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致李锐的一封信 —— 请和历史对质

2019-2-17 04:4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9281| 评论: 3|原作者: 张杰|来自: 察网

摘要: 前半生既如此狂热,何以在1980年代革命陷入低潮之后,您就把当初的理想与信仰弃之如敝履,以诋毁自己曾经顶礼膜拜的“主公”作为献给新“主公”的投名状?如此朝秦暮楚,用周惠老的话说,无论是按新道德还是旧道德,都是没有立足之地的,只能被和周佛海、顾顺章等历史垃圾归入同一序列。

参考阅读二:

政治小丑李锐倒在了周惠的枪口下

思恩

最近30年来,在中国,特别是在中国共产党内,一些自命不凡自诩一贯正确的政治小丑们掀起的反对已故参加创建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的浊浪一浪高过一浪,且不断地“创新”和“与时俱进”的“发展”!例如:

1.最先说“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经过“创新”和“与时俱进”的“发展”之后,变成了凝结承载毛泽东思想的文章,大部分是他的秘书们写的,诗词有的是套用古人的词句拼凑出来的,有的(如沁园春·雪)是胡乔木写出来的。

2.最先说毛泽东只会打仗不会搞建设,经过“创新”和“与时俱进”的“发展”之后,变成了中国革命战争主要是朱德而不是毛泽东指挥的,是“朱老总教毛泽东打仗”的。

3.最先说毛泽东主席领导中国共产党取得了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消灭了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在三十年间取得了旧中国几百年、几千年所没有取得过的进步”,经过“创新”和“与时俱进”的“发展”之后,变成了毛泽东犯了“左”的错误,“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

在疯狂反对已故建党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的政治小丑群体中,跳得最高的表演最卖力的当属打着“毛泽东的私人秘书”招牌的李锐老夫子!李锐到处招摇撞骗,靠反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捞取政治资本。近年来捞取的最高最大的政治资本,是连滚带爬地挤进了十七大列席代表的行列!

李锐关于自己曾经担任过“毛泽东的私人秘书”之说,完全是他为了反对毛泽东主席的需要而随心所欲地杜撰出来的一个欺世盗名的大谎言!事实是:李锐只是当了大约一年时间的可以直接给毛泽东主席写信反映情况的“通讯秘书”,从未在毛泽东主席身边当过一天的正规秘书,他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采用偷梁换柱的卑劣手段,把“通讯秘书”前面的“通讯”二字偷换成“私人”二字,变成子虚乌有的“毛泽东的私人秘书”,以便欺世盗名,迷惑广大的工农兵群众,进行政治诈骗!利令智昏的李锐在使用“毛泽东的私人秘书”这个字眼时,忘记了一个众所周知的最基本的简单事实:中国共产党的任何领导人都没有“私人秘书”,只有组织配备委派的工作秘书!

但是,就在李锐得意忘形,踌躇满志,谋划如何继续充当“创新”和“与时俱进”的“发展”反毛泽东事业的节骨眼上,周惠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在接受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的访谈录中,暴露李锐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的丑恶表演的一声枪响,反毛泽东的旗手应声倒了下去,再也爬不起来了!致李锐于死地的这一枪其所以在十几年以后才由张杰同志通过人民网击发扳机而打响,是由于当时访谈的前提条件是保守秘密,即以决不在事件涉及的当事人生前公开作为保证条件,换取当事人如实叙述自己的经历。周惠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才说出了庐山会议上的部分事实真相的。

周惠的访谈录,从他不实事求是地把毛泽东主席和彭德怀之间的严肃的政治斗争说成“主要还是对毛主席的个人崇拜在起作用吧……,主席脑子里左的一套东西越来越多,猜忌心也太重了一点,另外,彭老总和主席在历史上也有过结,还有一些偶然因素”,极力把自己吹嘘打扮成庐山会议上的反左英雄这些不正确的观点来看,他有可能会隐瞒一些主要事实真相如他们背后反毛泽东主席的核心内容等。不过,尽管如此,周惠所谈有关李锐的内容,已经足以把李锐卑鄙无耻的政治流氓人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仅就庐山会议上李锐的表现而言,至少有以下几个很不光彩的龌龊行为:

1.李锐野心勃勃,预谋要在50岁之前即在1966年之前窃踞国务院总理的职位!

“李锐当年刚42岁,很有才华,又受主席赏识,上庐山时简直意气风发,他也自认有总理之才,自我期许要在五十岁之前当上总理”!

个人野心使“上庐山时简直意气风发,……自认有总理之才”的李锐在庐山会议上的一切活动,不是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着想的,而是围绕着梦想当总理的野心旋转的!——他其所以参与彭德怀反左,是由于一旦彭德怀得势,提倡大跃进的周恩来总理等人就有可能下台,支持大跃进的毛泽东即使不下台必将被彻底架空,到那时,李锐的总理梦就有望实现!

李锐能够和周惠推心置腹,把自己内心深处觊觎总理职位的狼子野心告诉周惠,足以说明二人的关系非同一般,达到了无话不谈的程度!

(顺便说一句,周惠当年刚41岁,在党内的职位和李锐相当,“自我期许要在五十岁之前当上”什么呢?!周惠明知李锐有野心,在庐山会议上遭李锐“出卖”时没有揭露李锐,只能说明他内心深处很可能和李锐一样的不干净!如果他揭发李锐有当总理的野心,李锐就会揭发周惠的野心!当然,揭露李锐的野心还有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一旦李锐的野心暴露,人们就会认为彭德怀等人有野心。)

2.李锐为了保住总理梦企图蒙混过关,写信欺骗毛泽东主席。

“几天以后,李锐仗着主席曾经对他的信任,给主席写了一封信,说明23日晚上的情况。写信是可以的,但关键是他在这封信里撒了谎,他隐瞒了那天晚上我们说的那些最敏感的话,同时却发下了‘请主席相信我是以我的政治生命来说清楚这件事。如不属实,愿受党纪制裁’这样的重誓。这就埋下了一颗大炸弹。后来黄老在小组会上讲出了‘斯大林晚年’的问题,这颗炸弹就爆炸了,因为主席已经把李锐的信作为会议文件印发了。

李锐的撒谎信产生了这样几个后果:首先李锐的政治品质立刻就成了问题。这种行为,按照旧道德叫‘欺君之罪,天地不容’,是要灭门的。按照新道德,则属于欺骗党、欺骗人民、欺骗领袖,也是无法立足的。再一个就是就大家立即产生新的问题:你们为什么要撒谎?是不是心里有鬼?还隐瞒了什么?究竟在搞什么阴谋?由于已经撒了谎,信任被破坏了,这个问题就等于再也说不清楚了。……因为李锐这样处理问题的方式,使我们几个人看起来很像是在搞什么阴谋,但我们并没有阴谋。”

人们怀疑李锐周惠们“是在搞什么阴谋”的证据,是李锐周惠们自己的实际行为留给别人的!这怨不得别人,只能怨自己。即使李锐周惠们真的没有“搞什么阴谋”,但几个人在一起私下议论问题出了格是铁定的错误!——赫鲁晓夫以“斯大林晚年”犯错误为借口大反斯大林,李锐周惠们在一起议论“毛主席的作为‘很像斯大林晚年’、‘一手遮天’、‘翻云覆雨’等等”,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赫鲁晓夫唱一个曲调;再加上彭德怀刚刚率军事代表团访问苏联和东欧归来,所上万言书中的有些用语与赫鲁晓夫指责中国的用语惊人地相似甚至完全一样!这个错误是李锐周惠们永远掩盖不了洗刷不掉的!

3.李锐为了挽救总理梦的彻底破灭,反戈一击,揭发彭德怀等,跪求毛主席对他网开一面。

“8月11日,李锐的立场突然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弯,从极力为自己辩解,到全盘认账。我记得他发言的题目是‘我的反党、反中央、反毛主席活动的扼要交代’,承认‘攻击去年的大跃进和总路线’,承认‘大肆攻击主席和中央的领导’,承认写信是为了蓄意‘欺骗主席’,承认自己同黄老、周小舟、周惠有湖南宗派关系,承认自己是‘军事俱乐部的一员’。

李锐以‘同案犯’的身份所做这个发言,让我和小舟陷入极大的被动,因为李锐都交代了,我们再不承认,就显得是在负隅顽抗了,大家也不答应。我还好一点,小舟听了李锐的发言后气的脸色发白,回到房间后大骂李锐是婊子养的,还声泪俱下地向我‘托孤’,小舟是个有修养的人,不是气急了,也不会骂粗话。”

“他想反戈一击,立一功吧!实际上,李锐在检讨的前一天,也许前两天,他曾经夜闯美庐(毛主席在庐山驻地,原为蒋介石、宋美龄别墅),跪在主席床前,检举揭发‘军事俱乐部’问题,一个是说彭老总和张闻天确实曾经串联,彭总写给毛主席的信,事先给张闻天看过,最有刺激性的那句话‘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就是出自张闻天的手笔,而张闻天在7月21日的发言,事先也给彭总看过。当时张闻天有些犹豫,不想发言了,彭总还鼓励他:‘真理在我们手里,怕什么?’(1965年,毛泽东接见彭德怀的时候说‘也许真理在你那一边’这句话的出处就在这里);再一个就是说确实存在‘军事俱乐部’,7月23号晚上他们也不是单纯的去发牢骚,而是去订立攻守同盟,彭总也不是在他们快离开的时候才进去,而是早就进去的。……李锐究竟还跟主席说了些什么,也许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说不定就成了千古之谜了。”

李锐积极参加彭德怀“反左”大合唱、企图实现“在五十岁之前当上总理”的迷梦破灭之后,又企图通过“出卖”彭德怀等反戈一击,实现立功受奖,跑到毛泽东主席这里来继续做“自我期许要在五十岁之前当上总理”的黄粱梦。

(李锐走上疯狂反对毛泽东主席的罪恶道路以后,在为自己在庐山会议上的无耻行为作辩解时,把没有起码的人格的他用谎言乔装打扮成了一个品德高尚的为朋友可以肝胆相照两肋插刀的英雄豪杰,——他那样做是为了保护田家英!)

把李锐在庐山会议上的丑恶表演和改开后疯狂反对毛泽东主席的露骨表演这二者联系起来看,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真真切切、确确实实、彻头彻尾、彻里彻外、名副其实的小人投机政客!——他既可以玩弄权术向毛泽东主席写信隐瞒事实真相企图蒙混过关,又可以韬光养晦向毛泽东主席下跪恳求放他一马企图溜之大吉;他既可以一失势就向毛泽东主席认罪、又可以一得势就诬陷打断了他的总理梦的毛泽东主席为千古罪人;他既可以为了实现总理春梦参加“反左”大合唱,又可以为了挽救总理秋梦揭露同谋者反戈一击;他既可以为了实现自己的私欲扮演无情小人不讲信义撕破脸皮毫不犹豫地出卖盟友,又可以为了给自己的老脸上贴金充当正人君子厚着脸皮恬不知耻地说这样做是为了保护同伙;……总之,当今中国一切卑鄙无耻小人投机政客所具有的特色,都可以在李锐的身上找到!换句话说,李锐是当今中国小人投机政客所具有的特色的集大成者!再换句话说,李锐是当今中国小人投机政客所具有的特色的楷模、典型!

李锐“自认有总理之才,自我期许要在五十岁之前当上总理”,即要在1966年“之前当上总理”。在庐山会议上,党中央毛泽东主席根据李锐的恶劣表现,处罚了他(撤消党内外一切职务,开除党籍),中断了他野心勃勃的总理梦,私欲膨胀的他毫无自责检点自己的过失之心,把一切仇恨都记在了毛泽东主席的身上,以疯狂反对、诬陷、妖魔化毛泽东主席为己任,聊以自慰,可悲地打发余生。

周惠的访谈录在揭露李锐在庐山会议上“捅了不少娄子”的同时,有些话无意中严重地损害了当代中国海瑞彭德怀的光辉形象!——周惠说:“彭总头上有三顶帽子‘右倾机会主义’、‘里通外国’、‘军事俱乐部’。第一顶帽子,主要是他的那封信和张闻天的发言引起的;第二顶帽子,主要是随同彭总出访苏联、东欧的军事代表团中的一位上将的揭发,再加上几位元帅的揭发招来的;第三顶帽子,看来很大程度就要归功于李锐,没有他的揭发,这顶帽子也戴不上。”

周惠的这些话告诉我们:庐山会议批判彭德怀是有道理的,问题是他们自己制造出来的,并非毛泽东主席无事生非!——周惠还说:“彭总给主席的信,被主席加了一个标题‘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印发大会后,会上议论纷纷,意见不能统一。7月23日上午,主席做了长篇讲话,表面上对争论的两派各打五十大板,但实际上要反右倾,这对我们这些主张纠“左”的同志来说,相当于一记当头棒喝。当天晚上,千不该,万不该,我、小舟(即周小舟,时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李锐三个人,非要跑到黄老(即黄克诚,时任总参谋长)那里去发牢骚,后来彭总也来了,我们当时很激动,挨了批评,思想转不过弯来嘛。我们讲了一些话,现在看起来没有什么,但在当时却非常犯忌,包括主席的作为‘很像斯大林晚年’、‘一手遮天’、‘翻云覆雨’等等。”

由此可见,李锐周惠们是老虎屁股摸不得!“(毛)主席做了长篇讲话,……对争论的两派各打五十大板”,他们就神经过敏地认为毛主席“实际上要反右倾”,立即跳了出来串通一气妄论“(毛)主席的作为‘很像斯大林晚年’、‘一手遮天’、‘翻云覆雨’等等”!事实上,从大跃进一开始,毛主席就是一贯努力反左的!毛主席在郑州、武昌等等会议上努力反左的时候,彭德怀们、李锐周惠们跑到哪里去了?“这些主张纠‘左’的”英雄好汉们为什么不在郑州、武昌等等会议上勇敢地站出来支持毛主席反左,偏偏要在彭德怀访问苏联、东欧回来以后、在纠左的庐山会议上把矛头对准一贯努力反左的毛泽东主席,——几个人一唱一和地论说“(毛)主席的作为‘很像斯大林晚年’、‘一手遮天’、‘翻云覆雨’等等”,同赫鲁晓夫唱一个调子呢?!

纵观历史,在毛泽东整个革命生涯中,一些自命不凡自诩一贯正确的人物对他的诽谤、指责不断:

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中,右倾的陈独秀不接受他和陈延年(陈独秀之子)等建议反击蒋介石为夺军权制造的“中山舰事件”,结局是迫使共产党人退出了国民革命军第一军,许多共产党人的重要职务被撤销,蒋介石的阴谋得逞,轻而易举地达到了篡夺第一军军权的罪恶目的。

1927年“八七会议”之后,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上井冈山发展壮大红军、建立革命根据地,站住了脚跟;左倾的王明、博古等海归们指责毛泽东“右倾”,夺了他的权,结局是在第五次反“围剿”中一败涂地,葬送了毛泽东建立的中央革命根据地,极大地削弱了红军,被迫进行长征。

在长征途中的遵义会议上,毛泽东力挽狂澜,会后通过四渡赤水取得主动权,指挥中央红军胜利地完成长征到达陕北;张国焘分裂之心不死,率领四方面军组成西路军远征宁夏,甘肃,不听中央指挥导致西路军失败;今天的权贵精英们把张国焘的错误强加给毛泽东,说是由于毛泽东的指挥错误,造成西路军失败(既然权贵精英们说中国革命战争主要是朱德指挥的,那末,西路军的失败的责任应该主要由朱德而不是毛泽东来负,才符合权贵精英们的逻辑!)。

在抗日战争中,毛泽东指挥八路军、新四军在被国民党蒋介石丢失和放弃的广阔土地上建立抗日根据地,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组织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抗日,在抗日战争的后期,毛泽东领导的抗日军队抵抗着100%的伪军和60%的日军,蒋介石则躲在大后方消极抗战;今天的权贵精英们吹捧蒋介石领导的军队是抗日主力,指责毛泽东领导的抗日军队保存实力、抢占地盘、发展势力(在这些权贵精英们看来,毛泽东领导抗日武装不应该奉行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原则,因为这是“保存实力”;不应该在日本占领区开辟抗日根据地,因为这是“抢占地盘”;不应该发展抗日武装力量扩大抗日,因为这是“发展势力”。在这里,权贵精英们既充当了独夫民贼、人民公敌蒋介石的爪牙鹰犬,又充当了日本汉奸走狗!)。

项英受王明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影响,对国民党蒋介石顽固派缺乏正确认识,在新四军军部北移的问题上拖延时间、不执行中央制定的北移线路,跑到国民党战区司令顾祝同那里去制定北移线路,导致“皖南事变”发生;今天的权贵精英们造谣说新四军军部北移线路是毛泽东制定的,妄图为项英翻案,把“皖南事变”的责任强加给毛泽东。

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反对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以赫鲁晓夫为首的现代修正主义,履行国际主义义务,支援了各国共产党革命,被国内的、海归的权贵精英们说是犯了“左”的错误!

……。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毛泽东秀于众,必遭小人投机政客们诽谤之!

2009-11-15~1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林林 2019-2-18 06:59
关于1959年八届八中全会——庐山会议,我曾经整理我们刚进入大学的学习情况。一共整理出七个部分材料,已经在红色中国网登出来。

当时中央只提反右倾机会主义,没有提出 ‘里通外国’和‘军事俱乐部’,也没有公开这些人的姓名。看来‘里通外国’也好,‘军事俱乐部’也好,他们聚集在一起的目的就是把矛头指向三面红旗:“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而总路线是毛主席总结中国革命后提出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是人民群众创造的,得到了毛主席的积极支持。所以右倾机会主义者利用庐山会议把矛头指向毛主席和党中央,针对着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事业;要破坏的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右倾机会主义已经成为党内,党外的主要危险,反右倾成为党和全民的主要任务。右倾机会主义者代表资产阶级利益,反对无产阶级,是阶级斗争的主要集中表现,右倾机会主义者的基本纲领就是反对总路线,反对大跃进,反对人民公社。这是一个反对社会主义而为资本主义复辟开辟道路的纲领。
.看看周蕙的访谈录,在特色上台后,周对庐山会议上被揪出的“反党集团”为“彭、黄、张、周”而叫屈,而周认为,应该叫“彭、黄、张、周、周”,因为他在庐山会议上受到的打击是很重的,把自己加上去才好,显然要在特色年代捞更多好处。而周在后来坚定搞起“包产到户”,足见1959年反右倾是很及时的。 在建国十年中,中国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一个有六万万人口的大国家,开始了社会主义,是中国有史以来所没有的事情,也是世界上所没有的事情。遭到国内外敌人的攻击也并不奇怪。至于李锐的一生只不过是充满私欲的历史跳梁小丑,死有余辜!

毛主席说“ 庐山出现的这一场斗争, 是一场阶级斗争, 是过去十年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大对抗阶级的生死斗争的继续。 在中国, 在我党, 这一类斗争, 看来还得斗下去, 至少还要斗二十年, 可能要斗半个世纪, 总之要到阶级完全灭亡, 斗争才会止息。”

..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2-17 06:52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周六(2月16日)早上确认,当日早晨8点32分,父亲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
引用 redchina 2019-2-17 03:31
第四页有重要内容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9 08:47 , Processed in 0.01729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