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致李锐的一封信 —— 请和历史对质

2019-2-17 04:4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9108| 评论: 3|原作者: 张杰|来自: 察网

摘要: 前半生既如此狂热,何以在1980年代革命陷入低潮之后,您就把当初的理想与信仰弃之如敝履,以诋毁自己曾经顶礼膜拜的“主公”作为献给新“主公”的投名状?如此朝秦暮楚,用周惠老的话说,无论是按新道德还是旧道德,都是没有立足之地的,只能被和周佛海、顾顺章等历史垃圾归入同一序列。

参考阅读一:

党史专家甄别“周惠谈李锐”一文及李锐夜闯美庐真假

春铭

做为一名党史研究工作者,新的党史资料的发现,总是会让我产生极大的兴趣,记得有一次在会议休息时和金冲及同志闲谈,他说:“新史料的发现,常常会像一阵清风,吹散笼罩在重大历史事件上的迷雾,使历史转折的真正原因一目了然。”此论深得我心,可谓经验之谈。

从这个意义上说,“原中顾委委员周惠谈李锐与庐山会议”这份材料的出现,就像这样的一阵清风,它至少部分吹散了笼罩在1959年夏天庐山上的迷雾,使我们更加接近了庐山会议的真相。这份材料目前还没有在正式出版物上刊登,只在网络上出现,我不谙网络,也很少上网,但我从前的博士生小张是一个密切关注网络动态的人,他把相关的材料,包括各方的评论都整理打印出来送给我,才使我能够一睹“庐山真面目”。

就庐山会议当时的情况而言,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毛泽东同志作为当时党内毋庸置疑的最高权威,始终是党内各种政治力量博弈和争夺的焦点。当毛泽东同志试图纠正大跃进中出现的错误时,党内各“山头”、对“大跃进”立场不同的各派之间的矛盾便爆发了,大家都在千方百计地通过各种渠道影响毛泽东,努力争取他站在自己一边,彭德怀同志的信是这样,李锐同志的信也是这样。基于同样的理由,毛泽东同志往往也是各类信息的交汇点,他采取的一些行动之所以会让后人感到难以理解,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掌握了一些我们至今尚不知道的信息。

不过,对这份材料的真实性,我认为还是应该采取“怀疑-甄别-采信”的态度。我同我的一位资深同事(曾一度参与过党史资料征集工作)谈起过这个看法,他惊讶地反问:“你居然怀疑这份材料的真实性?”他十分信任自己的记忆和经验,但我仍然认为甄别是必要的。

当然,要确定无误地鉴别这份材料的真伪,唯一可靠的方法是有关方面公布原始档案,但这一点却恰恰是不可行的,因为按照“党史资料抢救工程”的约定,这份资料不应在“事件涉及的当事人生前公开”。而目前的情况是,周惠同志虽然去世,但李锐同志仍然健在,所以原始档案是不能公开的。退一步说,即便要公开,也应该在有关部门出版的资料汇编上正式公开,而不应该为了追求轰动效应,随意散播到网上。张杰同志擅自把不能公开的材料公开,是违反纪律的,至少是不严肃的,即便是个人已经离职,不再受纪律约束,那也应该遵守基本的职业伦理。张杰同志的做法损害了“党史资料抢救工程”的信誉,增加了继续进行这一工作的难度。

虽然我们暂时没有办法以公布档案的方式确定这份资料的真实性,但我们可以从各方的反映来做一点观察与思考。

首先是李锐同志的反应。这份材料的公开,对李锐同志的影响是巨大的,从小张整理给我的资料中,我看到有人感叹“李锐老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一生事业尽付东流”,这当然是过甚之词。对李锐同志,我了解一点,他的性格可以用“精细”、“刚健”来形容。“精细”指的是他善于抓住每一个细节,对利弊得失有深思熟虑的权衡,“刚健”指的是他不是一个轻易妥协的人,有朋友形容他是“得理不饶人,不得理更不饶人”,这在他处理和邓力群同志的关系问题上,表现得尤其明显。现在,这份对他的个人历史和赖以确立其整个庐山会议叙述的正当性产生颠覆性影响的资料,已经出现一个多月了,但他迄今为止仍然保持沉默,没有作出正面回应。这种沉默的含义究竟是什么?

其次是戴晴女士的文章和一位署名“京客”的网络文章所透露出来的信息,这是目前仅见的两份对“谈话”真实性表示质疑的文章。

“京客”在文章中披露:“周惠的家人多次打电话向李锐解释说明该《采访周惠谈话记录》为伪造品。”戴晴女士也在文中披露了一个细节:“笔者抓起电话打到李家,直接向93岁老叟本人打问——该文亮出的周惠所言到底怎么回事?听觉有些许障碍,但头脑敏捷、声音洪亮的李锐立即朗声说:你知道惠浴宇(周惠之兄)吧?他的孙女、还有周惠的儿子,都已经郑重转告我:周惠生前绝对没有过这样的答问谈话。”——这个回答是很值得玩味的,李锐否定了周惠生前曾经做过这样的谈话,但对周惠谈话的关键性内容,包括是否“夜闯美庐”?是否表露过“志在总理”等,却不置可否。

坦率地说,从实证的角度来看,周惠同志是不是曾在“1990年代中”的某一天进行过一番诸如此类的谈话,周惠同志家人的证词只有参考意义,没有决定意义,并不足以证实或证伪这篇谈话;

第三,是李锐同志自己的专著《庐山会议实录》的相关记载。李锐在书中承认他8月11日“180度的大转弯”,当时就令周小舟“极其不满”,认为他“言不由衷,推卸责任”,由此可以推断:周惠在谈话中说周小舟“气的脸色发白,回到房间后大骂李锐是婊子养的”并非空穴来风。此外,李锐同志在书中对自己每天的活动都有详细记载,但偏偏对8月9日、10日的活动一笔带过,似有难言之处;

第四,关于李锐是否表露过想当总理的志向。我觉得这一点并不重要,即便他有过类似的表达,也应该只是在和周惠、周小舟、田家英等几位年龄、地位、观点都相当或相同,私交也不错的朋友之间用玩笑的口吻说的。一个值得参考的事实是:在庐山会议之前,李锐确实曾经“红得发紫”,比如毛泽东同志在上海会议上,曾当着众多中央委员的面表扬他,点名让原本坐在后排的他到前面来。一时间,党内许多重量级的人物都纷纷向他示好,柯庆施是见过列宁的老资格,连毛都以“柯老”相称,当时是国务院副总理兼华东局第一书记,政治局委员,同样深受毛的器重与信赖,而他上庐山时,居然特意带了两瓶茅台送给李锐,据李锐自己记述,在毛泽东7月23日讲话之后,李锐仍然敢拒绝柯庆施碰杯的要求,当面让他难堪,可见李锐当时确实是有一点膨胀的,这是人性的弱点,任何人都可能这样,不必隐讳。

有人质疑,“当总理”是邓小平、张春桥等都不敢有的想法,说李锐有这样的想法未免太离谱。但其实毛泽东同志最反感论资排辈,他用人从来都是不拘一格的,凡是了解毛的人都深知这一点,比如刘少奇原来在党内的地位远低于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等,但却一跃成为第二号人物;邓小平原来的地位也不高,全靠毛泽东慧眼识珠,大胆使用才脱颖而出,淮海战役时,他被毛泽东指定为总前委书记,不仅位居资深军事家刘伯承之上,也位居曾经是井冈山“三巨头”之一的陈毅之上,邓小平自己都觉得不是很有信心;农民陈永贵、纺织女工吴桂贤当副总理,王洪文当副主席,华国锋接任总理,又有几个人曾经想到?庐山会议如果按照原来的议程开下去,李锐势必会得到进一步的重用,这几乎是毫无疑问的。

第五,关于李锐是否可能“跪”?我想提出的参考是:当年确实有一些人,包括身经百战的高级将领,都曾在毛泽东面前跪下过,不过党内并没有下跪的规矩,毛泽东也从不要求任何人跪下。下跪是封建意识的残余,是人格不平等的表现,这说明继续反封建是非常必要的。

说了这么多,我仍然不愿意对这份材料作出我的甄别结论,结论还是让每一个研究者或党史爱好者自己去做吧。

笔者工作单位门前的一块巨石上,镌刻着毛泽东同志手书的“实事求是”四个大字,这时时提醒着我们,在研究党史的重大问题时,一定要重视对史料的搜集整理,一定要在认真甄别史料的基础上,准确地还原历史原貌,客观地、实事求是地分析和研究重大历史问题及其所产生的原因和后果,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的研究成果,能够对历史负责,经得起时间的检验。(来自早报网论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林林 2019-2-18 06:59
关于1959年八届八中全会——庐山会议,我曾经整理我们刚进入大学的学习情况。一共整理出七个部分材料,已经在红色中国网登出来。

当时中央只提反右倾机会主义,没有提出 ‘里通外国’和‘军事俱乐部’,也没有公开这些人的姓名。看来‘里通外国’也好,‘军事俱乐部’也好,他们聚集在一起的目的就是把矛头指向三面红旗:“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而总路线是毛主席总结中国革命后提出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是人民群众创造的,得到了毛主席的积极支持。所以右倾机会主义者利用庐山会议把矛头指向毛主席和党中央,针对着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事业;要破坏的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右倾机会主义已经成为党内,党外的主要危险,反右倾成为党和全民的主要任务。右倾机会主义者代表资产阶级利益,反对无产阶级,是阶级斗争的主要集中表现,右倾机会主义者的基本纲领就是反对总路线,反对大跃进,反对人民公社。这是一个反对社会主义而为资本主义复辟开辟道路的纲领。
.看看周蕙的访谈录,在特色上台后,周对庐山会议上被揪出的“反党集团”为“彭、黄、张、周”而叫屈,而周认为,应该叫“彭、黄、张、周、周”,因为他在庐山会议上受到的打击是很重的,把自己加上去才好,显然要在特色年代捞更多好处。而周在后来坚定搞起“包产到户”,足见1959年反右倾是很及时的。 在建国十年中,中国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一个有六万万人口的大国家,开始了社会主义,是中国有史以来所没有的事情,也是世界上所没有的事情。遭到国内外敌人的攻击也并不奇怪。至于李锐的一生只不过是充满私欲的历史跳梁小丑,死有余辜!

毛主席说“ 庐山出现的这一场斗争, 是一场阶级斗争, 是过去十年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大对抗阶级的生死斗争的继续。 在中国, 在我党, 这一类斗争, 看来还得斗下去, 至少还要斗二十年, 可能要斗半个世纪, 总之要到阶级完全灭亡, 斗争才会止息。”

..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2-17 06:52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周六(2月16日)早上确认,当日早晨8点32分,父亲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
引用 redchina 2019-2-17 03:31
第四页有重要内容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24 19:11 , Processed in 0.01811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