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邹容“主动投案”、慷慨赴狱的故事

2019-2-1 15:0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0549| 评论: 0|原作者: “翩翩少年,血气方刚”|来自: 重庆晨报

摘要: 关于邹容的入狱,也颇显其重庆崽儿的耿直与豪气。章太炎被捕时,邹容并不在场,而当他得知消息后,却悲愤地说:“章兄为革命而被捕,我岂能置身事外!?”于是“主动投案”,毅然入狱与师友共患难,并在狱中与之共作“绝命词”。

“有一次我在重庆某大学讲课,问前排的一位同学知不知道邹容。他反问我,邹容是男的还是女的。我又问另一位同学知不知道《革命军》,他说知道,《革命军》就是“文化大革命”中革命造反派的组织。”

  这是重庆著名作家黄济人先生在1999年出版的《老重庆/巴山夜雨》的一段话,在讲完这个故事后黄先生感叹道———在重庆,若是有人不知道邹容,那是要遭到耻笑的。因为邹容是重庆(当时叫巴县)人,因为重庆最繁华的街道之一就有邹容路。

  今天,在闻名全国的解放碑步行街上,“十字金街”是步行街也是重庆最繁华的两条街道。其中一条叫做民权路,而另一条,便是以他的名字所命名的“邹容路”。


  “迁翻娃儿”生而慧敏

  邹容路的起点在临江门的邹容广场,1885年,邹容就出生在其附近的夫子池洪家院子,夫子池在当年是重庆文庙的所在地,也算得上是城市的文化中心了。

  邹容留下的照片不多,在各种出版物上刊载得最多的,就是这张留着齐耳长发的“标准照”了,照片上的邹容,面容清俊,目光炯炯有神,即使从今天的审美眼光来看,也该算是帅哥了。在2007年6月对外开放的重庆历史名人馆里记者看到,穿着西装小夹克,手插在裤兜里的邹容雕塑,更是一副英俊潇洒的范儿。该馆总设计、著名雕塑家江碧波曾经说过,真实的邹容的确长得很帅。记者还在网上搜索到一张据说是邹容少年时的照片,照片上的邹容是一位身着日本学生制服的翩翩少年。而正是这个看上去有些清秀文静的少年,却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重庆崽儿。

  邹容出生在一个富商之家,6岁时就被父亲送进私塾读四书五经,希望他日后考取功名升官发财进而光宗耀祖,父亲和先生都将《神童诗》中的“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满朝朱紫贵,都是读书人”作为“励志文”让他牢记在心。然而,这个性情刚烈的少年在熟读经书的同时,更让维新思想装满了自己的小脑瓜,他把《神童诗》改为了“少小休勤学,文章误了身,贪官与污吏,都是读书人”。

  如果用重庆方言来形容,少年时的邹容也算是个“迁翻娃儿”了。1898年春,不满13岁的小邹容被逼去“应童子试”,他却因罢考而换来父亲一顿暴打。但邹容绝对不是那种“傻千翻”的“少幺爸”,而是“生而慧敏……年十一,诵群经、《史记》、《汉书》皆上口”的少年才俊。他那篇被誉为中国的《人权宣言》的《革命军》就充分显示了他的才情。

  1902年,年仅17岁的邹容东渡日本留学,希望在这里寻找到救国的真理,在日本,他不但结识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革命青年,还在认真研读西方资产阶级革命理论和史实的基础上,于1902年开始了《革命军》的写作。然而,重庆崽儿天不怕地不怕的血性和革命青年的反叛精神,让他再次成为“风云人物”———1903年,他因剪了学监姚文甫的辫子———据说还打了姚几个耳光———而被迫回到了上海。


  重庆崽儿慷慨入狱

  从两路口的南区路往下走,在“之”字型公路的最后一个拐弯处,就是修建于1946年的邹容烈士纪念碑所在地,呈八角形的碑座基石上,镌刻着根据章太炎民国十一年(1922年)为营建上海邹容墓所撰写的《赠大将军邹君墓表》略加修改而成的碑文,落款为“重庆市市长□□□敬立。中华民国三十五年。”据史料记载,当时的市长是张笃伦,在半个多世纪的时光中,张笃伦的名字不知在什么时候被铲去了,碑文的局部也有些风化与漫漶。

  碑文的作者章太炎,是当年邹容十分崇拜的革命前辈与师长。1903年5月,刚刚回国不久的邹容完成了《革命军》,当时章太炎也刚刚完成《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在上海,两人一见如故,章太炎不但为《革命军》写了序,还写了系列介绍《革命军》的文章在《苏报》上连续发表,此举触怒了清廷,于6月30日被捕。第二日,邹容也慷慨入狱,这就是当时震惊海内外的“苏报案”。

  关于邹容的入狱,也颇显其重庆崽儿的耿直与豪气。章太炎被捕时,邹容并不在场,而当他得知消息后,却悲愤地说:“章兄为革命而被捕,我岂能置身事外!?”于是“主动投案”,毅然入狱与师友共患难,并在狱中与之共作“绝命词”。1904年5月21日法庭判决,章太炎监禁三年,邹容监禁两年。邹容在监狱中身患重病,于1905年4月3日病逝,年仅20岁。“苏报案”夺去了邹容年轻的生命,却让《革命军》风行海内外,从1903年上海问世后,先后重印20余次,发行110余万册,销量居清末革命书刊之冠。中华民国成立后,孙中山追认邹容为大将军。

  1982年为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对邹容烈士纪念碑进行了重新的维修。在现场,记者看到两块石碑,一块记载了1991年4月16日四川省人民政府将其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另一块记载了2000年9月7日重庆市人民政府将该纪念碑公布为直辖后第一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内容。


  《重庆读本》文摘

  革命者,天演之公例也;革命者,世界之公理也;革命者,争存亡过渡时代之要义也;革命者,顺乎天而应乎人者也;革命者,去腐败而存良善者也;革命者,由野蛮而进文明者也;革命者,除奴隶而为主人者也。是故一人一思想也;十人十思想也;百千万人百千万思想也;亿兆京垓人,亿兆京垓思想也;人人虽各有思想也,即人人无不同此思想也。居处也,饮食也,衣服也,器具也,若善也,若不善也,若美也,若不美也,皆莫不深潜默运,盘旋于胸中,角触于脑中,而辩别其孰善也,孰不善也,孰美也,孰不美也。善而存之,不善而去之,美而存之,不美而去之,而此去存之一微识,即革命之旨所出也。夫犹指此事物而言之也。试放眼纵观,上下古今,宗教道德,政治学术,一视一谛之微物,皆莫不数经革命之掏摝,过昨日,历今日,以致有现象于此也。夫如是也,革命固如是平常也。

  ———邹容《革命军》绪论


  人物简介

  邹容(1885—1905),字蔚丹,四川巴县(今重庆市)人。1891年进私塾读书,1897年考秀才时反对主考出偏题,罢考退场。1901年到成都参加留日学生考试,因主张革新被除名。1902年自费留学日本,后因反对留学生监督姚文甫而遭迫害,被迫回国。1903年在上海出版《革命军》一书,因此入狱,于1905年在狱中去世,年仅二十岁。1912年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大总统孙中山追赠他为陆军大将军。其以“革命军中马前卒”为命题撰写的《革命军》被誉为中国的《人权宣言》。是中国近代著名资产阶级革命宣传家、在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写下革命篇章的重庆人。

  邹容吾小弟,被发下瀛州。

  快剪刀陈辫,干牛肉作糇。

  英雄一入狱,天地亦悲秋。

  临命须搀手,乾坤只两头。

  ———章炳麟《狱中赠邹容》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7-16 10:23 , Processed in 0.02644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