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马克思主义应该怎么教

2019-3-12 22:2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3159| 评论: 0|原作者: 胡懋仁|来自: 北航老胡之闲话

摘要: 关于工人阶级解放的最直接的理论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又是建立在唯物史观与剩余价值理论这两大理论基础之上的。所以,在讲到工人阶级解放的理论时,不可能避开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关于工人阶级解放的最直接的理论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又是建立在唯物史观与剩余价值理论这两大理论基础之上的。所以,在讲到工人阶级解放的理论时,不可能避开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而在讲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时,又不可能避开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而从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来看,马克思最先创立的理论就是唯物史观。

马克思主义应该怎么教——新学期第一课的思考

又开始给未来的民航飞行员讲课了。在备课时,又看了下教材上的内容,还是很让人摇头。诸论部分与后面的第一章完全接不上头,绪论里讲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科学。然后到第一章就开始讲物质世界。这样的安排会让学生摸不到头脑。既然是认可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科学理论,那么为什么不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讨论下去?却突然话锋一转,谈到关于物质世界的问题?当然,这两者不是没有关系,但至少从教材的安排与讲课的顺序来说,这多少会让人感觉有点奇怪。

我们的教材编写总是想让人了解马克思主义之伟大、之宏大、之体系化。认为只有这样的处理来对待马克思主义,才是对马克思主义的重视与尊重,才会提高马克思主义的地位。我以为,这样的做法是未必能达到这样的目标的。

我在刚上课时,问了一下学生,在你们的头脑或者心目中,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有的学生说了一些概念化的东西,但他们都承认,其实他们什么都不了解。针对学生这样的情况,我并不以为,在绪论中讲了关于马克思主义本身的一些特点,而且还没有展开,就一下子转到什么是物质,以及物质的运动之类的话题是恰当的。

在绪论里,我主要是讲我们为什么要学习马克思主义。虽然人们会奇怪,你难道不应该先讲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然后才能讲为什么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吗?我认为,本来这门课就是要讲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难道要等到把课都讲完了,再讲为什么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吗?这似乎有点不太可能。我先要讲为什么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就是要讲学习马克思主义的重要性,以及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用处和意义。其实,在讲为什么要学习马克思主义这一部分,也不可避免涉及到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理论。只是这样的涉及还只能是初步的和大致的。

马克思主义首先是无产阶级争取解放的理论武器。严格说来,马克思主义产生的一开始,并不是把解放全人类的课题放在第一位。从某种意义上说,空想社会主义者是把解放全人类放在第一位的。而马克思主义则是把无产阶级也就是工人阶级的解放列为他们要解决问题的首位。没有考虑工人阶级解放的问题,就根本谈不上考虑解放全人类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工人阶级的解放是现在进行时,而全人类的解放是将来时。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问题。

工人阶级的解放问题,与工人阶级在资本主义时代所处的地位与悲惨遭遇有关,但是这样的悲惨遭遇并不只是因为它属于工人阶级的悲剧。而是在于这种工人阶级所遭遇到的悲剧恰恰阻碍了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所以工人阶级的解放与生产力的解放直接联系在一起。没有社会生产力的解放,讨论工人阶级的解放就没有意义。

关于工人阶级解放的最直接的理论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又是建立在唯物史观与剩余价值理论这两大理论基础之上的。所以,在讲到工人阶级解放的理论时,不可能避开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而在讲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时,又不可能避开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而从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来看,马克思最先创立的理论就是唯物史观。

在绪论部分,这个马克思主义的外貌梗概是需要向学生最先介绍的。在大致介绍科学社会主义的时候,也不可避免涉及到空想社会主义。所以,讲这一部分,就会涉及到马克思主义的来源。但是我以为,在这个阶段,还不太可能一下子把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都讲出来。涉及到科学社会主义的部分,自然就要先介绍空想社会主义的部分。至于德国古典哲学以及英国的古典政治经济学,讲多讲少,讲与不讲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在现实中,我们有些人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中关于共产主义的理解,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更接近于空想社会主义,而不是科学社会主义。当然,空想社会主义的有些东西不可避免地与科学社会主义有那么一点联系,但是它们之间的差异更是本质性的。只是我们现在有的宣传,以及向大中学生们所介绍共产主义的过程中,或多或少把空想社会主义曾经描述的画面当作科学社会主义对共产主义的理解混淆起来,以至于一些青年和学生对共产主义的理解搀上了空想社会主义的色彩。这是很危险的,当然也是很错误的。现在有的人把共产主义就当作未来的虚无缥缈的东西,而不认为那是现实发展的必然,就是这种错误所造成的影响。

反正给未来飞行员们上课,讲课的内容与考试的内容都由我来决定。所以,我就尝试着用一种新的教学体系来取代现行的教科书体系。至少在我看来,这样的讲法会更突出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与现实性。特别是针对当代世界所展现出来的五颜六色,以及繁复纷杂的现象,要让学生们了解到,只有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才是认识、分析和解决这些问题的最有效的武器。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授权察网发布。原标题《新学期第一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3-21 00:04 , Processed in 0.02065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