,并扩展到了水泥、糖、盐和造纸工业。还成立了中方公司,接管了日本在华全部纺织设备。
                                          ——(《宋子文传》242页)】

作为“中央”级别的敌伪资产接收行动的总操盘手宋子文,他上下其手为自己捞了多少好处实难计算,这路“人精”绝不会让人查知它的黑金库。倒是美国人在“失去中国”之后,有彻查这帮“该跳长江”的骗子(美国战时财政部长摩根索语)的心思与行动。怎奈这个宋子文比鬼都精,彻查它的全部资财,连美国FBI都办不到!那可是胡佛时候的FBI!

【美国总统杜鲁门也时常向他的助手们坦率地谈论国民党政府中的“贪官和坏蛋”。1949年5月,杜鲁门听到银行界人士对国会议员说,宋家和孔家确实有20亿美元存在曼哈顿。杜鲁门立即命令联邦调查局秘密调查这些报告,以便确切了解钱数和储存地点。
美国联邦调查局仔细看了宋子文等人的暂时档案,了解到宋子文“开始担任公职时财产比较有限,到1943年1月积累了7000多万美元。”宋霭龄在美国一家银行拥有8000万美元,宋美龄在美国的一两家银行里存了15000万美元。
……
美国联邦调查局向各地机构发出指示,要求调查宋子文所控制的工业、公司或企业的国内银行户头的钱数。尽管有些美国银行拒绝为联邦调查局提供材料,但是联邦调查局仍发现了一些有价值的材料。他们发现宋子文的流动资产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他的旧金山广东银行里,送是家族的许多成员(宋子文、宋美龄等)在东海岸到西海岸的城市里都拥有公寓大楼和办公大楼。一些公司被发现是宋家拥有或控制的,其中包括孚中国际公司,以及芒诺化学公司。
                                      ——(《宋子文传》285、286页)】

这是宋子文的情形,财产多到了美国的FBI都没法子查的地步——美国银行不愿配合调查得罪这个大客户!至于蒋介石,这可就更不可能彻查清楚了。不过还是有些影子的。据长期担任蒋介石侍从官的周宏涛,在自己的回忆录《蒋公与我》中提到,1950年6月,央行总裁向蒋介石报告,运至台湾国库的黄金共375万多两。

这375万两黄金就是从“中央银行”里运到台湾的。“中央银行”又是四大家族的私人银行,那么,这375万两黄金中就有蒋介石的不少份额。这个蒋介石有多少贪腐所得实难估量,也许陈伯达的数字还少估了!

果粉文里说到四大家族中宋、陈、孔三家的日子在败退台湾后似乎都不宽裕,问题是这些说辞有多少是靠得住呢?经过验证了么?不过,他们的贪腐连带头大哥蒋介石也看得眼红,于是就有宋子文被蒋介石勒逼出血交钱的狗血剧:

【宋子文一年前在南京政府迁往广州前不久离开中国。当时有人提出要宋子文把他的巨额财富的一部分捐献给党国事业的动议。据说,他的财产分散在法国、南北美洲、南非以及这条线的一些银行里。迄今,如此间公众所知,他没有理睬这些请求,匆匆离开广州。蒋介石邀请宋子文去台湾,一是考虑他同美国的特殊联系,而是想从这位世界巨富腰包中捞些资助,……宋子文精于政坛之道,他是不愿在这个时候冒风险的。他有他的计划。后来,国民党还以中央党部的名义屡屡催促在美国当寓公的宋子文赴台湾,但也被宋子文拒绝。1952年10月,在国民党“七大”期间,部分代表提出了“党内重大整肃案”,并在次年得到蒋介石的圈定批准。该案列出开除国民党党籍者的名单上,宋子文位居二,仅仅排在孔祥熙的后面。】

四大家族曾以同心戮力贪腐聚头,最后又以分赃不均散伙反目,这出“拧毛巾”、“擀牙膏”的狗血剧真够恶心的。现今果粉们拼命粉饰遮掩,实在是无耻之尤!

【长河红阳,察网专栏作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7-16 10:00 , Processed in 0.01394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