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黄马甲”运动没有凉 —— 资本的压迫不停,群众的怒火不熄 ...

2019-2-8 11:25| 发布者: 赤旗| 查看: 11348| 评论: 0|原作者: 羽佳|来自: 土逗公社

摘要: 从最初的假装无视群众到后来步步退让时假装重视群众;”疯者为王的时代”即将到来,法国的政治变动本身将变得越来越不可捉摸。这个冬季注定已成为了法国历史乃至21世纪政治史的一部分。

“黄马甲”运动没有凉:资本的压迫不停,群众的怒火不熄

尽管已经跨年,遍布巴黎的“黄马甲”运动并没有停歇,无论是冬日的寒冷,或是圣诞节、新年的狂欢,都没有打消大家的热情,这种坚韧的力量似乎也在表达着怒火本身的强烈。昨天,法国总统马克龙一改之前的和谈态度,突然强硬地表示了镇压趋势。这次运动到底从哪里来,又将走向何方,且看土逗特约作者做出的梳理。

作者:羽佳

编辑:Targaryen

美编:太子豹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从11月中旬开始法国“黄马甲”运动已经持续了近时两个月间,每周六成千上万的“法国黄马甲进京群访”事件撼动整个法国,震惊全世界;现在更颇有烽火燃遍全球的意思,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德国、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波兰、希腊、瑞典、英国、加拿大、以色列、伊拉克、约旦、巴基斯坦、中国台湾地区都先后发生了模仿”黄马甲“类似的抗议活动。


在法国,不仅阴冷的冬雨未能浇灭抗议者心中的怒火,即使是斯特拉斯堡圣诞市场的恐怖枪击案都没能让“闹事分子们一致对外、共体时艰”;在圣诞假期前最后一个周末12月22日(第六周),根据法国内务部统计,到巴黎抗议的人数已经跌落到不足3000人,但是全法国各地仍然有数万人上街抗议,法国与西班牙、荷兰、德国等地的边境出入口被抗议者用车辆堵塞,并且发生了抗议者与警察的暴力冲突,全国200余人被捕,巴黎100多人被捕,整个抗议活动出现第十名死者。当然最终运动的趋向是否会走向沉寂仍然值得关注。


黄马甲运动的诉求从最初的反对能源税加税到反对移民、反犹排穆、保护地方社区、捍卫法国传统文化、要求廉洁政府、全面减少税收、要求马克龙下台、重新选举国会,乃至打倒资本主义制度,其中一些诉求自相矛盾,甚至也不乏极其反动的倾向;而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黄马甲运动传到法国以外出现的类似抗议混合性的诉求,其存在着传播性与效仿性则无从否认。而且,我们要记住的是“黄马甲”运动不同于过去的罢工与游行,虽然巴黎仍然是世界关注的焦点,但是运动更多地扎根与遍布在法国的外省。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当运动进入第三、四周后,已经间或传出国家机器本身的消极抵制与不服从,如在外省警察不愿意着全身防暴装具强行驱散抗议者而引得抗议者的欢呼,警察工会要求前线警员按照操作手册故意放慢工作节奏,甚至直接声明广大基层警员与“黄马甲”抗议者有共同的愤懑不满;而法国政府不得不宣布尽快补偿警察的加班费和年终奖励,当一个“民选的合法”政府要依靠物质奖励来维持暴力机器的治理效率,这本身反映了统治手法的黔驴技穷。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运动进行到第三周后,12月4日法国总理菲利浦宣布废除“环保能源税”时,这一明显的让步并没有使运动得以消退,反而一定程度上激发了抗议者争取更大胜利的信心。引发运动的诉求本身反而不再那么重要,愤怒本身成为了要表达的一切,而最终指向了要求”现行秩序的象征“总统马克龙下台。


“傲慢的金童“ 与失去共识的政治空间

笔者曾经在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结果出来后写到,


马克龙以明显优势当选预示着法国人民在等死与找死之间做出了”等死“的选择。刚刚结束的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结果反映了这种弥漫在法国大地的失望与愤懑的情绪。高颜值的“粉色金童”马克龙固然四面讨好,但对于解决种种现实的危机与僵局其实并无什么“灵丹妙药”,不过是继续(1990年代以来传统的)新自由主义的世界市场政策和进一步削减已经岌岌可危的劳动与社会保障。他的前任们从克林顿到布莱尔,从奥巴马到齐普拉斯,多少“金童”在满怀期待的上台,一路高开低走留下一地鸡毛。下一个“金童”马克龙会有什么不同吗?五年后他是否还能保住神话,抵抗国民阵线的节节紧逼,还是神话褪色,成为极右翼进一步登堂入室的垫脚石?(法国的粉色“马卡龙”胜了,但不屈的法兰西何去何从?2017年5月8日 土逗)


与此映照的是2018年12月10日法国总统马克龙所做的”重大让步“与呼吁和平与秩序的做派反而成为了某种政治笑话。除了此前12月5日总理菲利普已经宣布暂停燃油税上涨,马克龙提出的让步政策包括:


1. 从2019年5月起,法国的最低工资(SMIC)每月将增加100欧元。


2. 所有有能力的雇主向员工支付年终奖,且政府不会对此征税。从2019年开始,取消对加班费的征税。


3. 对于每月退休金不到2000欧元(原来为不到1700欧元)的退休者,政府将在2019年不提高其普通社会保险捐税(CSG)税率。


4. 不恢复巨富税(ISF),因为让富人留在法国才能增加投资,增加就业。


5. 要求大企业做出贡献,马克龙表示将召集各大企业负责人,在未来的一周内制定出具体决策。


6. 加强打击偷漏税。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勒梅尔日前表示,明年欧盟内部如果不能就美国网络巨头的税收问题达成共识,法国将对在法运营却逃避法国企业税的公司采取特别征税措施。


事实上其中有些政策的让步并不应和本次”黄马甲“运动的诉求,而恰恰是2017年法国各工会发动数十万工人大罢工反对马克龙劳工改革的时应做的让步。当时马克龙的劳工改革包括更为放宽企业解雇员工的限制与中小企业在与员工谈判待遇时可以没有工会的介入,引发法国的各工会和左翼的不满与罢工,虽然在去年9-10月间法国有过不少大规模罢工,但并未能阻挡劳工改革法案在议会的推行,作为左右共治代表的马克龙的支持者占据了议会的多数。现在马克龙的应对仍然是希望通过新自由主义的“现金红包”的小恩小惠收买来暂时平息民众的怒气,但坚持其市场和亲商的基本政策不变;由于马克龙的让步几乎缓了一年,而且事实对象不同,注定效果有限。


例如,所谓提高月最低工资100欧元,看似不低。2018年法国最低工资1498.50欧元,100欧元的涨幅达到6.67%;但就在”黄马甲“运动爆发前的10月份法国的通货膨胀率已经达到2.2%,为三年来的新高;此前两年,法国最低工资的增长幅度都低于当年实际物价增长幅度,例如2017年,物价增长幅度为1.7%,当年最低工资增长速度只有1.5%,所以6.67%增长率扣除2.2%的通货膨胀率,即使不考虑2019年本就应增长的部分,其实增长不过3%-4%而已。


而至于马克龙提出的政府支持”有能力的”雇主发年终奖以及2019年起加班费可以免征税,更是口惠而实不至,而“有无能力”的自由裁量权皆在雇主手中。而拒绝恢复“巨富税”所谓确保企业和投资活力,显示马克龙根本没有在其执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有明显向群众的退让。所以,12月10日当马克龙在再三犹疑后,最终在爱丽舍宫内的电视讲话(2300万人观看这一演讲,是法国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总统电视演讲)后表示让步并愿意”倾听“民众时,群众并没有”雷霆雨露皆是恩典“的感动,反而有一种被侮辱后的愤怒。



图片来源:第一财经


作为知识精英的马克龙这种傲慢与自以为是其实是其自身经历与思维逻辑的真实反应;他甚至缺乏一些久经风雨老练油滑政客的那种”表面功夫的倾听“。马克龙不是马克龙自己,他是法国金融界的扎克伯格、他是白皮肤的奥巴马,他是在全球化时代中新自由主义政策下”政治神童“的符号(ICON),他是年轻又睿智、高等教育而不失丰富经历的”精英“,他思考的不是家乡亚眠,也不是法国本身,而是欧洲,而是身处全球秩序的法国,也因此他,他的言行,无时无刻体现出他和他所代表的集团利益,也因此事实上又将自己疏离于真正的”法国“之外。


他此前与法国社会党左翼辩论时,讥讽左翼对手“买得起一件好西装的最好方式是努力工作”;他曾经对生活难以为继的失业者说“过条街就能找到工作,你找不到工作只能说明你自己不够用心;在处理其保镖穿警服打人的情况时,”马克龙曾经表态“谁对处理结果(政府被指包庇本纳拉)有意见,让他们来找我!”;


第一轮总统大选他大幅领先,于是就高调地与妻子包下一家奢华的餐馆庆祝。高(智商,而非身高)富帅而又任性,看似完美人物,但是远离现实。


在选举期间,在他的家乡亚眠美国惠而浦集团开设的一家工厂要关闭,当地工人举行罢工;马克龙可以很在餐馆包厢内自如地与资方、商会与工会代表进行斡旋交流,但是当他到达罢工的工厂现场时,则显得格格不入,面对工人并不自如,甚至直接遭遇工人的嘘声。


对马克龙的“任性直言”,在此次”黄马甲“抗议活动中,抗议者在墙上写道“马克龙,我们过到街这边了!”、“马克龙,我们有意见,我就来找你了!”


当那个趾高气扬的”金童“(法国自拿破仑之后最年轻的国家元首)坐在金碧辉煌的爱丽舍宫内镀金的大办公桌后,一脸严肃自我陶醉地强调着法国要团结、民众遵守秩序,体察民情,恩赏群众;也许他真以为自己是”拿破仑的传人“,但在群众看来这完全是一个高高飘在云中,不知民情,被一群骗子和高利贷者所包围,一心为超级富豪们谋福利的”他们“中的一份子。而且,马克龙越要显示自己的自信与成稳,在群众看来越是与民众疏离与装模做样,这时他所谓与长他24岁的老师的”爱情人设“隐含的意味更多变成了一个未曾长大的恋母小男生的自私自利自大,而非是喜人的讨巧与浪漫。



根据路透社12月初的报道,马克龙的民意支持率只有23%,而在一年半前,他当选总统时,其支持率曾高达70%;“金童”的褪色比我们料想得更快、更瞠目结舌,当然此前无论是社会党奥朗德政府还是代表戴高乐派最后传人的萨尔科奇其实也都一路高开低走。


但是,更为危险的是,因为事实上法国经过前两任总统,以国民阵线为代表的极右翼的政治基本盘的已经确立(约占三分之一),所以马克龙所领导的中间派力量成为今天维持左右共识、遵循规矩、精英代言的脆弱平衡的象征,当初马克龙之所以能执政就是因为传统中左中右长期的无能为力而导致基本架构崩盘,马克龙作为彻底的”中间派“出来弥墙修补,但也正因为此其实马克龙的支持基础极其脆弱。所以在”黄马甲“运动之后,很可能意味着法国”左右为难的趋中心化和平衡化“的传统政治建制空间将支离破碎,温情脉脉的面具即将撕下,如果马克龙不解散现有内阁推卸责任,不进行”自我政变“,甚至无法想象明年马克龙如何维系其统治的合理性,从最初的假装无视群众到后来步步退让时假装重视群众;”疯者为王的时代”即将到来,法国的政治变动本身将变得越来越不可捉摸。这个冬季注定已成为了法国历史乃至21世纪政治史的一部分。

(第一页 待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2-24 10:53 , Processed in 0.027284 second(s), 13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