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学问卖国的典范 —— 初评《深度解读中印边境纠纷》

2019-2-21 22:4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6955| 评论: 0|原作者: 长河红阳|来自: 察网

摘要: 无论怎样的伪造,无论用伪造的材料做出怎样的“历史证据”都是徒劳!至于“麦克马洪线”,在1914年西姆拉会场之外的这个可耻的秘密交易,干脆连伪造“历史证据”的这个过程也没有。等到20多年后,英国人要从坟坑里刨出这具僵尸时,才着急忙慌地炮制关于这条“线”的伪史。
无论怎样的伪造,无论用伪造的材料做出怎样的“历史证据”都是徒劳!至于“麦克马洪线”,在1914年西姆拉会场之外的这个可耻的秘密交易,干脆连伪造“历史证据”的这个过程也没有。等到20多年后,英国人要从坟坑里刨出这具僵尸时,才着急忙慌地炮制关于这条“线”的伪史。而炮制伪史的过程里还顾得上体现什么“(两国划界)一般的原则即分水岭和山脊划线”吗?这个是需要证据的,但是,作者拿得出这个证据么?即便能从这条“线”上归纳出一个所谓的“分水岭和山脊原则”,但是“麦克马洪线”本身还是按着“历史证据”第一的原则,用伪造史料的卑劣手法炮制出来的“赝品”,那么赝品中体现的“原则”站得住脚么?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当然站不住!其实我们大可以把他键盘下的“一般的原则即分水岭和山脊划线”称之为“温氏原则”,因为这个原则和伪史支撑的“麦克马洪线”根本没有半点关系。他的把戏是打着麦克马洪的旗号用自己的私货,为印度的侵华利益鼓噪。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学问卖国,并不是一个“成语”,但是,这样的事例、现象却实实在在地存在。本文举一例子试着剖析,《深度解读中印边界纠纷》(https://mp.weixin.qq.com/s/tL7ksGZzz83eQyJDRzOLFg)一文,是在为中印边境划界中若干不利于我国的划分方案张目,否定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的正义性,为印方侵略利益最大化鼓吹。这篇文章里,屡屡有“地缘”二字,并且用这个词语来解读中印边境划分,那么必然有个立场要确定:你为谁说话,你为哪一国利益发声,你为哪一国的利益最大化做研究!以这个标准衡量,《深度解读中印边境纠纷》这篇文章在干“学问卖国”的事是毫无疑问的。

子虚乌有的“私生子”麦克马洪线

先看开头的这么一段话:

【首先说说中印问题。主要就是阿克赛钦和藏南。为什么我在开始说国际上会认为印度占理呢?主要是当初印度和西Z政府对麦克马洪线是定立有条约的,也就是西方认为边界已经有法律确定了。
坦白说,中国一开始并没有否认麦克马洪线,基于当时印度在第三世界的威望,甚至是默认这条线的存在的。争领土是要算成本的,如果既无经济利益,又无战略意义,务实的人会选择接受现实。】

我们先说第一个红字部分,其中的西Z政府指谁?不必多问,就是那个西藏地方政府。什么时候西藏地方政府成了“西Z政府”了?什么时候这个地方政府有了和外国进行外交谈判的权力了?

【中国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的治理,从元朝开始,就由在北京的中央政府指定、认可的本地某个地方势力代理行使治理权;到明朝,在西藏设立乌斯藏卫所之后,在中央政府对西藏的管理更加直接。1616年,明万历派人入藏册封四世达赖云丹嘉措“普持金刚佛”封号,并赐予印信、僧官服,这个云丹嘉措是明朝政府发工资的“僧官”了,治理西藏的政教最高领袖不过是中国中央政府中的一个“国家干部”!
                              (《十四世达L的身后事,谁说了算?》)】

到清朝,西藏最高政教领袖达赖喇嘛的遴选、认定,以及坐床行使治藏权力全要在清朝中央政府的代表-驻藏大臣的监督下进行,甚至中央不认可的达赖喇嘛也有权罢黜——仓央嘉措。哪怕民国时期国家的控制力相对减弱,权位类同于驻藏大臣的驻藏代表还是一直有的!更别说新中国对西藏进一步加强的直接治理了!什么时候西藏地方政府成了“西Z政府”了?这样一个所谓的“西Z政府”,以及它与英印政府进行领土谈判的权力,全是非法的。那个地方政府没有这样的权力与级别。这个“政府”与外国签订的任何“条约”都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废纸!当然,“西Z政府”这个称呼,以及与外国进行谈判领土划分的“权力”,在叛卖国家的十四世达赖喇嘛那里却是“很应该”的。所以,这个“西Z政府”实际上是替达赖喇嘛说心里话,此人毫无疑问地一屁股坐在了达赖喇嘛一边!那么,他嘴里说出印度“占理”也就不奇怪了。

再看第二处红字部分。什么是“麦克马洪线”?我征引一位名家的著述说清这个东西:

【20世纪60年代被吵得沸沸扬扬的“麦克马洪线”,其出身和来历是一桩英国和英属印度的“家丑”。
西姆拉会议期间由贝尔和夏札(按:西藏地方政府分离主义头子)秘密交易并经麦克马洪与夏札背着中国谈判代表秘密换文搞出来的划分印藏边界的红线,它从产生的那一天起就是非法的。此后20年间,几乎没有人再提到这个“私生子”,更没人给它命名,连麦克马洪也三缄其口,讳莫如深。贝尔在其《西藏的过去与现在》一书中虽有所涉及,但也是闪烁其词。1929年《艾奇逊条约集》14卷出版,只字未提“藏印边界”。如果说,麦克马洪、贝尔与夏札在西木拉会议期间曾做过非法的秘密交易,藏印边界是这桩非法交易的一部分,那么,《艾奇逊条约集》的出版已把这个“私生子”连同《西姆拉条约》深埋在西姆拉的坟墓之中。英国和英属印度从来没有向西藏地方政府提出过“红线”以南的领土问题。这片领土一直处于西藏地方政府管辖治理之下。英国官方、私人出版的地图,如印度事务部地图、国防部地图、英国皇家地理学会地图、泰晤士报社出版的地图、英国百科全书中的地图都是沿喜玛拉雅山南麓的山脚标画这一段中印边界的。1934年4月中国上海《申报》出版了一部中国地图集,也将这片地区标在中国境内。
经过国内外正直的史学家们的艰苦工作,事实真相已大白于天下:所谓“麦克马洪线”,乃是西姆拉会议召开20多年后由一批英国和英属印度官员采用编造历史、销毁证据,甚至出版伪书等不光彩的手段制造出来的。
(吕昭义《英帝国与中国西南边疆(1911-1947)·<艾奇逊条约集>伪书与“麦克马洪线”》 310-311页  云南大学出版社·云南人民出版社 2014年12月版》)】

并且,这个“线”,英国政府和英印政府在当时也是不承认的:

【西姆拉会议结束后,英国及英印政府认为麦克马洪搞的藏印边界是非法的……(前引书320页)】

作为秘密交易的另一方,西藏地方政府在事实上也是不承认这条“麦克马洪线”的:

【西藏地方政府历来认为与麦克马洪、贝尔关于藏印边界的秘密交易是解决西藏问题的一部分,接受这项交易的前提是在英国的支持下西藏地方政府实现其要求,特别是对青海、四川分界的要求。当时西藏的要求没有实现,印藏边界的划分自然也不能兑现。
                                                     (前引书321页)】

这就是那个“麦克马洪线”,一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子”,而且还是一个本来就已经深埋在“西姆拉的坟墓”中的僵尸。这就是英国,以及全盘继承英国侵略本性衣钵的印度政府的本钱,也是这篇文章为现在印度侵略欲望张目的无耻依据。就这么个东西,居然还是个“订立的条约”。

还需着重指出的是:既然“麦克马洪线”是用“编造历史、销毁证据,甚至出版伪书等不光彩的手段制造出来的”,那么,这条线的命根子就是“历史证据”!在英国人和后来的印度人嘴里伪史就是“历史”,本该这样,根据“历史”,这条“线”就该这么画。但是,这位作者先生居然有别的解读,一个很可笑的解读。什么解读?很快会讲到。

中国政府对这个“线”绝不承认!中国历届政府都绝不承认这条“线”。那么,这个作者根据什么说中国政府“一开始并没有否认麦克马洪线”?证据呢?而且有必要追问他的“基于当时印度在第三世界的威望,甚至是默认这条线的存在的”这句话,这个作为殖民地的印度有什么“威望”?从什么地方能看出它有“在第三世界的威望”?以至于中国政府要“默认这条线的存在”?一个国家的“威望”先看它是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一个被人奴役的国家居然有“威望”?一个被江河日下的英国肢解后才形成的印度居然还有“在第三世界的威望”?地缘学里有这么一条“铁律”么?不能信口开河嘛!

然而也不得不承认的是,1913年的北洋政府走了一着臭棋:根本不应该出席那个“西姆拉”会议!出席了这个会议等于默认了西藏地方政府的层级与中国、英印政府对等。

至于他的这句话——“争领土是要算成本的,如果既无经济利益,又无战略意义,务实的人会选择接受现实”,他是说藏南、阿克赛钦是两块“既无经济利益,有无战略利益”的地方,不值得争。那么反问一句:英国和印度为什么死活要从中国手里争这两个地方?印度人和英国人的智商那么低么?英印政府在东北边境巴利帕拉边境区的的负责人内维尔在1920年代末的一份报告中忧心忡忡地写道:

【提起这条边界,我经常听人们这样说,这片地区一点价值也没有,抵不上要管理它付出的费用。这不完全是事实,因为这里有许多富裕的地方,要开发它只需要稳定的形势和公正的管理。一旦中国人驻扎下来,这片西藏地带就会极其重要……
                                                       (前引书314页)】

“这里”指的是藏南。而且在1920年代末,英国人也承认这片地方是“西藏地带”!有“许多富裕的地方”的西藏地带!而阿克赛钦对于中国西部边疆,尤其是新疆的和平安定更是举足轻重。那么这个作者是在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么?此人的“地缘”学问有多高明要怀疑。而且他的“地缘”学问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更要怀疑。

“务实”,算不上什么太堂皇的褒义词,但是,“不务实”那就绝对是个贬义词了。在他看来,和印度争藏南、争阿克赛钦就是“不务实”。那么,最好把藏南和阿克赛钦给了印度,接受印度侵占藏南的现实。这个文章的用意也在于此,立场一目了然,可是居然也有发声的地方,十年前在天涯网,现在在微信公众号上:

长河红阳:学问卖国的典范——初评《深度解读中印边境纠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3-19 03:58 , Processed in 0.01251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